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三十二章 占领广州

而山 收藏 1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人民根据地第二次防御战的胜利,令所有曾对人民根据地抱有怀疑态度的人,抛开了安全上的顾虑,不管是商人,还是难民;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大量涌入。这为根据地带来生机与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量的问题。现在人民根据地政务院工作量剧增,有许多事情需商量、请示、汇报,政务院主任刘汝明每天都需与林逸通四、五次电话,弄得林逸哪里也去不成,什么事也做不了,而刘汝明自己也是烦不胜烦。最终,不管林逸怎样千方百计地反对,刘汝明还是带着政务院各部门机构来到了南宁,随后不久,人民党党部的各部门在林春礼的率领下,也尾随来到了南宁。如此,根据地的政治中心又由昆明东移到南宁了。

清晨,刘汝明率部从昆明出发,先坐火车,后坐汽车,然后再坐回火车(因为昆明至南宁的铁路迄今为止都还未能全线贯通通车),一路上疲倦劳累,但待第二天上午到达南宁市后,甫一见到林逸他什么疲倦劳累都已不见踪影,人兴奋得就若拾到了一个大元宝,而林逸却痛苦得别过脸去,他知道他的好日子过完了。

“我十分想念林主席!”刘汝明话中透着一股“狠劲”,两人身为根据地的第一号与第二号人物,那么多年过去了,私下里,却还是喜欢玩笑,这也说明两人的私交甚笃。

“我怎么听这话听得那么别扭,又那么熟悉啊?”林逸暗忖,“好像是在什么节目中听过似的,哦!对了,想起来了,好像是在后世中国一年春节联欢晚会中的一个叫《昨天、今天、明天》的电视小品中听过。”

刘汝明紧上前一步,握住林逸的手,双眼湿润,却没了言语,这是真情的流露。林逸体会到了这种无言中的交流,他亦激动道:“过来了,过来就好!我已让何方安排好一切,你们政务大院就在军务大院的左隔壁。”

“有劳林主席了!”刘汝明谢道。

“汝明啊!你们刚到,路上辛苦,你们先休息后再说!”林逸体贴入微。

“不辛苦!我这有几件急事需向林主席汇报!”看样子刘汝明揣着这份心思已有很久。

“不忙!不忙!我们下午再谈!你们政务院有许多内务要整理,安顿下来再说吧!”林逸可不想刚一见面,便被缠上,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兆头。

“林主席!那些小事自有机关事物处去处理,用不着我操心,倒是我手头上的这几件事不先解决,我夜不能寐啊!”刘汝明急上眉梢。

见躲不过去了,林逸无奈坐下来,安下心问:“说吧!什么事?”

刘汝明不用林逸招呼,坐近他,忧虑道:“自人民军抗击四国联军的进攻胜利后,全国各族人民对根据地信心倍增,每天都有无数的老百姓涌入根据地,他们要工作、要田地、要饭吃、要衣穿,要房住,根据地政府已不堪重负了!”

林逸不以为然地反问:“根据地不是早制定了难民安置办法吗?不是设有专门的难民安置机构,建有专门的福利性公司吗?”

刘汝明长叹:“安置办法是有,负责安置工作的民政部门也尽心尽责,可难民人数实在太多,无论是资金,还是管理人员方面均严重欠缺啊!还有福利性的华安公司已接纳无业难民达四十万之众,更多的人无事可做,无以养家,全家人在困苦与煎熬中度日,有难民抱怨他们的生活还不如逃难前的生活水准呢!”

林逸想想这一两年来,根据地因战火烧入腹地,加上外部的封锁,许多工矿企业关闭停产或半停产,严重影响了根据地的发展,不说根据地之外的难民涌入,便是根据地之内被占地区难民的集中都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他沉思片刻,提议:“现在根据地所有失地已光复,政务院要大力动员根据地内的难民回到原住处,恢复生产,政府可以免费送他们回去嘛!其它地方来的难民,你们可以重点搞几个农垦区,暂时免费租地给他们,比如现在的灵东水库与双平水库的下游地区,就可以搞几个大的农业生产基地嘛!以前我不准在这两个地区发展农业,是出于战略上的考虑,现在战争已过,你们完全可以放开手脚放心大胆地搞起来啊!”

刘汝明大喜,以前民政部门申请了几次,想动用这两块区域的土地安置难民,都由于人民军总部的反对,一直未能如愿,也幸好未能如愿,不然,当初双平水库炸毁时,不知会增添多少的工作量?有多少百姓受灾受难?现在好了,有了林逸的首肯,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他已在盘算这两区域的土地可以安置多少难民,“至少应可以安置五十万吧!”他甜蜜地想。

林逸见不得刘汝明在他面前毫无掩饰的傻笑样,可这回刘汝明脸上的笑容没停留多久,他又愁眉不展起来:“林主席!双平水库刚决堤不久,虽说河水早已退落,但双平水库已没了,今后怎么灌溉农田啊?”

林逸头痛,这么简单的问题,他刘大主任也好意思问?真怀疑他是不是人民根据地政务院的刘大主任呢!“双平水库没了,重新建不就是了吗?”他气嘟嘟道。

刘汝明像看外星人一样,死盯着林逸,真怀疑面前这位根据地的最高领导者——林大主席脑袋是不是被雷电打猛了?他的脑袋里怎么就没有一个钱的概念呢?“钱呢?钱从哪里来?”他责问。

“晕死!又是钱!没钱就办不成事了吗?没钱你们不会去借、去偷、去抢啊?”林逸暗骂。“汝明啊!不是什么事情都需要政府掏腰包的,你只要让商人觉得有利润可图,商人们自会把事情办得妥帖的”。他瞟一眼刘汝明,继续开导,“听说南方重工下属的水利工程研究所在水利发电方面又有了新的研究成果,你只需向外界传出风声,就说双平水库将建成集发电、农业灌溉、休闲旅游一体的水利工程,还怕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人们不趋之若鹜?”

刘汝明双眼一亮,赞道:“还是林主席有办法!”他得寸进尺,又问:“现在根据地各项建设都急需资金,林主席,你既然那么有办法,能不能再想想,弄出更多的钱来?”

林逸双眼翻白,世道变了,本应他向刘汝明要钱花的,现在却倒过来,刘汝明向他要钱花了。“汝明!现在根据地有大量外国商人涌入,但他们大多是做贸易的,真正投资的还只是少数,那么我们怎样才能让他们把钱砸在我中华大地上呢?我想首先我们不仅要给予他们安全上的保障,还要让他们有利可图;其次,我们在政策上也要给予他们保证,甚至于在政治上,我们也可以让他们享受到待遇。”他明亮的眼睛望一眼刘汝明,接着道:“汝明!我准备实行根据地的‘绿卡’制度,允许在中国投资的、有不动产的或是有固定职业,工作有定年限的外国人加入中国国籍,他们可以拥有单一国籍,也可以暂时拥有双重或多层国籍,他们的待遇与中国人一模一样,不管是白色人种,还是黑色人种,加入中国籍后,他们都是中国公民!应尽中国公民的义务,也将享受中国人的待遇!”

刘汝明惊大眼睛,这是一个观念的突破,他内心里极力赞同,只是能真正地实行吧?

林逸明白刘汝明的担心,自信道:“如果在全国范围内实行,肯定是有阻力的,但如先在根据地实施,应绝对没问题,现在根据地民众的思想不再像十年前,已有了很大变化了。今后,我人民军每解放一个地方,只需强制执行就是了,哪用去理那些顽固派那么多?”

给予外国人于中国公民身份,外国人的投资当然没有那么多顾虑了,刘汝明喜形于色,不由猴急道:“林主席!我是否可以破例先试行再说?”

林够皮笑肉不笑,道:“你说呢?”

刘汝明猜不透林逸的回答,只得作罢,他也只说说而已,岂会真的去坏了纪律?

“林主席!水库下游难民的安置毕竟有限,还有大量的难民怎么办?”刘汝明又回到难民问题上,可见这个问题苦恼得他有多惨?

林逸站起来,来回踱几步,想了想道:“再成立一个华平公司吧!与华安公司一样,接受民政部门的政策指导。华安与华平两大公司作一下分工,华安公司今后主要安置有劳动力的妇女,而华平公司却主要安置有劳动能力的男人。目前,人民军不是正向全国进军吗?因为交通不便,其后勤补给跟不上部队前进的步伐,我想让华平公司组建三个大的筑路集团,开道扩路跟随人民军各集团军前进,每个筑路集团人数最少需有二十万。”

刘汝明高兴道:“这个主意好啊!只是这筑路的费用由谁来出?”他还真“三句不离本行”哪!

林逸恼怒,提高声音气道:“政务院不是有专门的预算资金支持华安公司的运转的吗?况且,这几年以来,我听说华安公司可都是一直在赢利的哦!”

刘汝明狡辩:“这不是新成立一个华平公司吗?它的运作可没有列入政务院预算资金之中哦!”

林逸气愤,退一步道:“这费用就由沿途的地方政府、政务院、人民军总后勤部三方共同分担吧!不过,你政务院与地方政府需拿大头!”

刘汝明毫不犹豫答应下来:“好啊!这样既解决了难民安置问题,又支援了人民军的向全国进军,还为将来各地方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交通基础!”

刘汝明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终于感到有点累了,他站起来告辞,林逸拦住道:“汝明!你这段时间要多关注一下湛江重工业区的建设,把以前我们转在外国人名下的公共事业及机械设备等依协议都把它们收回来!另,一定要高标准高质量地建设好湛江钢铁厂与造船厂。”

“好的!我会注意的!林主席请放心!”刘汝明摇摇疲倦的脑袋,郑重保证。

刘汝明后脚刚走,军情部部长朱达与总参谋部部长吴命陵快步进来,“林主席!第二集团军古华司令传来消息!”吴命陵笑意盎然走近林逸。

“有什么好消息传来!快报上来!”林逸笑面相迎,现在的人民军总部充满了轻松与喜悦。

“胡光翼将军的第五军从梧州城出发,进入广东地境,占领肇庆府,一路东进,势如破竹,夺四会县后,现已到达广州府北面的花县境内;陈辞将军的第八军从容县与北流地区出发,翻越云开大山后,占领罗定州,直向东进,如入无人之地,夺新兴县后,现已到达广州府西面的南海境内;石候明将军的第七军三个师从高州市出发,向东挺进,势不可挡,夺开平城后,现已到达广州府南面的番禺境内。”吴命陵稔熟地禀报。

“哦!这么说来,古华的第二集团军已从北、西、南三面兵临广州城下了?”林逸并不感到惊讶,也未觉得惊喜。

朱达笑道:“仅仅半月不到,我第二集团军取得如此喜人战绩,皆因在第二次防御战中,广东方面的精锐精军大部被歼,现在他们兵力空虚,我人民军大军一到,他们还不望风而逃?”

林逸肯定道:“不管怎么说,能占领整个粤西地区,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吴部长!你以总参谋部的名义给第二集团军发一封贺信去吧!”接着他又问:“现在清军在广州城还有什么多少兵力据守?”

吴命陵嘲笑道:“据守广州城的清军不到五万人,其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便是从我郁林州战场被放生逃回的原程启龙部二万多清军,其余的部队则是一些临时征招的新兵或是一些老弱病残无甚战斗力的兵了。”

“广州城守不住,清军会逃,其它的人也会逃啊!”林逸凝神不动,嘴在喃喃自语,他转对朱达:“朱部长!我让你开出的广东富豪名单及外国富商名单,你都列好没有?”

朱达打开手中的文件包,抽出一份名单递给林逸道:“我就是来给林主席送这份名单的!”

林逸接过来,随便看了一眼,道:“有没有名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军情部与政务院安全部要严密监控这些人,不能让他们随便逃出广东,就是他们人逃出去了,也不能让他们把财产带出去。”

朱达保证道:“林主席!请您放心,这方面我们早已布置好,那些作恶多端,欺压百姓,上了黑名单的人,我们岂会那么容易让他们换过地方再逍遥快活?”

林逸点点头,指示:“如果你们人手不够,可以与第二集团军古华部联系,让他们配合一下你们,如果明里的人民军部队赶不上,你们可以与孙大雄的51特种部队联系,让他们先期潜入敌后解决。今后,人民军每准备解放一个地方,你们军情部都需按这个原则去做,注意不要把问题搞扩大化了,不要把一些在当地有人缘讲慈善的名望绅士也搞进去了!切记!切记!”

朱达郑重点头:“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最敬重那些菩萨心肠的大善人了。”

这时,外面足声跫然,总政治部部长王学范进来,“林主席!有消息!”他向林逸报告,然后又向朱达与吴命陵打招呼:“大家都在啊!”

“王部长来得正好,人民军进军神速,各新解放地区的政治工作跟上没有?政工干部都配齐没有?与政务院派出的接受小组协调好没有?”

王学范忙回答:“林主席请放心,这方面我们有一套完整的接受办法,政工干部目前不缺,只是随着新解放区的不断增加,干部缺乏的问题将日益显现出来。”

“这方面你们总政治部要加强培养、培训、提拔的力度,还可令政治学院扩大招生量!总之,政治工作不能放松,思想教育要跟上。”林逸指示。

王学范一一记录下来,林逸想起什么,问:“对了!你刚说有消息?”

王学范这才转到自己来找林逸的目的上:“林主席!联军谈判小组通知我们,由英、法、美、西四国驻华总领事组成的政治谈判代表团已到达钦州市,不日即可到达南宁!”

“哦!他们倒还蛮心急的嘛!”林逸惊讶,“好!王部长!政治谈判的事交由政务院的外交部去处理吧!你们总政治部外事局派出几个军方代表参与其中即可。”他认真吩咐。

人民军第二集团军逼近广州,城内达官贵族、富豪商贾、外商使节们惶恐不安,纷纷出逃。不明真相,被清廷妖魔化人民军所迷惑的老百姓也跟着一起向外逃,在人民军三面合围于广州城下的前一天,广州沿江路长堤码头挤满准备流亡的市民,几乎所有的大船和小舢板都超载了,很多人只好改为步行。广州往东往南的道路上都是身背简单行李、举家出逃的百姓。凡是可能逃的都逃了,仅一天的时间,一座很热闹的城市顿时像死去一般,街上两旁的店门都关了门,行人稀少,脸上都表现出慌张的神情。

公元1858年9月27日,人民军第五军下辖第20师从花县南下,出现在广州城的北面,完成了对广州城北面的包围,其第19师向东绕到了广州城的东面,堵住了广州城东面的出路,其第17师与第18师则北上进攻韶州府;人民军第八军是进攻广州城的主力,他的四个师逼近广州城后,与广州城隔江相望;人民军第七军的第25师从南面封死广州出路后,其第27师与第28师继续向东,进攻惠州府。

城内负隅顽抗的清军由从郁林州战场逃生回来的两广总督程矞采统领,他对清廷的愚忠令他丧失了心志,尽管他已被人民军打得胆颤心惊,但他仍下了与广州城共存亡的誓死决心,准备顽抗到底。

广州城在短短的五年时间内,经历第三次大规模的战事,它的军事设备完好,有着坚固的城墙,完善的城防,各种明暗碉堡无数,要想轻易攻下它,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从联军两次攻打广州城,一次以失败告终,一次胜得艰辛上可见一斑。

根据人民军与联军所达成的军事和平协议,联军早已撤出广州城,但广州城内还遗有大量联军故意留下的军需物资,包括各种枪枝火炮等等,因此,广州城清军的火力并不容小觑。

由于人民军不像联军一样有军舰助战,因此,人民军第八军不能从西面展开对广州城的重点进攻,四个师渡过珠江后,其第32师与第31师绕到北门,他们接替人民军第20师的进攻任务,从北面重点进攻广州城,而人民军第20师则作为预备队,负责警戒北部异动。

29日拂晓,围攻广州城的人民军开始攻城,集中了第32师与第31师及第20师三个师的人民军北门炮兵部队的火炮像下雨般把炮弹倾泻在广州城墙上。不待炮兵部队的炮击完全停止,指挥员一声令下,人民军的攻城部队便开始争先恐后地向前冲。

抬着登城云梯的人民军在震天的叫喊声中,遍地遍野地冲向城墙脚跟,清军开始还击,一发一发炮弹炸入人民军冲锋队形中,在飞速跑动着的人民军战士有被炸了一个正着的,肢体横飞;有被流弹击中的,鲜血直涌;有被炸飞的石块撞上的,晕倒过去。登楼战开始了,人民军与清军的短兵相接也开始了。

人民军战士的奋勇可歌可泣,激励人心。人民军强攻正北门,第32师第96团第二营是突击部队,副营长黄直兵率领二连与三连官兵企图炸开北门。清兵利用有利地形奋起抵抗,巨石滚木沸水沸油倾倒而下,第二营攻击受挫。两个小时后,人民军再次炮轰清军墙头,步兵不待炮停,发起猛攻。人民军很多受伤的士兵坚持不下火线,站在后面组织枪阵与机枪手、狙击手一道掩护战友们攻城,露头的清军一一被射暴。战至9时,终有人民军战士登上广州城墙

清军增援兵力赶到,轮番冲击人民军在城墙上的据点,这时,人民军的手榴弹与机枪发挥了威力,清军人多,却怎么也不能把登上城的人民军消灭掉,反而爬上来的人民军士兵越来越多。一处被突破,另一处也随即被突破,被人民军突破的地方越来越多,清军见事已不可为,开始慢慢向城内退去,他们还在幻想着像第一次广州战役时一样,利用各种城内的明暗炮台与人民军打巷战。

北城门被打开,人民军涌入城内,但人民军却并不急于向城内发展,而是先肃清广州城墙上所有的敌人,完全占领整个城墙后,才开始做着向城内发展的准备。对于两次广州战役的过程,人民军总参谋部战术研究室都作了分析与研究,并写出了作战点评给人民军营以上军官学习。因此,对于清军的故伎重演,人民军早有对策,人民军第二集团军令各军投入特种兵营,并辅于突击部队,一个据点一个据点向城中突进。

清军怎能适应人民军的特种作战?他们节节后退,但施以火攻,妄想用浓浓烈火阻住人民军的凌厉攻势。在滚滚硝烟中,人民军仍势凶夹狠,多次与清军展开肉搏战,人民军特种兵个个身手不凡,奋勇与敌人激战近一小时,已从四个方面突入广州城大部。至傍晚五时,龟缩于两广总督府负隅顽抗的最后几百残剩清军被消灭,整个广州城被人民军占领,耗时仅仅一天!

两广总督程矞采被活捉,他终没有逃脱被人民军俘虏的命运,他将与他的另一位本家兄弟程启龙一道,接受人民军的再教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