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大容山战

而山 收藏 2 22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大容山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人民军与法军在大容山1号与4号高地激战一上午,由第五军军参谋长徐自民统领的北翼进攻部队之一——人民军第18师已稳稳地在法军第4号高地的半山腰站稳了脚,这都多亏了人民军第18师师长杜川民亲临第一线的指挥。而在大容山的第1号高地,由人民军第九军军长周宁涛统领的南翼进攻部队之一——人民军第36师虽两次拿下法军的第一层防御阵地,但又均被法军组织的反冲锋给夺了回去。

一上午的战斗未获理想战果,有“拼命三郎”之称的第九军军长周宁涛更是转达了前线总指挥吴命陵对战事进展缓慢的严重不满。周宁涛分析两得两失的教训,是因为法军在第1号高地构筑了一个拱门型的防御阵地,拱门的两条边组成了强大的交叉火力网,并配备了较强的兵力一左一右钳制住主阵地,拱门空心处更有严密的防御纵深。如此,人民军即便占领第一层阵地,也守不住,因为法军既可以居高临下俯射,又可从两翼发起反冲锋。于是,周宁涛决定改变战法,集中优势兵力,从法军拱门阵地的两条边开始攻击,逐渐缩小包围圈。

下午,攻击法军大容山南北两翼阵地的人民军调换了部队,北面由人民军第17师接替人民军第18师的进攻,他们接令从第4号高地的半山腰开始上攻,必须在今日天黑之前拿下整个第4号高地;南面由人民军第35师接替人民军第36师的任务,他们还得重头再来,从山脚往上攻,务必在今日之内攻下法军第1号高地的一半。

打仗从不落人后的周宁涛这回真的发火了,他不顾警卫的阻挡,一定要上第一线观察部队的进攻情况,身边的作战参谋们急得不行,而第九军军政委施南宽又不在军中,没人能挡得住周宁涛,参谋们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军长周宁涛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虽然他的年纪在整个第九军团以上军官中最小,但他的火气却是最大。

再不阻止,前面便是第一线突击部队的聚集地了,难不成他还想当突击队员不成?第九军政治部一位见习政工,年纪看起来不超过二十岁,长相相当英俊,脸上还带着些许稚气,也不知他哪来的胆?此时只听他猛然大声喝叫:“站位!”当真是初生年犊不怕虎啊!

少尉姓马,名陵,他虽年纪轻轻,却是大有来头,在他进第九军实习时,马紫芳曾亲自找到第九军军政委施南宽,吩咐他帮忙照顾马陵,因为马陵是她的亲堂弟,两人关系特别要好。

两年前,马陵转弯抹角知道马紫芳在人民军中后,他早已慕名人民军想加入其中的心蠢蠢欲动了,于是偷偷从海南的家中出逃,来到了广西南宁。马陵手里拿着一封马紫芳曾寄回家的信,自然轻易地找到了阔别几年的表姐。姐弟俩相见高兴万分,马紫芳帮马陵一一介绍夏依浓、夏红以及林逸。林逸、夏依浓与夏红见马陵稚气未脱,相貌英俊,心生喜爱。而马陵见到夏依浓这个等级的美女早已惊呆,后又听屋里还有一帅哥叫林逸,他更是惊若木鸡,转而兴奋得脸涌红色,因为站在他面前的居然是人民军、人民根据地的主席,传奇式的英雄人物,这可是他做梦都想见的心中超级偶像啊!

马紫芳看不得表弟马陵那见到美女就流口水,见到英雄就变木鸡的模样,走到他身旁,摇醒他:“陵弟!你别对他那么崇拜!他将来可能还会跟你是一家人呢!”其实她对对林逸的崇拜与爱恋又何止强马陵百倍?

马陵愕然,见马紫芳娇痴忸怩状,疑惑地看看林逸,又看看马紫芳,旋明白过来,然后唤出一声惊得林逸变木鸡的话。“姐夫!”他甜甜地叫。

当时夏依浓与夏红惊大美丽的双眼,看笑话地望着林逸,林逸则手足无措,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他求救地望向马紫芳,马紫芳轻拍一下马陵,娇叫一声:“要死了!”早背过身满心喜欢地偷笑了。

马陵见没人反对,傻傻笑着缠着林逸说事。从此,他进门出门见着林逸便是甜甜地“姐夫姐夫”地叫,林逸晕乎,实在没法,也不与马紫芳商量,私下询问过马陵后,便把马陵弄到南宁政治学院当学员去了。为此,马紫芳还痛苦折磨了林逸三两天呢!后来,知道马陵非常乐意参加人民军方放这林逸。

平地一声大喝之后,一群人惊滞地望向嘴毛都还未长齐的小小少尉,真不忍看见等下他会被气盛的周宁涛扁成什么样子?

周宁涛听到这一声猛喝,他的眼睁得比任何人都大,他的表情比任何人都惊讶。他气冲冲走过去,左手抓住马陵的军衣,右手朝马陵的头拍去,边轻拍边笑骂道:“叫谁站住?叫谁站住?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吧?”军中知马陵是马紫芳表弟的可能只有施南宽。

依据人民军《作战条例》,指挥部主官禁上第一前线,马陵被周宁涛拍打得抱头转圈,他不知他错哪里了?但自己多少也是人民军的少尉军官啊?这样被人当众拍打,他觉得丢尽了颜面,不由凛然站直,再次喝道:“警卫!政治部命令,第九军军长周宁涛违反部队《作战条例》,依令须强行带回指挥!立刻执行!”

周围的人这回眼瞪得更大,警卫们不知所措,周宁涛火气上冲,忘记了拍打,难以置信地死盯着马陵,他真敢太岁头上动土?“你还来真的了?”周宁涛反应过来,重拍下来。

马陵边躲边叫,受不了了,怒喝:“警卫!警卫!还不执行?这是政治部的命令!”

警卫们左右不是,谁也不敢动手!少尉再度大声喝道:“你们想害死周军长吗?这是施南宽政委离开时特别嘱咐过的,你们谁敢不听?马上执行!”

警卫们望向那些更高级别的政工干部,以求证真伪。马陵这话一点不假,第九军军政委施南宽在第九军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执行捕捞被淹联军的任务,一部分北上参与执行围歼法第2军与程启龙部清军的任务。)后,因他深和军长周宁涛的禀性,临分手时,特别嘱咐军政治那帮政工干部,要他们务必阻止周宁涛上前线,确保其安全。

官大一级压死人,周宁涛的犟脾气上来了,施南宽不在,谁个真敢去严厉执行军纪?在第九军中,也只有施南宽可以制约周宁涛,这不仅仅因为施南宽是军政委,而且还因为施南宽是原人民军南宁军校校长,曾担任过周宁涛的军事理论课程老师。

马陵懵懂,别人不敢,他敢!他只知严格执行军令,因为他在南宁政治学院时,老师就是这样教的。

政工干部们点点头,承认有这么回事,而参谋们却在拼命向警卫们挤眼色,要他们听令执行。一个警卫首先大胆上去,另几个警卫也跟上,齐了一声:“军长!对不起了!”说完,架着周宁涛便往回走。

马陵整好被周宁涛拍打乱的军帽,终松出一口气来,其它人也都松下一口气,而被强行架着的周宁涛欲哭无泪,他恨恨瞪着马陵,气道:“你给我记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嘿!嘿!你们还来真的了啊?放下我,我自己会走”

没人听他的。

“你们轻点!轻点!我的裤腰带松了!放下我,放下我!”

后面传来一阵笑声,少尉得意地笑了,大家跟着一起往回走。这时,几发炮弹飞来,恰好落在刚周宁涛他们落脚处,大家重拍胸脯,惊出一声冷汗!

第35师第105团在团长朱槐德率领下,步炮协作,攻下法军大容山第1号高地的第一层防御阵地,这是人民军第三次拿下此阵地了,第105团全歼守敌二百余人,并在此构筑了防法军反冲锋的简易阵地。不久,法军实施一次反冲锋,被第105团击溃,人民军稳稳地在此站住了脚跟,这是很重大的胜利,周宁涛传令嘉奖。

接着人民军第九军第35师各团军心振奋,依次攻下法军第1号高地拱门防御阵地两条边的诸火力据点。第九军的火炮随之移动位置,更多的炮弹更直接地落入法军阵地,有利地协助着步兵的每一次攻击。

人民军改变攻击战术后,面对这种步步为营,层层推进的战阵,第1号高地上的法军束手无策,阵地被一点一点地蚕食,在杨诚志率领的人民军第17师于黄昏时分夺下整个法军北翼第4号高地一个半小时之后,人民军第35师也于夜幕降临时分占领了法军南翼整个第1号高地。现在法军的大容山阵地,仅剩下第2号与第3号两座高地,在孤立无援地相对而视。

第2号高地是法军大容山阵地的主阵地,法第2军军部便设于此高地中,第2号高地位于大容山南端,是法军最坚固的据点,也是大容山的制高点,这里法军不仅有重兵把守,而且在高地的山林中置有法第2军军直属所有的火炮。第2号高地上有许多的山洞,还有法军依山而筑的许多各种明暗工事与火力点,人民军进攻部队的后方炮火很难给予有效打击,担任主攻任务的人民军第36师先后4次发动强攻都被法军打了下来。

针对这种情况,人民军决定晚上采取夜战强攻第2号高地,并调集人民军第35师第105团与人民军第九军军属特种兵营协助第36师强攻。第105团全体士兵在攻打第1号阵地时,表现优异,得到第九军军部的肯定。而第九军军属特种兵营全是部队里单兵作战的精英,他们久经沙场,战斗经验丰富,是周宁涛眼中的宝贝,心中的骄傲。有了这两支精英部队的助战,第36师如虎添翼,全师上下信心百倍,誓要啃下第2号高地这块硬骨头。

夜晚,皓月悬空,第105团从左边,特种兵营从右边,第36师的第108团从中间对第2号高地发动了总攻击,特种兵营的爆破手冲在最前面,在炮火与狙击手的掩护下,士兵们手里拿着大刀,身上绑着手榴弹扑向高地,他们凭借有力支援,互相掩护中迅速靠近目标,一一爆破法军掩体工事。对一些不好爆破的目标,英勇的人民军战士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无奈采取肉弹攻势,拉燃手榴弹直接冲进法军山洞深处与法军同归于尽。在人民军的爆破攻势下,法军的第2号高地防御被慢慢打开,从右边进攻的特种兵营最先突破法军的防线,当真不愧为人民军的精兵部队——特种兵营。

从左边进攻的第105团与从中间进攻的第108团采取了与特种兵营同样的爆破战术,但效果并不理想,可能这两路的地势更为艰难,也可能是这两个团的爆破手没有特种兵营的爆破手那么有经验,他们在损失大量的敢死爆破手之后,依然未能取得较大突破。

在人民军实施强大敢死爆破的同时,法军也组织了敢死反冲锋队进行坚决反击,反复发动反冲击,在第2号高地多次爆发激烈肉搏战,法军赤裸上身的敢死队,舞着刀朝人民军攻击部队猛冲过来,战况最激烈时连指挥人民军部队上冲的团级指挥官也得拿着指挥刀与敌展开血战。然而,人民军后续部队强大,法军依然无法阻止人民军的猛攻,战至天亮人民军终冲上第2号高地,捣毁法军第2军的军指挥部,缴获所有的火炮,法第2军军长希仁扬中将也被人民军士兵俘获。两个小时后,残余法军悉数投降。不久,第3号高地也被由杨诚志率领的人民军第17师顺利拿下。

法第2军主阵地大容山阵地被占领后,法军军部及法第7师与第8师全军覆没,剩下的被围在神宁村的第5师与被围在小平山镇的第6师如待宰羔羊,人民军要拿下他们还不手到擒来?

在法第2军与程启龙部清军在小平山镇与新圩镇遭到人民军围歼的同时,一直顺风顺水,凯歌高奏进攻南宁地区的查尔斯部联军与载垣部清军也明显地感受到了情况的不对。自从占领柳州城后,他们再没遭受到人民军什么像样的抵抗,人民军层层迟滞,步步后退,不与联军发生强力碰撞,人民军丢掉来宾防线后,又丢掉了宾阳防线,直至退到南宁城最后一道屏障——昆仑关方停止下来。昆仑关相持几月,几番血战后,缺枪少弹的人民军鲁万常部与胡野林部渐显不支,联军与清军有理由相信,他们用不了多久便可拿下昆仑关,并最终占领南宁城。

前几天联军总部与清军总部还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人民军南方合浦——博白防线已全线崩溃,而从贵州省南下的一万清军也从西面逼近,已与己部形成了夹攻南宁城之势。这时,他们更有理由兴奋——占领南宁城指日可待。然而,时间过去半月不到,他们却发现情况并不像他们所想象的那样,本已支撑不住的人民军昆仑关守军,突然坚挺起来。上午作例行消耗战而正面进攻的一万湘军,不仅在近大半年以来少见地被打退了回来,而且还损失达四千人之惨重。

载垣与查尔斯搞不懂了,他们不知为何人民军又厉害起来了,难道前面人民军的渐渐不支是假相?或是人民军有增援部队到来?这个想法令载垣与查尔斯忧心忡忡。其实,这时林逸与吴命陵确实已决定派遣钦州预备役1师与灵山预备役师增援昆仑关守军,但他们还远未成行。而这时防守昆仑关的人民军之所以突然坚挺起来,完全是因为人民军总后勤部的一条命令所致,人民军总后勤部命令:所有新生产出来的武器弹药首先保证昆仑关守军之需要。

面对战术与装备落后的敌军,人民军从没有打不赢的,补充足了武器弹药的人民军鲁万常部与胡野林部就若注射了一剂兴奋剂,立马生龙活虎起来,对胆敢小觑他们的敌军,痛快打击,令湘军留下了永世难忘的记忆。

双平水库炸堤第二天,人民军昆仑关守军接到人民军总参谋部捷报,战士们欢天喜地,更是精神抖擞,准备在北线战场也打一个大胜仗以呼应南方战场的巨大胜利。然而,随着捷报传来的还有人民军总参谋部的一纸命令:向敌军示弱,务必拖住所有敌军,不得让敌军逃脱,待南方战场的人民军北上之后,合力歼灭之。

南线战场的有关信息全被人民军封锁,进攻南宁地区的载垣部清军和查尔斯部联军与进攻郁林州的敌军一样一直没有收到南方战场联军被水淹的任何信息,直至他们的北逃与东逃退路全被人民军封堵死为止,他们才发现情况已大大不妙。

此时,人民军第二军的第6师与第7师已占领来宾城,第5师已占领贵县,第8师已战领桂平,而增援昆仑关的人民军钦州预备役1师与灵山预备役师也已到达昆仑关隘。现在进攻南宁的敌军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向西。可西部是人民根据地腹地,那是一个无底的深渊,不说会遭受到人民军无穷的追击和人民根据地地方武装的无数骚扰,会被拖累拖垮,便是人民根据地单单实施坚壁清野的政策都可以把十几万的部队活活饿死。想到这些后果,载垣与查尔斯便不寒而栗,赶紧打消了向西逃窜的念头。他们心存一丝侥幸,希望东面阻击的人民军尝未完全到位,他们则可以凭借优势兵力突破人民军东部的阻挡线。

敌军不动,昆仑关的人民军守军也不会动,发现敌军有向东逃窜的可能,鲁万常与胡野林在昆仑关指挥部里商议怎样围歼这一股多达十二万的敌军。

“窝囊了大半年,终可出这口鸟气了,这回定要让西洋鬼子与湘军全葬身于昆仑关下!鲁军长!你说这回这战我们怎么打?”胡野林敞开胸襟,不停地扇着风。躲在闷热的山洞里,没有一丝风,他宁可去前线吃吃炮灰。

鲁万常也是个急性子,他深有同感。自去年烧毁清军水师,取得一点小胜绩后,他所统领的部队便没有再取得任何可以炫耀的战绩。其实即便是这火烧清军水师,都还不全是他们第一军的功劳,而是人家海军的蛙人特种部队的杰作。后来的他认为胜券在握的在围歼美第88师之战中,也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而接下来的几次与联军的交锋,第一军均未能占优。总之,他的第一军与联军查尔斯部联军在之后的对峙中,第一军处于下风,以至于最后落到溃退的地步,丢了柳州,双丢来宾,丢尽了第一军的颜面!他盼望来一场大战,好好扬眉吐气一番。

“这一帮兔崽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一个好好的柳州城,被他们毁了大半。这次他们想全身而退,没门!没有人会答应!根据地老百姓不会答应,我人民军战士手中的枪也不会答应!”他恨恨道。

“谁说没人会答应啊?我就答应!”外面第一军军政委龚敏大步走进来,手中拿着一封急件。

“政委!你疯了啊?你答应让清军与西洋鬼子做完坏事后,又大摇大摆地回去?”鲁万常怒目暴瞪,“别说我没提醒你,政委!不说你是我的政委,你便是我的亲兄弟,我也照样领兵打倒你!”

龚敏不怪鲁万常的无理,笑笑,假设道:“如果林主席也答应了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林主席怎会答应放敌人走?他可是最恨西洋鬼子的了!”鲁万常一口否定。

胡野林也是一副根本不可相信状。

龚敏扬扬手中的急件,苦笑道:“这是刚收到的林主席急令!上面说让我们分离开清军与联军,放清军走,重点打击联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