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卷,集蓄力量 第二十七章、智取秘密军火库﹙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铁岭大山中段的北侧存在一个巨大的铁矿和有色金属带,这个时候的日本政府鼓励、怂恿日本民间的资本进入中国进行掠夺性的开采,除了机械设备以外,其他的物力资源都是从鬼子关东军的手中免费、或者用极低的价格得到,而鬼子关东军则为那些强盗公司在中国的“生意”提供野蛮的安全保证。


鬼子在铁岭附近有四个矿区,矿区四周全部用铁丝网围住了,附近村民无人敢靠近,因为矿区护矿队、武装监工对出现在视野的陌生人一律射杀、而且还养了不少东洋狼狗。


矿上的中国矿工也全是鬼子关东军由外地抓来或骗来的,而且只进不出。河本末守虽然不知道受苦受难的中国矿工具体有多少,但他知道鬼子秘密守军只有一个中队 250人,辖三个步兵小队,其中大部份人在3号矿区。


关东军秘密军火库就修建在3号矿的铁矿采空区,而且鬼子秘密守军有半数人是以护矿队、日籍矿工等身份出现在3号矿区。戒备森严的3号矿区实际上早不采矿了。另外有武装监工100多人,武装监工基本上分布在其它矿区,采矿主要靠1号、2号、4号矿区。


看见的军火库外观让扮成日军中尉的警卫营营长洪春大跌眼镜,远远看上去从外表上无论怎么看这里更象一个铁矿山,众多的运矿车,巨大的选矿厂房,大量起重设备,废石山这里不是铁矿山那是什么?假如不是河本末守叛变还真难让人发现这里有个秘密军火库。


9月21日上午十点,矿山外开来的一队500多人的日军车队,车队十分轻巧的就进入了3号矿区里。



3号矿区内,不但矿区四周用铁丝网围住了,而且戒备森严,并构筑有坚固的野战工事,日军秘密军火库的核心工事更是由明碉暗堡组成。


按说象这样的地方,应该是戒备森严的,可是这支人数不少的日军车队并没有受到太严格的盘查。原因很简单,一来走在最前面的车带队的是河本末守中尉。河本末守中尉可是军火库秘密守军中队长玲木的亲妹夫,守军不少是他的熟人,二来这些日军从头到脚一身地道的日本关东军的特有的那种骄横的味道。三来这支军队总带队的更是一个长得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高傲的少佐,这第三点尤其重要,日军等级森严,级别低的一般在上司面前都是战战兢兢的,不敢多嘴。特别是河本末守中尉说了,这支军队是关东军司令部因中日冲突,派过来保卫军火库的,因中日冲突铁矿石也暂停往外运矿,守军更认为不会搞错。


下车后,行进在全副武装的守军之间,警卫营都是特种兵心里素质自然高于常人,骄横傲气得狠。河本末守中尉也努力装出,往日面对这些守军时的目空一切的样子,一方面也在为自己的命运七上八下的心里打鼓。


他这回可真得是来出生入死来了。这支队伍虽有500多人,但要是露了馅,守军引爆军火库。那他河本末守的小命就算是不立刻交代在这里,也要马上和这些同胞拼起命来了。这种事情是是河本末守所决不希望出现的,


当然最让河本末守心动的,还是今天出发前何峰告诉他,日后会成立一支由日本战俘组成的“回归”军的计划。千百年来流落日本的中国华裔、台胞或华日杂种后裔“回归”, ﹙ 河本末守的祖母是满州人何姓汉人。他算是华日杂种后裔,台湾当时割给了小日本。﹚想到自己今后有可能统领成千上万的人马,这不能不让一直因为出身贫贱,血统不正,而在日军中无论怎么努力晋升十分艰难的河本末守心情激动万分。他决心这次回去就向何将军正式宣誓希望成为将军的家奴,最好连姓都由河改成祖母姓姓何,与何将军……到时候自己可有威风八面了,看谁还敢看不起自己。


“敬礼!”铁矿矿部的门前的哨兵的响亮打断了正沉浸对幸福的幻想中的河本末守,提醒他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这次行动的目标秘密军火库守军中队部的门口。


河本末守定了定心神,带着他唯一的心腹上等兵聪明的一休和长得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高傲的少佐,少佐的卫兵,一共八九个人,大踏步的迈步走进了铁矿矿部﹙守军中队部﹚。剩下的几十个人“日军”则有意无意的把住了,铁矿矿部通向外间的几处交通要道。关东军人一向骄横霸道,着护矿队服装的卫兵们,那里有人敢多问一句话。


河本末守等人一进铁矿矿部门口,就让一个很熟的武装监工引到玲木株式会社满州分社的社长、铁矿矿长、秘密军火库守军中队长玲木的办公室。


“玲木君,这是关东军司令部参谋岗山畴一少佐,奉命带队前来保卫军火库的。”河本末守向玲木介绍道。


“欢迎岗山畴一少佐阁下,光临铁矿!” 玲木是一个显得有点肥胖的中年日本人,他着中国便装,一点也不象日本军官,倒象一个中国奸商,实际上他是个日军大尉。不过脸上倒还干净,那一撮修剪得很齐整的仁丹胡子证明他是日本人,玲木热情接待了少佐。


“玲木大尉!让你的人安排增援部队岗位,加强军火库各处防守吧!” 少佐刚坐下,马上毫无表情用地道的东北味十足的中国普通话对玲木道。让一旁的河本末守中尉和上等兵一休骇出了一身冷汗。


“是!少佐阁下,我马上安排。” 玲木没有计较,反冲少佐行了个军礼,马上拿起了电话。


本来没接到关东军司令部通知,对眼少佐的身份还有一点怀疑的玲木,听到这句地道的东北味十足的中国普通话后,直在心里暗怪自己太多疑了。中国人说:“参谋不带长,放屁也不响”。可在关东军司令部里,这些个参谋都是些不得了的人物。而且大都自诩是中国通,喜欢显摆自己的地道的东北味十足的中国普通话。﹙今天出发前,何峰悄悄告诉;不会日语的假少佐武元甲的﹚


取得了玲木的信任之后,下面的戏就好唱。见玲木电话通知完了手下后,假少佐武元甲命令;河本末守中尉带上等兵一休和增援部队去执行。作为主人玲木则留下陪假少佐武元甲。


假少佐武元甲他们一行人到这里可不是来旅游的。几分钟后,铁矿矿部五个日军官佐就被假少佐武元甲他们解决了,除了一个少尉军官反抗得过于激烈被当场捅死外,另外三个日军尉官和玲木大尉都被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门口的卫兵也被干掉了。


与此同一时刻,河本末守中尉和警卫营营长洪春带赵晓辉等人分头轻而易举解决了秘密军火库守军。也在几分种控制了秘密军火库。


守军一时之间不明就里,又不敢冒然与眼前骄横。一个个长得骠悍、凶神恶煞的关东军交手,不到十分钟这些守军都大部束手就擒了。


只有军火库核心工事中的鬼子还算硬气,有一个小队的士兵企图抵抗,这正好对了这些警卫营特种兵的胃口。他们怀着对鬼子的刻骨仇恨,发泄似的狠狠揍了守军一顿,当场打死了十几个鬼子,这一下子,极大的震慑了其它的守军。这伙“日军”的武器和作战方式,让守军官兵对这些人的身份再无一丝一毫的怀疑。他们意识到只有“大日本皇军”中关东军精锐才有如此身手。这回看来是军火库守军中队内部出大事,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生怕连累在日本的家人。


在这种想法下,守军的几少准尉、军曹还主动命令手下不许反抗,以免发生新的“悲剧”。这样一来,他们自己也好进退自如,免得被卷到守军中队中出了叛徒,这件倒霉的事情里面去。(河本末守中尉动手前曾向他们宣称,“关东军皇军”这次行动只是为了逮捕守军中队中的叛徒,查清后与其他人无关,暂时限制大家的自由只是出于安全的考虑,那当然对于不服从调度的反抗的守军,通通以叛徒论处;是要死拉死拉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