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 第二部 血色大地 第二章 战局

红色海盗 收藏 1 28
导读:忠诚 第二部 血色大地 第二章 战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2/



“你也去第五战区?”李礼成迷惑的说,因为他知道,管理军法处的宪兵不般是不会胡乱调整的,一方面是军法宪兵要求铁面无私,极度忠诚,一方面好要对所管理的部队要非常的熟悉。尤其是在现在战乱时期,部队流动很大的情况下。而调整发生时那就说明出了很大的案件,为了保护执法宪兵才会做出调整。难道是苏正伦管了什么不该管的事情了??

“这个命令是从高层下的。”苏正伦知道李礼成现在在想什么,因为宪兵里的那些事情两个人都很清楚。他说的高层代表着中国军方最高的指挥机构:“本来我不该说的,但是礼成兄我也信不过的话,我也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了。其实很简单,徐州大战将至,而第五战区的部队却太复杂,上头需要可以相信的人去管理军法处。”两人一边向山下走,苏正伦一边把还是机密的战局形势向李礼成说明。

其时,上海之战,国军主力军伤亡溃散达40万,日军占据了京、沪、杭三角地带,正沿浙赣线及溯长江而上,扩大战果,一部北上策应华北作战,与国军廖磊集团于学忠军经过数次战斗,在临淮关附近成对峙状态。南线之日军以攻为守,其主力在沿江与浙、赣地区,对徐州方面无积极企图,仅为策应鲁南作战牵制我军的行动而已,故战局暂时稳定。

华北方面:日军击溃我军主力。黄河以北包括河北、山西、河南,日军正在进行扫荡,企图稳定占领区秩序。各地武装及以山区为依托之国军,仍利用夜间和当地群众的积极帮助,不时袭击日军之补给线和城市的边缘,日军华北派遣军亦不暇应付,时遭袭击。

10月16日重建第5战区,任命李宗仁为司令长官,韩复榘为副司令长官,长官部设于徐州,管辖地区为津浦线两侧及山东省,下属部队有第3集团军、第11集团军、第24集团军、第51军以及位于鲁南、苏北、豫东、皖北各地的军事单位和海军陆战队等。国民党最高统帅部从1938年3月开始逐步向第5战区增调部队达64个师,近60万人。准备迎击以南京、济南为基地,从南、北两端沿津浦路夹击徐州的日军。

统帅部本来的计划是“固守拖延,持久消耗”,但是在执行中却出了很大的问题,最严重的就是为副司令长官韩复榘的临阵脱逃。

当时日军攻克南京后,日本已经攻占了中国的内蒙与华北大部分地区,同时控制了中国的长江三角洲,中国最为精华的地区与战略重镇,都在日军的手中,但是日军将90%以上的军力,都投 入了中国战场(包括关东军在内),但经过华东与华北一系列的战争,中国的军力与工业能力均已残破,所以日本最多只要再派出几个联队的兵力,追击扫荡中国战场,那么,中国只有投降一途。因此,攻占徐州,打通津浦铁路,是必要的战场巩固,何况攻占徐州,也有利于日军沿陇海铁路与淮河流域,深入威胁中国的战略中心武汉。

他们认为,现在中国军队的精锐已经损失将尽,如果在给摇摇欲坠的中国国民政府一个重大的打击,就有可能击败中国,或者逼迫中国国民政府投降。在比较分散的几个地点进行试验后,日本人选中了徐州,他们认为在这里集结了30万中国精锐部队,只要从南北两个方向像一把巨大的钳子一样,在陇海铁路线上收拢,就可以把中国军队的这支力量聚而歼之,从而给中国军队“致命一击,使其永远不可复原”。于是,3月初,日本人决定放弃次要战线的军事行动,集中兵力夺取徐州。他们要把南北两条战线连成一片,包围和消灭中国军队的精华,把从山海关到杭州的整个海岸线都置于他们的统治之下,建立一个“全中国”的傀儡政府,控制通向汉口道路的战略要地。

而最先接敌的就是身为副司令长官韩复榘。

韩复榘本来对于国民政府的号令,就是经常采取应付与利用的立场,他一直不脱军阀割据的心态,他认为无论中日之战的结果,是由谁当政,自己拥有实力才是最为重要的。因此,当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他尽量设法保持实力,以坐山观虎斗的心态,避免卷入战端,只在河北山东交界的地区,对日军进行过侧击,得手之后立刻又退兵。

作为第5战区的副司令长官,以及第3集团军的总司令,他受命防守津浦铁路北段,但毫无抗战意志。军事委员会令其向德州、沧州一带出击,他拒不从命,未战先退。南京失守后,北线局势开始严峻,他仍未加强黄河防务。1937年12月23日,日军第10师团由青城、济阳间渡过黄河,韩复榘于24日即率军南退,仅留第20师守卫济南。26日济南失守。31日,蒋介石电令其将主力“分布于泰安到临沂一带,泰山山脉地区之各县,万勿使倭唾手而得全鲁”,他不但不依令增兵泰安,反而于次日(1938年1月1日)放弃大汶口,率军退至济宁;5日又由济宁率军退至曹县、单县、城武(今成武)一带,并公然违反军事委员会“无论在任何情况下,绝对不准离开本战区”的命令,将该集团军的军需辎重及私人财物等由津浦铁路经陇海铁路转至平汉路,进入第1战区防地,停于漯河。

在韩看来,蒋介石在华北失去了河北与山西,在华中失去京沪地区,中央军的精锐部队几乎耗尽,这正是自己保存实力,在关键的变局,发挥权力制衡作用的重要时刻。因此,韩并不积极的在山东进行布防备战,反而是在山东进行大量的搜刮,将可以带走的各种资产,全都先运往河南的南阳,然后自己指挥部队,一路退却待机而动。

虽然韩复榘一再接到第5战区李宗仁的军令,甚至军委会蒋介石的急电,要求韩务必在津浦路沿线的战略要地,进行防御作战,绝对不可不战而退。但是韩复榘竟然完全置之不理,一路的不战而退,让日军喜出望外的一路追赶。

韩复榘的行为立即激起了军内的波动,全国也舆论哗然,蒋介石深知韩复榘的这种作法,会造成整个中国军队的抗日意志瓦解,于是在1938年1月11日,蒋介石在开封召开第1、5两战区高级军官会议,作了《抗战检讨与必胜要诀》的讲话。在总结“挫败原因”时,指出政府军队的12个缺点,其中着重批评了高级将领,认为“军纪荡然为第一大罪恶”,说有些高级将领缺乏牺牲精神,“缺乏敌忾心”,“缺乏坚决自信”以及“命令不能贯彻”等,于当日将韩复榘“免职查办”,送到武汉,以违抗命令、擅自撤退罪,依法处以死刑。

但是这样并没有给第五战区带来什么新的变化,原因很简单,李宗仁是1937年10月12日离开南京赴徐州正式就任第5战区司令长官的。除了韩复榘不战而逃给他新的职位带来危机外,尚有诸多难言之隐。

蒋介石命令李宗仁在徐州至少要守上3个月。李宗仁深知,国军新败,士气低落,且无天险可凭,蒋介石此时启用他,除了危难之际无合适人选可用,他要依靠李宗仁指挥的第5战区部队把日本人拖在中原,但是李宗仁手下却全是一些装备极差的杂牌军。蒋介石要与日本人在战场上见,只有继续把川军、东北军旧部、西北军和山东军这些杂牌部队投入中原战场,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以便将中央军抽出来整补部队,扩充编制。

但是蒋介石又怕再像韩复榘一样出现几个逃跑大将军,那样就会完全的动摇全国军民的抗日信心,因此需要一支可靠的军法队伍控制第五战区。于是从宪兵部队和各战区抽调得力人员补充到第五战区担任军法人员。而苏正伦就在抽调人员之列,他一方面是为了自己这个老上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有可靠的人员,才立即找到了李礼成。

李礼成虽然是酒后,但并不代表他就糊涂,他立即就了解了苏正伦的想法。但是他并不感到意外:这样的事情在军队中太多了。不管怎么说,苏正伦也是为他解决了很大的问题。

“正伦兄,大德不容谢,礼成心领。”他对苏正伦一拱手:“承兄看的起在下,敢不从命?”

两人相对大笑。

“话须不多说,饭还是要请的!”苏正伦笑道:“可还敢对饮否?”

“怕你先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