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三章 针锋相对

而山 收藏 1 12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三章 针锋相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在军中有“辽青”之称的人民军南方集团军总参谋长,兼第二军军参谋长彭辽,虽贵为集团军三大主官之一,却一直未在南方集团总指挥部办公,而是一直呆在第二军军部指挥作战。林逸曾考虑过让他上来,使其名至实归地行使集团军总参谋长之职责,后考虑第二军军事指挥力量的薄弱,又因为当时第二军在粤西,远离集团军总部,往返不便,再加上人民军总参谋部随行,有总参谋部部长吴命陵在,便打消了此念头。

彭辽接到总部命令后,从郁林州赶往灵山县城,准备接受林逸的当面指示,但林逸却派人在半路截住他,让他不必到灵山城了,直接去浦北城。人民军总政治部传达命令的政工干部向彭辽仔细交待此次谈判的基本原则之后,没有再传达林逸的任何指示,只是转交了林逸送给彭辽的一本有关清廷与西洋联军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停火谈判的纪实。

对于清廷与联军在天津有关初步停火谈判的事,彭辽早有耳闻,现在见到最详实的记录,他怒发冲冠,拍案而起,既羞辱于清廷的懦弱,又愤怒于列强的蛮横,特别是对英国少将依勒特当众摔爬清廷谈判大臣桂良的行为更感愤怒与羞辱。,他现在已深刻了悟林逸附送这一本谈判纪录的意思。

古斯特率领的停火谈判小组到达浦北城已有一天,他很奇怪人民军怎么把举行谈判的地点设在这一名不见经传,又无什么重要意义的小城中?他对人民军派出的谈判小组一无所知,他希望与他谈判的对手是林逸,至少也应是人民军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吧!

下午,艳阳的天空突然阴沉下来,又有了下雨的征兆,人民军谈判小组与联军谈判小组终于在浦北城政府大院的一间会议厅里碰面。双方分从两道房门鱼贯而入,古斯特走在最前头,他注视同样走在最前头的彭辽,见其肩上扛着的仅是一颗星,脸色马上阴沉下来,有一种被极端藐视的感觉。

彭辽木无表情,在人民军第七军政治部那位上校副主任介绍双方时,他见古斯特连手都不愿伸出,怫然作色,暗忖:“西洋人的傲慢果然名不虚传!”

双方入座,两行每边十五人,笔直端坐,均毫不示弱地直视对方。人民军一方,谈判小组组长彭辽首先发言:“尊敬的古斯特中将及各位远方的客人,我们真诚欢迎你们——怀有善意的朋友的到来!”

古斯特心里尚有怨气,阴沉着脸,吐出几个字:“我们要求与人民军更高级别的官员会谈!”

“西洋人真是蛮夷,一点规矩都不懂,连最起码的问候都不说!”彭辽蹙眉,心里越发不痛快。他此时方明白,原来对方是在计较己方谈判小组的身份,被人小觑,不由怒极反笑:“古斯特将军!没有对对方起码的尊敬,我们这停火谈判不用谈了!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我方谈判小组的组建是我人民军高层深思熟虑的结果,不可更改!”

古斯特坚持己见,生硬道:“不能见更高级别的人民军长官,也应有与我相当级别的人民军将领来谈判!”

彭辽噌然而起,很反感对方的傲慢,斩钉截铁道:“人民军高层领导没有时间与你们会谈!如果你们不愿谈判,大可返回!现在你们浪费的每一秒钟,可能都有联军士兵倒下!”

“我给你们半小时的时间考虑,如果你们还不同意展开谈判,我人民军谈判小组将自行离去!”彭辽说完,带头大步走出会厅。

古斯特愕然,其它联军谈判小组成员瞠目结舌地望着头也不回离去的人民军代表,他们怒向古斯特。古斯特没有想到中国人比他还傲慢,他刚那一番表演,也只是一个姿态,想在开谈初,从气势上压倒中国人。

作介绍人的那位上校副主任此时走进来,愠意地对古斯特道:“古斯特将军!你太小看人了!那位彭辽将军,虽仅为少将军衔,但他却是我人民军南方集团军的总参谋长,并兼任着第二军军参谋长之职,要知道我人民军总参谋部部长吴命陵将军也仅是少将军衔啊!”

古斯特讶然,连连惊问:“他是第二军军参谋长?还是南方集团军总参谋长?是林逸的助手?跟许仑将军共过事?”在第一次防御战中,第二军的许多精彩表现给古斯特留下深刻印象,许多联军部队便是被人民军第二军打怕的,如大田顶争夺战、马贵阻击战、信宜城奇袭战、合江镇围歼战、古树村阻击战等等。

上校副主任郑重点头道:“正是!那信宜城奇袭战与古树村阻击战便是由他指挥的!”

古斯特忙道:“我们不用考虑了,愿意与尊敬的彭辽将军马上展开谈判!”

双方重新入座,古斯特露出微笑,歉意道:“尊敬的彭将军!请原谅我刚才的不敬,在此,我真诚道歉!”

彭辽不以为然,冷冷道:“我们开始吧!”其实,他对西洋人的有错便认,还是很欣赏的,而且他个人对古斯特将军优秀的指挥才能也钦佩有加,能在第一次防御战联军溃败中,救出大部分联军部队,岂是简单之辈?他也知道,作为具有杰出军事才能的古斯特刚那一番看似笨拙、有失常理的表现,绝不是无的放矢,一定有深层的原因,他算是见识了古斯特的厉害。

古斯特尴尬地肉笑,他以个人的名声换取联军谈判的主动,他认为是值得的,他见彭辽直插主题,便骤然肃然正色道:“贵我双方交战经年,死伤无数,生灵涂炭,现成胶着状态,为免再添灾难,我建议贵我双方就目前交战地点实施全面停火!”他当真是一个厉害角色,能瞬间进入角色。

彭辽哑然失笑,暗忖:“现在才说死伤无数,生灵涂炭,不嫌晚了点吗?”但他还是暗暗佩服古斯特的应变。他展露一个迷人的微笑,温柔道:“尊敬的古斯特将军!我非常敬重你,但我现在仍不得不告诉你,这次谈判不是有关贵我双方全面停火的谈判,而是你方怎样向我方全面投降的协商!”

联军谈判代表昏愦,愕然望向彭辽,觉是他脸上满脸温柔的笑意是那样的狰狞可恶,他们目瞪口呆,作不了声。古斯特好半晌反应过来,勃然大怒,厉声喝叱:“你们凭什么让我们投降?我联军各部队还在各战场处于进攻状态,人民军弹尽粮绝,只有招架之力,何敢出此狂言?”

彭辽失笑道:“联军还处于进攻势态吗?古斯特将军对目前联军各战场的真实情况了解多少?”他猛然起来,走向会议厅墙上早挂好的地图前,“唰”地拉开布帘,指着几块红方块铿锵有力道:“在北部湾沿海一带,联军海军集团败于北海港战场;在张黄镇,法第4师与英第3师被我人民军第三军四个师团团围困;平睦、双凤战场,十几万联军大部被淹死,残剩之五万联军被困于各独岛,坐于待毙;郁林州战场,法第2军被我人民军第二军、第八军、第九军团团包围;南宁战场,联军第四集团查尔斯部深陷入我人民根据地腹地,不管他们从哪个方向逃,均不可能,都陷于我人民根据地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这还是自双凤水库炸堤以来,联军第一次得到全面的联军各部的真实处境的消息,他们没有想到状况竟是这样的糟糕。

彭辽坐回位子,冷然笑对,联军谈判代表哑口无言,古斯特不相信问:“谁知你们说的是真是假?”

这下轮到彭辽愕然了,他不解地暗想:“都过了好几天了,不会联军连自己部队的处境怎么样也不知道吧?他们的信息传递也太过滞后了吧!不知己方的情况便来谈判,难怪那么嚣张了!”联军的通信手段当然不能跟人民军相比了,人民军已告别人力马力时代,初步进入了有线通信时代。

彭辽耸肩,自信满满道:“这由不得你们不信,我们可以暂时休会两天,你们可以派出代表深入各战场实地了解情况,我方绝对保证代表们的人生安全,但我们不能保证在浪费的这两天里,没有联军部队被消灭掉!”

古斯特怼然,彭辽这是赤裸裸地威胁,他相信彭辽的话是真话,但他仍强硬道:“彭将军好像露说了一些东西,好像在与人民军作战的不仅仅只是联军吧!即便情况真如彭将军所言,联军各部被人民军围困了,但人民军能那么容易歼灭联军吗?要知道联军还有十多万部队存在,何况还有清军配合,逃出去应是不成问题的!”

彭辽突然跌下脸色,重声道:“我人民军各部接总部命令,舍去清军各部,重点打击联军,直至消灭之!”

古斯特大怒:“你们这是报复!”

“可以这么说!联军在中国大陆上所做的一切,对我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必将得到应有的惩罚!”彭辽直言不讳。

“贵方欺人太甚!联军拼死抵抗,人民军将付出惨重代价!”古斯特嘴硬。实际上,联军也确实不可能接受投降的命运。

彭辽轻松道:“英法两国陷于欧洲战场泥塘,在中东、近东、巴尔干半岛遭到几十万沙俄军队进攻,而在莱茵河畔,几十万普鲁士士兵渐逼近法兰西帝国边境,现在你们急需这一批陷于远东中国战场的士兵,以解欧洲战场之危;西班牙王国所属南美洲殖民地,各国农民起义此起彼伏,也急需解救陷入中国战场的部队,以援美洲;美国国内问题重重,南部与北部奴隶、专制与自由、民主相对立,美国政府早想撤出海外战场苦海。”他侃侃而谈,纵论国际形势,句句点中四国要害。

古斯特没想到彭辽不仅军事了得,刚就被其在地图前的一番分析讲解吓了一跳,而且政治也精通,真小觑他了。

谈判完全偏离联军总司令部的既定方针轨道,古斯特思量片刻,技巧道:“彭将军!我建议我们双方休会半日,待明日再谈!”

彭辽大度道:“可以!但贵我双方需确定一个谈判基调,不然,便是明日再度开谈也只是浪费口舌!”

古斯特不接彭辽的话,他就是对谈判的基本议题有异议方建议休会的,推却说:“明早我们会给贵方一个答复!”

晚上,人民军好客,在吃过晚饭后,负责接待的人民军政工干部分成两批,带着联军谈判代表出郊外散步赏月,一部分乘船向东,月影倒映,蛙啼虫鸣,西洋人难得地抛下烦心事,享受异国的田园风光,却不料,一路而去,见人民军船队捕捞一船一船的联军士兵,联军士兵个个萎靡不振,濒于崩溃;另一部分再乘马向南,疾风飞掣,萤火莹莹,西洋人欢跃淋漓,不料,驶至三十里外接近张黄镇,听到密集的枪声炮声,却见一队一队缺胳膊少腿的联军士兵被押着往浦北方向而去。

第二天,古斯特早早向人民军谈判小组回信,愿意在人民军提出的谈判框架内谈判,想是昨夜回来的联军代表们向他描绘了他们所见到的一切。

吃过早饭,夏日的晨风吹拂,凉爽袭人,却不能丝毫减少联军谈判小组成员们心中的烦恼。古斯特开门见山,急切要求:“彭将军!我们同意在贵方提出的框架内展开谈判,但有一个前提,贵我双方首先需就目前交火的地点实行全面停火,只有先停火,才能谈投降!”他忧心联军士兵们的性命。

彭辽不急不躁,不慌不忙:“不!不!尊敬的古斯特将军!我们首先签订投降协定之后,才能停火!”

古斯特不同意,据理力争,彭辽坚持己见,寸步不让,他早已察觉联军根本没有投降的意思,所谓的同意谈判,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尊敬的古斯特将军,我郑重地告诉你们,投降的士兵我们可以保证他们的人生安全,而如是被俘的士兵,将根据我人民根据地《战争罪法》,依法严惩!”

古斯特见此举不行,便退让一步,道:“贵方可否让围困张黄镇的人民军第三军先停止进攻法第4师与英第3师,其它地方的停火则可按你们的意思办理?”目前情形最危险的便是法第4师与英第3师,这一点,他深深知道,他现在能为英法两师争取一点时间是一点时间。

彭辽断然否定道:“不!古斯特将军!请你们不要再考虑被困于张黄镇的法第4师与英第第3师了,他们已排出在我们谈判内容之外!”

古斯特不解,惊问:“为什么?”

彭辽故作对不起,抱歉道:“因为昨晚七时,我人民军总部已向我人民军第三军下达了歼灭被困于张黄镇的法第4师与英第3师的命令!”

“你们!”古斯特气急败坏,被彭辽噎得说不出话来,他怫然作色,他从未见过这么嚣张,这么自信的谈判对手,冷冷道:“法第4师与英第3师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人民军将付出惨重代价,没有一两个月,你们休想如意!”

彭辽自信满满,笑笑道:“不出两天法第4师与英第3师将从英法两国军队建制中抹去,请古斯特将军及各位代表耐心等候。”

人民军第三军从西面与南面两个方向紧追法第4师与英第3师不舍,虽说只是从两面阻住了法第4师与英第3师的出路,却是把英法两个师团团围困,就是插翅也难逃,因为另两面不是汹涌澎湃的江水便是天水相连的汪洋。

先头部队渡江之后,没有传来一丝喜悦的消息,反而是密集的枪声,这时,英法联军知道他们最后一丝逃脱的希望破灭了。

英法联军此时还不知整个战局的势态,唯今求生之计便是建立防御阵地,固守待援,尽量拖缓时间,他们相信联军司令部不可能置他们而不顾的。依托张黄镇,法第4师向西建立防御阵地以阻人民军第三军第11师与第12师的进攻;英第3师向南建立防御阵地以阻击人民军第三军第9师与第10师的进攻;东面与北面,仅各派出一个营担任警戒。

人民军第三军与英法联军仅相距十里的路程,待英法联军停下,人民军第三军先头部队赶了上来,但人民军第三军军长古华中将并没有令部队马上展开攻击。对于犹如瓮中之鳖的英法联军,他并不想牺牲太多的人民军战士去换取敌人的全歼。

人民军第三军自组建以来一直与联军展开殊死战斗,他们的消耗很大,特别是在上个月的合浦——博白防线大撤退中,第三军的第9师为掩护大部队的撤退,遭受数倍于己的敌军围攻,部队损失达三分之二,虽然事后从金鸡村新兵训练营补充了大量新兵,但战斗力下降很多,而且弹药方面的补充也未到位,因此至今还未恢复元气。

一天之后,也就是在联军的第五集团海军部队实施大规模北海登陆战的同时,人民军第三军的后续部队全部到位,所有炮兵阵地也已设置好,第三军已完成了对张黄镇的进攻准备。此时,第三军许多将领纷纷要求马上打响围歼之战,下面士兵的请战书也若雪花般飞至古华将军案头。但,古华将军均不为所动,他制定的作战方案是:不费一兵一卒,一枪一弹,死死围困敌军,活活饿死敌人。

然而,古华中将的如意算盘终没有打准,计划没有变化快。当天,联军海军集团的北海登陆战以惨败而终,两天之后,联军派出停火谈判小组北上。为了配合谈判,以打促谈,人民军总部要求第三军务必三天之内歼灭张黄镇的法第4师与英第3师,给联军的谈判小组一个吓马威。当然,这里还有另一个原因,北面平睦与双凤下游一带的洪水已渐渐退落,不出三天,法第4师与英第3师将可以从北面突围而去,这是林逸与人民军总参谋部绝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总攻于晚上七时打响,人民军第三军担任迂回穿插任务的第12师与第10师,分由英法联军的张黄镇防御阵地两翼寻隙向纵深楔进。第12师第36团攻占张黄镇麻阳村及其以北高地,构成对张黄镇西面的法第4师的正面攻击。第12师主力则攻占麻阳村以南的高地,切断法第4师与英第3师之间的联系。人民军第10师第30团攻占新和村构成对张黄镇南面的英第3师的正面攻击,第10师的主力向英第3师南翼阵地移动。

人民军第三军担任主攻的第12师与第10师彻夜猛攻,法第4师与英第3师被迫向张黄镇中心地带进一步退缩,至张黄镇前三里处,但他们不能再后撤了,再退便是张黄镇,而张黄镇一失,后面便是奔腾的南流江。

第二天拂晓,人民军第12师在第11师投入的一部协同下,攻下武元村,完全切断了法第4师与英第3师的联系,英法两个师被孤立开来。

张黄镇外有座横卧长蛇形的山丘向东北连接两片水田洼地,这里是英第3师的主阵地。上午八时,人民军第9师接替了昨晚猛攻一夜的第10师的攻击任务,一番火炮准备,第9师第27团以一个营兵力,向英军大山丘阵地西北的水田连连发起进攻,这是人民军为配合进攻中间的大山丘主阵地而发起的牵制行动,目的是从西侧伸出一只拳头,迷惑英军对人民军主攻方向的注意。人民军的这一牵制行动,动摇了英第3师指挥部的决心,他们马上派出一个营增援,但仍没有动用他们的预备队。

接着紧张、残酷的阵地争夺战,在大山丘一线激烈展开。人民军第9师第26团担任对大山丘冲击的主攻部队。敌军大山丘阵地有英军一个团防守,其后配有一个连的火炮,他们占据制高点,死命顽抗,还多次组织反冲锋,人民军第26团打得辛苦,至中午十二时,还是未能把大山丘阵地拿下。

人民军第三军的炮兵前移,军特种兵营投入战斗,一连特种兵绕道敌军背部,成功捣毁英军炮兵阵地,至黄昏时分,英第3师大山丘主阵地被人民军夺下,英第3师向张黄镇退去,而西面的法第4师早已退入张黄镇中。

张黄镇巷战打响,镇内早已无百姓存在,人民军第三军火炮全面摧毁张黄镇建筑,至夜幕降临之时,法第4师与英第3师全军覆没,比人民军总部要求歼灭敌军的时间提前了一天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