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幻游记 白虎大陆篇 第二十六章 雪球来历 之 二访里葛(中)

xiaoxiaoshsheng 收藏 0 1
导读:真幻游记 白虎大陆篇 第二十六章 雪球来历 之 二访里葛(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4/


“这真幻世界的怪兽的寿命一般是多少年?”影风忍不住问道,平时可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说真的那些练级场的怪兽的寿命是多少,会不会自然死亡之类的问题,他还真没想过,不知道也是正常。

“嗯,自然界的普通怪兽,一般是几十年,等级越高,寿命也就越长,高级怪兽能达到几百年,灵魔级的大概是好几千年甚至是更多,而圣神级的则没有人见过,至少也应该是上万年吧。练级场里的怪兽又不相同,他们是没有生长周期的,只会进化或被杀死,不会自己死亡的。”席萨一一解惑。

三人恍然大悟,还以为它们和地球上的动物的寿命差不多呢,原来并不是啊,他们现在又开始迷惑了,刚开始在他们还没有真正的了解这个世界时,他们还是非常确定、有信心的认为这里是现实,是真实存在的世界;但是从去练级场杀怪练级开始,又渐渐的不敢肯定了,一切都和地球上的相差太远了,反而和其他的网游设置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去掉一些像自由密聊、远距离通信之类的东西,使它更加有真实感罢了,就像是一个异世界而已。算啦,反正是真是幻,是虚是实,现在看来对他们还没有什么两样;并且他们总感觉眼前这一切都还只是表面上的东西,想要进一步的弄明白一些事情,还需要更多的信息资料,像那些只有达到一定等级以后才能知道的事情,如剑气等。总之现在下结论,一切都还太早,他们现在渐渐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家族会给父母们五年那么长的时间,这不是一年半载的短时间内可以搞清楚的简单事情。

“啊!那小雪球你现在多大了?”兰雨惊呼,她可接受不了,这个小家伙有可能已经几十岁高龄的“事实”,便尝试的问,希望它可以帮自己解惑。

只见越来越聪明的小雪球好像听明白了兰雨的问题似的,伸出五个白白嫩嫩的小手爪,在她眼前晃了晃,口中呀呀的。

“五岁?还是五十岁啊?”兰雨一时搞不明白,小家伙也不知道该如何表示,只是困惑的眨着眼睛,一直的摇晃着那五根肥肥的短小爪子。

“算啦,还是先去里葛分院长那里,再深入得了解一下情况再讲吧。”际云当然不知道答案,只能从现有的线索出发。

“也好,他一般都是下半年在家,现在去正好遇得到。”影风赞同的说,有经验了,上次就是这个样子的。

“听说他非常的严肃、有气势,不怒自威,你们要小心谨慎一些。”席萨好意提醒,并不知道际云他们早已见过一次里葛了。

“多谢师兄,大恩来日再报。”际云向他道谢。

三人与席萨告别后,又商量、准备了一下,第二天一早就再次来到里葛位于剑院的独栋小院,上前敲门仍是无人应答,不过有了一次经验的他们,也没有犹豫太久,便和上次一样再次直接的闯空门。他们并不知道,想要拜见里葛,是需要先到剑院教务处里事先排队预约的,然后才能持函件并由专人带领,来到这里,而里葛的独院里并没有仆人。

他们轻车熟路的再次来到袖珍花园,这次却并没有在凉亭里找到里葛,他们却也不敢继续随便的进入各个房间里乱找,这可和不经允许的进入庭院截然不同,绝对的是个人隐私大忌,他们这点规矩还是懂得的。其实以他们的意愿,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就是有人敲门应答),他们是连直闯庭院这种没有礼貌的“小事”都不会做的,可惜……唉,无奈呀无奈!他们在替自己找足了理由和借口,并自我解释催眠之后,三人便毫无愧意的坐在凉亭里,心安理得的小声聊天,并逗弄着小雪球,与它玩耍嬉笑,一副开心快乐、欢声笑语的其乐融融情景。

许久之后,日上竿头,里葛从个人练功房里走出来,映入眼帘的便是这个场景,儿孙皆不在身边,许久不曾见到如此情景的他,不禁会心一笑,缓步向凉亭踱去。还算际云他们运气好,两次来此皆碰上里葛心情不错的时候,没有受到多大的刁难。

凉亭里的三人一看到里葛走来,立刻恭敬的站起身来,向他问好,心里有点忐忑不安,毕竟在人家花园里这样的肆无忌惮玩耍,又被当场抓住,对于稚子少年,总是很不好意思的事情。谁知里葛并不以为意,微微笑道:

“没有关系,继续坐着吧。”

三人一听不禁大喜,知道他没有怪罪他们的无理,急忙恭敬的称谢,在里葛坐定之后,也在下首处各自重新坐了下来。看到这种情况,际云信心大增,正在盘旋着如何开口询问小雪球的事。便听里葛开口和蔼的问他:

“一年多了,你们的剑气控制术学习得怎么样了?”

“真是惭愧,我们才刚刚学成,还没来得及练习升级呢。”际云急忙如实回答,有点不好意思。

“噢,没关系,不用着急,来日方长嘛!”里葛见状安慰他,接着又问:

“这次来找我,又有什么事情呢?”

际云听他这么直接的问,知道他不喜欢绕弯子,便指着偎依在兰雨怀里,正独自玩耍的小雪球,开门见山的回答:

“这次是为了我们的宠物。请问院长,你老人家是否认识这个小动物?或是知道它的来历?”

“嗯,我确实是曾经见过这种动物,不过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里葛直接承认,只是有点奇怪的反问。

“我们是听温瑟院长说的。”际云如实的回答。

“哦?你们也见过他了?是他亲口告诉你们的?”里葛心中惊诧,难道眼前这三个小家伙专门喜欢找像自己这样的老家伙,不久前还见到前来西大陆游历访友的老朋友尼塔,他也告诉自己曾遇到过三人。

“不是的,我们并没有见过他老人家,是他的弟子席萨告诉我们的。也是我们拜托他帮忙的。”际云毫不隐瞒,一一道来。

“哦,原来是他。”里葛这才明白,他知道席萨是谁,对于温瑟的这个天才弟子,他略有耳闻。旋即又问:

“你们来找我是想知道什么呢?”

“我们是想知道你老遇见飞金雪兽的具体经过和一些相关的事情。”际云神色恭敬、言辞诚恳地说明来意。

“先说说你们是如何得到这个小飞金雪兽的吧。”里葛没有表态,习惯性的带着命令语气的对际云吩咐。

“那实在鲁鲁塔村的时候,一天……”际云当然不敢隐瞒,反正也已经告诉过席萨了,现在再说一次也没什么。便比上次稍微详细的讲述了三人在新手村时的那次奇遇,同样的略去了增加灵力值等不能随便说出来的那部分细节。

“原来如此,只是奇怪……。算啦,我还是先把我的经历说出来后,再来考虑其中的疑点吧。”里葛听了之后,感到有些疑惑不解的地方,不过还是决定先满足际云他们的好奇心,毕竟他们了解情况之后也好说话。

“我们洗耳恭听。”三人一听大喜,连忙竖好耳朵,准备听故事。

“事情的经过是这个样子的。”里葛开始陷入回忆的娓娓道来:

“那已经是将近100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才50出头,并且刚刚达到剑士60级,便独自一人的去大陆第一山脉——巴米拉利达索山脉的主脉的一个原始山林闯荡,那里可是高危险区。一路上遇到不少高级怪兽,依我的级别有时还是有些吃力,这天我正在寻觅适当的练级场所,来到一处幽秘的山崖上方,突然闻道一阵浓郁的异香扑鼻,沁人心脾,且越往崖边走去,香气越浓。好奇之下,我走到崖边上方,俯身埋头向下看,才发现在好几百米高的断崖中间之处,有一微凸的岩石,其上靠近崖壁之处,长着一颗通体雪白的四叶植物,叶子窄而尖长,中间长着一棵龙眼大小的白色球果。”

听到此处,三人眼睛一亮,凝脂琼果!不约而同的互望了一眼,了然的继续听下去,果然,听到里葛继续的说:

“当时我并不知道它是什么,不过后来听洛岚思姬说它叫做凝脂琼果,是圣药级别的顶级草药,动物进化升级的至宝。”

三人知道他所说的洛岚思姬,就是科伦佛瓦学院药师分院的分院长药王洛岚思姬婆婆,便沉默不语。

“我当时虽然不知道它的名字与功效,却也知道必定是株天灵地宝,正在思考如何才能将它采摘下来。突然听到崖下有动静,便急忙撤回身子,躲藏好才又继续偷偷的往下看。这才发现崖下有一身材高大的怪兽,满头半尺来长的硬毛,根根倒立竖直,犹如钢针。突额大颧,凹鼻阔口,两边口角处各有一只撩牙,掀唇如血,露出稀落落的几枚利齿,非常狰狞。这怪物通体赤黄,紧皮包骨,脚如鸟爪,其大如箕。它是一种名为赤尸魅的80级左右的高级怪兽,喜欢群居。我正在暗自奇怪,这怪怎么会独自出现,便见不远处又走过来一个赤尸魅,这两个赤尸魅吱吱唧唧的比划了一番,又不时的向那凝脂琼果看去,最后才由那后来的赤尸魅独自留在当地,看样子是轮流看守凝脂琼果的。

在最初的那个赤尸魅刚走不久,紧跟着又是一条身黑如墨,通体晶莹,遍布钢鳞,长达十余米,两只酒杯大小的凸眼,碧光闪闪,一个拳大血口喷出几近1米长火焰一般红信的墨鳞蛸,它更是一个高达95级的大怪兽,通常成双出现,一雌一雄,只是不知另一条当时在哪。只见它呼啸着便向那留守的赤尸魅扑去,那赤尸魅一觉有异,奋力往侧一纵,径直的往侧旁的山坡上,怪石林立、棋布星罗的乱石丛中窜去。同时口中尖声长叫,凄厉无比,似是在求救报信。

那墨鳞蛸倏地把身子一拱,头在前一低,箭一般的直射出去。不料那赤尸魅恰好在这于钧一发之际纵向坡上,那墨鳞蛸去势太过猛烈,急切之间收不住势,窜过头去好十几米远,一下子扑空。于是便越发激怒,把头昂起,身子像旋风一般掣将转来,径向山坡上飞射而去。

那赤尸魅知道逃它不过,便一味的在那山石缝里左窜右纵,四处绕转藏躲,拖延时间。墨鳞蛸身体又长又大,而那些石隙却宽窄不一、错乱零落。赤尸魅又非常机警、伶俐,一面借着怪石隐藏身体,在隙缝中穿行绕越;一面又故意选择那弯曲、狭隘之处逶迤行进,刻意引墨鳞蛸猛力追逐,自身却由隐僻之处悄悄绕到山石后面去了。那墨鳞蛸只知道囊中猎物就在前面现身,便循着石隙追赶,急于得到而甘心,鲁莽的往前猛窜,没留神中间有一段难以通行的地方,敌人也是纵身从上方跃过,仍旧照直穷追不止,怎能不吃亏上当。墨鳞蛸头部较小,又是高高地仰昂在上,尚且还不妨事,但是那着地的中间半截身子却被石缝紧紧夹住。墨鳞蛸身上又多是逆鳞,无法倒退下来,有的地方尚且较为直些,还可以勉强的硬挤过去,但是遇到弯曲而又极窄之处,身体中段已然被夹紧,进退都难,只好两头奋力,拼命的往上生生硬拔。最后身体虽然得以脱离,皮鳞却有好些都被石齿刮破。这一负痛就更加情急,越发暴怒,头尾一齐猛摇,凶睛电射,口中嘘嘘乱叫,一条长信就像火苗一样吐了出来。

后来那墨鳞蛸连上两次大当,也开始学乖,谨慎起来,不再循着石缝绕追,竟然从石顶上面腾身追赶,等到将要追到的时候,再低头往下,这样一来,那原本就敌它不过赤尸魅,立刻险象环生。幸好此时已有其余的赤尸魅陆续赶到,只见其中之二冷不防的用利爪将墨鳞蛸的尾巴偷偷抓住,紧接着合力就是一阵狂猛乱拖,一不留神之间,那墨鳞蛸的尾上逆鳞竟然被抓伤了几片。墨鳞蛸负痛立即暴怒,当下便舍眼前的这个赤尸魅,长尾甩处,闪电一般掣转上半身,回头便咬。谁知这些赤尸魅都是非常的灵敏,又仗着天生神力,双双合抱抓紧墨鳞蛸尾,四脚用力,紧紧的蹬在石上,不容其尾甩动起来。其余的赤尸魅们则是趁机在蛸周围,出没骚扰。等它回头来咬尾处的赤尸魅时,那两只赤尸魅却乘它长尾甩劲,突然双双松开其尾,奋力向后一跃,凌空而起,纵出老远方才落下。等墨鳞蛸跟踪追来时,早已各自散开到石林里。而此时其余的赤尸魅又趁机抓抱住蛸尾。

就像这样追逐过两三个起落。又有七、八个赤尸魅相继赶来,都是一样的动作,前跃后纵,得手便狠抓几下,生生的拽掉几片蛸鳞,不多久已是满地墨鳞零落。急得那墨鳞蛸嘘嘘怪叫,身子就好像转风车一般腾拿旋舞。众魅知道那墨鳞蛸厉害,谁也不敢轻易的上前和它蛮斗,只是这样拖延着。又是几个盘旋追逐,众魅逐渐聚集完毕,共有三四十头之多,一齐朝向那蛸夹攻而来,前后纵跃,上下翻腾,吼啸之声震动山野,入耳欲聋,回响经久不绝。”

讲到此处,完全沉浸在回忆里的里葛,略一停顿,换了口气。际云他们发现里葛很擅长讲故事,绘声绘色的奇遇冒险,听得他们津津有味,急欲知道事情的后续发展,便用渴望的目光,期待的看着里葛。里葛便遂了他们的希望,继续接下去:

“我以前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精彩又大规模的怪兽相斗,便目不转睛的看得入神,这也是我直到现在也能记得那么清楚详细的原因。”

里葛对际云他们解释,旋即接续道:

“突然之间那蛸不知什么原因,一动不动,好似力竭。众魅一见大喜,齐声厉啸,丸跳星飞,纵起身子靠上来,便直接伸出利爪猛抓过去。谁知却中了那蛸的诱敌之计,就在这疾不容瞬之际,那蛸前半身忽往下一低,紧贴地上,同时下半段七八米长的粗壮身子,好像一道惊虹似的猛然舒展开来,形成一个大半圆圈,往外急甩过去。众魅虽然也是眼疾轻捷、反应机灵,但是好些身体已经纵离地面,在半空中,正往前扑去,此时已经来不及躲闪,即使是它们皮骨坚实,也抵御不住如此巨大的攻击,几声惨嗥过去,最前面的十几只赤尸魅全被扫中,有的脑浆迸裂,有的脊骨打断,顷刻之间,死于就地。最后十几只虽然没有立即死亡,但是也被扫跌的老远,受了致命的重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