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三十三章 军政两院

而山 收藏 1 26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三十三章 军政两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人民军第二集团军顺利攻下广州城的消息传到南宁,根据地军民沸腾了,这是自公元1855年人民军攻下重庆城后,三年以来第一次攻下大城市,它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标志着人民军进军全国战略反攻的开始。

人民根据地高层个个兴高采烈,但这里面最高兴的还得数人民根据地政务院的主任——刘汝明了,因为正为根据地空得慌的钱袋子而愁眉不展的他这回得了个盆满钵满——第二集团军后勤部门给他送来了五百万两银子,这笔如雪中送炭般的资金,解了他的燃眉之急,根据地许多停建缓建的公务事业项目,又纷纷开足马力大干特干了。

听说古华还在广州城截获许多价值连城的文物古董,刘汝明深怕那些宝贝疙瘩被那些“只知军事打仗,不识历史文化”的人民军战士搞坏,他忙迫不及待地往人民军南宁军部大院走去。人民军军部大院与人民根据地政务大院仅一壁之隔,为了方便两大院工作上的往来,两大院的机关事务处合议,在两大院一壁相隔之处,分前、中、后开通三条通道,这样既方便了两大院的工作往来,也方便了两大院安全保卫工作的管理。

人民军特勤团一营、二营负责军部大院的警卫工作,政务大院由三营负责,四营留在昆明没有过来。现在两大院打通后,特勤团一营、二营、三营合在一起又统一了指挥、统一了值勤、统一了训练。

“林主席!恭喜!恭喜啊!”刘汝明笑容满面,轻快地踏进林逸的办公室。“哦!大家都在啊!”屋里已坐着有吴命陵、朱达、王学范、齐江波、周炳坤五人,他点头打着招呼。

“刘主任来了!快请坐!”林逸欢迎道。齐江波早站起给刘汝明让位。

“你坐!你坐!我坐这里!”刘汝明推却,自找了一个离林逸较远一点的位子坐下。“怎么?你们军队几大巨头在一起,是在开军事会吗?我要不要回避一下?”见屋里的阵式,尽管他是人民党、人民根据地的二号人物,根据会议纪律,他也得回避。

林逸摆摆手,笑道:“哪是开什么会议啊?今天好巧不巧,大家都疯了似的往我这跑,我看不单单只是向我报告攻下广州城这件喜事的吧!”他扫一眼大家,笑容可掬地问:“谁先说?”

吴命陵笑道:“军事问题刻不容缓,还是我先说吧!”

林逸点点头,其它人均把目光聚在吴命陵身上。

“人民军第二集团的王光良第五军已向韶州府进军;陈辞的第八军已向潮州府进军;而石候明的第七军的第27师与第28师已向惠州府进军,其第25师的第75团进至香山县,逼近葡萄牙澳门租地,第74团与第75团进至新安县(今深圳一带),已与英租地香港隔海相望。”吴命陵稔熟地把第二集团军的进军情况道出。

大家认真听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这些不用他说,大家早已知道,不知他又重复一遍,是想说明什么?

吴命陵停顿片刻,道:“第二集团军已逼近湖南、江西、福建边境,是否要向三省进攻?或是集中兵力向一省进军?”他望向林逸等待指示。

林逸奇怪了,人民军总参谋部不是早就制定出军事行动方案了吗?就连具体部队的具体行动时间表不是都已制出了的吗?这个军部及下面各司令部任谁都知道的啊?他狐疑地瞟一眼吴命陵,若有所思,道:“湖南的事让古华的第二集团暂时不要管,依计划到时由鲁万常的第三集团军攻取湖南南部即可;古华的第二集团军重点进攻福省,适量进攻江西南部。”

吴命陵微微一笑:“人民军第二集团军下辖四个军,却有一个军驻守于中越、中泰边境不能动弹,而进攻广东地境的三个军,又有一个军被拖着须应对联军可能的变故,这样,真正能参与进军福建省与江西省的只有两个军,林主席!这点兵力是否少了点?”他边说,边不经意地瞟着刘汝明。

这时,大家才知吴命陵醉翁之意不在酒!总政治部部长王学范接口道:“是啊!如第二集团军立刻进军闽赣两省,那么势必造成广东省全境兵力的空虚,而广东省清廷残余势力尚未清除干净,他们还有很强的实力,这都有可能造成广东省局势的动荡不安哪!”

林逸蹙眉道:“总政治部不是向各新解放区派遣了大量的政工干部吗?不是都组建了地方预备役部队负责维持地方治安吗?”

王学范无奈道:“现在的问题是清军残余势力、地方封建势力均潜伏下来或隐于大山成为流寇,他们常常采取偷袭、骚扰、暗杀、鼓惑等手段,各地方治安部队防不胜防啊!”

一个势力的土崩瓦解,其残余力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会以各种形式苟且存在,这是必然的,为此,林逸并不感到担心,因为它动摇不了人民革命事业的根本,但如总是不能彻底根除,也会影响国家的建设与人民的生活。他站起来,想了想,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不足以虑,我们可以政治攻心与军事行动双管齐下,重点打击为头为首之人,对普通随众,可以从轻从宽处理,以利诱为主。让孙大雄的51特种部队加强这方面的打击力度。”他望向朱达,又道:“军情部与安全部要加强这方面信息情报的提供!”

“还有,地方预备役部队的战斗力要加强,不要龙蛇混杂,泥沙俱下,什么人都可能进入人民军的革命队伍中!”林逸倏地停下脚步,转对刘汝明,“你们政务院的国防部成立没有?国防部部长的人选确定下来没有?”

刘汝明一直在思考吴命陵的话,见林逸问起,答道:“国防部主要机构框架已成立,人选也已确定,暂由人民军总政治部副部长文明少将担任!”

林逸道:“好!要让国防部尽快运转起来!”吩咐周炳坤:“周部长!你们总后勤部尽快把地方预备役部队方面的工作及地方治安方面的工作移交给国防部!”

周炳坤爽快答应:“好!我马上让英南少将与文明部长举行会谈,商量此事!”他早就恨不得丢掉地方治安这烫手山芋了。

“刘主任!你们政府方面的接收工作要加紧,得跟上部队进军的步伐,行政管理方面的人员要像政治方面的人员一样加大培养、培训、提拔以及招生的力度!”林逸望着刘汝明道。

“经过几年的干部储备,这方面请林主席放心,我们有足够的中低层管理干部满足各个新解放区干部人才的需要,只是高级干部人才太少!”刘汝明据实回答。

“我们不是派出大量的留学人员出国学习吗?现在是该让他们回来的时候了,政务院可以下发一个通知,欢迎各类留学人员学成回国,报效国家,并可向海外华人,发出招聘信息,我们需不拘一格招人才。”林逸早在几年前未雨绸缪而制定的人才培养培训计划,终到了摘食果实的时候了。

“林主席!对于高级管理人员,我主张还是以从我们内部的管理人员中提拔,他们政治思想过硬,虽然能力有所欠缺,但他们可以慢慢学习嘛!”朱达建议,他主管人民党的人事与组织工作。

林逸赞同:“朱达所说在理,我们不要怕提拔年轻的干部,我们在座的各位,谁的年纪大了?谁开始就有工作经验?”

大家点点头,“刘主任!你们广东省省长的人选确定没有?整个广东省都送给你们了,可别你们连个广东省省长还选不出来哟!”林逸玩笑问。

“我们讨论了一下,有几个初步的人选,正想向林主席汇报呢!”刘汝明笑笑道。

“都有谁啊?”林逸有兴趣地问。

“这事我知道!”朱达替刘汝明道,“一个是林春礼、一个是潘文华、一个是康思维。”

林逸摇头道:“让林春礼出任广东省省长,他自然胜任,只是人民党中央更需要他啊!他是不行了的!潘文华由广西省省长转任广东省省长?在经验上他确实要胜人一筹,只是他走之后,广西省省长由谁来担任,这个人选你们不是一样的难产吗?”他一一否定,想了想后,道:“我看康思维可以,他在攀枝花市市长任上做得有声有色,既有管理城市的经验,也有管理重工业的经验,他还曾在北海市担任过市长,对对外贸易方面也擅长,后又出任贵州省省长,又有管理农村工作的经验,由他出任广东省省长,应不成问题,只是由谁来接替他贵州省省长之职?”贵州省贫瘠,它的份量不能广西省与广东省相比,因此,同样是省长调动,林逸却同意调走康思维。

“我们的意见是由贵州省省政府的副职递补上去。”刘汝明道。

“我看可以,就按你们的想法去办吧!现在也应是大胆提拔他们的时候了!”林逸同意。

刘汝明与朱达赞同地点头,“我们内部讨论的意见,也是倾向于康思维!”刘汝明道。

“这种人事的任命,目前暂时由我们人民党内部决定,今后,待制度完善后,这种地方行政长官的人选应由地方人民选举产生。”林逸展望未来道。

“四川省省长的人选呢?你们又考虑了谁啊?今后,你们一定要在人民军进军哪个省份之前,提供出各行政长官的人选来,不要接收工作滞后于军事行动!”林逸越说越有点不满政务院方面的拖沓作风。

“四川省省长的人选我们推荐的是现任云南省副省长的雷辉(曾担任过灵山县长、玉溪市长、昆明市市长、云南省副省长)”刘汝明道。

对于人民根据地政务方面的四个出于海南府城讲习所的政治明星人物:康思维、雷辉、赵进哲、黄锦,林逸一直对他们欣赏有加,关爱有加,听到刘汝明推荐出任四川省省长的人选又是出自自己的四个得意门生,心里很高兴,暗忖:“看来他们这几个人最近几年进步很大,工作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认同。”

“可以!就让雷辉出任四川省省长!”他含笑赞同。

见大家说了一大堆的话,却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说话的本意,吴命陵有点气馁,他焦急的眼神一会儿望向林逸,一会儿望向刘汝明,他是很想再次扩编军队啊!可人民军刚扩编三个军完毕,他实不敢也不好意思再提扩编的事。

林逸早注意到吴命陵的怪异表情,哑然失笑,看着吴命陵,给予方便道:“吴部长是不是还有什么急事要说?”

刘汝明抢在吴命陵之前道:“吴部长是不是觉得手头上可用之兵太少了啊?”

吴命陵讪讪然,他还以为他们没有听出他开头那话的意思呢!

林逸笑而不答,他怎会不知吴命陵的心思?再次扩军是必要的,只是这事不由他做主,得由刘汝明说了算,他可不想与刘汝明天天为了钱的事争来吵去。

“只要人民军需要,扩编军队的钱由我们政务院想办法!”刘汝明轻描淡写道。他想到人民军每解放一个地区,就有大把大把的银两送来,他极度大方起来。

大家瞪大双眼,惊讶地盯着刘汝明,不知这铁公鸡哪根筋出了问题?林逸张大滚圆的嘴,不认识似地看着刘汝明,晃晃头,又偷偷伸手在自己屁股后面重拧一把,感觉有痛,知道自己刚听到的话不是梦话。他旋又暗骂:“什么钱由你们政务院想办法?别人刚送你五百万两银子,你还需想什么办法啊?拿着别人的钱作了好人,还装着委屈样,最见不得他那铁公鸡样了。”

吴命陵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深怕刘汝明反悔,急道:“刘主任说话算数!依目前人民军的进军速度,需扩编两个军!”

“可以!这两个军的组建费用,我让财政部做出预算,马上划拨过人民军总后勤部!”刘汝明爽快答应。

“不!”林逸一口否定。

大家不解地盯着林逸,吴命陵心顿时凉了半节,只要林逸说“个”字,便什么事都泡汤了。

“不是扩编两个军!而是扩编一个集团军!”林逸不理大家的木鸡呆样,转背身去,他在强忍着偷笑,他可以想象他的话“杀伤力”有多大,他特别不忍见刘汝明那惊脱下巴的模样。

吴命陵大喜:“还是林主席雄才大略,知我心!”

在座各位中,最愁苦的当数周炳坤与刘汝明,一个担心钱的问题,一个忧心装备的问题。

“他还真敢狮子大开口!扩编一个集团军,十万多人,哪来那么多钱啊?”刘汝明气愤暗忖,他的心在痛,身上又有了种要掉肉的感觉。

“我的天啦!就是让全有的兵工厂加班加点,一时也不可能凑出一个集团军的装备来啊!”周炳坤暗暗摇头。

“林主席!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吴命陵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是真的了,我连集团军的司令都为你们选好了!”林逸忍着笑转过身来,一本正经道。

“谁啊?”大家追问。

“许奂!”林逸清脆的声音聩耳。

这时,大家才意识到林逸不是一时的奇思幻想,而是早有的谋定

林逸韬略满腹,接着道:“与其隔一段时间扩编一点部队,还不如一步到位,钱的问题,我想刘主任应该想得出办法来的吧!”他诱惑道:“想想人民军打进北京城后,满清贵族大多居于其中,那会有多少••••••!”

刘汝明傻痴痴幻想一会儿,咬咬牙道:“扩编一个集团军的钱不成问题,只是你们要给我快点打下北京城!”

林逸晕乎,还真有人相信他的鬼话?看来,智商高的人也蛮好骗的嘛!难怪后世里一些大学生研究生被小学生初中生骗得团团转的事比比皆是的了!

林逸又安抚周炳坤道:“周部长也不用担心装备问题,新组建的集团军不会马上投入战场,他们还需组建、训练、演习等等,他们首先的任务只是负责清除新解放区内的土匪强盗,以负责治安为主。”

“这样就好!”周炳坤轻松出一口气。

解决这些问题,林逸问:“大家还有什么事没有?”时间已过两小时。

王学范长话短说,赶紧请示:“人民军第七军向总部请示,他们的第25师是否可以打过香港与澳门?”

林逸忙阻止:“现在不行!你马上下令第25师退后两块租地十里,不得与英军与葡军发生任何冲突,这事需政治解决,不宜军事解决,待过一阵子再说吧!”

大家不解了,人民军面对几十万四国联军,什么大仗都打了,何在意小小的香港与澳门那点外军?而林逸却是想暂借后世中国共产党的做法,以香港与澳门为窗口展开与西欧世界的贸易往来,只是形式上将大大有别于后世的做法,这一点林逸心中早有略谋。

军队的人不解林逸的怪异做法,但刘汝明明白,他笑而频点头,心中生出一种自愧不如,拍马难追的感觉来。

“林主席!另还有一个问题,人民军士兵进城违反纪律的问题!”齐江波道。

“这方面你们总政治部要严格依人民军军规军律办事,情节严重的可以杀一儆百!今后,最好还是少让作战部队进城!”林逸指示。

没什么事后,各人先后离开,最后只剩下刘汝明一人,这时,他走林逸担忧道:“林主席!听说第二集团军后勤部留有一部分攻下广州城后缴获的文物字画,我担心他们一个处理不好,会毁坏那些无价之宝哪!”

林逸深以为然道:“这事我听说过,那一批文物许多都是我中华民族先辈智慧的结晶,价值不可以金钱衡量,而且那里面还有一部分是清廷皇宫宝物,更是不容损坏了。这样吧!你让文化部安排一批文物专家去广州城处理这批文物,我跟周炳坤部长说一声。今后,只要人民军缴获什么文物,你们都可这样办理,你们也可以派出随军的文物专家跟踪监管。”

在人民军第二集团军进军神速,捷报频传的同时,进军四川的人民军第一集团军,却没有那么顺利了。在目前人民军三个集团军中,最有战斗力的当数第一集团军,因为它所辖的第一军、第二军、第三军、第四军是人民军最早成立的部队,是军中的老大哥,它不仅有许多指挥老道的军官,作战经验丰富的士兵,而且各支部队还有特独的风格和光荣优良的传统。

自清军李星沅部与达洪阿部主动撤退后,人民军第四军小心翼翼尾随而上,直至嘉定州府;而由潘攀率领的第三军穿过贵州省,进入四川后,他们一路凯歌攻下永宁州与泸州,逼近至资州地区,与人民军第四军会师于清军资州——嘉定府——眉州这个三角防御阵地附近,形成对清军的左右夹攻之势;由胡光翼率领的人民军第二军由桂林出发,边北上,边光复贵州东部地区,他们进入四川地境后,直逼重庆府城下;而由杨元典率领的第一军在解放贵州省全境后,他们的先锋部队第1师与第2师已紧随第三军其后,进入四川境内,攻占了叙州府,他们处于第三军与第四军的中间,起着连接两军的作用。

第一集团军司令胡野林可谓春风得意,他一个清廷叛将,现在居然高居人民军最具实力,权位最重的第一集团军司令的位置,不知慕煞了多少人哪?

人民军第二集团军与第三集团军分别有古华与鲁万常担任,没人敢有意见,毕竟他们的资历、功勋与能力明摆在那,而且他们俩都是上将。但对于胡野林却不然了,许多人认为第一集团军司令的位置应给予人民军的另一位上将——孙定军,尽管没有人怀疑胡野林的军事指挥能力,只是孙定军的能力也不差啊!而且孙定军的资历比胡野林老许多啊!

胡野林面对军中种种的风言风语,他一笑了之,而对于林逸对于他的信任,他胆脑涂地亦无以回报,他只想带好部队打好仗来回报林逸对他的恩情,而歼灭盘据于资州——嘉定府——眉州三角地带的清军李星沅与达洪阿部的二十多万清军,是他目前最想打好的一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