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4/


这样一来,物伤其类,余下的众魅便更加激怒、愤慨,可是那蛸早已收了轻敌之心,得了胜利之后,却并不得意妄动,依旧缩转着身子,盘作好大的一堆,昂首摇摆,蓄势相待。急得众魅无计可施,只得团团围住那蛸,怒吼长啸,暴跳腾跃,却也不敢轻易的再次上前。就这样的僵持住了,也不知那墨鳞蛸在想些什么,我正在纳闷迷惑。

突然之间又听到一声尖锐厉啸,那墨鳞蛸一听到啸声,好似有些慌张,登时盘耐不住了,嗖的张开血盆大口,呼的喷出一条长长的赤红火龙,朝周围的赤尸魅扫将过去。原来它是一个火属性的高级魔法兽,只见赤红火龙所到之处,立即烧死了近处的十几个赤尸魅,紧接着又是一阵火龙出洞,原本就所剩不多的赤尸魅,不及反应的顷刻之间,尽数全灭。我在上面看的是目瞪口呆,不明所以。原本还在僵持游斗的局面怎么转瞬间就结束了,那墨鳞蛸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用魔法,为什么现在突然又使用了?正自胡乱猜测时,崖下突又生变。

原来崖下突然又多出一个赤尸魅来,只是这个明显的与之前的那些大不相同。身材比一般的赤尸魅更加高大许多,通体赤黄如金,满头的硬毛也似金针一般。眼如铜铃,红眼睞睞,利齿撩牙,形态凶恶,万分狰狞,应该是那赤尸魅王。高级怪兽中的王级怪兽,一般的来说,至少要高出那普通的十来级,故而这赤尸魅王在等级上应该和那墨鳞蛸不相上下,只是不知道它们哪一个更厉害。

只见那赤尸魅王纵跃迅急,风驰电掣一般,一纵就是几十米的高远,只纵了两纵,便来到了墨鳞蛸面前。瞥见地上横七竖八惨死的子孙,当时便愤怒至极,“吼吼……”暴雷似的一声厉吼,犹如晴天霹雳,震耳欲聋。当下魅王也不多言,瘦长利爪随手一挥,便见地面上墨鳞蛸盘窝之处,突然冒出许多林立怪石,原来它也是一个土属性的高级魔法兽。那蛸也不是等闲之辈,急忙纵身游走,同时张口再次喷出巨大的火龙。就这样你来我往,双方魔法招呼,四处躲避,各不相让。然而我见他们好像均有余力,似乎不是在做性命拼搏,十分不解,不知他们在打算什么。

就在这时候,异变再起。原来是突然崖下又出现一个墨鳞蛸,和刚才的那条一般无二,显然是雌雄成双中的一个,只是不知刚才一直在那里,直到现在才出现。只见它迅速的游移过来后,却并不加入战局,反而是向山崖中间高处的凝脂琼果攀爬过来,似乎是要趁机夺宝,只闻那异香,愈来愈浓烈,愈来愈香甜,应该是凝脂琼果就要成熟了。

崖下魅王见此情景,勃然大怒,不由分说,扬手就是一道土石巨剑,急向第二条墨鳞蛸飞袭过去,想阻止它先行得宝,并且随后自己也急奔向凝脂琼果。只是被第一条墨鳞蛸挡住,不能成功,当下这一进一挡,又再次缠斗起来,不过这次却是全力搏命,气势、规模均远比刚才大了很多,更加的惊险万分、紧张刺激。

这边的墨鳞蛸已渐渐的靠近那凝脂琼果生长之处,急得崖下魅王口中连连怪啸,好似在召唤什么,不过并没有回应,许久也不见动静。魅王脸色大变,顿时明白了过来,只见它吱吱唧唧和和对战中的那条墨鳞蛸交谈了几句,那蛸也桀桀灿灿的回了几句。我不懂兽语,相隔又远,并不知道它们都在说些什么,只是看见那魅王更加愤怒,好像上了什么大当,吃了暗亏,大概是那条后到的墨鳞蛸破坏、杀死它重要的同伴吧。故而怨恨狠毒的欲置性命于不顾,报仇雪恨。于是战况再次激烈了起来。

这时正在攀崖的墨鳞蛸,离凝脂琼果只有二三十米远了。我知道无望得那草药,早已放弃了,只是关心事情的发展和结果,所以始终躲在崖上偷看。看到渐渐接近的墨鳞蛸,不禁摒住了呼吸。只是突然在那突起的岩石上,从崖里走出一个美丽的不知名怪兽,当时我并不知道它就是飞金雪兽。它身高两三米,全身雪白无瑕,似虎非虎,似熊非熊,眼大如铃,双瞳冰蓝,头上还长着三只金色的长角,并且背上生着一双金黄色的羽翼,收缩自如。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动物,就和它一般无二。”

说到这里,里葛抬手指了指兰雨怀里的小雪球,三人顿时确信无疑,更加好奇故事的发展、结果。里葛也没停下来,继续道:

“它好像早就守在那里了,先前崖下剧烈打斗时,它并没有现形,大概是不想多事,只是在墨鳞蛸不断接近时,才现身阻挡。飞金雪兽的突然出现,显然把那墨鳞蛸吓了一跳,只见它嗖的停顿住疾驰的巨大身躯,昂首吐信,虎视眈眈。可是等了半天,飞金雪兽始终没有动静,只是用身子挡护住凝脂琼果,正对着墨鳞蛸,冰蓝双瞳直视着它。那墨鳞蛸被钉看的非常不舒服,感到巨大的无名压力,收回高高的头部,想要退缩,但又不甘心的再次抬高。如此往复几回后,终于忍耐不住,心头火起,恶向胆边生,不过为了防止不小心毁了凝脂琼果,它也不敢使用火龙魔法,只是腾起它那满是钢鳞、巨大结实的身躯,以泰山压顶之势直扑过来,妄图缠住飞金雪兽,把它甩下山崖。可是只见飞金雪兽不慌不忙的,一动也不动,只是在墨鳞蛸腾空而起,快要迎头落下时,才随手一挥,眨眼之间,飓风骤起,霎时天昏地暗、飞沙走石,一个巨大的龙卷风,瞬间便把半空中的墨鳞蛸卷飞,随后甩到崖下。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墨鳞蛸,钢鳞飞舞、遍体鳞伤,一时动弹不得。

突来的巨变也极大的镇住了崖下正在缠斗的墨鳞蛸和赤尸魅王。它们现在才发现飞金雪兽的存在,两只怪兽双双住手后,又齐齐的向崖上飞攀而去。墨鳞蛸是为了替同伴报仇雪恨,而那赤尸魅王则是希望趁机夺得那凝脂琼果,只是他们还没有爬到一半高处,便没有一道龙卷风,刮落了下去,我正在猜测飞金雪兽原来是一个风系魔法兽时,突见它随手又是一挥,霎时间整个崖下全部被冰封住,掉落下去的墨鳞蛸和赤尸魅王,还没来得及起身,便连同先前那只墨鳞蛸一起被冻成了冰雕,寒冷之气强的连身在几百米高处的崖上的我自己,也是牙齿打颤,不停的哆嗦。崖下冰雕被阳光照射也不融化,折射光线幻成异彩,煞是好看。”

“好厉害!”兰雨忍不住轻声惊叹,看向小雪球的一双美目,充满不可思议。怀里的小雪球不知其意,只是撒娇的伸出两只雪白的小手臂,搂抱住她的纤细粉颈,湛蓝双瞳和兰雨对视,傻呵呵的直笑。

“唉,一点也看不出来,像个小傻瓜。”影风看到可爱的小家伙的傻乎乎的娇憨样子,忍不住的低声嘟囔了一句,只是话语中充满宠溺。

际云心中也是一惊,只是没有表现出来。微笑的看了看小雪球,转头问里葛:

“然后呢?”

“然后啊!”里葛重复,“然后我才知道飞金雪兽竟然会冰、风双系魔法,说不定是更多的系,那么它至少是灵兽级别的怪兽。”

际云点头,表示明白,他知道,在真幻世界里,只有70级以上的高级怪兽才会使用魔法攻击,而只有100级以上的灵魔圣神兽才可能使用多系魔法。其余的中低级怪兽只是有魔法属性而已。

“飞金雪兽收拾完三只魅蛸后,便转身在凝脂琼果旁边蹲跪下来,先把怀里的小飞金雪兽放到肩上坐好,然后才不知从那里拿出来一个长方形的的古怪盒子,放到一侧的山石上,一只手爪小心翼翼的轻托握住凝脂琼果,另一只手爪则是灵巧的掐向球果下方的茎脉,微一用力,便成功的采摘完毕,又未伤那凝脂琼草分毫。紧接着便谨慎的把凝脂琼果放到盒子里,并盖好盖子收了起来,才又重新搂抱着小飞金雪兽,展开美丽的金色双翼,腾空飞起,在岩石上方盘旋了一周,方才破空而去。只是在离去前一瞬间,曾向我所在的藏身之处,看了几眼,好似早已发现我的存在了。”

里葛换了口气,随后正式的结束了故事,

“我不敢多作停留,而后也匆匆离去了。”

三人此时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从惊险离奇的故事回过神来,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同时也深悟冒险的艰凶险恶,和地球上完全不同。当年他们以稚龄的幼童便敢周游世界,没有碰上极大凶险,实在是因为地球被过度开发,早已没有多少野生猛兽了。(3000年的地球生物种类大大减少,为数众多的动物均已灭绝)。和这个真幻世界的原生状态迥然不同,是一个冒险的乐园,值得游历。三人艺高胆也大,又是初生牛犊不畏虎,没有亲身经历,无法感同身受,听到里葛这个惊险万分的遭遇后,不但不害怕,反而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里葛看在眼里,却也没有不悦,或是出声斥责,他知道这是应该的,虽然有点不知轻重,但是年少轻狂,年轻人有理想、有抱负,胆大且勇于冒险还是很好的。就是亲身经历此事的自己,当年也是没有被吓倒,依旧四处历险,后来更是离开白虎大陆,到其它的三个大陆修行旅游,最终不但升到现在的88级,成为剑王,而且也因此认识了不少奇人异事,结交了众多的各方好友,同时干下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事情。更何况眼前的三个少年男女,虽然现在等级很低,但是身怀绝技,小小年纪竟然学会了剑气,只是不知现在到了什么程度。想到这里,里葛脱口问道:

“你们的剑气控制术已经学会了吗?”

“已经学会了。”突然被问到此事,三人吃了一惊,不过际云还是恭敬的回答,心里很是感激当年里葛教会他们控气术一事,才有自己现在的剑气小成。

“哦,多少级了?”里葛继续追问。

“嗯,我的是最高的,已经24级了,小风的还不到10级,至于小雨的更低,只有1级。”际云一一详细的回答,这件事对里葛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哦”里葛点头,发现际云资质极好,短短一年多不但已经学会,竟然还快升到了中级,自己当年也不比他快了多少,不过当时自己已经70级了,并且有大师级的剑法相辅,真是少年可畏!

“你们的气力值都是多少?”里葛好奇的追问,上次没有问出结果不甘心,这次他们算是又彼此熟悉了许多,现在再问一次,应该不为过吧。没想到他的好奇心那么旺盛!

“嗯,我的是30,小风的是20,小雨的则是50。不知这样是多是少?”际云这次非常爽快的一一回答,一来是报答里葛这次的提供信息,二来也想趁机摸摸他的底细,弄清自己的潜在实力。

“嗯,如果学习气力值提升术,每年可增加5点气力值。”里葛透露地说,发现他们的气力值不是很多,更何况他们还不会提升术,心中有点可惜。

“谢谢。”际云这下清楚了,原来他们的气力值不是很多啊。不过也不错了,分别相当于6年、4年、10年的修炼值。不过对此他并不以为意,提升的方法他不是没想到,只是现在并不需要,他们的控气术还没练成呢,嗯,至少要升到40多级,才算一般。而现在即使气力值再多,又有什么用处呢?

里葛看着际云并不在意的样子,有些不解,不过转念一想,即使是只有30点,等到他的控气术等级高到一定程度,即使只有一半转化成为武力值,也是7500点,相当于50级的实力,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剑气无形无息,防不胜防。

“请问,为什么它妈妈没有翅膀,而且好像并不是很厉害?”际云搞清楚气力值的事情后,又再次地把问题转了回来,指着小雪球,说出自己的不解之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所见的和里葛见到的有些不同。

“关于这件问题,我也不太清楚。”里葛坦白的说,“事实上真幻世界的人对高级怪兽,特别是100以上的灵魔圣兽的认识是非常有限的,神兽麒麟、凤凰就更只是流传在古老传说中,现实中还没有听说有谁真正的见过呢。”

“那么,能否请你老详细的说一说当年的地理位置?”际云若有所思地问。

“已经快过去100年了,相隔那么久,具体位置我早已忘记了,只是大体地记得它是在巴米拉利达索主脉的一个叫做梵达兰雅基峰的附近……”里葛没有多想,模模糊糊的说出了一个粗略的范围,随后突然有所警觉,忍不住吃惊的探问:

“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们想去哪里?”

里葛感到不可思议,觉得他们真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就凭他们现在那么低的级别?这简直是找死啊。即使际云真的练成了剑气,加上剑气的隐藏实力,顶多也只是50多级的能力,连自己当年的程度都没有达到,更何况那也要控气术熟练度达到50级以上才行呀。至于其余的影风和兰雨两个人更是连提都不用提,还有那个现在还非常弱小的、中看不中用的小飞金雪兽。唉,就凭他们这样的新手组合,最好连想都不要想那么危险的事情,那可是属于高危险区的地方。

“不是的,只是随便问问,以后有机会也可以顺便去看看,见识一下。”际云连忙否认,其实他现在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去呢,不过看里葛这个样子,即使自己真的决定要去也不能如实地告诉他。

“是吗?”里葛还是充满怀疑,开始有点后悔告诉他们大体的地点了。

“真的!”际云立刻坚决的肯定回答,快得有点可疑,随后又追加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我们绝对会量力而行的。”

“是这样就最好了。”里葛郑重警告的说,还是不太相信他的话,但又无话可说,只能警告他们不要太鲁莽行事!

“我们会谨记你老的话的,我还有一个剑术方面的问题,想请教院长,就是……”际云作出保证,接着急忙转移话题。

三人随后又问了里葛几个剑术上的问题,便和里葛告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