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精忠报国 第二卷 血战平型关 第四十六章 蔚县包围战(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3/

第五师团是一支以进攻为主的机械化兵团,对于构筑碉堡、炮楼、城防工事明显没有什么兴趣,所以蔚县的城防工事比较薄弱,没有形成稍为完备的体系,整个城防敌人有着原来晋绥军修筑的六个堡垒,日军原来配备有平射炮四门,山炮两门,现在又临时增加迫击炮十门,轻重机枪数十挺,据点内囤积的弹药和粮食足够使用一个月,可见其火力还是相当强的,也可见日军在兵力缺乏的情况下加强了火力。

直到知道支那军大部队要攻打这里的情报,板垣征四郎手下的1个工兵大队和城内强征的民夫用装着泥土的麻袋在东南西三门的城墙上匆匆构筑了三道临时的城防线,在城内还有坂井旅团的1个步兵炮大队,装备了12门75mm山炮,至于师团所属的野炮兵第5联队早已经派出去攻打团城口、东西跑池了。

北门没有城关,城外就是飞狐峪峡谷,北门留守着一个小队的日军,这也是板垣敢于“中心开花”的重要原因,要是真的顶不住、打不过还可以撤退嘛。

东门外有晋绥军留下的沟壕,工兵大队利用之后临时匆匆布设了一个中型雷场,二十五师工兵营经过试排,认为不适宜进行大规模的进攻,仅仅能够进行骚扰,而南门的城关较高,房屋距离城墙很近,便于部队隐蔽和接近城墙,但是日军在这里防守严密,布置了整整一个大队。中心据点设在蔚县政府,守备司令部也在这里,着是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高地,面对城区的一面是斜坡,日军以此为中心,在附近征用了大大小小十几座高楼,形成互相支援的交叉火力网。

25日下午4时,二十五师大队人马兵临城下,把小小的蔚县三面城墙团团围住,4点半,关正下达作战命令:

146团作为南门的主攻部队,配备15辆,装甲车20辆,在原有的工兵连的基础上加强了师直属工兵营一连、二连,这两个连的战斗力十分强劲,146团以两个营攻击南门东南角,配备4门81毫米迫击炮、2门德制山炮,另一个营攻击南门西北角,协同其余两个营占领南门。配备2门德制山炮。

以147团两个营攻击西门两个碉堡,将日军压缩进城内,另外一个营作为预备队。

148团、补充1团等作为总预备队在最关键的时候投入战斗,炮兵由师部直接控制,迫击炮集中到前沿,与4门105毫米轻型榴弹炮、4门德制山炮形成火力梯次攻击,工兵部队携带着大量的炸药,承担了破坏雷场和碉堡的任务,但是首先要推进到距离敌人150米近处这样的成熟条件。

装甲团的其余坦克以及摩步营的两个连在暖泉镇西古堡村一带机动作战,狙敌增援,不让敌人坦克前进一步。而罗宇的铁血小分队与2师在白乐镇汇合之后迅速要占领北门飞狐峪的峡谷,这一仗,要包了板垣师团指挥部的饺子。

而得知二十五师要攻打蔚县县城的消息,第二战区前线总指挥部的所有高级将领都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司令阎长官与八路军总政委周恩L联合发出命令,各前线部队要不惜一切代价死死咬住敌人,为二十五师创造有力条件。

5时整,关正下令炮兵团对城上敌人的火炮进行火力覆盖,二十几门大炮同时昂首齐吼,把愤怒的火焰喷向城墙上的侵略者!顿时,天摇地动,仿佛发生了强烈的地震一样,一发发炮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开始黯淡下去的天空,宛如灿烂的流星,又好像节日燃放的烟花,把天空染成了一片深红!

密集的炮弹不断地落在守城日军的中间,有的落在城内,激起无数巨大的烟柱,落在碉堡上的炮弹接连爆炸,燃起冲天的大火,把城墙上空映照得血一样的通红!坂井旅团的那个步兵炮阵地中间炮弹殉爆的闪光多如天上的繁星,与夜空中黯淡的星星几乎连成了一片。熊熊的火光和滚滚的浓烟当中不断有士兵的肢体和钢铁的碎片飞溅而出。更多的士兵连滚带爬地从烈焰中挣扎出来,带着满身的火焰四处打滚,凄厉的惨叫传出去很远很远。

炮兵团集中所有的大炮开始猛轰南门城关,重炮以五秒钟一发的速度把钢铁和炸药倾泻在日军阵地上,150毫米榴弹的巨大攻击力使日军无所遁形,城墙上敌人临时修筑的工事在八分钟之后就全部消失,铁丝网被炸成几米长的一段,完全失去了阻挡作用,凶猛的炮击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南门城关附近已经变成一片焦土,坚硬的城砖被烤得像蛋糕一样松酥,人走在上面都会留下清晰的脚印。一大段年久失修的墙体轰然倒塌,出现一段长达十几米的缺口,许多躲闪不及的日军士兵被压死在下面。城墙下面的中国部队中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炮火平息之后,第146团的两个步兵营在10辆坦克、10辆装甲车、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向南门发起进攻,146团仗着兵力优势,利用近程火力压制了守军前沿,靠近了城关,而弹药充足的残余日军炮兵则冒着炮团火力的压制,胡乱的射击,试图争取主动,但是设置在制高点上的的炮兵观察所不断的遭到山炮袭击,始终无法给守军炮兵提供有力的指挥。

10辆坦克和10辆装甲车一字排开隆隆地滚到城墙下,轮番开炮,用猛烈的炮火轰击日军的城防工事,而日军则以城墙为依托,用密集的炮火、子弹还击。

砖石结构的城墙在连续的炮击下轰然倒塌,出现七八道十几米宽的口子,近百名日军躲闪不及被活埋起来。

坦克立即吼叫着从缺口冲了进去,接着数不清的黄褐色身影如潮水一样跟着掩护的坦克朝缺口涌过去,在大街小巷里面追逐日军。

狡猾的日军指挥官立即组织了一批肉弹,在房屋的掩护下突然接近坦克,然后引爆身上的炸弹,随着此起彼伏的爆炸声,最先冲进城里的三辆坦克全部被击毁,变成一堆钢铁的残骸。残余的日军像闻到了血腥味的野兽一样,立即从隐蔽的地点嚎叫着冲了出来,对中国军队的坦克发动自杀攻击。面对着一波又一波汹涌而来的肉弹,装甲团的坦克只好撤退,倒车后退,同时用并列机枪疯狂扫射,阻止日军的接近,同时步兵协同消灭墙内缺口附近的日军。

呼啸的北风席卷着大块的乌云在天空中不停地翻滚着,仿佛要把天也要撕开一道口子。乌云的下面是残破的城池,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没有散尽的硝烟,还在燃烧的房屋。所有的建筑都失去了原有的光彩,变成铅灰色,几乎和天空的乌云融为一体。

一些丧心病狂的日军开始四处纵火,火借风势,越烧越大,攻城的步兵部队不得不停止进攻。关正勃然大怒,命令坦克退到距离城墙两百米远的地方,用坦克炮隔着火墙对城里进行覆盖射击。密集的炮弹不断地落入城区,浓浓的硝烟四处翻滚,到处都是冲天的火光,日军在硝烟与烈火的煎熬中迅速崩溃下来,近百名日军向西门方向逃去,另外几百名凶悍的日军在工兵大队长的率领下,抱着各种各样的爆炸物从城墙的缺口和城门里面狂奔而出,不顾一切地冲向城外的钢铁部队。

坦克和装甲车用密集的机枪火力网绞杀对手的同时,坦克群缓缓后退,始终和日军保持数百米的距离。

成排的日军倒在密集的弹雨之中,机枪子弹又引爆了他们身上的爆炸物,引起连环爆炸,最后只有不到五十名日军踩着同伴的尸体,从血泊里面冲了过来,然而迎接他们的依然是暴风雨般的扫射,几十余挺机枪同时开始射击,的确声势惊人,只见一条条火蛇从坦克的里面喷射而出,在空中交织成一张宽达数十米的火网,把日军死死地缠在中间,动弹不得。子弹穿透肉体的声音在上空汇集,和日军士兵濒死前发出的嚎叫声交汇成一首华丽的死亡乐章,如同死神在人间召开的盛宴,不停地收割生命!

日军的队形还没有来得及展开,重机枪射出的子弹往往连续穿透好几个人才掉下来,前面的日军想停住脚步,可是倒塌的城墙还是有好几米高,外面的部队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还在不停地往前涌。后退无路的日军犹如暗夜的飞蛾,嚎叫着扑向熊熊的烈火,让中国军队的子弹撕成碎片。几分钟后,最后一名日军倒了下去,而距离他最近的坦克还在八十米外!

这时候,城内火势已弱,步兵部队已经赶了过来,他们负责肃清城区的日军,自己率领装甲群从城外绕过去,追击逃窜的日军。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自知必死的日军对第二十五师的阵地发起了决死的冲锋!日军士兵全部脱光了上衣,端着刺刀嚎叫着蜂拥而上!

第146团用密集的机枪、冲锋枪火力猛烈扫射,同时不断投掷手榴弹,把日军死死地压在阵地前沿,很快战壕前就堆积起几米高的尸体,地面上满是乌黑的血迹!

日军的人数越来越少,攻势越来越弱,最后,只剩下一名军官,高举着战刀怪叫着冲了过来,这时候,中国军队突然停止了射击,士兵们诧异地望着已经陷入狂乱状态的敌人。

146团一营长跳出战壕,望着越来越近的日军军官举起了手枪。

日军军官在距离一营长四五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低头看了看满地的尸体,默默地转过身去,把战刀插入自己的腹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