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十七章无头案件

ddtt 收藏 13 50
导读: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十七章无头案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杀手带伤逃走,许睿也没追,走到怡慧旁边,他蹲下来,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口,“喂,你没事吧?”

怡慧此时从疼痛中的昏迷中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许睿,她先问:“你还好吧。”

“是的,可你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吧。”许睿把她扶起来,然后把她送到自己的车上,找了点急救药,先帮她把伤口包扎一下。

“好点没?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我怕子弹上带毒。”许睿要把他送医院。

怡慧因为流了不少血,脸色有点发白,她拿出车钥匙,“你开我的车送我去吧,车停在那,你这车跑不快。”

许睿把倪娜叫过来,“你找两个塑料带,把枪和刀都装进去,一会拿给我。”

倪娜见危险过去,略微有点高兴,“你的本事没退化,还会空手夺枪。”

“很新鲜么?我以前没给你表演过?”许睿把自己的车钥匙给倪娜,“我要送她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你把小艇收起来,今天是玩不成,你一会开我的车跟着我,别走丢了。”

“好吧。”倪娜走到水库边,把充气艇的气放掉,然后把艇收起来。


医院的病房里,怡慧躺在单人病房里输液,伤不是很重,只要用点消炎药就可以回家。但她嫌门诊的病房人多又不太卫生,就挑了一间很高级的单人病房。其实她早就想住到这里来,病了好找个借口让许睿来照顾自己,这次受伤可是意外之中的事,没想到跟踪他还有生命危险。

许睿坐在病床边,“为什么跟踪我呀?”

“想看看你做什么?”她不想在骗他,有什么说什么。

“那为什么又救我呢,干什么这么拼命,你知道子弹在偏一点,就打进你的心脏里,都没的救,知道么,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许睿尽量说的很平静,他玩枪多年,知道杀手的手在偏一点,就可以打死这个管闲事的老女人。

“因为我爱你。”怡慧其实真有胆量为他死一次,不过这次运气好,没死成。

“喂,这还有小孩子在呢,别乱说话,把人家教坏里你负责呀?”许睿说完,看看在一边站着的倪娜,她正捂着嘴笑呢。

这场面真尴尬,许睿怕怡慧再胡说些什么,也就不说话,免得让倪娜听了去当笑话,自己可不能在熟人面前丢人。倪娜也知道许睿不好意思,她马上转过身去,看窗户外的花园。


病房里又安静下来,三个人谁都不说话。许睿现在真想走开,但又怕怡慧不高兴,她以前再不好,这次救了自己的命,自己怎么也必须有点表示吧?即使自己不想表示,她肯定会逼迫自己表示一下,真麻烦,这次她可占了绝对优势。


病房外来了一群人,在一个护士的带领下走进病房,为首的一个警察见了许睿就问:“是你报的案吧?”

“恩,是的。”许睿把装在塑料袋里的证据递给警察,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刀上边除了粘着血,似乎还粘着毒药。

警察接过证据,向护士询问了一下伤情况,然后就询问当时人情况,做一些记录。

警察后边跟了一个洋鬼子,一个警察给洋鬼子用英语问许睿:“这对你们有帮助么?”

辛迪克看了看,点点头,“我可以和当事人直接说几句话么?”

男警察点点头,辛迪克走到许睿面前,用英语说:“你好,我是辛迪克,FBI佛罗里达州分局,重案调查科的。”

“你好,有什么事么?”许睿脑子转的很快,他不知道这洋鬼子找自己做什么,估计和这次暗杀没太大关系。另外自己在美国没犯过事呀,也就是在刚果当过几天雇佣兵,但是当雇佣兵在美国是合法的,尤其是在打着保安公司幌子的雇佣兵公司里当兵,是最安全的。自己可没违反美国和中国的法律,如果自己真的犯了罪,自己早不在这里呆着。

“其实我在反间谍处的时候就看过你的资料,你来美国打工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中国间谍呢,后来你可成了大人物,洛杉矶的警察几乎全知道你,看来这次我也需要你的帮助。”辛迪克客气的说了一大堆。

“我的赏金猎人执照过了期,不能帮你抓人,我也不喜欢当线人。”许睿不知道洋鬼子找他到底是什么事。

“有个叫塞拉的家伙,四处贩卖武器,听说你认识他。”辛迪克直接谈正题。

“当然,我在非洲当过矿场里的保安,上千个矿场主为对付叛军和游击队的抢劫,都买他的步枪进行自卫,他的生意很火,在当地出售枪对付游击队是合法的。”许睿知道塞拉被抓对自己没好处,他们的公司曾向塞拉购买过化学武器,这事要查出来,自己也要倒霉。

“问题是他触犯了美国的法律,他为佛罗里达州的很多毒贩子提供了违反美国法律的武器,还经营非法改装枪的生意,加州的黑帮用他的火箭筒攻击警察和平民,德州的抢劫犯用他的枪乱杀人。”辛迪克所调查的塞拉是个国际军火商,以前他帮美国出售多余的武器,美国政府很喜欢他,但后来,他把东欧的武器向美国出售,FBI这才调查他,非洲有多少人死于塞拉出口的武器,估计美国人不会很关心,他们自私,只在乎自己。

只要别涉及到化学武器,估计和自己没啥联系,许睿在刚果当雇佣兵时候,也使用过美国的化学武器,用过美国的M2型线膛迫击炮,和几种毒气弹,这东西可都是塞拉帮美国代理出售的,他给美国卖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东西,自己就因为卖了些枪,就被调查,真是飞鸟尽良弓藏。

美国自己知道储存化学武器,销毁化学武器需要钱,而且不安全,还容易污染环境,就找各类军火商帮忙买,这样不但不花钱就能销毁化学武器,还能赚点钱,现在化学武器处理完,就把那些帮他们做见不得人的事的‘朋友’干掉,美国政府可真阴险。

等非洲的局部冲突结束的时候,出售过美国武器的军火商全部被干掉,海牙国际战争法庭可以把使用武器的人抓起来,但他们永远不知道是谁出售了武器,他们没机会知道冲突中的真相。上万人的死亡战役里,谁该为那些死者负责?

“美国法律不是允许卖枪么?”许睿知道在美国遍地是枪店,卖枪一点都不稀罕。

“但买违反枪支管制法的枪,联邦执法部门可以逮捕他们。”辛迪克纠正了他的认识错误,“你最后一次见塞拉是什么时候?”

“我两年前才认识他,最后一次见他是一年以前,当时我呆的那个保安公司,每天被叛军袭击,他就来兜售他的东西,矿场主买了一些装备保安,后来击退了叛军,我们就没见过他,刚果可以找到他。这次或许是他暗杀我,可能是我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吧,怕我为你们提供情报。不过在刚果当过保安的,在矿场上干过活的人,几乎都见过他,他那个人很随和,几乎和每个人都聊天。”许睿知道可能是塞拉暗杀自己,目的是为了不让自己把知道的事告诉别人,他也怕塞拉被抓,他被抓住,那自己在刚果使用化学武器的事不是天下皆知?国际战争法庭说不定从他取证,然后下通缉令抓自己。

“原来是这样?这次有人要暗杀你,你认为是他么?”辛迪克好奇的问,他知道,一个帮过警察赏金猎人经常被人暗杀。

“我和他没什么仇恨,但我在洛杉矶桑赏金猎人的时候得罪的人很多,我想不起来是谁要我的命。你想调查塞拉,最好去俄罗斯,他是那里的人。”许睿现在不确定是谁要杀他,仇人太多了一时很难想起,塞拉之是一种可能,或许塞拉把自己被国际战争法庭抓住,并指控他出售化学武器?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再见。”辛迪克伸手和许睿握手道别。连辛迪克都不知道自己握的是只什么手,许睿的那只右手曾经杀死过很多人,只是这个美国警察不知道而已。


几个中国警察把这个美国警察送出去,就开始他们的工作。他们详细的询问了两个当事人和一个目击证人。

当警察问到许睿的时候,许睿看看手表,“别问我了,杀我的人已经死了。”

一个年轻的小警察说:“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的刀上有毒,我和他动手的时候我扎了他锁骨一下,你说能活成么?”许睿懒的和他们废话,这个案件马上就要破了。

警察们沉默了一阵,突然一个中队长的手机响起音乐声,这个警官接起电话,去病房外接电话。

他刚出去不到一分钟,又回来了病房,对许睿说:“你小子行呀,你猜对了,刚才队里接到报警,一个身份不名的男子死在一个医院里,锁骨处有刀伤,你去陪我们确认一下这个人,如果是那个嫌疑人,我们就可以不继续调查,今天就能写个结案报告。”

“好吧。”许睿转身对怡慧说:“我出去一会就回来。”他领着倪娜跟警察辨认尸体。


另一家医院的停尸房里,几个医院的保卫人员和几个医生在这里等着,警察一来,他们就把警察带进阴冷的停尸房内。

一个铁床上躺着一个脖子处受伤的人,他痛苦的闭着眼睛,平躺在那。

警察马上问医生,“就是这个人急救时候死了?”

医生说:“他说有歹徒要抢他钱,他被打伤,让我们救他。”

几个警察拿着照相机给尸体照相,然后拿塑料纸提取这个死人的指纹,刑警队长把许睿和倪娜叫过来,“你们辨认吧。”

倪娜说:“就是他。”

许睿说:“这小子够厉害的,就这么死了?你们比对一下他的指纹和枪和匕首上的,就可以确认了,我们可不想整天被询问。”

“这贼够笨的,没把你怎么样,把自己扎死,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好了,你可以回去了。”刑警队长把许睿放回去。

等许睿快走出停尸间的时候,刑警队长忽然问:“你为什么这么厉害,杀手都打不过你?赏金猎人就这么厉害?”

“我不想躺在这里,让你的人拿着照相机拍我的照片。”许睿拉着倪娜的手走出这个阴冷的房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