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第268章 恍如隔世) 永远的流浪者

第二百六十八章 恍如隔世

在国际机场一下飞机,看到专程来接自己的郭海林、吴显、任泠三人,想想这十多天来无论是在自己身上还是行星数据里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李远方从心里生起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李远方心里很清楚,和梅山大学股东联合会里的那些在利益的驱动下凑到一块的武林同道相比,这些表面上对所有人都冷冰冰不苟言笑的行星数据的同事们,对自己的感情其实是最真诚的,所以,一反常态地和他们分别拥抱了一下。


随着行星数据的一天天发展壮大和“盘古计划”的一步步展开,李远方和郭海林都向马进军提起过行星数据这帮人的归属权问题。他们都认为,如果行星数据这帮人还像以前那样有着在信息安全局和公司里的双重身份的话,对以后行星数据走国际化的道路不利,所以反复地跟马进军协商让行星数据的大部分人脱离信息安全局编制的可行性。


这个问题马进军和杨首长等人都已经意识到了,他们也觉得如果继续维持这种不明不白的现状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首先是行星数据的所有行动都会因为受到种种制约而束手束脚,很难发挥最大的效能。而对于信息安全局而言,这帮特殊人物的存在则会给他们的工作增加难度。因为这帮人的工资收入和待遇比信息安全局里的普通人员高上十几甚至几十上百倍,信息安全局里的其他人心里肯定不大平衡,从而对整个系统内部的稳定产生影响。从马进军和杨首长的角度出发,也认同于李远方和郭海林的意见,认为应该让这帮人脱离信息安全局的编制,只要将李远方本人放在他们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就行了。


因为把这帮人放走涉及的问题比较多,以前的时候杨首长和马进军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提出来,只能得过且过,糊弄一天算一天。但当李远方被绑架后,郭海林自作主张组织了入侵行动,给信息安全局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有许多领导都向信息安全局提起了责难,说他们是怎么管理自己的人员的,怎么能擅自组织一个这么大的行动呢?信息安全局内部的许多人也认为,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肯定不行,本来行星数据所做的事情都是他们的个人行为,不应该由信息安全局负什么责任的,但偏偏这帮人同时也是他们信息安全局的人,真要出了什么事,他们信息安全局也脱不了干系,得想个万全之策来解决这个很尴尬的问题。


所以,在行星数据和国际卫星通信公司达成谅解后,马进军在局里的例行会议上将这个问题向所有的与会领导提了出来,但遭到了以林副局长为首的一些人的反对。他们都认为,这帮人是他们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如果被行星数据这个私营企业彻底挖走,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太亏了点。但马进军和辛红阳的一番话,却把林副局长等人驳得哑口无言。


到行星数据工作之前,包括吴显和任泠在内的所有人,有的人虽然业务水平很高,但因为性格等方面的原因,或者脾气古怪很难相处,或者比较狂傲不被领导喜欢,在原单位都处于怀才不遇的境况,基本上都被束之高阁,成了闲人一个。说起来这是体制的问题,这些真正有才能的人才,仅仅因为不被领导看好就永远得不到重用。所以说,目前在行星数据里的这帮人都是被人排挤走或者是被领导当成刺头一脚踢走的。而这帮人到了行星数据之后,因为李远方和郭海林对他们的态度与以前的领导大不相同,行星数据的体制也跟他们原先所处的官僚机构完全不一样,这里的土壤更适合他们生存,以前的所有潜能都被激发了出来,连那些在原单位的时候水平非常一般的人,也都好像突然之间开了窍,很快地成了某一方面的行家里手。


把这个事实摆出来后,马进军说道:“这些人在原单位本来是可有可无的人,相当于是个摆设,少了他们,对原单位的影响不大,要是仍然回到原单位,只能是对人才资源的巨大浪费,所以我们不如干脆大方一些,彻底把他们放走,让他们到行星数据去。我认为,不管是在我们局内还是在行星数据工作,从实质上讲都是为我们这个国家作贡献,哪个岗位更能让他们发挥自己的最大作用,我们就应该把他们放到哪个岗位上去。从国家整体利益的大局出发,我觉得是利大于弊的。另外,把这帮人都彻底放走后,他们原来占着的位置就空了出来,还可以解决其他一些人的职务问题。要是他们还占着原先的位置,对本单位却没有做任何贡献,工资和待遇还比本单位的人高得太多,看上去好像所有的好处都被他们占了似的,这对他们本单位的安全稳定不利。”


对林局长他们来说,马进军的后一句话是最有说服力的。目前在行星数据的这些人,许多人在到行星数据之前的职务并不高,但到了行星数据之后,因为工作成功突出,杨局长又多次在种种场合对他们的工作成绩予以肯定,要求对他们进行论功行赏,本单位的领导就不得不重新调整他们的职务。比如郭海林的级别就在一年多的时间内连升了三级,升得快、待遇又高,而且占着毛坑不拉屎,搞得整个信息安全局系统内的人意见很大,给领导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被动。有的人曾经提出,应该把这帮人都调回去,但因为“盘古计划”已经启动,杨首长是不可能同意这个提议的。另外,这帮人要是真的调了回去的话,一年之前他们在本单位什么都不是,一年后到行星数据转了一圈却成了许多人的上级,同时业务水平也比一年前提高了许多,有的甚至突然之间成了某个方面的权威,这么巨大的反差,可能会让他们原来的同事更加接受不了,可能会使得情况更加复杂。将他们放在行星数据不行,把他们调回去也不好办,让所有的领导左右为难,头疼不已。


既然已经处于骑虎难下的地步了,在马进军和辛红阳等人的反复劝说下,林副局长等人只能同意了马进军的提议,干脆忍痛割爱,把他们彻底给放弃掉,图个眼不见为净了。但林副局长等人还是不大甘心就这样把自己的这些人交给行星数据,除了要马进军跟李远方好好谈谈条件外,还提出这种事得征求一下那些人本人的意见,如果他们自己不愿意放弃在信息安全局里的位置的话,还是把他们从行星数据调回来的好。林副局长等人希望,通过这种自由选择的方法能多给自己留一些人下来。


林副局长他们都以为,因为信息安全局里的位置是铁饭碗,而且享有一定的特权,应该有不少人会要求回到信息安全局工作。如果通过这事把行星数据的核心技术人员抽空,不仅行星数据的正常业务会受到影响,什么“盘古计划”之类的自然就实行不下去了。“盘古计划”受到了影响,马进军就要负很大的责任了,他们中的有些人非常乐意看到行星数据和马进军出丑。目前信息安全局还没有完全走上正规,局长一直都由杨首长兼任,但等到迁都完成之后,新局长的人选就要提上议事日程了。因为马进军现在主持信息安全局的日常工作,是最有希望出任第一任正式的局长的人选,但如果马进军在这件事上受到了影响,其他人的机会就来了。


但出乎林副局长他们的意料的是,目前在行星数据工作的人中,全都要求从此跟信息安全局脱离,放弃以前的一切待遇和职务,没有一个人例外,这让这帮官僚怎么都想不通。马进军和辛红阳等对行星数据的情况比较了解的人则知道,在到行星数据之前,这帮人在原单位都过得很憋气,是行星数据给我他们一个充分发挥才能的机会。这些原来就有些桀骜不驯的人既然已经尝到了这种全新的生活方式的甜头,当然没有人愿意去做那种吃回头草的好马,再也不愿意再回到原来那种官僚体制中去继续受人排挤让自己一天到晚憋气了。而且,从“灵异事件”开始,行星数据在国内国际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信息世界中的霸主。与其回到原单位受气,不如留下来跟李远方和郭海林一起打出一番新的天地。对所有人来说,投身于开疆拓土的事业中去,总是最能让人热血沸腾不顾一切的,何况是这些比一般人更容易感情用事的技术人员。


因为信息安全局当时帮助李远方成为行星数据以及启动“盘古计划”的目的都是为了给他们的情报搜集工作带来方便,如果把派到行星数据去的所有人都放弃了的话,显然是不合适的。于是在马进军的建议下,并报杨首长批准,信息安全局这帮领导形成一个决议,在把大部分派到行星数据去的人从他们的编制中脱离开来的同时,保留一部分人在他们信息安全局的编制之内。


为了做这帮必须留在信息安全局编制内的人员的思想工作,费了马进军和郭海林等人不少口舌,马进军不得不提出了许多新的优惠条件来跟他们妥协。为此,在所有的事情都确定下来后,马进军有些无奈地对李远方说:“你小子到底对我这帮人用了什么魔法,才到你那里呆了这么些天,好像已经全都被你收买过去似的,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李远方则打个哈哈懒得回答,然后把话题引到别的地方去。


为了避免留在编制内的人跟信息安全局的同事之间因为待遇不同而产生矛盾,信息安全局干脆新成立了一个新的处,由马进军亲自任处长,副处长则由目前在南乡主持工作的卢翔贵担任,下属的所有人员都是被派到行星数据去从事情报搜集的那些。而在行星数据那边,李远方和郭海林、卢翔贵商量之后,将仍然属于信息安全局的那些人全部都集中到南乡由卢翔贵统一领导,梅山总部和古城分部,这些人一个都不留,以免给行星数据和信息安全局以后的工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为了方便在南乡这个新首都开展业务,李远方从数据部、开发部、平台部和业务部各派出几个人作为联络员跟卢翔贵一起住在南乡,成立一个特殊的小组,由郭海林直接领导。因为行星数据有星星索这个便利工具,梅山总部、古城分部和南乡分部的服务器系统是互为镜像的,行星数据本身在南乡的人少了点并不影响正常业务的开展,把卢翔贵等人集中在南乡也不会给他们的情报搜集工作带来不便。而且因为南乡是新首都,等到新首都的建设初具规模后,信息安全局也要像别的中央部委那迁到南乡,可以更方便马进军对卢翔贵那帮人进行领导。


因为郭海林是行星数据的总经理,负责行星数据的日常工作,以后不管行星数据有什么行动他都要跟李远方一起负主要责任,如果郭海林还属于信息安全局的话,以后行星数据再搞出什么事情来,信息安全局还是脱不了干系。所以在郭海林本人的要求下,干脆把郭海林都从信息安全局里开了出去,变成了老百姓一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