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五十二节 外交(4)

梦游者 收藏 6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白里安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刘思扬:如果能够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这个年轻的中国人放弃援助苏联,那么接下来对苏联的军事行动就更有把握了!法国是反对苏联的急先锋,不论是从反对共产主义还是从削弱北极熊的实力出发,列强们颠覆苏联的决心是绝不会改变的!当然,下一步还有这个菲律宾。只是这个问题却要看美国和苏联的意思了,菲律宾与法国毕竟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刘思扬猛然从沉思中醒了过来:这个问题已经跟同伴们讨论过无数次了,自己怎么还是差点儿被这个白里安给绕进去了呢?正如张自强所说的:“苏联最后取得战争的胜利是必然的。因为它已经把广大劳动人民充分发动起来了,这是真正的人民战争,苏联的崛起已经不可避免。即使我们知道战争的全部进程,仍然没有任何把握把苏联消灭:因为我们无法得到整个协约国军队的指挥权,列强们也不会轻易相信我们对战场形势的判断。能把握战场形势的军事指挥官遵循的都是‘敌变我变’的原则,即使依靠对历史的了解,侥幸取得了暂时的胜利,但以后就必须凭真本事与瓦采季斯、加米涅夫和叶戈罗夫这些当世名将对垒,我们的陆军实力远远不足,取胜的机会仍然渺茫。所以,我们不能依靠这些花架子工夫来打天下,必须要‘练成’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真功夫——发达的工业和精锐的部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刘思扬觉察到了自己的失态,他马上让自己恢复过来,说道:“白里安先生,中国有句成语,叫‘一诺千金’。我们已经与苏联签定了协议,没有办法改变了。即使发生了您所说的事情——苏联最后真的灭亡了,我们也只能埋怨自己的运气不好。菲律宾政府必须严格遵守国家间的协议和承诺,否则,一个没有信用的政府在世界上是无法立足的。但是,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只要协约国能够说服日本从远东撤军并承认远东地区为中国领土,菲律宾将马上停止对苏联的援助。”


白里安仍然没有死心:“部长先生,据我所知,远东的土地是俄国人从清朝政府手里抢走的。如果从国家地缘战略的角度来看,俄国是中国天然的敌人,就如同法国与德国一样!中国是你们的祖国,你们现在援助俄国人,不是在为您的祖国培养未来的敌人吗?所以,俄国的强大不符合我们双方的共同利益。部长先生还请三思啊!”白里安不愧为著名的外交家,他非常善于抓住对手的心理,诱惑对手顺着自己的思路来考虑问题。


虽然白里安的分析合情合理,可惜的是刘思扬已经对他有所警觉了:“非常抱歉,白里安先生。关于援助苏联的问题,我刚才所说的就是菲律宾政府最后的意见。”


白里安略显失望的表情一闪即逝,马上回答道:“好吧,我们尊重菲律宾政府的选择。我会向克雷孟梭总理汇报此事,努力争取得到能让双方都满意的结果吧。”他这不过是场面话。话不说死,不过是给自己留后路而已。实际上白里安心里非常清楚:无论是谁都无法让日本人从远东地区撤出来。正如刘思扬所说的:日本人对土地的贪婪人所共知。而英、美、法等国家也正是利用了日本人垂涎远东土地、尤其是对海参崴港的野心,怂恿日本人出兵远东,以策应欧洲战场、减少欧洲英、法、美干涉军的压力。对于海参崴港,日本人是志在必得——那里是真正威胁日本的俄国太平洋舰队的基地。日本人现在已经占领了那里,他们是绝对不会撤退的!


白里安话锋一转,马上提出了另一个刘思扬最担心的问题:“部长先生,我要当面向贵国祝贺呀!贵国打败了日本海军,已经成为海上强国,可喜可贺!法国已经打了5年的战争,经济状况非常糟糕。你们也肯定看到了,这些是瞒不过你们的,哎。”他非常伤心地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们也知道日本对贵国的战争赔款数额巨大,菲律宾必将因此而成为富裕的国家。下面还是由克洛茨先生谈吧。他是财政部长,又是经济学专家,对于经济问题我不是很清楚啊!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克洛茨马上接过了白里安的话头。他首先介绍了法国目前的经济状况,刘思扬静静地听着:这些数字属于国家机密,克洛茨当然不会说出真实的数字来,克洛茨说的数字只有刘思扬掌握资料的一少半,如军事领域等许多敏感的方面根本就没有涉及。这既是为了遮羞、也是为了保密。即使是他说出的这些情况,听起来也已经非常糟糕了。


介绍完情况以后,克洛茨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刘思扬,然后说道:“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现在的法国人民连吃饭都成为问题了。我们......我们法国政府希望贵国能提供一些粮食援助,还希望贵国能向我们提供一笔贷款。”


在刚才休息的时候,刘思扬就考虑好了怎样应付法国人提出的“钱”的问题:除了针对法国准备的合同以外,他还准备允许法国参加部分设备合同的招标,多一个竞争者参加招标,只能对自己更有利。可是,对方如此直接地提出援助和贷款问题,却完全出乎他的预料。因为张自强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向英、法提供援助和贷款的问题——自己的建设资金还怕不够,哪里有闲钱借给别人呢?克洛茨提出的问题把刘思扬难住了:少量的援助是可以答应的,可是如果对方要求的太多,那就不是他一个人能做主的事了!至于贷款给法国,就更不可能了:日本人赔给他们的18亿美圆已经被他们安排出去了5亿,还有菲律宾、台湾等地的基础建设投资在等钱用,剩余的10亿美圆要等到明年小日本才会给!


从个人感情上讲,刘思扬虽然不喜欢克雷孟梭政府的强硬态度,但是他却对法国人和德国人并不反感。这是因为自己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原因:在那个时空里,法国和德国对中国是相当友好的,比美国、英国甚至俄国都强得太多了。看着克洛茨那充满希望的眼神,刘思扬能够体会到一个“当家者”的心情。他咬了咬牙:该来的总会来,见机行事吧!他问道:“克洛茨先生,能否具体谈谈您的希望呢?”


克洛茨说道:“关于援助,当然是越多越好了,贵国可以量力而行。我们希望得到大量的粮食和肉类的援助;关于贷款问题,我们希望能得到至少3亿美圆的数额。请部长先生考虑。”他并没有“狮子大开口”,语气也非常委婉。毕竟有了皮雄的前车之鉴,强硬的态度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刘思扬说道:“克洛茨先生,关于贷款问题,我可以明确地答复您:我们的建设资金也严重不足,不能满足您的愿望了,非常抱歉!援助的事情不是我个人能做主的,我需要请示我的政府,这件事需要菲律宾议会的批准,恐怕在短时间内无法给您明确的答复。”


刘思扬看着克洛茨和白里安脸上露出的失望神色,继续说道:“关于解决经济困难的问题,不见得就只有贷款这一个办法。”他看着疑惑的克洛茨说道:“我个人认为,输血不如造血。如果菲律宾政府向法国政府提供3000万美圆的纺织机械和纺织品定单,您认为会为贵国产生多少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呢?”


克洛茨的脸上马上多云转晴了:法国纺织工业非常发达,可是现在纺织行业的开工率还不足1/5!如果有这些定单,不仅是钱的问题,纺织工业是从业人数最多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这能解决许多工人的就业呀!目前糟糕的社会秩序必将因此而得到好转!但是,法国的棉花和羊毛的产量不足啊!克洛茨迟疑着说道:“可是......法国的纺织原料......不足啊!定单的数额也太少,即使3000万美圆全部是纺织品定单,可能也只够我们生产一个月的......”


刘思扬笑着说:“您别担心,先听我解释嘛。缺少的原料由我们提供,你们收取加工费,我们把这种办法叫做‘来料加工’:就是我们提供生产原料、全部产品也归我们所有,我们支付给你们加工费用,你们只负责生产。我们知道法国纺织行业发达,而且这个行业工人的数量也最多,所以,这应该会对贵国的稳定有积极的作用。如果给您2000万美圆的加工费用,您可以计算一下,可以让法国的纺织业生产多久呢?”克洛茨和白里安马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如果2000万美圆只是加工费用,那么这些定单的数量至少可以让法国的纺织业满负荷生产半年以上!这对于稳定目前法国混乱的社会状况简直太重要了!


刘思扬说完以后,随即从随身带着的文件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克洛茨:“这里面有我们所需要的纺织品清单和技术方面的要求,本来我们是准备在其他国家加工的,但是......白里安先生和您的坦率非常让我感动,就把它们放在法国生产吧。只要我们两国能保持友好关系,而且产品的质量方面不出现问题的话,我们将努力给贵国安排更多的定单!另外,里面还有贵国可以参加的竞标项目介绍,大约有5000万美圆的机械、化工和纺织等设备。但是能否中标,就要看贵国公司的实力了。这次招标,不仅仅是设备的采购,我们还有另一层意思:中标的公司极有可能成为菲律宾长期的合作伙伴。我可以透露给您一个信息:与贵国公司竞争的对手,是美国和英国的公司。”


刘思扬的最后一句话,终于让克洛茨和白里安确定:果然是美国和英国捣的鬼!他们同时向法国隐瞒了与菲律宾的贸易情况,才让法国出现了对形势判断上的失误!刘思扬不着痕迹地在他们中间塞了个钉子。


克洛茨和白里安几乎同时站了起来,接过了刘思扬手里的文件。刘思扬也站了起来,他一改一贯的悠然神态,用充满真诚的语气说道:“法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法国人民是拥有大智慧的、勇敢而勤劳的人民,也是有着的理想和抱负的人民。我们中国人对法国人民是怀有深厚感情的。”他指了指正在翻译的吕禹祥说道:“我的助手吕禹祥先生就毕业于贵国著名的法兰西学院,他以及其他曾经在法国留学的中国人都对法国及其人民赞誉有加,我们两国是没有任何理由互相仇视的!菲律宾政府认为:我们两国应该成为而且能够成为世界上友好国家的典范!中国有句俗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谁是真朋友,需要时间来验证,也需要双方共同付出诚意!”


马屁人人会拍,可是能在国际外交场合把马屁拍得如此恰倒好处、并让被拍的人感觉不到丝毫做作、甚至还被感动,就只有象刘思扬这样的经常跟兄弟们“练嘴”的人才有这个功夫了!


白里安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我完全赞同部长阁下的意见。年轻人,说得好啊!我提议:把我们两国‘成为友好国家的典范’做为我们共同努力的目标!拿酒来,让我们为这个目标的早日实现,干杯!”他确实感觉到了刘思扬的真诚:白里安本来就反对克里孟梭和皮雄为菲律宾制订的“高压加敲诈”政策,他认为这是不可能成功的,事实也的确如此。与美国和英国的惟利是图相比,菲律宾在为自己图利的同时,也是真心为法国打算的。他们花钱不多,对法国的帮助却并不比贷款小。


第二天上午,按照法国的安排,刘思扬在克洛茨的亲自陪同下乘坐火车前往里昂参观。19世纪70年代末,法国公共工程部长、工程师夏尔·德·弗雷西内制订了全力发展交通运输业的计划,即著名的“弗雷西内”计划。其目标是完成铁路网的建设、完善水陆航运体系、使商港拥有现代化设备。80年代开始,国家拨出了50亿法郎的专款用于此项建设。在这个时期,法国工业发展的中心是铁路建设,而它的意义却远远超出了交通运输本身:在20年的时间内,法国新修筑了近20万公里的公路、3万公里的铁路,开凿了200公里的运河,新辟和疏浚了勒·阿弗尔、南特、波尔多、鲁昂、敦刻尔克等近10个港口。从而进一步疏通了国内水陆交通,刺激和推动了整个工业生产的发展。1870年,法国有铁路交通干线2万公里,1913年增至4万公里,并且新建了地区性铁路1.1万公里,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法国拥有12,000个火车头。


铁路的建设极大地促进了法国重工业的发展:生铁产量由1870年的117.8万吨增至1900年的271.4万吨,1913年达到500万吨,钢的生产由于采用了托马斯炼钢法等新工艺,产量激增,由1870年的11万吨增至1903年的463万吨。诺尔省和加莱海峡省形成了巨大的冶金工业中心。同时,也催生了许多新的工业部门,如水力发电、汽车制造、制铝工业、化学工业、石油工业等。


刘思扬坐在火车里,耳朵听着克洛茨带着自豪语气的介绍,眼睛看着车窗外面不时掠过的工厂和农田,脑袋里却在思考着:将来的中国经济建设是否可以借鉴法国的经验呢?建国初期,正是成渝、成昆等铁路的修建极大地促进了经济的发展;改革开放初期,‘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就已经深入人心了;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大地上已经建成了非常发达的铁路和高速公路网。而实际上,这个建设思路法国已经在20世纪初期就完成了!可是......必须在统一全国、建立政权之后,才能安心搞建设呀!他又想起了“特区”这个概念:是否可以学习改革开放初期的经验,在菲律宾和台湾岛先搞试点、摸索经验、培养队伍和人才呢?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激动起来:这样做不仅能节约时间、少走不少的弯路、加快将来国内的建设速度,还可以为国内起到示范作用,这对于将来的统一大业是非常有利的!“会说的不如会做的”,也许这个“特区”,还能探索出一条凝聚国内民众思想的道路来!想到这里,他不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而克洛茨却以为是自己介绍得精彩、非常受欢迎,他仿佛得到了鼓励一样,更加神采飞扬地为刘思扬介绍着......


里昂位于法国东南部,是法国第二大城市,也是一座有2000余年历史名城。它曾是高卢首都,是法国的商业集市、宗教中心、铁路枢纽和金融中心。19世纪末,里昂就已经发展成为现代工业大城市,化学和纺织工业非常发达。而作为法国传统工业的纺织工业,不仅在国民经济和出口贸易中占有重要地位,而且机械化程度也非常高,到19世纪末,不少地区手工纺机就已经消失,工效也大为提高,这就是刘思扬他们选择在法国采购纺织设备和加工纺织品的主要原因。亚洲的纺织中心在日本,虽然距离近、成本低,却被他们毫不犹豫地否决了:他们准备利用法国以及将来中国的纺织品把日本的纺织业挤垮!对于拥有先进技术和超前商业经验的他们来说,挤垮日本的纺织业并不难做到。


里昂市长赫里欧亲自陪同刘思扬参观了化工厂、纺织厂、葡萄酒厂等多家企业,工厂里萧条的样子让赫里欧非常痛心,他极力向刘思扬保证:这些纺织厂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我们将尽全力按照菲方的技术要求生产合格的产品等等。参观完毕,刘思扬一行人在临近中午的时候返回了巴黎。正准备离开法国的刘思扬却十分意外地接到了克里孟梭总理的通知:请他参加总理府为他举行的送别宴会!


除了克洛茨和白里安,法国新任外长塔迪厄、公共工程部长米勒兰等法国政坛的重量级人物都参加了宴会。这个快70岁的克里孟梭的确是个人物:仅一夜之间,外交部长就换人了!刘思扬只有对此报以苦笑。他很快又释然了:人家在不到一年时间内能连续更换三个总理,换个外交部长也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的。米勒兰就是接替克里孟梭的下一任总理,塔迪厄在1929年也曾两度组阁,这些未来发生的事情只有刘思扬知道,如果不因为他的到来发生重大的事件,这些人物的宿命是很难改变的。


是白里安的汇报让克里孟梭改变了对菲律宾的敌视态度:与整个法国纺织业的恢复相比,对苏联的援助就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还有5000万美圆的招标合同、还有将来的长期贸易关系,这些现实的利益诱惑使得克里孟梭不得不对菲律宾这个新兴势力的代表做出姿态。


让刘思扬有些意外的是,宴会上并没有谈任何实际的东西,与中国人“不吃饭就不能谈正事”的习俗正好相反。其实,总理的送行宴会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问题,任何的解释都有画蛇添足之嫌。宴会以后,克里孟梭只对刘思扬稍事寒暄,就匆忙离开了这里,其他人也纷纷离去,只有新任外长塔迪厄陪同他赶赴勒阿弗尔港:他将从那里乘坐客轮转道瑞典,前往苏联的圣彼得堡。


一路之上,他仍然在思索着中国文化产生的许多弊病:自己那个时空里,政府财政负担的数目惊人的吃喝招待费、让人厌恶却还要强装笑脸的各种名目的“份子钱”:结婚要掏钱、升官要掏钱、生孩子要掏钱、生病住院要掏钱、就连做个流产手术也要掏钱!掏钱之后,就是大吃大喝,生怕自己掏的钱吃不回来似的。掏钱的心疼、收钱的也难受,难道非要这样才能联系感情?中华文化讲“君子之交淡如水”,是社会风气把中国崇尚礼仪的美德庸俗化了。


“未来建设的中华文明,应该把西方国家的许多好的习俗融进来。只有吐故纳新,才能永葆中华文明的青春和活力呀!”刘思扬在自己心里默默地思考着......


圣彼得堡位于俄罗斯西部,波罗的海沿岸,是俄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仅次于莫斯科的第二大城市。最早由沙皇俄国时期的彼得大帝修建,并作为沙俄的首都,目的在于争夺欧洲的出海口和获得海上霸权。十月革命后,圣彼得堡改名列宁格勒。冬宫和夏宫是圣彼得堡的象征:夏宫在郊外涅瓦河入海口,建于1904年,占地11公顷;冬宫广场是圣彼得堡市的中央建筑,建于1754~1762年,共有大小宫厅和房间1000多间,是一座巴克罗式的三层建筑。现在这里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一部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之一,共收藏270多万件艺术珍品,馆内分史前文化、希腊罗马文化、东方文化和俄罗斯文化各部。


刘思扬的目的之一,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东方文化馆——那里收藏着沙俄时期从中国掠夺来的数万件中国文物,其中的西夏文物,是世界上唯一的、连中国大陆都没有的珍贵文物,是研究中国西夏文明的稀世珍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