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乌龙山军团]《大力丸记》第二回

jianman 收藏 73 120

第二回 群雄聚义天目府

孟达报信走壮士

上回说到众人一路佣进天目府,且先把这府中物事表一表。天府在水城东南角,驴肉胡同,靠近城郊,本是高相爷别院,因天目还宝有功,便送给了他。府门不大,黑漆红边,墙皆用青砖砌成,大门右手有棵柳树,柳树与台阶之间,便是一青石,这青石,料来就是下马石了。门前有两个石狮子,形制虽小,却也颇有些威风。进的府来,迎面便是一映门墙,上有琉璃制成雄鹰展翅图一幅,英武非常。府院并不深,三进三出,一十五间,过了前庭,穿过两个小门,便是后堂,前中后,亦有回廊相连。这边众人聒噪着,刚到门前,便见一小厮笑面迎来,短装打扮,上身穿一马甲,接过天目的腰刀,便把众人往里面请。众人将那些卖艺的行头放在了前庭,天目对那些衙役道了声辛苦,便打发他们走了,又令那小厮关上大门,引领着众豪杰向后堂去了。

却说天目与这一干人等,分宾主坐下,便吩咐那小厮上茶还有准备午宴事宜。须臾,茶至,那小厮便出去张罗午宴的事去了。

这边天目打量卖艺的几位许久,开口言道:“诸位怕不是卖艺的吧?”

几个人面面相觑,那为首老者微微一笑,答道:“捕头也不像公门中人啊?”

天目凝神良久,忽放声大笑。

老者道:“朋友因何发笑?”

天目道:“痛快,既如此,几位以为我是做什么的?“

那老者悠悠说:“天目山上飞龙堡,飘渺虚无难寻找。武林义士皆仰慕,除魔卫道与伏妖。”

天目微微颔首,赞道:“老先生好眼力!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不错,在下便是飞龙堡主。至于先生所说,那是江湖朋友看的起我,实在不敢当。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果我没看错,几位可是乌龙山上的义士,老先生可是威名素著的雁荡大侠云风先生?”

那老者笑道:“堡主好眼力,不过,这几位有山上的义士,也有江湖朋友。这位大师乃是红莲寺主持,了尘方丈;这位道兄则是桃花观长老,人称司命的沈大先生。其余三位,乃是山上兄弟,这位是小达摩楚云飞,这位是琴箫散人任逸,最后这位是范松。”

云风边介绍,诸人分别互相抱拳颔首致意。天目听到后来,不由大赞,这几位,皆是当今武林人物,早就有心结交,不想在这碰上了。

天目言道:“诸位都是武林中人,难得义气相投,也就不要客气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小可便是。”

了尘言道:“善哉,施主大名早就闻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今日与庐陵王之事,不知如何了断?”

众人闻罢,登时一阵躁动。皆面向天目,有疑色。

天目打个哈哈,道:“这个诸位放心,在下手中有他把柄,他还是忌惮几分的。这事在他眼中也不算甚大事,大家尽可以在我这里好好醉上一回!”

云风道:“那就多谢了!”

天目又问道:“几位这是所为何事?怎么做起了这个行当?”

云风颇有难色,道:“这个.......”

天目道:“在下明白,定是有难言之隐,好,不问了,且等我家小童回来,开怀畅饮便是!”

云风道:“非是瞒堡主,确实不好讲,待日后自然会告知阁下,海涵!”

天目道:“莫客气,来到这里,便是自家人了。那小童怎么还不回来?莫非又跟城中恶霸纠缠上了?”

云风问道:“恶霸是何人?”

天目道:“哦,这人原是杭州人氏,恶名素著,姓名我也不知道。几年前来到水城,专干些行凶作恶的勾当,听说还和海贼有勾搭,贩卖过人口,苦于他背后势力强大,而且手中没有真凭实据,故尔对这厮还是没动。他却将小可视为眼中钉了,这几天也不知道谁在他背后使坏,咳,不说了,对了,大师,道长,听说你们二人有毁寺之仇,怎么现在...”

了尘和沈大先生对望一眼,皆有羞色,沉默片刻,还是了尘先开口,对范大先生道:“这事,还是范施主讲吧!”

范大先生徐徐道:“陈年旧事,提它做甚,过往已成尘土,大师也已更名了尘了,还是不提了吧?”

在座诸人一阵窃笑,俱在看那道士与和尚的窘态。

且说正在此时,只听大门处有响动,似有两人快步往内赶。听这脚步声驳杂,众人皆有惊色。却见是那买酒肉的小厮回来了,另还有一人,一身青衣,戴一斗笠,黑纱遮面。见到众人,便取下斗笠,却是一眉目清秀的少年,天目刚要发作,只见云风缓缓站了起来,对那少年道:“出什么事了?”

且说那少年是何人,便是乌龙山左护法孟达了,人称玉面小白龙。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角色。

天目向云风问道:“这位英雄是....莫非也是山上豪杰?”

云风答道:“哦,恕罪,还没介绍,这位便是山上左护法孟达了。”转而又对那少年道:孟达,这位是飞龙堡堡主,天目大侠!”

当下两人互相抱拳问候。

云风又问道:“孟达何事惊慌?山里有什么大事不成?”

孟达道:“诸位,事出紧急,就不拘礼数了,勿怪!”众人皆曰自便就好。

孟达又道:“云大先生,诸位兄弟,确实出了事了,还请您回山商议,在这里不便明讲,各位见谅!”

云风道:“既如此,云飞,任逸,范松,我等还是回去吧,至于二位方外朋友,也就此别过吧!”

了尘与范大先生对望一眼,了尘道:“善哉,云施主莫非瞧不起我等二人?”

云风道:“非是如此,实在怕连累二位!”

范大先生道:“嘿嘿,我等觉非怕事之人,云老先生,若不嫌弃,就同去吧!”

云风见事情紧急,也不好推辞,便答应了。

天目道:“若非公事缠身,我亦随你们去了,这样吧,我修书一封,将令飞龙堡尽力相帮!”

云风道:“谢了,事出紧急,老朽也不说什么了,不过堡主美意老朽先谢过了。看来,这酒宴是吃不成了。走吧!”

于是一干人等,告辞了天目,便如风一样的奔乌龙山去了。这乌龙山到底出了什么样的事?若知后事如何,还听下回分解。


PS:这一回写的比较仓促,见谅!要断电了,守会去呼呼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