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西欧战役 敦克尔克你为谁而哭泣?(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约瑟夫一边走一边似乎漫不经心的左右看来看去。

在经过一片小树林时,约瑟夫眼前一亮,他看到在树林里有10多门大炮,还有牵引车。他不动声色的走到杰德上尉跟前,对他说:“上尉,在这休息一会吧。”

杰德上尉笑着回答道:“好吧,以后你叫我杰德就行了,不要叫我上尉。原地休息15分钟。”

士兵们纷纷坐下,有几个重伤员在其他人的搀扶下也躺在地上,但是如果仔细看去就可以发现约瑟夫的士兵看似随意的坐在地上,把枪抱在怀里,实际上是封住了各个角度,还有几个人的枪口似有意无意的对着杰德上尉的士兵晃动着。

约瑟夫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先放在鼻子下使劲的嗅了一会才说:“老伙计,我已经有一天没有碰你了,好想你啊!”说着另一只手在其他口袋里掏个不停,却一直没抽出来。

杰德上尉见到约瑟夫这番窘相,呵呵笑着对约瑟夫说:“老弟,是不是打火机不见了?”

约瑟夫也抬头对杰德上尉笑道:“我想肯定是我和德国人交火的时候那伙计从我口袋里掉出来了,便宜了那些德国人了,我的打火机可是好东西啊!你有火吗?”

杰德上尉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打火机。约瑟夫连忙从烟盒里又抽出一支烟,递给杰德上尉,然后等杰德上尉用打火机点着自己的香烟后,才接过那个精致的打火机,点燃了自己的香烟。

两个人正在那里云山雾罩的侃大山的时候,这时从树林里跑出个炮兵少校,一脸怒容的对他们喊:“你们想干什么,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来抽烟,这里是烟火禁区。命令你们马上把它熄掉。”杰德上尉和约瑟夫赶忙在脸上堆满笑容,将烟头在自己的军鞋底给灭掉了。哪个炮兵少校一直看着他们,直到烟头确实被熄灭后才转身离去。

约瑟夫随意的问杰德上尉:“这是你们营的吗?我看他口径那么大。应该是师属榴弹炮吧。不应该摆在离前沿这么近的地方吧。”

杰德上尉愤愤的往炮兵阵地望了一眼后说道:“按编制这的确不是我们营的,是师属榴弹炮部队,但是我们师在撤退的路上收容了一些与主队失去联系的炮兵部队。师长知道我们的营所守卫的地段比较重要,所以将这些我们收容的师属榴弹炮部队摆在我们营的后面,以便直接为我们营提供直接火力支援,反正师长说到最后这些炮都可能带不回英国去,干脆让它们在这打最后一仗吧,炮弹打完后就把它们都给炸了。真是可惜啊。”

约瑟夫嘴里在应和着杰德上尉,眼睛却死盯着那炮兵部队的阵地。

约瑟夫突然对杰德上尉说:“我们现在要参加你们一起打德国人,但是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你们阵地的内部布置,到时如果命令我们增援的话,我怕我和这些士兵会跑错路。你能不能给我张你们阵地的地图呢,上面标出阵地上的各火力点还有炮兵阵地方位,最好还有你们和友军的结合部的部署情况。”

杰德上尉笑着对约瑟夫说;“没问题,你跟我到我的指挥部去,你叫你的士兵他们去休息吧!”

两人一起来到了杰德上尉的指挥部,杰德上尉取出作战地图摊放在桌子上。

约瑟夫仔细看着地图,问道:“你们团指挥部在什么地方?”“离我们这不到2公里。”“你们是第三步兵师的第几团?”

“我们是第三步兵师的第五团。你看好了,在我们左面是英国第二步兵师,在我们右面是法国第75步兵团。大概的就是这么多了。。。。。。。”杰德上尉的话还没说完,一枚210毫米的重炮炮弹呼啸的声音打断了他。指挥所上面的沙土被震落在了桌上的地图上

“TMD,德国佬又开始进攻了,你先看地图吧,赶快熟悉它,我们的防御支撑点都在这地图上标了出来。我得赶快去前沿阵地盯着那些德国人。”杰德上尉往地上吐了几口口水。“这该死的德国人的炮火真猛。”

约瑟夫在杰德上尉离开后,将桌上的地图迅速折起,也离开了杰德上尉的指挥部。

而在英军防御阵地上。英国士兵在防炮洞里抱着自己的武器,忍受着德国重炮的轰击。

“长官,这德国佬的重炮要砸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完啊。”上等兵约翰吐掉口里的沙子问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头的下士问道。

“我不知道,这些该死的德国人,我的耳膜都快要叫他们给震烂了。待会德国人的炮火停的时候,马上给我上阵地,狠狠的给我杀那些该死的德国人。”英国陆军下士波普也吐掉自己的口中的尘土咒骂道。

隔了十多分钟后,让这些英国士兵度日如年的炮击终于停止了。英军士兵纷纷摇掉自己身上的厚厚的灰土。爬出防炮洞,纷纷进入阵地,在胸墙上架起自己的武器,瞄向德国阵地,等着德国士兵的出现。

过了一会,一群身穿棕绿色军服,头戴M35头盔的德国士兵出现在英国士兵的眼中。这些德国士兵正在利用各种地形地物快速的向英国阵地接近。在接近到500米后,德国士兵见英国士兵没有动静,站起身来开始进行冲锋。

杰德上尉用望远镜观察着德国士兵的行动,在德国士兵开始冲锋的时候,挥动手臂下令:“开火,自由射击。”

英国防御阵地上的ZB26轻机枪开始欢叫起来,机枪射手很有经验的控制着射速,在没有遇到德国士兵集团冲锋的时候一概使用的是三发短点射,在三组短点射过去后才是一组的六发的长点射。,顿时就有几个德国士兵中弹倒下。剩余的人赶紧卧到并开始交替掩护向后脱离英国人的火力范围。

杰德上尉用望远镜继续观察,发现德国士兵在冲锋受挫后只后撤了一小段距离,在有利地形的掩护下开始架设机枪和英国机枪进行对射。很快几个德军士兵在机枪阵地后面架设起了2具50毫米迫击炮,开始向英国阵地进行轰击。他于是赶快下令要求机枪转移阵地。并向营部要求炮火支援。

英国阵地的有2个机枪阵地转移的慢了,一下子被德军的迫击炮的炮弹给命中了。机枪零件和人体被炸的高高的跃出阵地。英军火力顿时弱了下来。德军士兵趁机开始向英国阵地进行第二次冲锋。

但在这时,杰德上尉申请的炮火支援到了,炮弹怪叫着落入德国士兵中间,顿时德国士兵冲锋人群中血肉飞舞,衣服碎片,人体残肢向外喷射。德国军官见英国军队拦阻火力强大,再加上不知道位置,无法进行压制,于是要求队伍后撤。英国士兵士气大振,纷纷开始向德国人撤退的队型中倾泻着子弹。而英国陆军下士波普则在那里大叫道:“停止射击,停止射击,赶快进入防炮洞,德国重炮的报复马上就来。”他连拉带拽的将那些处于兴奋状态的士兵拖入防炮洞中。

过了没有五分钟,德国重炮的炮弹就飞到英国人的阵地上了。

天色慢慢的黯淡下来,隆美尔和西奥多•艾克在指挥部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他们派出的突击队在渗透进英国阵地后已经有很唱时间没有和他们联系了。隆美尔和西奥多•艾克等了很久,忍不下去了,组织部队对英国阵地进行了三次试探性的进攻,希望可以找出英国对手的弱点,但结果很令他们失望。英国阵地没有露出什么明显的破绽。而炮火对英国士兵的杀伤也很值得怀疑。在重炮轰击结束后并没有发现英国士兵的数量有明显的降低。而且也没能在英国阵地上打开突破口,而且这个地形对隆美尔的装甲部队的行动也有很大的限制,英国人利用地形在阵地两翼布置了雷区,致使他的装甲部队无法侧击英国人的防线。穿插到英国阵地后方。只有在眼前的英国防御阵地上打开突破口才能有效的进行装甲突击。

而就在隆美尔和西奥多•艾克失去耐心的时候,这时西奥多•艾克的警卫突然带进一个身穿英国陆军制服的人来。警卫向他们报告道:“报告,我们在我们的阵地前沿抓到这个投诚的英国士兵。他说他带有重要情报要交给隆美尔师长。我们于是将他押到这里。”

隆美尔仔细看去,发现这个人身上穿的英国陆军制服有很多地方被挂破,在一些地方还可以见到一些小的伤口。他觉得这个人看起来很熟悉。在这个人头抬起来后他一下认出来了这是他师部的参谋汉斯上尉。被他派去参加了突击队,不禁高兴的大呼汉斯的名字。

汉斯上尉向隆美尔和西奥多•艾克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说道;“师长,我回来送英国防御阵地的部署图来了。”“你们怎么这么晚才来,他们有没有事?”“报告,他们都没有事情,我们瞒过了英国人,但是在他们后方白天英国人太多,我们无法混出他们的防线,也不敢使用电台,所以情报到现在才能送出来。对不起,我们让很多英勇的士兵白白的丧命了。”汉斯上尉说着说着头不由的低下来了。

“没什么,这不是你们的错。我还以为你们被英国人给发现了真实身份,都被他们给秘密枪决了呢。你先下去换身衣服,休息一下,把地图给我,一会我会通知你的。”隆美尔说道。

隆美尔和西奥多•艾克趴在桌上仔细研究那幅汉斯他们在英国指挥所里搞来的防御阵地部署图。在叫过汉斯上尉解说后,明白了英国人的部署。他们决定在凌晨时分开始进攻。并用电台联络上在英国防御阵地后的突击队,为他们分派了任务。

在凌晨5时,第7装甲师和武装党卫军的攻击开始了。在攻击前他们和自己的友军一起协调了进攻步骤,即第7装甲师和武装党卫军进攻时,两翼的友军也开始对对面的英法联军进攻,使他们无法互相支援。如果那个部队先突破,其他的部队都要无条件的配合。同时将作战方案上报给‘A’集团军指挥部,‘A’集团军指挥部很快回电同意了他们的作战方案。

在开始前,西奥多•艾克提出了一个创造性的意见,即重炮开始轰击英国阵地一段时间后停止轰击,英国人肯定认为德国步兵要出动,而在他们进入阵地的时候重炮恢复轰击,就可以大量杀伤英国防御阵地一线士兵。为进攻减少阻力。

这个方案得到了隆美尔的高度赞美,他把西奥多•艾克提出的创造性的意见写在自己的作战日记上。而此时在英国阵地后约瑟夫指挥的德国突击队也秘密的在一个小树林里悄悄集结起来,在自己的英国军服上做上了识别标记,并开始整理弹药。听指挥官约瑟夫下达具体的突击队作战命令。

凌晨4:30分,德国重炮的轰击开始了。英国阵地陷入一片火海和烟尘中。而那个配备给该营所使用的炮队在未发一炮的情况下被德国炮弹命中了弹药库,英国阵地上爆出更大的响声,一朵蘑菇云冉冉升起。英国人在一开战时就失去了他们唯一的火炮掩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