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虽然说会议结束了,但鹰队的人走出视频会议室后并没有散去忙各自的事情,而是不约而同地来到了王忠的办公室,顺便把杜明也给拽过来了。

“他妈的,忠哥,你说我们是不是向1号建议一下,立即去日本把那些内阁成员给宰了再说?”丁松一边大口地吐着烟圈一边忿忿地喊。

“我看松子的提议不错,值得我们考虑。”刘志华附和着。

钱海平举手赞同:“好,我们准备一下,然后向写个文字的东西汇报给1号,让他批个字就行了。”

“还考虑什么呢?大家赶紧坐下来,我们现在就开始拟定方案和计划吧,不要耽误时间了。”性急的赵胜立即走到王忠的电脑边坐了下来,“我来记录,大家开始讨论吧。”

“你们都给我闭嘴!”王忠扫视了众人一眼,“如果我们以前的工作都象你们说的这样做,那我们可能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埋在地下的骨头可能都烂了。”缓了缓语气,接着道:“我知道兄弟们都讨厌日本人,也理解兄弟们的情绪,立即大家对日本的愤恨,都恨不得立即去日本给他们闹个天翻地覆才好,但大家不要忘记了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国安部的拳头团队,是鹰队!是久经考验、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较量的团队,是有自己的特长更有自己理性冷静思考的一群人,不是什么乌合之众,更不是过去时代里占山为王的草莽!我知道大家都是血性汉子,过惯了刀口舔血的生活,从不把生死放在眼里,但我们不要忘记了我们的身份和肩负的使命么。我们是一支训练有素而又经历过无数次浴血奋战、创造了无数次奇迹、完成了无数次艰巨任务的国之利仞!除了杜明,你们每人点上一根烟,好好地想想,五分钟后再讨论。”

王忠的话还是非常有作用的,大家全静默下来。除了杜明一直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地看着白色的墙壁,其他人全都掏出了香烟抽了起来。

见大家都吸着烟冷开始冷静了下来,王忠才开口说道:“我非常理解兄弟们的激动和愤怒,我也恨不得立即飞到日本把那些杂种给宰了,但这可能吗?首先我们不知道他们居住在哪里,不知道他们的保卫工作如何,不知道他们平时的行踪如何……大家不要忘记了,日本和Y国是不同的。日本有很多超能力者,有好几个家族和团体全是修炼之人,而且他们与日本政府的关系非常密切。从‘红色中华’的计划中我们也知道,日本政府请几个家族训练好几千特工进行修炼,由此可见政府与他们的关系是怎么样的。这次政变,那几大家族都有代表进入了临时内阁,政变几小时后就表态声明支持,这就说明他们是早就预谋好了的,相互之间肯定有了协定的。我怀疑山田家族、山野财团、‘心草寺’等现在可能都有人在保卫着那些内阁成员呢。再者说了,我们在Y国之所以能成功,一是因为有圣战提供的居住场所,不必担心被军警检查;二是因为黑暗协会的人在和教廷斗着,我们是在利用他们的决斗来达到我们的目标,而且大多采用的是偷袭手段。可是现在我们要杀到日本去,我们有内应吗?有可以利用的矛盾而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吗?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仅凭我们鹰队的人能胜得了那些修炼者吗?即使加上龙组的人和杜明,我们在两眼漆黑毫不了解对方布置的情况下能击败日本人吗?嗯,我想如果我们只把希望寄托在修为越来越深的杜明一人身上,指望他一个人去面对日本众多的超能力者,这是不现实的。我们必须掌握了相当详细的情报,经过分析甄别后,然后才能请杜明和龙组的兄弟们去对付那些家伙。杜明,我没说错吧?”王忠说到这朝杜明望去,见他点了点头才接着道:“我们大家都清楚日本与我们是什么样的关系,对付日本人我们必须充分考虑到他们奸诈、诡变、多疑的特性,否则不仅灭不了他们反而可能身受其害,遗恨终生。嗯,先就说这些了,大家谈谈吧。”

“嗯,我来说说吧。”丁松抽完一根烟后,接着又点起了一根。“我觉得我们可以先从情报入手。建议先搜集日本在这次政变后保卫工作的最新情报,同时搜集日本各超能力家族、团体在这次政变后的参与情况以及他们的人员数量、修为高低,只有掌握了这些我们才可以制定应对方案,即使去日本也可以有的放矢的。”

“嗯,不错,松子说的不错。我觉得还要注意一点,我们是否可以边搜集情报边进行去日本的准备工作?比如搜集日本社会和各大城市主要的风俗人情,了解当地人的喜好,当地政坛错综复杂的关系?因为假若我们去了日本,可没有去Y国那样便利有圣战那样的人可以提供生活条件和情报支持的啊。”钱海平补充道。

“嗯,这才象个讨论的样子了。”王忠点了点头,随即转向了一直在若有所思的杜明,“杜明,你也说说吧。我估计你大概有了个大致思路了哦。”

“呵呵,王忠你的眼睛很毒啊。”杜明笑了笑。“我们龙组当初成立的目的就是针对日本‘红色中华’计划中的那些日本超能力者的。龙组的主要任务一是协助鹰队完成艰巨任务,二是打击任何侵犯我国的超能力者。日本这次政变,既然山田家族等超能力者支持和赞同,那么日本政要的保卫工作肯定也会加强的,而且按常理推断,日本政府的超能力者培训计划肯定会大大推进一步,说不定那些家族的长老、心草寺的老和尚直接参与了日本超能力者的培训和日本政要的保卫工作呢。我们现在有两个方案可以选择:一是被动应战,以不变应万变。抓紧落实我们的计划,加大对龙组成员修炼的力度,等着日本那些经过超能力培训的特工入境;二是主动出击。我们在督促龙组兄弟们修炼的时候,一边制定方案,过一段时间后带着龙组兄弟们主动出击,去一趟日本。而情报搜集工作,在这段时间里我想部里有专门的分管单位,在日本也有很多我们国安系统的人,我们可以建议1号给他们下令注意收集这方面的情报。其实说到底,无论我们将选择被动应战还是主动出击,我想我们都需要立即加大龙组兄弟们的修炼强度了,提高他们的进度,只是如此一来那就得暂时终止他们的特工技巧培训。嗯,大致就是这样,你们看怎么样呢?”

“啪啪啪”王忠带头鼓掌起来,鹰队的其他兄弟也跟着鼓起了掌。“嗯,杜明,你说的不错,分析地很全面。日本政变今天才发生,很多事情恐怕他们自己也还没有完全按计划落实下来。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加强对龙组的培训,同时在这段时间里搜集日本社会各方面的资料交给大家熟记。至于‘醒龙飞舞’计划其他方面的落实,我想部里会有详细地部署的。在我们来说,无论是被动地等日本人过来后我们给他们迎头痛击还是我们主动出击去一趟日本消灭那些超能力者,我们都要做好目前我们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至于龙组的培训问题,嗯,就暂时终止特工技巧培训,全力以赴地修炼。当初成立的时候就说好了,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对抗超能力者。这样吧,我今天就把大家的意见整理一下专门写个报告上去,看1号怎么定夺了。嗯,大家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我还想到了一点,在等待批复的这段时间,我们是否也请杜明给我们培训一下,加强各自武功的修炼呢?”有点内向的高环问道。

“好!这主意不错,我们自己也该苦练一下了。”大家异口同声地赞同着。

“呵呵,培训不敢当,这段时间我们一起探讨交流吧。”杜明笑道。

王忠花了整整一个晚上时间把鹰队的意见整理了一份报告,通过电脑发到王长亮的信箱里去了。知道王长亮这几天肯定会忙得不可开交,光是参加各种机密会议就够呛的了;同时更知道这批复必须在国安系统的情报搜集和分析的基础上才能作出的,所以也没催促他赶紧批复,第二天就带着鹰队的兄弟们和杜明一起上了东山。在终止了龙组兄弟们特工技巧的培训后,考虑到加强培训的效果,于是从各小组中又选了一个副组长,同时从小队中也选了一个副队长,由杜明先对小组长、副组长、小队长、副队长进行强化培训,传授他们法术,然后由他们去传授给小组和小队的人。王忠等鹰队七个成员除了管理自己小组人员的日常生活外,自己也加强了锻炼,抛弃了门派之见,把自己门派的绝技拿了出来供大家研究。当然,杜明不仅传授、督促、检查各小组的组长、副组长、队长、副队长的修炼进度外,每天还抽三个小时直接和龙组的兄弟们对话,解决他们的疑惑,同时每天傍晚还和王忠他们鹰队成员共同探讨武学方面的问题,而且自己每天早晚两次的练功也是不能撂下的。

充实而忙碌的生活下,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的。不知不觉间大家上山已经有半个月了。虽然王忠、丁松以及杜明等人对王长亮一直没有来电话让他们下山研究报告中所提的方案感到疑惑,但大家也只是把这疑惑放在了心里。鹰队的人跟随王长亮有十多年了,据他们对王长亮的了解,知道1号肯定不会忘了报告的,只要他考虑成熟了那就会立即通知大家的,何况又都是一群习武如痴如醉的人,更何况还有许多兄弟们在一起,所以倒也不觉得焦虑和难熬,反而觉得时间过的快了点。

这天傍晚累了一天的鹰队兄弟们坐在食堂里看着烤熟了的野兔正准备喝点酒时,王忠突然接到了王长亮的电话,让他通知鹰队的兄弟们以及杜明,立即乘坐派来的直升飞机下山,到国安部办公大楼地下十四层视频会议室开会。

“军令如山倒。只是可惜今晚不能喝酒了。”丁松夸张地咽了口唾沫,随即拿起筷子把一只兔腿塞进了嘴里。

“我敢打赌,绝对不会是批复我们的那个报告这样简单的事情。” 刘志华说道,同时也不甘落后地夹起一块兔肉嚼了起来。

“这还用你说,我们也知道!”其他人一起朝刘志华伸出了中指。

“大家别闹了。日本方面肯定有了新的情况,否则1号不会此时还让我们下山的。飞机十分钟后到!大家用便盒把兔肉和饭装上带到飞机上去吃吧。”王忠说道。虽然表面上大家都看不出什么,依旧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他知道兄弟们心里肯定都在猜测到底1号有什么急需要研究的问题让大家都立即下山开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