艳遇编年史(370供奉)

妖刀 收藏 0 42
导读:艳遇编年史(370供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370供奉

走在那幽暗的房间里,宫殿里满是藏香和酥油茶的味道。

想一想,这一千多年来,不断地有人在这样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吟诵着经文或者象我个刚才走进大门的时候,那宫殿前五体投地磕头的人。真有种半梦半醒的感觉。

在一尊守护神像的前面,导游小组说:“你们看看,这个神像面前放的供奉,与其他的神像有什么区别?”

再一看,果然不一样。

导游小组笑着解释说:“藏民供奉藏传佛教的供品,普通的神灵,是用酥油茶的,但对藏传佛教的守护神,用的却是青稞洒!因为这样守护神,会胆子更大,那么,守护神在护卫藏传佛教的时候,会更勇敢……”

我听得直笑。

心里想,难道神也会害怕?神灵也需要用青稞酒来个“酒壮英雄胆”?

我倒是听那位曾经救过我的女修行者说:“在藏传佛教里,有些东西是我们想不到的。比如说,男人和女人的身体是被认为神圣的,男女之事也是神圣的,乃至于男人的精液和女人的月经,他们并不认为是肮脏的,而是神圣的,可以用来供奉佛像的……”

我忽然想,要是一个并不通气的房间里,供桌上如供奉的不是青稞酒或者酥油茶,而是骚臭异常的精液或者象鸭血豆腐一样的经血块儿,那这神圣的异常会是什么样呢?……

想到这里,忽然心念一动,紧接着,两腿尽头的那个毛茸茸的器官猛地跳了两下,然后,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在心海里荡漾开来。一种暖暖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

我明白过来,我在这座一千多年的殿堂里,和那位女修行者地灵魂,建立了某种联系。虽然我不明白这种联系具体指的什么。

我跟在导游的身后,突如其来的问那个导游:“这里,供奉欢喜佛吗?”

导游点了点头,指了指边上的一座殿堂说:“以前,那边的殿堂里面就有好几尊欢喜佛。但是那边还没有开放。我小的时候在那里见过……”

我的心刹那间被那种玄而又玄的感觉给迷住了。

那位女修行都者,是人?还是神?或者,好前世在这里修行过?或者,她从这座殿堂里走过?还是在这片被朝拜者的衣衫磨得光滑油亮地地板条石上磕过长头?

或者,她正在就在这里?

一切都不确定。

我又在这块神秘之地,消磨了几分钟,然后,才跟导游向下一个殿堂走了过去。

下面的各种殿堂,在我的眼睛里,都没有色彩了。我的心被刚才那种神奇的感应所迷惑了。

等到我走出布达拉宫的时候。外面的大街上,仍然是排成松散长队的朝拜的队伍,他们仍然在布达拉宫的门前地人行道上,认真地磕头,认真地转着转经桶……

再回想起我坐火车到了某市又回来的这些天的所见所闻,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什么是真实的?什么又是虚幻?

我紧随而来的生命,到底要追求什么东西?还是仍然象以前一样。在命运的滔天洪水里,随波逐流?

那些朝拜地人,也活得自在而又满足——当他们仅把一毛钱的钞票,放在佛像的面前的时候,脸上的虔诚、憧憬和满足,是那样的真实。

等到我坐在公交车上,穿过雪山和草甸的时候,看到路边那些在路边磕着三步一磕的长头。一路往布达拉宫朝圣地普通平民的时候,想一想,不知道还要多少天他们才能到布达拉宫,更是感慨万端。

我心里有一个神灵。

女娲,她曾经保佑过我,我更她能永远的庇护着我。

可是,我却把那枚他们叫“天使护身符”的护身符,让人抢走了。而且,对方会一种控制邪术,居然能随意的灵魂附体于一个活人的身躯之上。我现在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很难现在就把那枚护身符追回来。

而我与我的神灵之间的联系,最快捷的方式,便是通过那枚护身符了。每次,我都握着它祈祷。我便能感觉到我的神灵,她能听到我的祈祷,她便会保佑我的平安与心想事成。

但是,如果那个女修行者可以在之间,传递给我一个虽然不明期间,但却是实实在在的联系信息给我,为什么我的神灵却没有动静呢?

仅仅是因为我失去一枚护身符,我的神灵便对我弃之不顾了吗?

是我的心不够虔诚吗?还是因为我没有好供奉?

供奉?

我用什么去供奉自己的神灵呢?

想了半天,这些问题也许永远也没有答案。

等我回到部队之后,立马列就失去了自由。

虽然很多战友来看我,说我做得对,他们去,也会那样做。但是,纪律就是纪律,而且,这一次,确实把事情搞大了。

不知道哪来的该死的记者,把我怒砸大奔时的勇猛照片,登在了一家小报的头版上。很快,照片就在互联网上传开了。结果,外国的报纸电视纷纷转载了那张一个中校,一身戎装,一拳把大奔的玻璃砸碎的情景。

老爹很矛盾,一直在犹豫着。

他知道要处分我。但他从感情上,又不想这样做。

他来看了我几次,每次都是看了我半天,也不说话,然后,叹了一口气就走了。

我知道他喜欢我这样的一个手下,但也恨我不守纪律。

我能猜到,本来,他派我去赵飞虎家,一方面因为我和赵飞虎确实是朋友。另外一方面原因,却是想要让赵飞虎家人的凄切,让那种失去亲人的哀伤,来打动我,让我害怕,这样,我在战场上会更小心一点收敛一些,这样我就会更安全。

我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也感激他为我做过的一切事情。

但到了关键的时刻,我却仍然会怒发冲冠。然后冲动地去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

那一天晚上,老爹来看我。恰好是他要把一队新地后羿小组的成员,送到销魂谷去。

他把我从那间狭小的禁闭室里提了出来,然后,一着车,带我去了六十公里外的小镇上。小镇是小镇,那可是真的小,只有十几户人家。饭店只有一个,其实吃的东西还没有我们的食堂做得丰盛。但可以喝酒。

在部队里也是可以喝的,特别是老爹这样的人。简直是有特权。

他让警卫员从车里拖下一箱酒,然后,说:“今天,一醉方休!”

他要和我说地事情,是让我转业。是先安排我到地方部队去做几个月的射击教官,洗白在后羿和特别行动队员的身份,然后。正式转业。

他下了决心让我走。

他还语重心长地说,要我无论在什么组织里,首先是要守纪律。

我想过多少次衣锦还乡的,也想离开部队,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所以,心里很黯然。所以酒喝得很多。

老爹许许多多语重心长的话,我都置之一笑了。

等我们回到军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

我仍然回禁闭室。他回到他所带的队伍里去。

没有想到。这一别,竟然是诀别。

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在喝酒的时候,我还想:象老爹这样的一个少将,也算到他政治生涯的尽头了。已经不可能再升官晋级了。他并不富有,也不清贫。他似乎传奇,但也生活平淡……

象老爹这样的生活,其实也是很……那个的……反正我是不愿意象他这样生活一辈子。但是,这种生活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还是煎熬呢?

他会被以后的各种各样更无趣的生活所折磨吗?

但我的担心多余了。

过了三四天时间,有人来通知我去参加老爹的追悼会。我才明白,他已经走了。

他是在和我喝完洒后地第二天傍晚时,在销魂谷里,被一颗子弹击中了心脏后牺牲的。

那颗子弹,据说是一颗奥运会射击比赛场上的专用子弹。非常的稳定,精确度极高。所以,那要枪,正中老爹的心脏。据说,中枪的位置,都是心脏的正中央。

老爹立刻就背过气了。连半句话都没有留下。

追悼会上尽是悲伤的人。突击队地兄弟,特别是后羿的兄弟,受老爹的照顾最多……这么多的热血男儿,在一起流泪地感觉更是让人心痛不已。

我从追悼会的现场悄悄的溜了出来。然后,偷了一辆军车,直奔销魂谷去了。

我必须要为老爹报仇雪恨。

那个用奥运会比赛场上的子弹杀人的家伙,必须死!

等我到了销魂谷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本来,我打算从下面走的,但一想了自已别遇上自已人,不好交代,便从侧面插了过去。

只有怀里的一把刀子,我孤身一人沿着上一次往黑龙潭的路而去。

这时候,已经是初夏了。但由于海拔比较高,所以倒是和平原上的早春有点象。所以,路上倒是没有什么障碍物,走得很快。但这样也有一个坏处,自已容易被鬼子早早地发现。

但鬼子似乎仍然没有在这条线上设防。我一路平安地走到了黑龙潭,喝了两口水清冷的湖水后,开始徒手往山崖上爬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