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军费问题

而山 收藏 2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各集团军司令部长官从人民军总参谋部接受作战任务后,带着各自集团军所属将领有先有后地赶往部队。临离开时,大多数将领没了昨日因被嘉奖、晋升、提拔而产生的喜悦与兴奋,取而代之的是朝夕相处战友们惜别的依依之情。

三天前,大家还是意气飞扬,谈笑风生地一起来到南宁参加军事会议,今日却要各奔东西,重上沙场,不知何日才能再相逢?不知还有没有命留得下来再相逢?与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加兄弟离别,许多人不习惯,归入新的部队,换了新领导,许多人也不习惯。这次人民军大面积的干部调换,虽然太过突然,仅有林逸与人民军四大总部的主官知晓,但时机却是恰到好处:因为突然,有异心的人措手不及,有不满的人无可奈何;因为大面积嘉奖、晋升、提拔,将领们乐意接受;因为集中,一切情绪动态均在有效掌握之中。

这次大面积干部调换之后,将领们到了新的工作岗位,还闹出许多事端来。

“咦!老王你怎么跑我们这来了呢?你不是在第二军吗?”老张在东部前线见到以前的熟识,很是惊讶。

“严肃点!”老王低声道,他到部队出示军委大红章印的任命书后,便往基层部队视察来了。他后面跟着一大群的人,有警卫,有参谋,有老张认识的,也有老张不认识的。

“哟!哟!哟!你什么时候还跟我来这一套了?还严肃点?你又不是我的长官,我们又不在一个部队,你是少将,我也是少将!”老张以前跟老王熟闹惯了,不由讥讽,“凭什么要我严肃点?今天你给我说清楚!不然,我跟你没玩,你也别想让我请你喝酒!”

跟在老王后面一些认识老张的人,正挤眉弄眼地提醒老张,可老张不以为然,也莫名其妙。

老王与老张以前在新兵连里一起呆过,两人投缘,喜欢开玩笑,可此时不是时候啊!老王暗骂:“老张你个二百五,也不看看架式,不见我背后一大帮的人吗?叫什么老王,说什么喝酒啊?我这第一天上任,形象还不被你全毁了?不管了,老张对不起了!等事后,我再私下向你赔礼道歉了!”

“张副师长!请你严肃点!我是你的长官!”老王沉下脸色大声道。

“哟!还来真的了?得了吧!老王,你的屁股上夹了几坨屎,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老张还未认清形势,还在开玩笑性的讥笑。

老王气歪了脖子,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张副师长!是真的!王长官是我们新上任的军长!”一个参谋不忍老张再度出丑,跑近提醒。

“不可能?”老张惊讶,一口否定,后又惊问:“我们的胡野林军长呢?他去哪了?”

“胡野林军长已调任人民军第一集团军司令去了!”参谋轻声道。

老王没再理会老张的惊滞,他丢下一句话:“今天下午,军部召开全军团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人民军军事委员会最新通知。”然后,带着大帮的人走了。

“人民军什么时候有了个第一集团军?胡野林军长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呢?”老张还在懵懂中。

而刚那位老王,则是新就任人民军第五军的军长王光良,他刚从人民军第二军第6师任上升调上来。

“站住!”一个身着普通老百姓服饰的年轻人大声叫道。

“你叫谁啊?”前面一位军帽斜戴,军衣敞开的士兵左右看看,见没有任何人,语气冲冲地问。

“我就叫你!”年轻人手指着士兵,“你不用东看西看了。”

“叫我?”士兵疑惑,怒道,“叫我什么事?我碍着你了吗?”

“你没有碍着我,但你的样子碍着我了!”年轻人一副无事找事模样。

“我样子怎么就碍着你了?”士兵很来气。

“你作为军人,穿成这个样子,有损人民军形象,我看着不舒服!”年轻人手指点道。

“关你什么事?你管得着吗?”士兵见对方一个普通老百姓,年纪可能还没他大,鸟都不鸟,“天气这么热,还不许咱当兵的敞开点,透透气,凉快凉快啊?”

“你这兵痞样,谁见了都有资格教训你!你赶快改正过来!”年轻人语气亦重起来。

“哟!你还来真的了?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们长官都不管,你一普通老百姓却管起来了?”士兵怒气更甚。

对方居然还敢骂人?年轻人气炸了肺,“你们长官是谁?告诉我,他怎么就不管了呢?我到政治部去告他去!”年轻人厉声问。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管?你凭什么要我告诉你?”士兵横眉怒对。

“我凭什么?我凭我是你的长官,你说我有没有资格管?有没有资格命令你?”年轻人威然,虽是身着便装,却有着一股凛凛气势。

“得!你蒙谁啊?还是我的长官?”士兵睥睨一眼,打死他也不相信前面这连毛还没有长齐的小子会是他的长官。

“你是哪个连队的?我命令你告诉我!”年轻人的气势更甚,“我是你们新到任的军政委!”

被年轻人逼人的气势所慑,士兵半信半疑起来,他有点相信年轻人的话了,惶恐道:“你、你真是新到任的政委?”

“别说那么多,你跟我去一趟军部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年轻人命令。年轻人便是穿着便装来军部报到的第十一军军政委刘存放(原第33师师政委),像这种新上任长官与下属不熟悉而发生的误会还有许多许多。

由于进军全国的需要,所有的将领被限时赶回部队,只有一个人被留了下来。林逸处理完手头的事后,往人民军南宁总部后院自己的家里赶,今天中午,他邀请了一位客人来家做客。

后院传来欢快的笑声,依然娇柔慵懒蚀骨的夏依浓在专心致志地用软尺为一位俊美的年轻军人量着尺寸,温柔聪明的夏红坐在一旁一针一线地在缝着一件军衣上的纽扣,日益成熟美丽动人的马紫芳少见温驯地在折褶着一条已熨印好的军裤。

“依浓姐姐!不要那么麻烦了!我有衣穿!”年轻人站在中央忸怩,他脸上略带羞色,清瘦修长的身体,着一套宽大的军衣,令他看起来有点滑稽。

“还说有衣穿?衣服不是这里有洞,就是那里有洞,连纽扣掉了一粒,也不知补上。”夏依浓美眸嗔怪。

年轻人讪讪一笑,谁叫他那么大的官,却年轻气盛,总喜欢与士兵们磨爬滚打一起训练呢?

“你站直了,别动!”夏依浓责怪地轻拍。

年轻人得令骤然挺直身子,抬头望向前方,这是标准的立正动作。他直望前方,却见前面林逸笑容满面地从大门口进来。

“林主席!第一集团军中将副司令许奂向你敬礼!”年轻人踏上前立正,欣喜报告,忘了夏依浓还在为他量着尺寸。

“喂!喂!还没有量好呢!”夏依浓气恼,柳眉微蹙,把气全撒到林逸身上:“林郎!都怪你!”

林逸向许奂招招手,他顾不得惊讶许奂为何穿着他的军服,先讨好夏依浓:“是我错,是我错,都是我的错,你们忙,你们继续忙!”

夏依浓不理他,追上前拉着许奂继续做她那还未完成的工作。许奂尴尬地望着林逸,林逸笑笑道:“许奂将军!你随便,就像在自己家里好了!她们难得见到有你这么可爱的小弟弟出现,你就让她们表现下膨胀的爱心吧!”他一语道破三女的心机。

许奂被林逸说得脸通红,但见三个美得不可芳物的女子确是像痛爱小孩般的眼神死盯着他,他不禁毛骨悚然,忙道:“不了,我们公事要紧!”

林逸那敢拆三女的台?阻止:“今天我只是请你来吃顿便饭,没有公事!你尽管与她们玩好了!”说完逃似的转身进了内屋,转身时还不忘怜悯地回望一眼正被三纠缠得“痛不欲生”的许奂。

许奂见林逸舍他而去,心里暗呐喊:“不啊!林主席救救我啊!”

三女满脸笑容,温柔地扯着许奂坐下,像哄不听话的小孩道:“乖!听话啊!我们不要理你们的林大主席那么多,姐姐帮你做新衣服!”

终熬到中午开餐时刻,许奂挣脱出三女的温柔痛爱,赶紧紧紧粘住林逸,再也不愿轻意分开。

饭后,在林逸的书房里,许奂笔直地站在林逸的书桌前面,林逸认真地审视这位他最喜爱、最赏识、最信任的年轻将领,“真的长大了!真的成熟了!”他暗忖,“脸上已没有了以前跟在身边时的稚气,英俊的脸上有风霜留下的痕迹,却显得成熟冷静坚毅;清瘦修长的身子,有跌打留下的磨印,却变得结实有力强健。”

“坐下来说吧!”他摆摆手。

“林主席!哥哥辜••••••!”许奂痛心愧疚无比。

林逸阻止:“他是他,你是你!他的事不再用说了!”

许奂从裤兜里拿出一把扇,颤声动情道:“林主席送给我的这把扇,我一直珍藏着,上面写的‘许然以奂、精彩绝仑’八字,我一直镂刻在心!”

林逸站起来,背对许奂,模糊的双眼望着窗外,“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留下来吗?”他凝视不动,轻声问。

“不知道!”许奂摇头,接着若有所思,歉意道:“许奂给林主席添麻烦了!”他站起来,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哥哥许仑的事对他的影响甚巨,他还能在军中身居要职,知道林逸肯定受到方方面面巨大的压力,可他却是问心无愧的啊?

林逸轻叹一声:“上次‘屠杀盐源少数民族事件’与‘擅自改变军事计划事件’,总政治部对你的桀骜不驯与大胆妄为已颇有非议。当时,我便想让你回南宁学习学习了,今次你就趁此机会,留在南宁政治学院学习一段时间如何?”

许奂茫然,不知这是不是林逸对他不信任的开始,或是开始对他作冷淡处理了。

林逸对许奂的心理变化了然一心,接着道:“任命你为集团军副司令,那只是给你挂个名,你不习惯上面有人管着你,你更喜欢无所约束地率领部队驰骋疆场,等待一段时间吧!”

许奂了悟,他深深地向林逸鞠一躬,激动得泪流满面:“谢谢林主席!我愿意去学习!”

最了解许奂的还是林逸,而林逸刚那一番话,其实就若给了他一个承诺。

林逸自从从前线回到南宁家里后,发现一个问题,每当他与夏红单独相处时,夏红变得羞涩起来,她没有再像以前那样粘他了,好像在若有若无地与他拉开距离。开始,他并没有在意这些,反觉这样更好,少了许多的尴尬与麻烦。后来,从夏依浓处得知,原来夏红自那次与夏依浓一起去看过当时颓废的杨诚志后,便渐渐关心起杨诚志来,这一年以来,他们两人保持着紧密的书信来往,夏红已由当初的同情、鼓励、关心杨诚志,发展到现在欣赏、喜欢、爱慕杨诚志了。

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林逸很欣慰,夏红终摆脱崇拜偶像,梦想白马王子的少女梦幻时代,进入讲实际、讲现实的成熟期了,夏红需要的不是梦幻中白马王子的甜言蜜语,而是现实中贴心人的关怀备至与百般呵护。但内心里,他又有一点点的失落!

人民军军事委员会的军事工作会议结束后的第四天,林逸在办公室里处理日常事务,政务秘书何方进来报告:“林主席!昆明刘汝明主任打电话找您!”

“现在吗?”

“对!就现在!”

林逸大步向总部大院的机务室走去。在两年的时间里,人民根据地四大电信公司在政府的政策、资金与技术的支持下,有线电话与无线电报发展迅速:经营根据地省际间电信业务的中晋电信公司已建成昆明至南宁、昆明至攀枝花的电话线路;经营云南省电信业务的神徽电信公司已建成昆明至玉溪,昆明至广西州的电话线路;经营广西省的电信业务的海意斯电信公司已建成南宁至钦州,南宁至柳州、钦州至北海的电话信路;经营贵州省电信业务的新逸电信公司已建成贵阳至安顺、贵阳至遵义的电话线路。这些电话线路在一些地区被敌人占领时,曾一度中断建设或中止使用,但因敌军忽视了其用途,因此,并没有破坏这一根根立在野外的木柱子。

“喂!是林主席吗?”对面传来不甚清楚的声音,中间不夹着“吱吱”的电流声。

“对!是我!”林逸大声应道,“你是刘汝明主任吗?”

“我是刘汝明!”刘汝明说话的声音加大起来,“林主席!听说你又新扩编了两个军,还有一个军也在筹建中?”

“没有的事!你别听别人瞎扯!”林逸打马虎眼,“我只扩了两个军,那第三个军连影都还没有呢!”

“林主席!你就别瞒我了!你连第十二军的军长都任命了,还说没有?你能瞒得我几时?你最后还不是要来向我要钱?”刘汝明毫不留情地点破,“你不说是吧?好,我明天就过南宁去!”

“别!别!你千万不要过来,你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啊?”林逸大惊。

“我有许多事要向你汇报,这次正好可以与军队商量一下军费开支的情况,及问一问扩军的事!”刘汝明故作诚恳道。

“扩军的事,我哪能不告诉你政务院的刘大主任呢?你们政务院的曾奉仁秘书长不是列席了军事工作会议吗?难道他还没有向你汇报情况?”林逸反问,其实是他有目的吩咐曾奉仁推迟两天再通知政务院方面。

“没有!我这消息可是听小道消息得来的!”刘汝明知道林逸在瞒他,有气道。

选林逸讪讪然,故作惊讶:“这是怎么回事啊?”

刘汝明质问:“林主席!你说是怎么回事呢?”

林逸知不能再装了,讨好道:“这不是形势发展的需要吗?”

这话刘汝明不爱听,哀求道:“林主席啊!你这又是向全国进军,又是建船厂、建海军舰艇部队、建新兵训练营,又是扩军的,我哪来那么多的钱啊?向全国进军,我不反对,我举双手赞成,可是••••••”

林逸听到刘汝明诉苦,他的头便发麻,暗骂:“又是说没钱!你刘汝明都变刘铁公鸡了!怎么现在做事就那么难呢?”他早知刘汝明反对,所以才想瞒他几天,等工作已启动,事情已成事实后,再告诉他。

“刘大主任!你别跟我哭穷了!就说你还可以拿出多少钱?”林逸打断道,既然对方什么都知道了,他索性摊开来说,张口便要钱。

“没有!我现在连一分钱也拿不出!反而倒欠许多的债!”刘汝明回答得倒干脆。

“不可能!上次拍卖公共事业企业,拍卖各种经营权我不是为你筹集了九百万华元吗?”林逸不相信。

“林主席啊!那点钱有多少啊?人民军与联军打了一年多的仗,军费开支比平常增长了十倍,那几百万华元早就花完了,你在前线忙,我怕影响你,就没敢向你汇报。这半年来,为了支援前线人民军的作战,我政务院可都是勒紧裤带在过日子啊!”刘汝明不住往外倒苦水,越说越苦。

“刘主任!你可别诓我,那可是九百万华元啊!才一年就没有了?”林逸绝不相信。

“林主席!我怎敢在你面前说瞎话?要知道这次的防御战可不像第一次防御战那样,只是在某一地域打仗啊,而是根据地全方位都在打仗,许多战火还烧到了根据地腹地。”刘汝明郑重道,“为了保障前线的作战,政务院发动根据地全民捐款捐物,筹集资金二百万华元;还第二次发行国家债券,筹集资金二百万华元;拍卖一些不重要的国家股及部分城市的储备土地,筹集资金二百华元,如此加在一起共六百万华元,才堪堪支撑住人民军取得第二次防御战的最终胜利。”

林逸默然,他知道根据地财政拮据,却没有想到窘迫到这种程度。“刘主任!这样吧!你只要保障人民军向全国进军的军事费用就可以了!其它的,由我来想办法!”林逸想想道。

“林主席你哪来的钱?我粗略算了一下,扩编三个军,建一个新兵训练营,一个船厂,及筹建一支中型规模的铁甲舰队,至少需要五百万华元的资金!”刘汝明惊讶,不解地问。

林逸神秘道:“这个刘大主任就不要过问了,山人自有妙计。不过,刘主任!你需先期给垫上第一笔启动资金。”

刘汝明暗叫:“好险!”差点又上了林逸的当,坚决道:“没有!没有,我一分钱也没有!”

“刘汝明!你就别小气了,我人民军向全国进军,决不会亏损,你先期支出的那一部分资金,可以很快从解放的地区打击豪强劣绅中收回来。”林逸直呼其名,点醒他,“这回你可以再向民众发行二百万华元国债,作为支持我的启动资金。”

“不行!不行!上次第二次发行国债,便带有政府强迫性质,已激起极大民愤,这第三次发行,还会有谁来认购?”刘汝明大声否定。

“刘主任!此一时,彼一时嘛!那时我人民军形势危急,民众悲观失望,他们认购国债纯因爱国热情为支援根据地抗击外侵,而此时,我人民军大获全胜,形势一片大好,民众对我人民军充满信心,他们这时认购国债可不同了,那是一种投资,可以挣钱的!”林逸解释。

刘汝明想想林逸所说有理,同意道:“可以!我近日内令财政部发行第三次二百万华元国债,所筹集的资金全给林主席作为军事用途!”

林逸满意道:“好啊!我等着刘主任的好消息!”

刘汝明又忍不住好奇地问:“林主席!我知你雄心大略,但你想短时间内组建一支海军部队,不是说我们没钱,便是有钱,我们一时也买不到船啊!”

林逸哈哈大笑:“我不用造,也不用出钱去卖,自有人会送给我们!”

刘汝明更好奇了,忙道:“林主席!你一定要说,一定要告诉我,有谁会送啊?”

林逸打着哈哈:“不说了,不说了!再说就说漏嘴了!毕竟那事八字还没一撇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