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八章 重开谈判

而山 收藏 1 0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八章 重开谈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古斯特垂头丧气率领联军停火谈判小组回到设在海军部队旗舰英“菲野”号上的联军总司令部后,他即刻向联军总司令——斯里曼蒂及各国驻总司令部的联络官们作汇报,他根据人民军谈判小组组长彭辽所讲述的并结合己方从其它渠道所探得的信息,详细讲解了联军各部在中国大陆所被围困的情况,并与其它谈判小组成员一道恐惧地回忆了人民军第三军未用三天时间便把法第2师与英第4师歼灭的可怕情节。

古斯特的汇报,令联军总司令部所有的人产生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恐怖。他们还能拿什么去解救所有被困的联军士兵?指望腐败懦弱,只会抢夺胜利果实的清廷政府军吗?还是幻想各国再增调新的部队来华?不说远水救不了近火,时间上来不及,即便是时间上来得及,又能有多少援军到来呢?何况,各国军部已明确表示绝不会再增派一兵一卒,再支援一枪一弹给远东四国联军。现在能救被困联军的,只能是他们自己,而唯一的解救方法只能是接受人民军的要求——投降!

由斯里曼蒂主持会议,各国联络官低下高傲的头颅,经沉闷地讨论之后,决定再次派出军方停火谈判小组,再次与人民军会谈全面停火事宜。联军总司令部同意有限度地接受人民军要求联军投降的要求,并让古斯特中将再次出任联军谈判小组组长。但此次,古斯特却一口回绝了。

斯里曼蒂奇怪,怎么第一次组建谈判小组时,古斯特那么积极那么强烈要求呢?此时的古斯特知道与人民军主席林逸的见面与无可能,便不再对远东战场的任何事情抱有兴趣,他只想早日离开远东这块神秘的,令其扬名立万,也令其灰头灰脸,想忘也忘不掉的大陆!第二天,古斯特搭乘一艘铁甲运输舰,满载无尽的遗恨,无尽的遗憾离开了远东中国。

联军总司令部任命了新的谈判小组组长,由联军第五集团海军集团司令英国人固特英中将接替古斯特职务,谈判小组其它成员不变。联军总司令部与人民军取得联系后,依然在人民军第七军军政治部政工干部的带领下,赶往人民军总政治部指定的谈判地点——灵山县城。

这一次联军再次要求与人民军重开谈判,任谁都知联军准备作出妥协了,但联军会作出何种程度的妥协呢?林逸心中有一幅美丽的蓝图,现在是该为那一幅美丽的蓝图重重添上一笔色彩的时候了。人民军一方的谈判小组未作多大的变动,仅是在谈判小组成员中调进了一位海军方面的上校,彭辽依然被林逸指定为谈判小组组长!

身着英国雪白海军军服的联军谈判小组组长固特英中将威武而帅气,但他作为一位向一直被西方社会瞧不起的中国人妥协的西洋军方代表,他的心情怎么也不能与其表面的威风凛凛相协调。坐在他对面的年轻的彭辽少将一如既往地沉稳与自信,他的年龄至少比固特英小二十五岁。

“尊敬的固特英将军阁下,很高兴能见到您!各位谈判小组成员,很高兴能再次见到大家!”彭辽礼貌地向联军谈判小组成员点头。

“尊敬的彭辽将军,名仰大名!各位人民军代表,很荣幸见到你们!”固特英绅士风度颇佳。

彭辽微笑,轻松写意道:“固特英将军还是第一次来到中国内陆腹地吧?对中国纯朴和谐的山水田园自然风光感觉如何?对中国讲究布局与雕刻的古城古建筑感觉如何?”

联军谈判代表对中国的自然风光没有什么兴趣,毕竟他们没有去一些独特的景点,他们倒是对中国老百姓自耕自种的自足生活及中国别具一格的建筑群有诸多的兴趣。只是此时是谈论山水风光的时候吗?固特英敷衍:“中国绚丽的景色令人着迷!中国独特的人文文化令人神往!我非常喜爱远东中国这一神秘的大陆!”

彭辽哈哈大笑,好像很好客样,道:“固特英将军阁下,你们现在所见的仅是一些普通平常的东西,待几日之后,我带大家去大理石林、贵州黄果树看看,那才叫美不胜收,奇观迷人呢!”而他心里实则在暗骂:“西洋强盗!因为喜爱,所以就来抢是吗?”

固特英心急如焚,他哪有心情与彭辽谈山论水?急于谈正题,他抽动嘴角,带着一丝微笑道:“谢谢彭辽将军的好意!我想我们有机会一定会去的!这次我们谈判小组想••••••!”

讲正题了,彭辽仍不紧不慢,随意问:“你们想怎么样?”

固特英见识了彭辽的厉害,但主动权掌握在对方手里,他也没办法计较那么多,只是转换了一个角度道:“我们想知道贵方最后的底线!”

彭辽一副玩事不恭样,却是异常肯定道:“我方依然还是第一次谈判时的观点!”接着毋庸置疑地说:“贵我双方的谈判的基本议题只能是有关联军向我人民军投降的事宜。”

他扫视一眼联军代表们,自信地问:“想必贵方再次要求我方重开谈判,便是已准备接受这个基本议题了吧!”

固特英内心心存的一丝幻想完全破灭,他无奈地羞辱地轻轻点头:“我们同意在贵方所提出的基本框架内谈判,但我方希望在贵我双方在进行谈判期间,人民军能停止对我被困之部队的任何军事行动!”

这次人民军谈判小组没有再作出不容商榷的强硬姿态。显然人民军总部有了新的想法,林逸曾特别指示过彭辽。“可以!但我方有一个要求!“彭辽爽快答应。

联军代表们有点意外,以为在这个问题上,双方又会是一番唇枪舌剑。其实,他们私下早已有了妥协的准备。

“什么要求?”固特英看过第一次谈判的纪要,他知这是人民军作出的让步。能在谈判之初,便让人民军作出让步,这比起其前任古斯特中将来说,他已取得了小小的进步。

“联军所有海军舰只须撤出北部湾海面,全移往雷州半岛以东海面。同时,联军被围之部队也需停止任何企图突围的军事行动!否则,一切后果我方均不负责!”彭辽鹰隼般的利眼紧盯固特英。

联军海军撤出北部湾,意味着联军对人民军的海面封锁解除,固特英想想既然连投降都已准备接受了,解除对人民根据地的封锁又算什么呢?他同意道:“可以!我即刻向联军总部汇报此事!”

彭辽慢悠悠道:“贵方什么时候撤离北部湾,我军便什么时候停止军事行动。另,我需提醒贵方的是,这个初步的停火协议是有时间限制的,时间应不能超过一个月。”

接下来的谈判,双方达成三点共识,并用文件形式固定下来:联军同意在人民军所提出的谈判框架内谈判;双方同意在一个月的谈判时间内暂停任何敌对的军事行动;双方同意在达成一切军事谈判协议之后,立刻展开政治谈判。

下午,双方继续谈判,主要就联军怎样向人民军投降的问题展开谈判。而上午达成的暂停敌对军事行动的协议双方都已派出代表快马向各自总部汇报了。

“固特英将军!我方的意见是联军全面向人民军投降,这当然包括联军的第五集团海军集团了!”彭辽漫天要价。

固特英差点没被气晕厥,他断然否定:“不可能,联军的投降仅限于被人民军所围困的部队!怎能连我方自由的部队也投降呢?那样的话,我方还用谈什么判,不是越谈越赔了吗?”

彭辽直接顶着固特英:“你们如果不顾被困联军士兵的生死,大可不用来谈判啊?”接着又讽刺道:“如仅限于被围困联军部队的投降,固特英将军!你觉得我人民军还有必要与你们谈判吗?被围之联军各部不是投降便是战死,他们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可以这样说,即便是没有你们谈判小组的存在,没有联军总司令部的命令,我想他们撑不了多久,也会投降的!”

固特英针锋相对,硬硬道:“联军各国的将士皆是英勇的优秀军人,没有联军总司令部的命令,他们不会选择投降,只会选择战死沙场。中国有句古话: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十几万的联军士兵殊死抵抗,人民军也需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能如愿!”

又是老调重弹,彭辽不屑一顾道:“固特英将军,你高估了己方的军队了,也没有清楚地认清形势。目前,我人民军总部采取的是围而不攻的战术,所有被围困的联军不出一月,不是被渴着,就是被饿着自动投降。你想想在这种情况下,我军能有多少损失?”他凌厉的双眼平扫,重声道:“这里,我再次提醒联军谈判代表们,和平投降与战斗中投降以及被俘的待遇是不同的。后者,休想能在贵我双方签订一切协议后,能很快回国,他们甚至于还将根据人民根据地的《战争罪法》依法受到严惩。”

这一番话点中了联军的要害,联军总司令部之所以急于与人民军重开谈判,同意欺辱地答应向人民军投降,不仅仅只是为着十多万联军将士们的性命着想,他们还想把部队成建制地救出来,然后再投入欧洲、中东、近东各战场。固特英折衷一下,建议:“我们同意以联军总司令部的名义与人民军签订投降协议,但联军海军集团不在投降部队之列,并且,人民军需保证所有联军战俘的人生安全。”

彭辽不同意,他坚持道:“我军只能保证和平投降联军士兵的人生安全,而在此之前被俘的联军士兵,要么等待双方展开政治谈判后政治解决,要么得依人民根据地相关法律依法办理。”在有关投降部队的名单上,彭辽部分同意了固特英的建议,他说:“人民军可以同意联军海军各舰队不在投降部队之列,但联军海军集团的陆战师必须归于投降部队之列。”他的态度异常强硬,给人一种山不可移的感觉。

双方针对这个投降的细节展开了两个小时的谈判,哪方都不肯作出让步。这时,外面足音跫然,一位人民军中校军官轻轻地走进来,贴着彭辽耳边私语几句,彭辽顿时满脸笑容,不时抬头瞟一下固特英。待中校军官走后,他打断双方的争执,故作无奈道:“尊敬的各位联军代表,告诉你们一个对于你们来说不好的消息,我郁林州前线传来战报,被围困于小平山镇与新圩镇的法第2军的大容山主阵地日前被我军攻下,法第7师与第8师及法第2军军部覆没,法第2军军长希仁扬中将被俘!”

“抗议!我们抗议!”固特英猛然站起,歇斯底里吼叫,全然没了英国人自以为豪的绅士风度,“我们不是上午才说好在谈判的一个月时间里,双方停止一切敌对军事行动的吗?你们却出尔反尔,再对我军下重手!”

固特英显然是被气糊涂了,彭辽待其发泄完毕后,才略表歉意地点醒他:“固特英将军!停火协议我们是上午签订的,而郁林州战区的人民军对法第2军的歼灭行动则是在之前展开的,这根本赖不上我们嘛!再则,我们双方签订的协议不是还没有经得各自总部的同意,没有生效吗?何况,即便生效了,人民军也需待贵方的海军舰只全驶离北部湾海域之后,才会开始遵守协议的啊!”

固特英颓然坐下,他也知自己刚失态了,只是一支支部队被人民军歼灭吃掉,他的心在滴血啊!

彭辽同情道:“为表我方之诚意,我方谈判小组会就目前的一些特殊情况,向我人民军总部建议我军先期停止一切敌对军事行动,以免有更多的联军部队被歼灭。只是贵我方的谈判需加紧了啊!不然,即便是我军不采取任何主动的军事行动,可能联军士兵饥渴难耐,也支撑不了多久啊!”彭辽猜人民军打下法第2军大容山阵地之后,可能也不会再采取什么大的军事行动了,于是决定卖此一个人情给联军谈判小组。

固特英感激地看一眼彭辽,他与其它联军代表交耳几句,作出让步道:“我方同意我军的海军陆战师列入投降部队名单之列,但他们只是向贵军缴械,他们的人生自由不能受贵方的限制。”

能达到这一目标,已超出了人民军总部的期望。彭辽暗喜,表面却故作勉强地同意联军谈判小组的建议。接下来,双方就联军各支被困部队向人民军投降的地点,联军各部队投降后集中看管的地点,及投降士兵的各种待遇问题等作详细的商议。

在讨论联军投降的细节时,有关联军军需物资是否归于投降内容之中,双方又发生了争执。最后联军谈判小组同意联军各投降部队放下所有的武器向人民军投降,联军存放在粤西雷州半岛地区,包括湛江市内的不管陆军还是海军的一切军需物资一律移交给人民军。

在云表镇前线指挥部的林逸首先接到吴命陵传来的郁林州战场歼灭法第2军的第7师与第8师的捷报,紧接着又接到彭辽送来的与联军谈判小组达成的初步协议报告。其它人均担心法第7师与第8师覆灭的消息会不会对双方的谈判造成什么不良影响?联军会不会老羞成怒,一气之下撒手而归?林逸不这么认为,他相信彭辽能很好地利用这一捷报迫使联军谈判小组让步,加快谈判的进程。

吴命陵送来捷报的同时,也送来了一份要求对法第2军残余部队及清军程启龙部速战速决的报告,并在其上附有一份作战计划书。林逸把作战计划书扔在一边,连一眼都未看。他现在有了新的想法,不能过多地歼灭联军部队。对于整个世界格局来说,目前各方维持一种势均力敌方符合中国的利益,让俄罗斯人与普鲁士人占尽优势,不利今后中国的发展。何况,中国与北俄今后还有那么多的领土争端,事事难料啊!

另一方面,联军士兵死亡太多,也不利于人民军与联军的讨价还价。人民军目前还无力打到遥远的欧洲,不能迫使侵犯中华大地的西洋列强作出政治上的妥协,因此,只能利用这些俘获的西洋士兵要挟西洋各国了。

“安平!你向郁林州战场前线指挥部下达暂停任何军事行动的命令!具体什么时候再恢复军事行动,听候总部通知!”林逸全盘考虑一番后,决定暗地里先期停止对联军部队的军事行动,这与彭辽的猜测不谋而合。

安平记录下命令,想想后,出声询问:“林主席!对河套地区的查尔斯部联军怎么办?”林逸并不介意军务秘书在他下达各种命令,或是作出决定时,提出他们的意见。相反,他还非常喜欢,并且鼓励军务秘书这样做。在这方面,他的第二任军秘书薛青做得最好。

“对河套战场的查尔斯部同样暂时停止任何的军事行动,这边的命令便由我去下达吧!你负责郁林州战场的就可以了。”林逸解释。

安平答应一声后,转身欲走,林逸突又叫住他:“安平!你通知一下吴命陵,让他回总部来吧!那里既然没有什么战事了,就没有必要再窝在那里了!”

安平疑问:“可是,吴部长离开后,郁林州战场由谁来指挥?”

林逸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由第三军军长古华中将接吴部长的郁林州前线指挥部的总指挥之职吧!”

“还有,在郁林州战场也没有必要再堆积那么多的部队,让徐自民的第17师与第18师向东进军,夺回以前他们的辖地梧州地区,并视情况进入广西肇庆地区。”林逸补充。

安平走后不久,林逸整理一会儿文件,正想出门去作战指挥室向包围联军查尔斯部的人民军各部下达暂停军事进攻的命令,这时,政务秘书何方报告进来。“林主席!外交部有人求见!”何方轻轻走进来,恭身道。

林逸讶然,问:“外交部的人怎么跑这来了?有什么事政务院刘汝明主任处理不了的?”

何方解释:“是有关军事方面的事!”

“军事方面的事可以找总政治部王学范部长啊!”林逸还是不解,想想既然人跑前线来了,肯定是总政治部也不能解决的了,再问也是白问,于是他直接道:“说吧!什么事?”

“外交部的人说,人民根据地外交部受到来至于普鲁士王国外交部的巨大压力,他们已接到普鲁士方面的几次严重抗议!”何方看着林逸的脸慢慢变色,越说越紧张。

“他们抗议什么?”林逸重拍桌,恨恨道。

“普鲁士外交部转交了一封他们内阁首相俾斯麦的信,要求我人民根据地履行与他们达成的各项友好协议,要求我军务必歼灭所有联军部队!”何方被吓一跳,战战兢兢道。

普鲁士方面的要求林逸岂会不知?他非常气愤普鲁士人那种需要你时,便提各种合约条款,而你需要他时,则推三推四,躲躲闪闪的态度了。可现在却不是与普鲁士王国翻脸的时候,人民根据地还非常需要普鲁士王国的帮助,而且人民根据地还有大量的留学生在普鲁士学习。

不能明里得罪普鲁士人,林逸不由把无名之火发到了外交部那帮无用的人身上,恨铁不成钢似的道:“别人会拖会推,外交部的人就不会学学别人?你不会推,躲总会吧?逃总会吧?何方!你告诉外交部的人,就说我不见!”

何方迟疑一会儿,小声道:“林主席!外交部的人把普鲁士驻我人民根据地代表处的主任也带来了!”

林逸气得晕乎,暗骂:“真是蠢!别人躲都还来不及,他们还把人带过来了!真是木脑壳啊!”嘴里却大声道:“不见!不见!你让齐江波去见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