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四章 求而未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人民军与联军的谈判在谈判的第二天又是不欢而散,当天下午,双方没再举行会谈,双方都在等待张黄镇战役的结果。联军谈判小组抱着看笑话的心态等待人民军谈判小组出丑,他们怎也不相信人民军第三军能在三天之内歼灭总人数约有一万二千多人的法第4师与英第3师联军。而人民军谈判小组则怀着等着瞧的心态等待联军谈判小组妥协,他们对自己充满信心,对人民军第三军充满信心。

第二天上午八时,应人民军谈判小组的要求,双方重开谈判。此时,三天的时间还未到,联军谈判小组以为人民军要妥协了,他们自以为是地踏入会厅,脚步轻快,脸上荡着笑容。入座后,古斯特轻松笑问:“尊敬的彭辽将军!很高兴在阳光明媚的早晨见到您,人民军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建议?”他的眼角有戏谑的意味。

彭辽脸部抽动,冷笑,断然否定:“没有!我方依然坚持我方原有的谈判观点!今次约见贵方,是想向诸位通报一点情况!”

古斯特笑容凝固,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语气加快问:“什么情报?”

彭辽紧盯古斯特,一字一句道:“一个对于贵方来说不好的消息,法第4师与英第3师已被我人民军第三军围歼覆灭!”

“什么?”古斯特色变,震惊得双眼鼓暴,“什么时候的事?”联军谈判小组成员同样个个大惊失色,不能置信状。

“昨晚七时张黄镇战斗结束,九点,我谈判小组接到战报。”彭辽怜悯地看着震惊过度的古斯特,那是一种信心的垮台,一种心理防线崩溃。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三天的时间还没有到啊?”古斯特喃喃,他的身体在发软,手在微抖。

“对!三天时间还没有到,我人民军第三军仅用了一天半的时间,便结束了战斗。”彭辽肯定古斯特的说法。

“我们怎么没有接到任何信息?”古斯特心里还在作最后一丝挣扎。

“昨夜,我方便想当夜向贵方通报战报!但为了不影响各位的心情,我们还是觉得今早在这种较正式的场合向贵方通报为好!”彭辽体谅道,实则他的话含了莫大的讥讽。

彭辽见联军谈判代表还是不予相信,进一步证明:“告诉大家一个噩耗,法第4师师长西姆少将战死,英第3师师长蒙利尔少将被俘!”

彭辽的话就若一波又波的打击,古斯特轰然倒塌,他软软靠在椅上,这个噩耗他不能接受,其它联军谈判代表也不能接受,他们瞠目结舌望向彭辽。

彭辽同情地扫视死丧着脸的联军谈判代表,安慰:“西姆少将的遗体我们已代为收拾好,你们可以去看看,但英第3师师长蒙利尔少将,我人民军总政治部有规定,你们不能相见了。”

联军谈判代表没有人发言,会厅沉默下来,人民军谈判代表耐心等待。良久,古斯特恢复一点清明,哀痛问:“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歼灭法第4师与英第3师?”

彭辽觉得古斯特已失去理智,怎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这当然有军事方面的原因也有政治方面的原因了,但他还是给予了郑重回答,却是从另一个角度回答的。“法第4师曾攻入过北京城,他们对我中华民族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我中国人民笔笔在账,他们是我人民军总政治部限令歼灭的联军部队之一。”

此时,西洋人才知道为什么人民军有时会打得联军部队那么恨了,甚至还拒绝联军士兵的投降,他们从彭辽的话语中感受到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心中升起一层深深的寒意。

会谈只进行了半个小时便中断,之后,双方均明白对方无意妥协。张黄镇围歼战是一块试金石,人民军寄希望于对联军法第4师与英第3师的狠狠打击,摧毁联军的抵抗意志,从而促使联军的全面投降。而联军则寄希望联军法第4师与英第3师的顽强抵抗,大量杀伤人民军,从而使人民军知难而退,最终迫使人民军同意全面接受停火协议。但双方的如意算盘均打错,不管出现哪种情况,对方都无意作出让步,双方总部定下的谈判基本原则,根本不可能更改。因此,这次所谓的谈判,分歧太大,没有进入真正的谈判便夭折了。

谈判没有再进行下去的必要,古斯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不顾人民军谈判代表的劝告,执意要去灵山县城求见人民军最高级别的领导,作最后一次努力。他还有一个夙愿想实现,就是要见上一面人民根据地的最高领导人——林逸。

“林主席!联军谈判小组要求见您!”军务秘书安平推门进来。此时,林逸正与吴命陵在商谈调人民军第三军北上作战问题。

“他们怎么跑灵山城来了?谈判不是在浦北城举行吗?”林逸疑惑。

“总政治部报告,人民军与联军双方均无意退让,双方的谈判已破裂!联军谈判小组来灵山县是想作最后一丝努力,期望我方能作出让步!”安平挺直腰杆,军仪标准。现在他已渐渐习惯林逸的工作方式,也知林逸喜欢怎样的助手。

“联军不会让步,我们也不让步啊!他们来也是白来!”林逸脸显怒意。这种谈判结果,他早已预料,不说人民军与联军决策层无意妥协,便是联军受之于清军的压力,人民军受之于普鲁士王国的压力,双方也不能随意妥协。“算了!让他们回去吧!大家还是战场上相见好了!”林逸沉思片晌,觉得没必要再在谈判上浪费时间。

“林主席!联军谈判小组既然来了灵山,总不好让人家碰壁的,出于礼节,我们还是派人去见上一面为好!”人民军总参谋部部长吴命陵在一旁轻声提醒。

林逸若有所思,同意:“好吧!让齐江波将军与联军谈判代表们见上一面吧!会谈就没必要了,只需郑重重申一下我方主张即可!”

下午,在灵山县政府大院的会客大厅里,古斯特在期待中等候人民军高层领导的到来,他是多么希望出现的身影是人民军统帅——林逸的身影啊!他想亲眼目睹传说中英雄人物的风采,更想亲身体会天才式领袖人物的智慧。

外面传来脚步声,有人民军总政治部的接待人员来请他们去左侧的会议大厅,那里齐江波将军已在等候。古斯特几次想出声询问,是哪位人民军领导接见他们,但终还是按捺下了好奇心。

“古斯特将军!久仰大名!我代表林逸主席及人民军总部欢迎你们!”齐江波展出一丝笑容,洪亮着声音。

古斯特再一次失望,对面貌视热情的人民军高官与传闻中林逸的形象不符,他已知对方不是林逸了。“您好!能得到将军的接见,本人及我们谈判小组成员均倍感荣幸!”古斯特客套回应,脸上挤出的一丝笑容,掩饰不了他内心的失望。经接待人员介绍后,他知对方是人民军总政治部的高官,专门负责纪律事务的刘江波少将。

“尊敬的齐将军!请代我及我们全体谈判小组成员向林主席表达我们最诚挚的敬意!”古斯特客气一番后,谨记自己此番来的目的,回到正题,“我们双方还有可能重开谈判吗?”

齐江波反问:“尊敬的古斯特将军!贵方有退让的可能吗?”

古斯特不答,齐江波笑笑,正色道:“我方也没有退让的可能!因此,重开谈判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他突然站起来,严肃道:“我此次奉人民军总部之命接见诸位,仅是再次郑重向各位表明我方的观点:联军只有全面向我方投降,被困联军士兵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

最后一丝幻想破灭,古斯特心中反而轻松下来。接见不到十五分钟,在齐江波准备离开之时,古斯特留住齐江波,私下要求:“齐将军!我想见林逸主席阁下,不知可否代为转告?”

“这个没必要了吧!林主席很忙!”齐江波为难道,他觉得自己说得够清楚明白的了。

古斯特明白对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忙解释:“这纯属私人求见,就算作一个敬仰林逸主席阁下的人的真诚渴望吧!”他满脸期待。

齐江波不太相信地反问:“纯属私人求见?不涉及公事?”

“纯属私人求见,绝不涉及公事!”古斯特保证。

齐江波感于古斯特的真诚渴望,答应代为转告,但绝不答应此事必能成真。古斯特感激万分,不厌其烦地表达自己的谢意。

第二天上午,齐江波来见林逸,汇报昨天与联军谈判小组见面的情况,林逸阻止道:“齐将军!那方面的情况你不必汇报了,基本方针政策总部已给出,你们总政治部自己掌握即可!”

齐江波停下作汇报的打算,犹豫片刻,期期艾艾走近,战战兢兢轻声道:“林主席!另有一件事,还得请您作决定!”受人之托,他总也得努力一番的。

“什么事?”林逸专注盯着地图,没有转身,不经意地问。

“联军谈判小组组长古斯特中将希望与你私下见上一面!”齐江波小心道,然后静等林逸的指示。

“怎么?古斯特还想走后门不成”这是林逸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齐江波昨天为古斯特的真诚恳求所动,他想玉成此事,努力道:“古斯特知道双方的谈判已无望,对此,他不再抱任何的幻想,他只是因敬仰林主席您,想以私人身份与您见上一面!”

林逸疑惑不解:“纯属私人见面吗?”

“不见!你告诉他,他不值得我一见!”林逸与古斯特素不相识,想到合浦城被古斯特最后离开时一把火烧得全城瓦砾,接着斩钉截铁道。

古斯特带着遗憾离开灵山城,他不知林逸因何不肯接见他,他已真诚表达自己的崇敬意思了的。

“林主席!南方战场大局已定,飘荡在北部湾海面上的联军第五集团海军部队仅剩一个陆战师的兵力可以作登陆战,此已不足为虑,您看是不是可以解决郁林州地区的敌军了?”在灵山指挥大院里,吴命陵指着地图上郁林州位置一大块红圈圈询问。人民军南方集团军及总部各部门的灵山指挥部设于一家富商的大宅院中,他与灵山县政府大院相距不过三十米。

“我看可以!待第三军北上至郁林州后,总参谋部可以向郁林州地区的人民军下达总攻命令。”林逸点点头。

吴命陵不解地问:“郁林州地区的敌军并不需要第三军也可以解决啊!林主席为何要等第三军北上至郁林州后再动手呢?”他认真看一下地图,旋又释然,反问:“林主席是否担心进攻南宁地区的敌军会向东逃窜?”

林逸左转身,深邃的眼眸望向窗外,喃喃自语:“现在我们的眼光要放远一些了,我们的战略思路要放宽一些了,我们的动作也要放大一些了,我们要开始考虑解放全国的问题了!”

吴命陵早在思考这个问题,但他以为此事至少也要再等一年之后,才有可能实施,他没想到林逸现在就开始未雨绸缪,讶然望向林逸,惊于他的雄才大略,暗想:“林主席都已考虑好了吗?时机已成熟了吗?”

他静听完林逸的感慨,兴奋道:“好!林主席所言极是,第三军北上郁林州后,为防进攻南宁地区的联军查尔斯部与载垣部清军的东逃,我人民军第二军第5师与第8师可以抽出北上占桂平与贵县(今贵港),阻住敌军的退路!”但他马上又忧虑:“仅这样,我军想歼灭进攻南宁地区的所有的敌军,力量是否显单薄了?敌军可是有十万之众啦!”

林逸瞟一眼吴命陵,不以为然,早有谋定,说:“不是要全歼所有敌军,如只是歼灭联军查尔斯部,你说我人民军三个整军的兵力够吗?”

吴命陵双眼一亮,旋又疑惑:“只是歼灭西洋联军部队?那么载垣部清军怎么办?”

林逸笑笑道:“清军我们以后可以慢慢消灭,他们还能逃往哪里?彭辽将军在与联军谈判小组交锋时,假传‘圣旨’说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他说我军即便是舍去清军,也要首先保证重点打击西洋联军,绝不让西洋联军逃脱!这话在理,此番务必打痛西洋人,让他们今后都不敢再轻易向我中华大地用兵!”

这是又一长远谋略,吴命陵钦佩。“林主席英明,仅是对付深入我人民根据地腹地的联军查尔斯部两个军八个师的联军部队,有人民军有三个军足矣!而清军知联军全线崩溃,覆灭在即,他们长腿逃之夭夭恐不及,又哪还敢去顾及联军的死活?”吴命陵钦佩。

林逸双手怀抱,重盯回地图,低头沉思,再问:“北部湾沿海岸线的人民军第七军怎样部署?现在还把一个整军置于那里,太浪费了!”

对于这些军事战略问题,吴命陵早有考虑,他不像林逸那样需全方位地考虑周详,他只需从军事角度考虑即可。只要林逸政治方面考虑妥当,下定了政治决心,他便能及时送上军事部署。“第七军只需留下第26师驻守北海港,以防联军海军陆战师登陆;第28师驻于石城,以威慑雷州半岛,并监视湛江城;其余两师可以向东占领高州城与阳江城,构筑我人民军第二条阻敌东逃的退路,这样所有深入我人民根据地腹地的敌军便是插翅也难逃了!”他的手在地图上指来指去。

林逸赞许地点点头,吴命陵这总参谋部部长当得够格,已想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了。

吴命陵接着道:“如果林主席想在解决掉联军之后即刻向全国进军,则目前我人民军四个集团军九个军的兵力还是稍显少了点!”

林逸胸有成竹道:“此问题,我已考虑过,我准备在近日内筹建人民军第十军与第十一军!”

吴命陵惊大双眼,他曾未见林逸如此大方过,乍惊乍喜之余,还是担心问:“林主席!就目前我人民军的后勤情况怎能提供两个军的武器装备给新组建的第十军与第十一军呢?”

林逸笑笑,解释:“以前我军面对的是装备精良的西洋联军,我军部队在精不在多,当然得从武器装备与部队建制上高标准要求了。但今后我军面对的对手只是腐败落后的清王朝各式军队,他们战斗力低下,我军还需那么完美要求吗?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如没有相当数量的兵力在各地驻防以威慑各地的敌对分子,能行吗?这便是我急于组建两个新军的原因,部队的正规化建设,我们以后可以再慢慢达标!”他停顿片刻,又道:“何况,这两个军的组建是以现阶段各地的预备役师为基础组建,他们已有相当的武器装备,他们也有相当的战争经验,他们的战斗力应不成问题的了。”

人民军建制的统一,早就应该完成了,上次筹建第八军与第九军只是完成了预备役师转正规师工作的一半,现在人民军中还有昆明预备役师、攀枝花预备役师、贵州预备役师、桂林预备役师、灵山预备役师、钦州预备役1师、钦州预备役2师以及南宁预备役2师八个预备役师,正好可以组建成两个军,想来,林逸也是想早已完成对预备役师的正规化建设吧。

作为人民军总参谋部部长的吴命陵早就想统一军队编制了,只是以前林逸出于对人民根据地中央财政支出的考虑,一直反对,才拖至现在。如以预备役师为基础组建新军,自是不成问题,吴命陵很赞同,他既不用担心两个军的武器装备问题,也不用担心人民军战斗力下降的问题,还可最终彻底解决部队番号统一的问题,他何乐而不为?

林逸眼眸深视吴命陵,又语出惊人,接着道:“今后不久,我们还将组建更多的军,这方面吴部长需早作准备。”

吴命陵此时方知林逸下一步准备向全国进军的决心,他已可预知清王朝的覆灭,他开始展望未来新中国的建立,心里不由热血沸腾。“林主席准备解决联军后便马上向全国进军吗?”他心里在默算人民军全面进军的时间。

“军事问题好解决,毕竟人民军经过几年的发展,相对于清军而言,各方面均占有绝对优势。”林逸自信,却忧心忡忡其它,“解放大片大地区后,所面临的经济问题、管理问题、建设问题是麻烦事!目前我人民根据地的干部储备仅有五万,便是号召国外的留学生回国,及吸纳部分华侨,干部人数也不达不到六万人,人才奇缺啊!”

吴命陵深以为然,他以前一直在想林逸为何早期不向全国发展,应该不仅仅只是考虑西洋联军的问题吧,想来刚林逸上述所言也应是重要原因之一。

这些政治方面的事情,一下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林逸回到军事上,有兴趣地问:“吴部长!假若我人民军向全国进军,你认为应向哪个方向为最佳?”

这个问题难不倒吴命陵,他早有腹稿,走到地图前:“我认为我军重点应向北,适量向东发展!”

林逸频频点头,吴命陵与他的想法如出一辙,便问:“为何?”吴命陵指着东北方向道:“因为在湖南有战斗力极强的湘军阻挡,而再往东江浙一带,有另一支农民起义军存在,目前,我军不宜与他们过早交手。从道义上来说,他们与我们是战略上的盟友,在未解决清廷问题之前不宜与他们发生冲突,尽管我们双方终免不了一战。”

林逸苦恼:“太平天国的问题是一个麻烦问题,像消灭清廷一样消灭他们,不太合适。而且与太平军交战,必将又是一场血战,生灵涂炭,遭殃的还是老百姓。”

“如果能和平解决太平天国的问题就好了!”他暗感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