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五十三节 外交(5)

梦游者 收藏 4 32
导读: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五十三节 外交(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1918年5月9日,刘思扬一行四人到达了圣彼得堡。在那里迎接他的,是托洛茨基和格奥尔吉·契切林。


托洛茨基现在的职务是海陆军人民委员。因为他在与德国签订《布列斯特和约》的问题上提出“不战不和”的主张,反对列宁的意见,并拒绝在和约上签字,致使德国找到了进攻苏联的借口,使新生的苏联政权进入了战争状态,托洛茨基因此被免去了外交人民委员的职务。接替他的外交人民委员位置的,就是这位格奥尔吉·契切林。因为在苏联只有托洛茨基与刘思扬熟悉,所以他才与契切林一起在圣彼得堡迎接刘思扬。


现在的苏联正处于最困难的时期,内忧外患之外,最大的难题就是粮食紧缺。列宁昨天刚刚在人民委员会会议上发布了《关于粮食专卖法令的要点》,同饥荒作斗争是当前苏联政府除了军事斗争之外的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虽然菲律宾援助的粮食已经到达,但是对于饥荒严重的苏联来说,只能暂时缓解一下危机而已。而且列宁非常清楚:菲律宾必将受到列强的巨大压力,他们能否继续援助苏联还是个未知数。所以,列宁在人民委员会会议上把“立足自己,解决饥荒问题”做为了一条重要原则提出来,并告戒全党不要有任何的依赖思想。刘思扬这次的如约而至,对于苏联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如果菲律宾的粮食援助能够按计划继续下去、把他们承诺的1000万美圆的无偿援助全部变成粮食,苏联的饥荒问题将得到极大的缓解;如果能说服菲律宾再提供1000万美圆的(有偿?)粮食援助,苏联的饥荒问题就将得到彻底的解决。刘思扬的这次来访,让列宁甚至整个苏联政府都燃起了新的希望:毕竟现在的世界上,菲律宾是唯一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的国家!


按照刘思扬的要求,托洛茨基和契切林正陪同他参观著名的彼得要塞。圣彼得堡位于涅瓦河的入海口,1703年俄罗斯从瑞典手中夺得这片土地。最初在这里建设的是防御工事和海军造船厂,然后建起了沙皇和贵族们的宫殿,1703年宁尚茨堡战役胜利之后,俄罗斯控制了整个涅瓦河流域,并获得了通向波罗的海的出海口。由于原有的防御设施离海岸太远,为了防备瑞典军队反攻,并为控制波罗的海做准备,彼得一世下令在涅瓦河口的兔子岛上建立一座要塞,这就是彼得要塞。该要塞于1703年5月16日动工修建,这一天后来被定为圣彼得堡建城纪念日。每天中午12点放午炮的习惯也保留至今。1704年,在建设要塞的同时,彼得还下令在涅瓦河左岸建造海军造船厂,该船厂从1705年开始建造军舰,1706年第一艘军舰下水,船厂旧址就是现在的海军部大楼。彼得在圣彼得堡附近建立了著名的喀琅施塔得海军基地。海军基地与要塞、海军造船厂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海岸防御体系。最终巩固了俄罗斯对波罗的海沿岸的占领。


圣彼得堡还有一个吸引刘思扬的特色,就是市内有“北方威尼斯”之称的纵横的水道和遍布的桥梁,他兴致勃勃地欣赏着这些千姿百态的桥梁:这里的桥梁有上百座之多,有石砌的、有木质的,有弓背的、有像一支箭那样平直的——这些杰作成了圣彼得堡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刘思扬来到了阿尼奇科夫桥头安放着的“驯马师”雕像面前:四组雕像形象地描绘了驯服野马的不同时刻,真是美不胜收。当刘思扬说出这是俄罗斯著名艺术家彼得.克劳德特的佳作的时候,托洛茨基和契切林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这个年轻人真是博学呀!其实,这些知识得益于他对历史的热爱。


一行人来到伊萨基耶夫斯基大教堂参观:这是一座巨大的镀金圆顶大教堂,高102公尺,宽100公尺,可容纳12000人。从1818年到1858年营造了40年才完工。装饰用金410.45公斤,总造价2300万卢布,这在当时来说是难以置信的。当刘思扬准确地说出这座教堂的尺寸、装饰用金量和当时的造价时,契切林悄悄地离开了:他是去找这里的神父核实!核实的结果让托洛茨基和契切林简直惊呆了:丝毫不差!其实他们不知道,刘思扬为了“震震”这些“老毛子”,已经把这些数据背了一路了!


他们参观完夏宫,徒步经过了那些犹如艺术品一样的众多桥梁,来到了著名的冬宫广场。这里刚刚交给了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许多工人们正忙着往冬宫的1000多间房子里搬东西。当刘思扬提出要参观这里的时候,托洛茨基显出了非常为难的神情:“部长同志,这里现在正在整理,非常混乱,没有办法让您参观那!”契切林也在旁边搭腔道:“托洛茨基同志说的是实际情况,您也看到了:这里的确很混乱!”


刘思扬慢悠悠地说道:“托洛茨基同志,契切林同志!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早就听说了这里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共收藏270多万件艺术珍品,我已经向往多年了!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如果不让我看一眼,那就如同是“在一个已经饿了3天的人面前放上一只香喷喷的烤鸡,只让他看着、就是不给这个人吃”,这太残忍了!”两个人被刘思扬的比喻逗得哈哈大笑,托洛茨基边笑边说道:“好吧,好吧!说什么也得让我们尊贵的客人吃上一口‘烤鸡’再走嘛!”


契切林马上安排人把博物馆的馆长请了过来。刘思扬对这位长着满脸大胡子、戴着瓶子底一样高度数的老花镜的馆长说道:“我要欣赏一下在这里收藏的神秘的西夏古国的文物!”馆长疑惑地用眼睛征求契切林和托洛茨基的意见,托洛茨基说道:“尽您的最大努力满足我们尊贵客人的好奇心吧!”


西夏是中国中古时期的一个王朝,是党项族拓拨氏李元昊于公元1038年建立的王国,统治着今宁夏、甘肃、陕西北部和内蒙古西部的广大地区,形成了与宋、辽鼎足而立,号称宋代三国。但就在其鼎盛一时之时,却在1227年被兴起于蒙古的成吉思汗及其子孙所灭。然而,神奇的是西夏国以及他的文化却在一夜之间神秘地消失了。只留下西夏王陵、承天寺塔等为数不多的遗址。元、明时期,党项族融合于其他民族之中而消亡,西夏文也因此不再使用,成为了“死文字”。十九世纪初,中国学者张澍首先在武威清应寺发现西夏文、汉文合壁的凉州感通塔碑,拉开了西夏学研究的序幕。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清朝政府腐败无能,列强环视,当时的一些外国"探险家"、"考察队"、"探险队"纷至沓来,保存着西夏文明众多文物的黑水城遭到了洗劫,大批的西夏珍贵文物和文献相继流失海外......


在托洛茨基、契切林和馆长的陪同下,刘思扬等四人来到了这里的东方文化馆。刘思扬看着这些以前只在电视里看到过的珍贵文物,他感慨万千地对吕禹祥等三人说道:“1860年,英法联军对圆明园进行了野蛮的劫掠和焚烧,圆明园内四五十处殿堂内装饰了难以计数的紫檀家具,陈设了大量的国内外珍奇宝贝,有家具、锦缎、毡毯、商周青铜器、历代陶瓷器、漆器、牙雕、玛瑙、琥珀、水晶、木雕玉器、宝石、书画、钟表、历代典籍等珍贵文物应有尽有,这座艺术宝库被他们彻底洗劫一空!


大量稀世之宝,包括《永乐大典》,被掠走海外,为英、法、美、日、西欧诸国博物馆和私家所收藏,其中尤以大英博物馆和法国枫丹白露宫最多。英军劫走的圆明园珍宝除部分被拍卖外,其余的都献给了维多利亚女王,存放在大英博物馆。现在大英博物馆中中国历代珍稀之品就多达3万多件!这里就包括东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最早募本、汉代玉雕驭龙、南北朝陶猎鹰坐俑和唐代黄玉坐犬等大量无价之宝!大英博物馆里还有大量敦煌的绢画文书以及甲骨文等,仅敦煌遗书在该馆里就有1万3千7百件之多!法国枫丹白露宫里收藏了中国历代名画、金玉首饰、瓷器、香炉、编钟、宝石和金银器等3万多件!这就是中国没落的证据呀!记载着自己国家历史的文物,却被别国掠夺、被别国的博物馆收藏,这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奇耻大辱啊!”吕禹祥他们三个年轻人的心灵被这些真实的故事震撼了!


看着脸上阴晴不定的刘思扬,听着翻译给他们的俄语,托洛茨基、契切林尤其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馆长终于明白了这个中国人的真实目的!他们是要索回这些中国文物!托洛茨基突然后悔起来:为什么要让这个中国人参观这里呢?......


没有理会这几个俄国人懊悔的表情,刘思扬用他那招牌般悠然的语气对那个正在提心吊胆的馆长说道:“黑水城,西夏王朝的北方军事重镇,十四世纪因黑水河改道北流,黑水城被沙漠吞噬,成为无人居住的死城。上个世纪末,有着大量神秘传说的黑水城引起了外国探险家的注意。1909年,贵国的科兹洛夫探险队在黑水城的一座佛塔中发现了大量的西夏文物和文献,捆载而归,献给了沙皇。科兹洛夫也因此被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封为子爵。这就是这些文物的真实来历!我说的对吗,馆长先生?”馆长的脸上冒出了冷汗:“对,对!没有丝毫差错,阁下!”


刘思扬一边继续仔细欣赏着这些文物,一边用独白一样的语气幽幽地说道:“1914年,英国探险家斯坦因步科兹洛夫的后尘,在黑水城收获不少,所掠文献现在收藏在大英图书馆。黑水城文献中有多种有关西夏文的字典、辞书、语音表等至为珍贵资料,有西夏文、汉文双解词语集《番汉合时掌中珠》、注释西夏文字形、音、义的韵书《文海》、西夏文字书《音同》......”他突然从这些文物上收回了目光,望着老馆长问道:“您没有把它们放在这里,对吗?”馆长尴尬地点了点头:“是......是的,阁下。这些文物还没有整理完毕......”实际上,这些珍贵的文物是被他收藏到精品馆里去了——那里是不开放的!


刘思扬没有再说话,大家一起来到了其它的展馆里继续参观。


晚上回到了宾馆,吕禹祥不解地向刘思扬问道:“部长,您是想把这些文物要回来,对吗?”刘思扬点了点头,“那为什么您不把美国、英国、法国的文物也一起要回来呢?”


刘思扬用沉痛的语气回答道:“那是不可能的!国家之间讲的是实力和利益交换,光靠咱们的嘴皮子是不行的!要想把美国、英国和法国的那些中国国宝要回来,除非我们在战争中打败他们。或者,在他们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们有求于我们——就象现在的苏联一样!否则的话......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积弱太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改变的。‘振兴中华’这个伟大目标的实现,需要几代人坚持不懈的努力!你们以为中国就满清政府腐败?现在国内的有些军阀为了自己的私欲,把中国的文物甚至国宝都卖给洋人,换成武器用来打自己的同胞!皇帝,皇帝!都是为了想当皇帝!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除了争皇位、换皇帝,普通百姓被压迫的地位什么时候也没有改变过!‘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啊。要想改变中国的命运,就必须让中国的劳苦大众都拥有争取幸福生活的平等机会、让他们都能有发挥自己聪明才智的机会。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在中国建立一个这样的社会:老百姓都享受着自由的生活,没有皇帝和贪官的压榨;普通人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都能拥有富裕的生活和事业的成功;法律公平公正;国家强大、没有战争、也没人敢欺负我们......到了那个时候,这些文物也就该回家了。”如此美好的理想社会让三个年轻人听得如痴如醉,他们的眼睛里流露出向往的光彩......


1918年5月11日,列宁在克里姆林宫与刘思扬举行了会谈。


刘思扬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滋味:自己竟然能够见到活生生的列宁,这也太不可议了!真实的列宁非常随和、亲切,却比画像上显得憔悴和瘦弱。刘思扬被列宁紧紧握住了双手,然后是热烈的拥抱,他真的激动了起来!旁边的吕禹祥却非常清醒:他看出了平时总是谈笑自若的部长有些失态,就看准机会捅了刘思扬一下。刘思扬马上就反应过来,感激地望了吕禹祥一眼。当大家都落坐的时候,刘思扬那招牌般的悠然神情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列宁首先用热情洋溢的语气欢迎刘思扬的到来:“今天,首先允许我代表苏联党和政府,对菲律宾贵宾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在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势力对苏联发动猖狂进攻的危险时刻,在苏联正处于危难的时刻,在全世界都在孤立我们的时刻,只有菲律宾政府冲破了帝国主义设置的重重阻力,给苏联送来了真诚的援助,你们是苏联最值得信赖的朋友!苏联党和人民一定会牢记菲律宾人民的深情厚谊!”


已经恢复过来的刘思扬也被列宁充满激情的话感动了:革命前辈就是不一样啊,他这声情并茂的演说自己就学不来!他随着在坐的苏联官员鼓掌完毕,平静了一下情绪,依旧用他那悠然的语气说道:“谢谢列宁同志,也谢谢各位苏联同志的热情欢迎。我们菲律宾政府的一贯立场,是同情和尊重苏联人民自己选择的道路。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应该允许不同国家的人民选择他们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任何强加于人的做法我们都是坚决反对的。正如列宁同志刚才所说的,列强的确给菲律宾政府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他们甚至用武力相威胁,试图逼迫我们放弃对苏联政府的人道主义援助。但是,中国有句古话,‘人无信而不立’,我们不能因为别人的威胁就改变自己的立场、撕毁菲律宾与苏联已经达成的协议。我现在代表菲律宾政府在这里郑重承诺:不管有多大的压力,我们两国政府之间的协议必须不折不扣地得到认真执行,对苏联政府的援助也将继续下去。我相信,菲律宾强大的海军将保证所有的援助如期到达苏联!”


刘思扬的保证让在坐的列宁、托洛茨基、契切林、内务人民委员李可夫、农业人民委员米柳亭和工商业人民委员诺根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他们最担心的饥荒问题终于解决了一半!


这时候,在列宁的示意下,内务人民委员李可夫发言了:“部长先生,我现在宣布一个决定:为了表达苏联政府对菲律宾政府的感谢,按照人民委员会会议的决议,苏联政府决定,把所有在苏联的中国文物全部归还给中国,交由菲律宾政府代管。”这是昨天列宁听了托洛茨基和契切林的汇报以后,在随即召开的人民委员会会议上做出的决定:列宁从来都是反对强权的,对于沙俄时期掠夺的领土和文物,他认为理所当然应该归还。当然,也是为了继续得到菲律宾的援助,也期望得到更多的援助,在列宁的坚持下,人民委员会几乎全体通过了归还中国文物的决议。


刘思扬一下子楞住了:这倒好!还没等自己琢磨好怎么提这件事呢,人家就抢先办了!列宁的胸怀真大呀,比那个斯大林可强太多了!然后,他就开始警惕起来了:重礼之下,必有所求啊。如果对方提出武器援助的话,自己可就难办了:对苏联的承诺要遵守,对列强的承诺也要遵守啊!文物可以以后再要,而和平的发展时间是机不可失的!他暗暗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宁可暂时不要这些文物,也不能失去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宝贵的和平发展时间!


出乎刘思扬意料的是:在他表示感谢之后,对方却没有了下文。契切林宣布:下面吃饭(宴会)!


第二天,李可夫找到了昨天醉成了一滩烂泥、今天仍然没有醒过酒劲来的刘思扬,询问道:“整理和包装那些文物还需要3天的时间,部长同志是否可以在苏联多待几天,然后护送这些文物一起回国呢?”


刘思扬这下子可清醒过来了,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可以,可以呀!”李可夫马上露出了狡黠的微笑:“那好啊,我们这几天就安排部长同志参观吧!那么,你想看什么呢?”


刘思扬犹豫了:自己本来就没有参观的计划,还是随他们安排吧!于是,他说道:“您安排吧。”李可夫答应着走了。


刘思扬马上用自己随身携带的、放在皮箱里伪装着的短波电台,跟张自强取得了联系,汇报了这里发生的情况。张自强的指示很快就发了过来:“六天以后,第二批援助物资将改变行程,抵达圣彼得堡港。请你跟随护航舰队与文物一起归来。”


看着这份回电,刘思扬苦笑着想:看来,自己又要多待3天了!这些老毛子非把自己灌死不可!那伏特加喝进嘴里跟着火似的,这些日子可要难过了。


刘思扬真被这些俄罗斯酒鬼们给灌怕了,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虽然谨慎,可还是被这些狡猾的俄罗斯人给算计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