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十八章 想当契丹驸马的农民工

独孤雄 收藏 0 26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十八章 想当契丹驸马的农民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老四给庄稼输血见瞬间工夫大哥被杀,两个弟兄也接连丧命,吓得魂飞魄散,见独孤雄向自己追来,知道自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赶紧弯腰抓起一把金银塞进怀里就朝山下跑去。独孤雄把杀猪毛血旺掉在地上的尖刀一脚踢出,半片剪刀做成的杀猪刀如箭般射穿老四的后心,老四惨呼一声砰然倒地。

孤雄拉过刘方问道:“你没事吧?”刘方见他如此关心自己,不觉脸上一红,摔开他的手道:“有大麻袋和楚霸王,我怎么会有事?”

老二杀猪毛血旺被大麻袋追得筋疲力尽,最后一跟头绊倒在地。大麻袋还要扑上去狂咬,被独孤雄喝住。独孤雄走到老二面前,见他已经被大麻袋咬得面目全非、体无完肤,又是可笑又是可怜。

于是用枪指住杀猪毛血旺喝问道:“快说,是谁指使你们来的,他为什么要杀我们?”老二摸着狗咬的伤口呻吟着道:“不知道,我们也是受人指派,签了合同,身不由己,还请大爷饶我们一命。”

独孤雄上去他胸口踢了一脚骂道:“无知蠢货,快快从实招来,你们究竟是受何人指使。姓什么叫什么?一五一十给我交代清楚。免得皮肉受苦。”杀猪毛血旺哭丧着脸道:“真的不知道,我们只听从杀手大联盟的指挥,究竟是谁要杀你们我们真是不知道!”刘方骂道:“什么杀手大联盟?不要和我扯三扯四,避重就轻!”

独孤雄沉吟道:“杀手大联盟是天下杀手的总部。居然有人能请得动杀手大联盟来对付我们,看见这个人来头不小!”又问道:“知不知道为什么要杀我们?是什么人想要我们的命?”老二道:“我们也是刚刚才加入杀手大联盟的,是一只鹦鹉把我们拉进伙的,早知道大侠身手了得,别说给我们一万两,就是给我们十万也不敢,求求大侠放我一条生路!”

刘方听说鹦鹉居然能拉人入伙当杀手,很是奇怪,就细细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杀猪毛血旺于是就把老三怎么采玉兰花帮大联盟盟主座前的红鸟鹦鹉“死了也花心”泡妞,“死了也花心”为了报答太行五懒就破例让他们加入杀手大联盟,“死了也花心”为了给“雪衣女”买香水胭脂吃回扣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

刘方听后哈哈大笑,说道:“想不到鸟也会泡妞吃回扣,真真是天下奇闻!”

独孤雄板着脸问道:“杀手大联盟是怎么和你们联系的?”杀猪毛血旺苦着脸道:“我们刚刚加入,怎么联系确实不知道,因为‘死了也花心’没有告诉过我们!”

独孤雄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不再问下去,责骂道:“你们是农民,不在庄稼地里好好刨食,干什么杀手?也不称称自己有几斤几两!”

杀猪毛血旺愁眉苦脸道:“可怜我们住在了黄土高坡,一年四季庄稼种下去都被大风吹跑,常常是种了几大山坡,才能收到一土锅的粮食,因为生活所迫,逼不得已……”刘方打断他的话道:“我看你们是好吃懒做吧。”

独孤雄见刘方老是指桑骂槐,并不和她争辩,尴尬道:“庄稼种不下去可以进城打工,你一个光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为什么来干夺人性命的事情?”

杀猪毛血旺苦着脸道:“你们说得轻巧,你们都不了解农民的疾苦。你们以为进城打工我没去过?东京城我就呆了三年多。虽然说做扇子搞园艺的轻巧活计我一个大老粗不会,但是在建筑工地我可是挑了整整半年沙浆!可到了年关老板跑了,铜板一个没拿到手,害得我们农民工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更可气的就是有些老板居然勾结官府,赖帐不发工钱,去要了几回,说我们聚众造反,抓进官府打了几十板子不说,还押去皇宫里给皇帝的三千妃子掏了两年的厕所!”

刘方忍俊不禁,笑着叱责道:“胡说,皇宫大院戒备森严,怎么会轻易放你们进去。再说,皇宫厕所历代都有专人负责掏洗,哪里用得着你们囚犯去掏?”杀猪毛血旺对天起誓道:“我说的句句属实,若有半句假话,叫我天打五雷轰!”

刘方对杀猪毛血旺进宫掏厕所的事情很是好奇,还想问下去,被独孤雄打断喝问道:“就算在大宋混不下去了还可以下南洋、可以闯关外,这是我们中国人传统的谋生去处。你长得五大三粗,怎么会没有出路?”杀猪毛血旺愁着脸道:“想是想过,可惜我没有本钱。”

独孤雄张嘴想说“没有本钱可以找我借嘛”!但是一想这句话很是荒谬,在杀猪毛血旺没来杀他们之前,自己和毛血旺根本就素不相识,怎么能让他去找自己借钱,此话说出去肯定又会成为刘方的笑柄!

急忙把要说的话咽进肚里,信口瞎吹指导教育道:“你怎么那么笨!没有本钱可以制造些假货去骗契丹人、西域人、阿拉伯人嘛,反正他们又蠢又落后,你随便拿几张大宋的草纸就可以换他们的皮衣香料,拿个大宋造的指南针就可以换他们的珍珠玛瑙——”

刘方见独孤雄说着说着就开始上不沾天下不沾地,如果让他接着胡吹下去肯定没完没了,到头来反而耽误了这个误当杀手的可怜的农民工!急忙断喝道:“你是用哪只手杀猪的?”杀猪毛血旺正听得心驰神往,见刘方喝问,摸头不着,但是不敢怠慢,连忙回答道:“是右手。”刘方绷着脸吼道:“用哪只手杀人的?快把狗招子伸出来。”杀猪毛血旺不知道眼前这个俊俏的小哥为什么会突然间发这么大的火,怯生生地把右手伸出去道:“还是右手!”

刘方一把攥住他的右手,从怀里掏出独孤雄的匕首一刀下去把他的右手拇指和食指齐生生削断,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没了握刀的指头,我看你以后怎么杀人!”

杀猪毛血旺惨叫连连,疼得在地上只打滚。

刘方直起身看着独孤雄正色道:“人家就是因为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才来当杀手,你不给他指条正道也就罢了,怎么尽说胡话,教人走邪道?”独孤雄摸摸鼻子笑道:“我的意思是骗外国人总比残杀自己的同胞强啊,照他这样的人才,根本就不用什么本钱,随便往契丹皇宫里一站,吟几句李煜的‘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就能拐骗回来个公主什么的也说不定,到时候我们大宋人肯定会把他当成民族英雄的!”

刘方嗔怒道:“你怎么尽出馊主意,他长得这样狼狈,手又被削断了,怎么拐骗契丹公主!”独孤雄一脸坏笑:“那可没准,契丹人个个长得牛头不对马嘴,象他这样的人到了契丹已然就是大帅哥,那些契丹公主见了不一个个口水淌得八丈长、乐得屁颠屁颠象苍蝇一样把他包围才怪!”

杀猪毛血旺听了信以为真,也不翻滚了,坐直身子,止住呻吟眼睛放光问独孤雄道:“大侠说的是真的?不知道到去契丹要走哪条路?如何才能接近契丹公主?还请大侠指点迷津,日后我做了契丹驸马一定不会忘记二位。”刘方又气又怒,扔给他两锭银子在他屁股上狠踢一脚骂道:“滚吧,也不撒泡尿照照,就凭你那蛤蟆样还想泡契丹公主?再不滚,当心我把你的左手也削了。”杀猪毛血旺知道她不好惹,再不敢询问去当契丹驸马的终南捷径,抓起银子塞进怀里一溜烟跑了。

独孤雄哈哈大笑。刘方看着杀猪毛血旺的背影怒气冲天道:“我们大宋就是有太多这样不知道天高地厚、不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的百姓,成天做白日梦,搞得民心浮动惫赖、经济倒退!”

停了一会死盯着独孤雄问道:“想泡契丹公主恐怕是你长久以来的心声吧。我说整天都躺在家里那两丈高的吊床上干什么?原来是想着娶契丹公主!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凭你那邋遢样,人家会瞧得上你?”

独孤雄眼望连绵的太行山,不屑道:“她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她呢。作为一个女人,满身羊骚味不说,还把自己的头发剃成瘌痢头,搞得男不男女不女。这样的货色我在东京城里一抓一大把,倒贴我十万两银子我还不要呢!”

说罢避开刘方的眼睛,弯腰采了朵业已枯萎的小黄花,放在鼻子尖嗅嗅,洋洋得意地哼着小曲,手摇着野花向杀手们新盖的茅草房走去。刘方见他如此不把女人当回事,气得七窍生烟,说又说不过他,只好指着他的背影怒道:“你、你、你——无赖!”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