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可以说在武藤信义的对中国东北的看法中根本就不认为倭国军队会有什么实质上的阻力。毕竟倭国拥有绝对的海空火力优势,更在朝鲜半岛驻扎十余万军队。在中国个有将近10万军队,更重要的是因为强大的海军它们可以拥有战略上的主动权,谁都清楚中国漫长的海岸线不可能处处设防。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倭国的军人素质不用说也比这个时候的东北军高出很多,而且处于其称霸世界的野心现在的职业军人几乎全都是日后二战中的军官。

但是作为一个目光长远的人武藤信义的目光并不仅仅在东北,它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山海关内。它很清楚帝国现在不适合进行一次全面战争,而这一切的决策权并不在倭人手里,而是在南京的那个委员长手上。即便如此武藤信义的心里还是很担心,那个古老的国家有太多的东西无法用正常的理论却解释,而人对于未知的事情总是那么恐惧。

汽车颠簸的武藤信义有些难受,帝国进入世界强国行列已经20余年,但是不论是道路条件,甚至汽车轮胎都因为缺少橡胶比美国人小一号。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东京的街头还是很热闹,可是现在的东京无论如何也难以和一个国际性的都市搭上边。帝国居民的生活贫困,大部分的人就好比支那山区农民一样的花袄衣着,房舍总是给人一种骨瘦如柴、弱不经风、摇摇欲坠的感觉。那些大板的商人、和小党派也成天用这样的借口抨击帝国的穷兵黩武,但是武藤信义明白如果不这么做帝国西边的支那就是帝国的未来。从其根本原因来说,人类虽然走向文明与理智,但是在国家这个团体之上除了实力根本没有什么约束力,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国与国之间就是赤裸裸的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那些早早有了殖民地的欧洲人,占据富饶美洲的m国人现在的政策并不适合帝国。帝国想要继续强大下去就必须掠夺,所以不论是自己还是帝国都正在向文明的反面,凶狠残暴退化。

一时间车内的气氛有些压抑,中田也仿佛受到了感染一样并没有和武藤信义客套的聊天。帝国的发展每一步都是在赌博,用帝国军人的勇敢,帝国人民的坚忍去换取胜利。有很多事情很让人郁闷,帝国今天的发达已经不是支那所能比的,但是帝国的总产值却也只是与支那相当,更不要提m美国了。记得帝国曾经在限制海军规模的条约上欲与美国争取将5:5:3的份额提高到10:10:7的时候,m美国代表就十分嚣张地威胁帝国:如果不按照他们的意愿,那么帝国每造一艘军舰他们就造4艘。帝国和m国在技术上的差距并不是那么巨大,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两个字:资源。“资源!资源!”中田的心里十分苦闷。

不知不觉汽车已经开到了皇宫门前,天皇在倭国的地位无以伦比,所以两人必须在进入皇宫大门之后就开始步行觐见天皇。

从“明治天皇”开始,帝国天皇都十分的刻苦勤俭,所以皇宫也不是金碧辉煌。进入皇宫之后景色很简单,石砖铺垫一条道路直达各个宫殿。那些点煤油的白色的石制路灯和宫墙上的青苔都清晰可见。就这样在内侍的带领下一直走到了天皇的书房。

“裕仁天皇”也许是因为倭国历史上天皇一直没有实际权利的缘故,现在的裕仁格外珍惜自己手上的一切。作为一个国家的帝王,虽然这个国家是君主立宪制,但是其权利要不英国女王大的多。倭国天皇是其国家军队的最高司令官,而每一届的首相也由天皇任免。可以说倭国天皇是这个世界遗留下来为数不多的法定独裁者。“裕仁的脸消瘦而苍白,但是即便在我眼里它是侵华的头号战犯我也必须承认它很英俊。而且长居高位配合那独有的帝王式胡须加上眼神飘忽,却也显示出帝王的气势。

到了天皇的书房两人立刻向着在帘子后面的天皇跪坐在榻榻米上,双手伏地将前额贴在手背等待天皇的声音。

“两位爱卿不必多礼,如今帝国正是多事之秋只望两位爱卿能够为国分忧,这些虚礼朕不在乎。”

裕仁的话开始听的两个老家伙准备起来了,但是听到后面的话却立刻诚惶诚恐不敢抬头。帝王权术就是如此看似关心二人实际上却让陷入深深自责,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帘子后的裕仁仍然看不出喜怒,慢慢地从后面走了出来。施加了压力之后要安抚一下自己的重臣。

“起来吧!”裕仁找了张边上的凳子坐下。这个时候两人也站了起来,但是依然表现的战战兢兢。

“天皇陛下,我想我们应该迅速对支那东北发动吞并的攻势,取得那里的财富和资源来缓解帝国的压力。”中田首先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哦?军部也这么认为吗?”裕仁显然对这个问题提起了兴趣。

“是的陛下,军方也认为现在正是占领‘满蒙’的最佳时机。”武藤信义接上了口。

“恩!这些我也很明白,我想知道的是军部对占领行动有什么方案,有多大把握?”

“军部决定,找机会杀死张作林。然后趁敌混乱的时机一举占领。军部对刺杀行动有9成以上把握。而支那东北我想帝国只需要动用20万军队那里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武藤信义自信地说道。

“好吧,你们都是帝国的精英,一年来的经济危机已经让我很疲倦,所以现在朕不想多听什么。朕批准你们的计划,但是朕要看到结果。你们可以退下了。”

帝王的才华不可能面面俱到,帝王的任务就是利用自己的权利和威信让那些专业人士为其所用。但是帝王毕竟是帝王,他的一句话让整个东北风起云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