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往事随风-男保姆还是性伙伴?

安康格格 收藏 0 119
导读:让往事随风-男保姆还是性伙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次偶然的机会,晓华成了一名男保姆,照顾一名因车祸截瘫的男人,由于长期的交往晓华和女主人莉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过了一段性爱交加的日子,男主人终于过世,此时,晓华深深地爱上了莉;但莉却坚决地斩断情爱,说——别忘了,你只是我请的小保姆。


摸着干瘪的口袋,我做起了男保姆


我于1978年出生在江汉平原东荆河畔的一个小村里,从小憨厚勤快,很讨人喜欢。父母一直在镇上经商做生意,没有时间照顾我,大大小小的事都得靠自己,因此,对料理日常生活很在行。18岁那年,我高考名落孙山后,打算和父母一起经商。


在家陪着父母做了两年生意,由于当时那行不太景气,生意上也没赚到什么钱。看到周围与我年龄相仿的一些青年男女都陆陆续续外出打工去了,我未能控制住蠢蠢欲动的心,揣着几百块钱上路了。


我没有像大多数打工青年那样,一下子都涌到南方。第一站我来到了省城武汉,由于以前没有出过门,不知道找工作要从哪里开始,先找个房子住了下来再说。后来经别人指点,我来到了一家劳务市场。


也许是自己没有文凭的缘故,一个每星期后,我像缩了水的白菜一样,无人问津,而我口袋里的钱也一天一天地越来越少。


一天,我又到劳务市场转转,找了几家单位都没有结果,正在我悲观和失望之际,一位约30岁左右的年轻少妇叫住了我,她从上至下打量着我,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


我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了,可能是我175公分的身高和棱角分明的五官吸引了她,她开口问我愿不愿意到她家去做“保姆”。


我一听愣了,只听说过女保姆,这年头还流行男保姆。我好歹也是三尺男儿,怎么能做这种事呢,于是我摇摇头,没有理会她。她追上来递给我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我看都没看往荷包里一塞。


几天后,我根本没把它当回事,依旧找我的工作。转眼已经快半个月了,工作还一点眉目都没有,想到口袋中所剩无几的钞票和这半个月来找工作的艰辛,我猛然想起口袋里的小纸条。


我拨通了那个号码,从少妇那里得知了一些情况,原来她老公一直瘫痪在床,需要找一个实在、细心、有力气的男子去护理,一个月600元,管吃住。


摸着干瘪的口袋,我决定做这份工作。


我用男子少有的温情护理他


我知道了少妇叫夏莉,半年前,他丈夫王旭在一次车祸中身受重伤,通过抢救和手术治疗,性命虽保住了,却因为高位截瘫,永远只能躺在床上了。


由于以前我习惯自己照顾自己,家务活伸手就来。因此,对李清的护理工作还算得心应手。夏莉对我很好,有什么好吃的一定会留给我,给我买了很多名牌衣服,还让我喊她“莉姐”,待我象自家人。


王旭经常会大小便失禁,我每天必须早早起来,为他洗擦身子,接倒大小便,换洗尿片,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随时都会发生。


从我进门起,王旭脾气就没好过,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仇恨。有很多次我都想一走了之,但想起夏莉对我的好,我又不忍心开这个口。


夏莉看得出来我很委屈,她温柔地劝我,希望我能理解他,毕竟是家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不太适应。


说实话,我很理解他们的心情,因此,我平时总是细心地照料王旭,尽量想办法让他开心。


王旭喜欢读书看报,我就读给他听,他喜欢看娱乐节目,我不厌其烦地为他选台,我用一个青年男子少有的温情,精心护理着他,果然,他的病情和心情一天天好起来了,对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排斥了。我的真诚和行动赢得了夏莉两口子的信任和赞赏。


两个月后,我的工资涨了100块,还另加了200块钱的奖赏,当夏莉把我喊到房间里感谢我时,我分明感觉她的眼神里少了一份平时的冷傲,多了一丝女人的柔情。


她粉嫩的胳膊勾住了我的脖子


有时候夏莉会有意无意地让我帮她扣扣子,或是扯扯袖子,每次我都是红着脸完成的,因为一接触到她柔软的身体,我的心就砰砰直跳。


每天,我总是最先给王旭喂饭,然后再弄给自己吃,一天,夏莉来两颗药让我给王旭喂下,不一会儿,王旭说有些困,我就把他弄到卧室去休息了。


夏莉第一次动手炒了几个菜,还拿出了一瓶十五年陈酿的白云边,她招呼我坐下后,拿来酒杯,给我斟上了满满一大杯,又给自………………………………………………………………………………·!!!!


又给自己倒了大半杯。我不知所措,夏莉两眼充满柔情地望着我:“晓华,这段时间你对我家的帮助太大了,我很感激你,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过?”我连忙说,这是应该的。夏莉跟我碰了个杯,然后将酒一饮而尽,我赶紧陪着喝。我们边喝边聊,那顿饭也不知道吃了多久。由于以前没有喝过酒,不一会儿,我就晕晕呼呼了,但还是起身准备收拾餐桌上的碗筷。夏莉一把抓住我的手说:“不管它,你快去洗个热水澡,早点休息。”边说边不由分说地把我推进了卫生间。


当我洗完澡走进自己的房间,刚脱了衣服准备睡觉时,门被推开,莉姐穿着一身若隐若现的睡衣出现在门口,我一惊,赶紧准备穿衣服,莉姐满脸菲红地示意我不要,我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时莉姐轻盈地走过来,将两只粉嫩的胳膊轻轻地勾住了我的脖子,之前我从没谈过恋爱,遇到这种情况已经吓呆了。莉姐轻轻地将脸紧贴着我的脸,手越搂越紧,我明显感到她浑身在发抖。待我回过神来,她已经将衣服丢在了地上,美丽丰满的身体象蛇一样缠在我身上,软绵、滚烫。第一次和女人如此亲密接触,正值青春又有几分醉意的我哪里还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在她的挑逗下,我俩的嘴唇紧紧粘到了一起,全然无心顾及隔壁房间的王旭。


后来我知道那两粒药是催眠药,这全是莉姐事先设计好了的。


从此,我们常常在王旭熟睡后在一起缠绵,没有羞耻和罪恶感,只有一种痛快的放荡不羁,我们像个贪吃的小孩一样尽情地享受着欢乐,完全忘记了自己到她家的目的和自己的身份,全身心沉湎于她的温柔里。

我只是她饥渴时的性伙伴


再美的梦终究会醒。几次疯狂过后,我都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心里狠狠地骂自己,每到这时,莉姐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胸脯,说: “我已经好久没有过这种感受了。在你面前,我才象个女人。”我曾经试探性地问莉姐,问她是否愿意跟我过,她每次都随便敷衍一下,说现在快乐就行,不必想那么多。


其实我知道我配不上莉姐,但我发现自己已经快陷进去了,对莉姐的感情不再限于肉体上的了。


王旭可能看出了我们之间的暧昧关系,一天,趁着莉姐不在,他拉着我谈心,说:“其实我知道夏莉不容易,这样耽误她,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你平时有时间多关心她。”他的一席话,比扇我两巴掌还难受。


看到我一天比一天热烈的眼神,莉姐对我开始有意疏远了,不再经常叫我去她房间了。甚至经常晚上故意回得很晚,还是醉熏熏的,我知道她是怕我爱上她,看到她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真的心痛了。


一年后,王旭病情恶化,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处理完他的后事,夏莉给了我一万元的护理费,悲痛地对我说:“晓华,王旭去了,我家也不再需要你这样的保姆了,我们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吧。记住,你曾只是我家的一个男保姆。”


刹时,我明白了,我只是她饥渴时的性伙伴,只是她可有可无的一颗棋子,但是我不怨她,只是希望她能记得生命中曾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离开夏莉家后,我们没有了再联系。


在这个城市也呆不下去,我坐上了北上的列车,开始了新的生活。


让往事随风 琼瑶的话


晓华对这段往事一直不能释怀,用他的话说就是刻骨铭心。他不下三次地问我:“我到底是男保姆还是性伙伴?”其实他大可不必这么认真,即使有了答案又怎么样呢,无非是寻求心里的一丝慰藉。毕竟他还年轻,还有很多事情会发生,这段短暂的经历只不过是人生路上的一个小小插曲而已。沉迷于往事,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不如放宽胸怀,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将往事留在风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