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而山 收藏 1 7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在安菊庄,双方谈判代表团分在左右两厢的小四合院歇休一会儿,九时三十分,正式会谈的时间刚到,四国代表没有心情欣赏美丽的菊花,便迫不及待地往中间那间宽大的客厅走去,可在那里,他们又遇到了令他们诧异的一幕——会厅中间靠墙处已坐北朝南地坐了四排三十个人。

中国人到底在搞的什么名堂?这还是不是要举行政治谈判?谈判需要这么多人参加吗?四国代表们晕乎了头。

厅里正中央有一条长桌,上面铺盖着一块黄布,桌两边摆着两排靠椅,每排十二张,第一排是双方代表团主要代表的座位,第二排是为翻译、秘书、助手、副官等安排的。

双方代表一左一右从两条厅门鱼贯而入,由于四国代表们积怒已久,他们怒目以视,连最起码的礼节问候都省却了,便怒气冲冲地坐在了谈判桌旁。待双方的联络官分别介绍完各自方的主要谈判代表后,法国方主要谈判手——驻华公使班塞·弗得敲着桌子厉声责问:“请问!贵方为何不遵守双方军事谈判小组所签订的《中国人民军与英国、法国、美国、西班牙四国联军军事和平协议》里的条款?”

人民根据地政治谈判代表团团长李圆环把眼望向副团长陈权上校,陈权会意,面色变冷,警告:“请贵方注意自己言行举止的分寸!我方不知贵方所指为何事?请贵方代表把事情说明白一些!”

班塞·弗得肺都快气炸了,一路而来憋着的怒气,急需发泄,咆哮:“难道在来安菊庄会场时,贵方代表没有看见半路草坪上发生的一切吗?请你们告诉我们,为什么人民军要杀死我投降的、手无寸铁的士兵?这不是严重违反了贵我双方军事谈判小组所达成的军事和平协议吗?”

陈权故作恍然大悟道:“班塞·弗得公使原来是指那件事啊!在这里,我代表我方郑重说明,那件事与我们双方的友好政治谈判没有任何关系,那是我人民根据地政府在处置违反人民根据地法律的犯罪分子!”

班塞·弗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怫然作色道:“怎能说与我们没有关系?被杀死的人是我联军的士兵,他们受军事和平协议的保护!”

陈权笑笑,摊开手中的文件夹道:“请贵方代表看清楚我们双方签订的军事和平协议条款,里面的第六条是这样说的:人民军保证所有主动投降联军官兵的人生安全,给予其一定标准的生活待遇,并承诺在人民根据地政府与四国政府达成政治协议之后一个月内,恢复所有投降联军官兵自由。注意!这里说的是主动投降联军官兵的人生安全,而今天你们半路上所看到的被枪击士兵,是被我人民军武力俘虏的,他们不属于军事和平协议条款保护对像之列。”

四国代表蹙眉,跟着摊开各自手中的文件夹,寻找陈权刚所说的第六条。

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四国代表哑口无言,暗骂:“军方愚蠢,怎么签订这样一个协议?人生安全保护居然不覆盖所有的联军士兵,那这军事和平协议还有何意义?”

会场上,人民根据地一方得意,四国联合代表团一方沉闷,而旁听席上的众清廷俘将则惊若木鸡,他们的心里早就波涛翻滚了,敢胆当着西洋代表团的面枪击他们的士兵,那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事情啊!这与清廷和谈代表被西洋人当场欺辱地摔爬,有着天壤之别!

会场沉静下来,英国主要谈判手——驻华公使查尔斯·博顿不甘心,首先打破沉默,厉声问:“我们怎么知道那些被枪击士兵是为主动投降的还是被动投降的?”

陈权不屑地轻笑:“这个容易辨别,所有主动投降的联军士兵全部集中关押在贵县、郁林州、浦北、北海四个地方的俘虏营中,人数约为七万余人,贵军方派有军事代表监督,你们可以派出代表联络那些军方代表,查询此事,看那四个地方的俘虏营可否少了一个联军士兵?”

查尔斯·博顿不认输道:“历来两国交战,杀人毁物是必然的事,哪有用法律去规定战争行为的?又哪有用己方的法律去审判战俘的?他们既不是贵国公民,也没有主动的犯罪意识,他们怎么适应贵方的法律?又怎么能用法律的尺寸去裁量?何况,我方四国国人依与清朝政府签订的条约,还有司法豁免权呢!”

陈权骤然色变,沉声道:“四国与清政府签订的任何不平等条约均不适应于我人民根据地!”然后,他又冷冷一笑:“是的,两国交战杀人毁物是必然的事,各国都不会用己方那些宽松的法律尺寸去裁量对方战俘的战争行为,他们只是会直接地处置掉战俘,不会讲任何的仁义道理!”

查尔斯•博顿被驳得无言以对,支支吾吾,想想人民根据地用固定的法律条文,有根有据地处理战俘已是很仁慈的了,他退让一步问:“你们又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些士兵犯了死罪?”

陈权脸色铁青,转身向背后的助手要来一叠文件,怒气冲天地砸在长长的谈判桌上,声色俱厉道:“你们自己看看,他们在我中华大地对我中华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他们烧杀抢掠,强奸杀人无恶不作,便是杀他们一百次也不为过!这上面有他们的口供,也有他们上级军官及同伴们的旁供!”

“费乐斯:英国人,三十二岁,攻入北京城时,杀死两个平民,一个太监,强奸一个宫女,抢劫钱财无数。”

“莫科尔:法国人,二十岁,进攻人民根据地高州地区时,伙同连队士兵烧毁雷家村,杀死无辜百姓一百零八人,强奸妇女三人,抢劫钱财无数。”

“邦因特:美国人,四十岁,攻陷广州城后,屠杀平民及投降清兵四十人。”

“萨温特:西班人,二十七岁,第二次广州战役时,伙同连队士兵,屠杀蓝村平民两百人,妇幼均不放过。”

。。。。。。血债累累,笔笔在账,见根据地代表说得有理有据,四国代表冷汗涔涔,查尔斯·博顿怔愣一会儿,耸耸鼻,很无所谓地,旁顾左右而言其它:“像那样被人民军武力所俘的联军士兵有多少?”

陈权奇怪了,难道这方面的数据作为主要谈判手的英国公使会不知道吗?虽有狐疑,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回答:“约有二万余人!”然后又讥讽道:“如果贵方没有这方面的数据与名单,我方可以提供!”

查尔斯·博顿不在意陈权的讥讽,接着道:“不用了!我们有这方面的资料,我方希望贵方停止任何伤害联军士兵的行为,把这二万多联军士兵也纳入到军事和平协议条款的保护之中!”

陈权微笑,爽朗答应:“可以!我们双方今天展开的政治谈判,什么问题都可以谈,我们欢迎四国联合政治谈判代表团把这部分联军士兵也纳入到我们的谈判内容当中!”他又颇有意味道:“贵方是要早点保证这部分士兵的人生安全了,我人民军总政治部每日都在整理各个联军士兵在我中华大地上的罪行资料,一经核实,所犯罪行严重的,军事法庭宣判后,马上执行枪击,他们的人数在急剧减少啊!”

查尔斯·博顿忙道:“我们要求派出代表监督贵方对这部分联军士兵的看管,贵方马上停止对他们的法庭宣判。”

“查尔斯·博顿公使所说的一切,我刚说了也不是不可能,只要贵我双方达成一致意见,他们可以享受像其它主动投降士兵们一样的待遇。为表我方诚意,在七天之内,我方暂时不会再枪毙任何联军俘虏!现在我们还是进入主谈判议题吧!”陈权扫视一眼四国代表们,怒色稍霁,认真道。

“谢谢贵方的诚意,在此我们表示衷心感谢!”查尔斯·博顿见根据地方面让步,他绅士风度十足地表示感谢,“好!我们进入主议题!我们要求贵方依据双方军事谈判小组所达成的军事和平协议释放所有的被俘联军士兵!”

陈权侧目望向李圆环,李圆环会意地轻点头,他很满意刚才陈权上校与四国代表交锋时的表现,他早就听说过陈权上校外交谈判厉害,现在亲耳目睹,果然名不虚传啊!在公元1852年,人民军解放赤坎后,陈权曾创造与法海军代表谈判,不到五分钟,便结束会谈的纪录。

“尊敬的四国代表们!我们很乐意按照双方军事谈判小组所达成的军事和平协议办事,只是你们英、法、美、西以及已退出奥地利五个国无端侵入我中华大地,杀我同胞,占我土地,毁我家园,辱我姐妹,我方所遭受的这一切损失和我方所承受的这一切羞辱,你们觉得你们不用给予赔偿与补偿吗?”李圆环动情讲述,厉声责问。

对方要求赔偿早在四国代表的意料之中,他们却狡辩:“我四国联军也是受害者,我四国联军踏上远东大陆是受中国合法政府——清朝廷的邀请,而进入贵方领地,也是受清政府的指使,我四国联军在此损兵折将,受害不亚于贵方,你们的赔偿要求应向清政府索要,不仅你们,就是我们也要向清政府索要!”

李圆环愤然而视,哪有如此强词夺理之事?“贵方根本没有谈判的诚意,看来,贵方是根本不在意那十多万联军士兵的生命安全了?”他赤裸裸地威胁。

查尔斯•博顿不惧李圆环的威胁,依然带着一贯瞧不起有色人种的面孔,嚣张道:“贵方必须依协议释放所有的联军士兵,不然,我四国联军将再次大军压境?”

李圆环讥讽:“大英帝国还有能力大兵压境吗?你们在非洲与中东、近东的战局如何?看来,四国代表团真没有解问题的诚意了,我们双方也没有必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他微起身故作要走的意思。

法国驻华公使班塞·弗得忙阻止道:“尊敬的李团长!还是说说你们的条件吧!”四个国家中,最急的便是法国了,他们国内国外两条战线皆吃紧。

李圆环重又坐下,冷然以对,淡淡道:“我方要求:废除四国与我中国所有一切不平等条约;归还所有被五国抢夺的中国文物宝物;补偿我人民军军费开支;赔偿我根据地政府及中华人民的损失;严惩在我中华大地犯有严重罪行的联军官兵。”

美国主要谈判手——驻华公使格里菲斯·克朗一口否定:“这不可能!我们与贵方谈判与第三方何干?我们打输了,你们有损失,我们赔偿就是了,为什么把我们其它方面的权力也剥夺呢?其它的条件我们也不能接受!”

李圆环不着急,不逼迫对方,无所谓道:“贵方也说说你们的条件吧!”

格里菲斯·克朗生硬道:“我方只同意适当补偿贵方的损失,其余的我方一概不予考虑!”

李圆环明知故问:“你们为什么不同意我们其它的要求?”

格里菲斯·克朗耸耸肩道:“因为其它的东西是我们四国军队流血流汗打败清政府后,所应得的权力,这不关贵方的事!”

李圆环怒极而笑,噌然站起,厉声道:“你们是强盗行径,无故侵入我中华大地,用大炮与利剑屠杀我百姓,你们所得的东西是你们抢来的,你们所得到的权力是逼压别人得来的,这也是我人民军所不耻的!何况,你们侵入的是我中华大地,你们屠杀欺辱的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生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怎能说不关我们的事?”

“总之,其它的条件我们不予考虑!”格里菲斯·克朗无赖道。

“这么说,贵方就是没有诚意再谈下去了?”李圆环直截了当反问。

见谈判又可能无法继续下去,法国驻华公使班塞·弗得又出来圆场道:“尊敬的李团长!这样吧,我们就贵方提出的要求,逐条来讨论。”这次会谈他的压力最大,他接到国内指示:务必把陷入远东中国的法国军队解救回国,实在不行,可以单独与中国人讲和。

双方代表低头交耳一番后,均同意班塞·弗得的提议。

“第一条有关贵方要求废除四国与中国所签订一切条约,这一条有点过分,毕竟那些条约是多年前四国与中国的合法政府——满清政府在双方平等自愿的原则上签订的,国与国之间需讲究诚信,即已签订生效,便应遵守。”班塞·弗得委宛道,“我看可以这样,我们与清朝政府签订的条约依然有效,而我们与根据地政府则达成另一条协议:如根据地政府取得远东大陆中国的合法地位后,双方可以就一系列条约再展开平等谈判!”

班塞·弗得的提议有建设性,但根据地一方不完全赞同,李圆环稍作修改后,道:“如果双方达成的协议改作‘根据地政府取得远东大陆中国的合法地位后,四国与清政府所签订的一系列条约自动废除’,则我方给予考虑。”

班塞·弗得以退为进道:“这一条双方均作了让步,意见渐趋一致,现还稍有异议,我们可暂放一边,待双方私下作精细考虑后,再作讨论。”他沉顿一会儿,左右征询意见后,接着道:“接下来,我们可否谈下一条要求?”

根据地一方同意,班塞·弗得接着道:“有关归还中国所失之文物宝物之要求,只要贵方能提供出具体的文物宝物名单,我方将尽所能归还所有文物宝物,只是一些被损毁了的或已被私人收藏了的文物宝物,我方却无能为力了!”

李圆环气愤道:“抢了别人的东西是一定要还的,损毁别人的东西是一定要赔的,这是道理,公使先生不懂吗?名单我们会提供,只是名单上所列出东西,贵方不能归还的,我方要求贵方要么以金钱赔偿,要么用各国的珍宝文物补上!”

西班牙主谈判手——驻华公使劳斯·劳尔斯建议:“贵方提供的文物宝物名单,我方尽力归还,而不能归还的就一并算作贵方的总体损失之中一起赔偿吧!”

劳斯·劳尔斯老奸巨猾,文物损失赔偿算于整体金额赔偿中,好有可能被巨大的赔偿金额冲得不见踪影,但他的提议又确实可取,根据地一方同意,他们准备在具体的赔偿金额上再力争。

下面主要是对具体的赔偿金额进行谈判了,“我方要求四国赔偿我方军费开支、政府损失(文物宝物算在其中)、民间损失总计一万万两白银!”李圆环木无表情道。

“一万万白银!”四国代表呆得目瞪口呆,“中国人疯了!”

不仅他们,就连在一则旁听的清廷俘将也惊脱了下巴,今次耳闻目睹人民根据地与四国谈判,令他们感触太深,这才是泱泱中华的气势,这才是我强盛中华的天威,最为顽固不化的清军两统帅——程启龙与程矞采那古水不波的脸上也少见地动容起来。

“不,不可能!”美国驻华公使格里菲斯•克朗把头摇得像拨鼓。

“尊敬的李团长!贵方觉得为了十万人的性命,我方有可能放下尊严容面,又是赔款又是赔礼的吗?何况还是那么一大笔的赔款,不说我们拿不出,就是拿得出,四国政府会同意拿吗?”法国驻华公使班塞•弗得冷冷道。

李圆环确实有点漫天要价,中英、中法、中美、中俄等天津条约,清廷所赔款加在一起也不到三千万两白银哪!他讪讪地笑,反问:“贵方同意出多少的赔偿金?”

“最多一百万两白银!”英国驻华公使查尔斯·博顿狠狠地道,他很讨厌中国人的贪得无厌。

李圆环气得眼暴,恨声道:“一百万两?它连抵我军战争军费开支尚且不够,又何言我政府与民间损失的赔偿?”

美国驻华公使格里菲斯·克朗已显不耐烦,他一句话堵住李圆环:“我们双方也不用算什么其它东西了,贵方就直说我们买下那十余万被俘联军士兵的命,需要多少钱吧!”

李圆环愕然,如按这样来算的话,那么主动权将掌握在对方手上了。

格里菲斯·克朗接着又冷冷一笑道:“贵方真是狮子大开口,又是废条约,又是归还文物,还要赔款惩办罪犯!大不了我们不要那十万士兵了!你们有本事便打到我们国家,压迫我们屈服啊!”

李圆环一时语塞,借故时间已至中午,提议休会,四国代表同意,他们也需私下合议一下。双方的第一次交锋,都基本探清了对方的底细,双方决定明日再谈。

这边人民根据地政治谈判代表以和平的方式尽最大可能地在为中华民族争取最大利益,而在四川前线,人民军战士们则利用手中的钢枪不惜抛头颅,撒热血在为老百姓争取全面的解放。人民军第一军一部分留下攻打眉州城,大部分北上到达彭山县地区后,他们从南面与东面两面压缩了对彭山地区十余万清军的包围圈。

这十余万清军早已成瓮中之鳖,他们四面皆有人民军部队存在,只是在第一军没有上来之前,这个包围圈尚还宽松,因为南面的人民军第一军还远在百里之外的嘉定府,而东面的人民军第二军还远在二百里之外的资州地区附近。但这貌视宽松的包围圈并没有给被围清军带来丝毫的安全感,他们清醒地认识到,如果他们不能趁南面与东面的人民军还没有上来之前突围出去,那么,等待他们的必将是全军覆没。

清军选择的突围方向是北面,扼守北面青龙场镇与籍田镇的人民军第13师与第14师则成了清军北突的拦路虎,他们势要拿下青龙场镇与籍田镇。

一场突围与反突围的战斗打响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