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创世 第二章天眼入世 第三十章血战酒楼(中)

pcyairyw 收藏 0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9/


看清眼前的局势后,客祖以目示意已来到自己身边的岩石,带着他一起回到了屋子中间。

看到客祖正用征询的眼光望着自己,岩石轻轻地点了点头,低声道:“没错,皇家虎卫团!”

在说此话的时候,岩石的心情极为复杂,首先是对来敌的强大实力所产生的震撼。虽然自己在不久前刚刚突破了高位剑士的级别,到达了低位大剑士的层次,但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出,院中任何一人的实力都绝对在自己之上,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让自己单独去突围,那机会铁定为零;再来就是对龙祥的既惊且疑,惊的是这个平时看似普通的少年,在这种时候怎么能以一个普通人的能力准确地估测出对手的实力程度,这可是实力甚至比自己高的多的客祖都比不上的,疑的是虽然对方出现的三人实力程度和龙祥说的一般无二,但人数上似乎要比龙祥预测的少了一位,对于一个隐藏在暗中的敌人,那才是最最可怕的。

正在他心念电转的时候,只见客祖微微地向房门跨前了一步,将龙祥挡在了身后,开口朗声说道:“门外的朋友,既然来了,何不进来一叙?”

“哈!哈!哈!哈!”随着一阵粗旷的大笑声传来后,只听“轰隆”的一声巨响,房间坚硬的石墙仿佛受到了重击,顿时整体地垮了下来,一阵烟尘弥漫中,一条模糊的高大身影穿过纷飞的尘土,逐渐清晰地进入到三人的视线之内。

等到眼前纷飞的尘土散去,房中的三人凝神戒备之下,定睛向来人看去。只见此人身高两米挂零,比本已十分高大的客祖还是高上一大截,身穿同院中三人同样的白银虎头战甲,不同的是,此人肩上的虎爪数为三根,而且白银战盔的护脸也没有放下来,露出一张长满横肉的脸和一副如钢针般坚硬的虬髯,配以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狂暴气息,带给人一种势不可当的气势。

凌厉的冷芒扫过屋中屏息静立的三人,来人将目光最后锁定在了岩石的脸上,戏谑地笑道:“果然是你,没想到你小子的速度还挺快,居然一口气狂奔千里,害的我们拼命追赶,在索姆城才把你给堵上。小子,胆子不小,竟敢刺杀我皇陛下,那天被人把你救走,今天再想逃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怎么,还等我动手吗?识相点,自己跟我走吧!”

岩石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回为他知道,当天在皇宫被围时,正是眼前这位巨无霸似的大汉一招之下就几乎解除了自己的全部战力,在这位猜测不透实力的来人面前,自己的那点实力根本就不够看的,这种情况下,只能看客祖的了。

虽然同样惊讶于来人强大的实力,但客祖却并没有任何的惊慌,相反的倒平静了下来:“这位将军,请问你是何人,能否容我一言?”

听出了这就是刚才在门外听到的声音,来人环眼中凌厉的光芒一闪,目光迅速地移到了出言的客祖身上,收起了对岩石说话时的戏谑,首次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洪声问道:“你是谁?”

客祖轻轻地笑了笑,平静地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有一点我必须向你说明,你口中的刺客是我的兄弟,他去刺杀恩特陛下是真,但却并没有出手,凶手另有其人,他只是被人栽脏嫁祸的。希望你今天能够放他一马,容我们查明事实真相后,一定会登门请罪,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来人闻听此言后,只是哈哈地狂笑了一声,接着暴声叫道:“有没有冤枉他我不管,有什么话等抓回去拷打后一问便知。倒是你这小子,居然能够感觉出我的气息,看来似乎不简单呀,不过既然他是你的兄弟,那就是同党了,来吧,一起跟本座走一趟吧!”

言罢将斜持在身后的长枪平伸向前,身上发出灼热的火斗气,暴吼一声,狂扑了上来。

看到对方已然出手,客祖也将自己蓄势已久的斗气瞬间提到顶点,从腰中变戏法似地抽出了一根三尺长的软剑,运气一抖之下顶的笔直,虎吼一声,迎了上去。

见到客祖已经和来人动上了手,岩石把手一伸,迅速把站立一旁的龙祥推到床上,接着闪电般地掠到窗前,将“血舌”掣在手中,同时把冰斗气迅速提聚到了极限。

随着两条同样带着灼热火斗气的高大人影迅猛地交击在一起,只听耳中“轰”的一声巨响,屋子中间的桌椅在瞬间全部化为齑粉。客祖的内腑中一阵气血翻涌,虽然自己是以有心算无心,以蓄积了许久的颠峰状态全力迎击了轻敌的对手,但在对方那带有一种狂霸之气的斗气冲击下,他此时的滋味也绝不好受,在双方的斗气还没有接触之际,他就已经清楚地感觉出虽然对方和自己的实力都处在同一个级别上,都是拥有火属性斗气的高位大剑士的水平,但不可否认的是,对方的能力更强了一些,似乎已经接近了剑师的门槛。

轰然大震中,两条人影又迅速地分了开来。在刚才的一击中,来人明显的吃了大亏,交击之下,身体被轰的口喷鲜血倒飞了出去,撞碎了对面的墙壁后,掉入到对面的房间里不知死活。

而客祖虽然重创了对方,但同属性的斗气的交锋使自己的内腑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胸中一热,一丝鲜血也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听到楼上已经动了手,院子里的三人也同时动了,随着两道蓝色和一道青色的光芒亮起,三道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向窗口扑了上来。

守在窗口的岩石见状,立刻就知道了眼前三人分别为两个拥有冰斗气和一个拥有着以速度见长的风斗气的大剑士,心念电转之下,他清楚地意识到绝不能让一个对手冲进屋内,否则被风斗气的对手缠住后,那么后面的人将一涌而进,后果不堪设想。

考虑到这些,同时也为了给客祖争取时间解决房内的对手,岩石把牙一咬,迅速挥起手中的“血舌”,利用提到顶点的冰斗气,在空中划出一道带有强烈冰寒气息的剑幕,硬生生地向疾扑而至的对手罩去。

岩石发出的冰斗气和对方两蓝一青三道气劲毫无取巧地撞在了一起,一阵强烈的金铁交鸣声中,硬生生地接下了三人的凌厉一击。

但实力和人数的差别实在太大了,交击之下,虽然扑上来的三人在受阻的情况下,因为身体在空中无法借力而被逼的落回了院中的地上,但岩石的情况就大大的不妙了,双方的气劲甫一接触之下,岩石如中电击一般,身体狂震,当即如屋中来人一样,口中狂喷鲜血倒飞而回,重重地撞在了侧面的墙上,随即萎靡地贴着墙壁滑到了地上。

此时正值客祖将来人击退,听到背后的声响,他不用回头看也猜到了发生了什么情况,顾不上去调息一下体内紊乱的气血,没有丝毫的停留,客祖闪电般地掠到窗前,接替了岩石原来的位置。

此时正值院中三人再一次全力地发起扑击,看到如此情形,客祖没有丝毫的保留,体内的火斗气随着手中的软剑疯狂地喷涌而出,化做一片强烈的红芒,向闪电般扑击而至的三人迎头罩去。

虽然客祖的实力比下面三人要高出一级,若换在平时以一敌三的情况下,倾力一击或可取其性命,但此刻正值他刚与一个实力相近的人全力地交了一次手,火斗气已经损耗了一大半,而且兼之又受了不轻的内伤,以致于威力至多只能达到平日的一半。

不过高位大剑士这一半的实力也足以骇人听闻,红、蓝、青三色光芒交织下,只听冲上来的三人同时发出一声闷哼,向上猛扑的身形顿时倒飞而下,口喷鲜血地重重砸在了院中的地上,不知死活地一动不动。

而客祖则是脸色雪白,身形暴退之中,喉中的热血再也按捺不住,“噗”地一声如箭般喷涌而出。

虽然刚才的交手只是电光火石的几息时间,但先后重创四位大剑士后,客祖的斗气也已经所剩无几,同时一阵阵眩晕的感觉向他的脑海中袭来。

用力定住疾退的身形,客祖用疲惫的目光在屋中环视了一圈,只见原本富丽奢华的房间早已变的一片狼籍,挨着走廊的墙壁也已经摊塌成了一堆瓦砾,眼前的情景用惨不可言形容也毫不为过。

随着耳边“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岩石颤颤巍巍地从墙边站起身子,迈着蹒跚的步伐向客祖靠拢过来。

注视着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岩石,客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强行按下内腑中刀扎般的剧痛,轻声地问道:“兄弟,怎么样,你还行吗?”

缓缓地站直身子,擦去口角的血迹,岩石看着客祖的眼睛露出了疲惫的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坚定地说道:“我的命硬的很,没问题的。”

不过岩石此时的情况明显要比客祖差了很多,毕竟他是以一人之力同时接下了三位比自己高一阶的对手,内腑早已受到了重创,此刻回答完客祖的话后,再也支持不住,膝盖一软,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往外吐起了鲜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