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二十三章 转变 第二十三章 转变

摇滚情人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正是下班时间,所有人都停下各种工作,去吃饭,基地一下子显得热闹起来,伊斯在机场,因此伟林茨便开了车去接她。

他将车停在离机场不远的地方,看着各色各样的人,从里面出来,做上基地的车回基地食堂,等了一会,人都几乎快走完了,才看到伊斯,却看到伊斯身旁还有个人,他正和伊斯大声争吵着什么,于是他又坐回车里,等伊斯自己过来。

他们在离他很近的地方站下来,继续大声说着,伟林茨仔细一听,竟然他们在谈伊斯和他的事,他认识个男的,是那个法兰维斯上校,他知道伊斯很怕并且很不喜欢那人。

“伊斯”法兰维斯说:”不管你再说什么,我只是要亲自问你,你到底要做什么决定!”

“我说过,我还没有做什么决定的。”

“这可不行,伊斯,你听着,我们没有什么时间给你选择,你只有现在想好。”法兰维斯说:”我们审查过,伟林茨上尉很优秀,你可以和他结婚!”

“这不是你说了算!”伊斯气得大叫:”这是我的事!”

“可我知道你已经跟曼斯伏将军说过你需要和他结婚的,你说过!”

伊斯真是后悔不该随便拿这种事开玩笑,”我是说订婚,不是结婚!”

“好吧,你就和他订婚吧,你这回别再打什么主意了,我限你在一个月以内和他订婚,我不希望看到你再有什么变卦了,到时候,曼斯伏将军会做你们的证人!”

“可是,但是……”伊斯低声问,有些懊恼。这问话,伟林茨倒没听见。

伊斯问:”何斯呢,我给他打电话,好象他不在。”

“是啊,他到布拉格去了,不想见你!”法兰维斯说:”难道你要邀请他来参加你的婚礼?”

“不是,…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现在,我要走了”法兰维斯冲她笑笑,”博士,你要明白你今天做的决定意味着什么吗?好了,再见!”说完,他也钻进了一旁等候他的黑轿车。


伊斯也钻进伟林茨的车里,伟林茨问她:”刚才你们谈什么了?”

“我和你在这个月订婚!”伊斯说,她看着他深沉的蓝眼睛,他满脸的喜悦与柔情看得伊斯不想反对这场订婚,既然事已至此,过一天算一天吧,反正她还是抱着订婚不是结婚的念头,倒也不如何担心,只是事到临头,她才发觉真正的订婚可不像她吹牛那般简单、随便。

“真的吗?伊斯?”伟林茨简直不敢相信

“当然了,谁骗你了”伊斯一脸沮丧地回答:”除非你不愿意”

“你很勉强吗,伊斯?”他问

“不是,我只有有点不适应,”她低声说着:”我近从没和谁订过婚呢”

“这当然,伊斯,总得有个过程,但我总感觉你是受了法兰维斯上校的要挟。”

“不,不是的。”伊斯说着,眼泪却忍都忍不住”我当然想和你订婚。”她心里很难过,是因为这段时间,她竟然不知道何尼斯一个人去了布拉格,她想起了上次他的离去,这一次,他又走了,也没让她知道,他离开他,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她抬起手腕看了一眼,伤口是好了,但留下一个很深刻的伤痕,就是因为这个伤口,他给她输过血,挽回了她的生命。两次了!两次,她居然连谢也不说,这么心安理得,还两次都活过来就从他身边跑开。

现在,她却弄巧成拙地不得不跟另一个人订婚,他的血液,此刻在她血管里沸腾起来,她在他不在的时候,竟然要跟别人订婚了!也不告诉他!

她实在忍不住了,抛下句”对不起”就猛地拉开了车门冲了出去,独自一人跑掉,她一直跑,朝着空旷的山坡跑去。

伟林茨不知是何缘故,看她跑远,他也下车来追了过去。他远远地看到伊斯跑到一棵树下,背靠树干坐在土地上放声大哭。不过,她一会儿就不再哭泣,独自坐在那儿发呆。

伟林茨从她跟前走过去,蹲下来,对她笑着,掏出手绢递给她,说:”怎么动不动就哭?”

这句话!伊斯的心一下子又被他抓住了,她拿过手绢,胡乱擦擦还未干的泪水,说:”我坐一会儿,没事,你别担心”

伟林茨以为她伤心的原因是因为她不得不和一个德国军官订婚,心里很矛盾。可伊斯想的并不是这些,他几乎忍不住要告诉他其实是法国情报员了,但最终又忍住,如果他和她结婚的那一天,他一定会告诉她的。

“伊斯”

“什么?”

“你在波兰长大的,是吧?”

“那当然”

“我想你绝对不会喜欢德国军官的”

“那当然”

“可我是德国军官……”

“那当然”

“我不想你难过,伊斯,如果你后悔这句话”

“不,我当然是和你订婚,而且就在这个月内,其实,我没什么事,真的。”

“没事就好”伟林茨望着她说:”其实你应该信任我,我很希望能够帮助你。”

“谢谢,伟林茨”


只要一有空,伊斯便往何尼斯住处打电话,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个月马上就快到了。伊斯心里不禁着急起来。

为了准备下个月的航空动力展,伊斯又得整夜呆在基地加班。备选的3个方案一直都在进行着改进与调整,以求达到最佳效果。

月亮已经弯成一弯地出现在天空,伊斯迷迷糊糊的从沙发上爬起来,她已经睡了好一会儿了,她感到很冷,抬头一看,窗子开着一条缝,冷风从那儿吹了进来,她起身,去关上窗子。

再有一星期的期限了,伊斯感觉无奈,无奈得甚至已经对这件事感到了麻木。

她抓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可是抬头一看,可发现已是深夜1点了。铃响了好几遍,突然,对方拿起了电话:”喂?”

“何尼斯!”伊斯一声大叫,心跳不止。

“伊斯,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现在已是1点钟了,请你别挂电话,好吗?”

“我不挂,你有什么事?”

“何尼斯,请别这么冰冷冷的,好不好,别这样。”

何尼斯笑笑:”发生什么事了?”

“你去布拉格,怎么也不让我知道?你不愿告诉我吗?”

“是的”

“为什么?为什么?啊,我想你是不是越来越讨厌我了?我知道,我总是让你生气,我总是做错!”

何尼斯静静地听着,一声不吭。

“何尼斯!”

“怎么”

“克洛斯和苏露芝上周订婚了”

“哦”

“我也要订婚了”

“我听说了,伊斯,祝贺你!”他干巴巴地说:”还有什么事吗?”

他这么答,令伊斯在大失所望:”你也希望我嫁给伟林茨?”

“那是你自己选择的呗”

“我,何尼斯!”

“什么?”

“我害怕”

“你害怕订婚吗?”

“是的,我心里乱作一团糟,我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伊斯,这可是你自己的决定啊,法兰维斯告诉我了,你什么时候与他订婚?”

“就在这个星期之内”

“没几天了。你让我说什么好呢,伊斯,我祝福你吧”

“不,根本不是这样,是法兰维斯下的最后期限,还不许给我选择的余地”

“不许你选择?”何尼奇怪地问:”那圣誔庆祝会上你对曼斯伏将军怎么说的呢?”

“我不过是在开玩笑!”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如此开玩笑?伊斯,你不愿意那就取消吧”

“可法兰维斯不允许,我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你就和他结婚吧”何尼斯叹息了一声

“不,不!”伊斯大叫

“那你不是马上要和他订婚了”

“订婚又不是结婚!”

“但愿如此”何尼斯意味深长地说:”时候不早了,快去睡觉吧,否则你又在那儿抽烟抽个没完。”

“没有,我连碰都没碰香烟”

“那很好,伊斯,再见!”

何尼斯挂上了电话,伊斯则一声不吭,愁恼死了,看来和伟林茨订婚是避免不了的,但以后呢,她想都没有要和他举行婚礼。

她并不讨厌伟林茨,相反,他很讨人喜欢,他那种似克洛斯的气质很迷人,并且,他很烂漫,具有绅士风度,和他相处很愉快,现在,他是很认真的,她并不想戏弄他,可现在,事情却被她弄假成真,真是自作自受。

已经一整天了,在基地没看见伟林茨,不知他到底在忙些什么。新型战斗机的3种设计方案现在已经定稿了,经过了一系列的测试,已经在实际中作了一些修改。伊斯很着急,她现在都不知道德国人对新飞机的生产计划,以及生产地点,一但这种飞机大量生产,将会成为德军空中的一大优势。盟国现有飞机的性能都远远落后于这种新型战斗机。可伊斯却实在不清楚飞机的生产计划。她能做的,只有将最新的科研计划和动态汇报给穆素兰。她们反正是无法阻止德国人的研究工作,但只要将正在生产中的工厂炸毁,也一样可以阻碍德国人。


伟林茨神情紧张地出了办公室,他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他慢慢将车停在街边,然后他步行,穿过了几条街,在确定没有人跟踪后,他开始朝那个小教堂走去。天色已经很暗,但时间还不算晚,他摸了一下手中那只黑色的公事色,里面有一份极其重要的文件。是关于新型作战飞机的生产计划,今天才从军备部那儿下来的,目前为止,还没有几个人看过这份文件。他偷了一份复印件 ,这太重要了,因为他亲身体验过那种飞机,伊斯还说将要配上更快更强劲的发动机。那这种飞机的空中打击力量可就令人难以想象了。

他得尽力阻止德国人生产这种飞机,哪怕不惜一切代价。现在,计划就在他的包里,必须赶快送出去,他这样想着,不觉已来到看门人住的小巷子里。

没有异常的情况,他快步走了过去,突然,”砰”的一声轻响,他惊了一下,看门人小屋里的灯灭了。他来不及反应,转身就跑,马上,身后就响起了追捕者的脚步!看门人已经被发现!怎么回事?不容他多想,他飞快地左拐右拐,由于及时,他终于摆脱追捕者,回到他停在路边的车中。

他按耐住内心的激动,慢慢将车开回住处,他还是忍不住的冒了一身冷汗。现在怎么办!就剩他一人了,由于上次联络员的招供,他们这个小组损失重大,现在看门人被捕,他的联系也中断了,并且,他也必须撤离,以防在看那儿找到有关他的什么证据来,德国人可是敏感得很呢。

他决心孤注一掷,利用伊斯,事到如今,已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他拿出微型照相机,将文件又拍了一遍。

他早早地等在伊斯去基地的公路上,他将她送到基地去,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

快到基地了,伟林茨问道:”伊斯,你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啊,反而我觉得你才有呢?”伊斯回答,两人相视笑了笑:”离我们订婚只有四天了,真快啊”

“是的”伟林茨说着,将车停在基地入口的哨旁”伊斯,我不进去了,但下午我一定来接你,等着我,好吗?”

“今天你不来基地吗?”伊斯问

“是的,但下午我会来的,到时我会告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

“到时候才能告诉你,你会很意外的。”

“这么神秘,好吧,我等你来,我走了”伊斯笑了,看他一脸的神秘,她也猜不出什么来。

“等等,伊斯”他拉着她,从后座上拿起公文包

“帮我拿着,下午我来用得着,现在我暂时不用它”

她拿过来说:”好的,还有什么事吗?”

“伊斯,我爱你”他说”下午见”

“下午见”

伊斯满脑子在想他要告诉她的那件事,会是什么事呢?他要取消订婚?不像,他要送她一份特别的礼物?可能吧,一枚大的钻戒!这个她倒很想要,还有呢?

想着这些,时间过得飞快。桌子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喂!伊斯!”

“伟林茨!”

“你还好吧?”他问

“当然好了”

“我的公事包在那儿吧”

“在,怎么了”

“我现在就来你那儿,等着我,在你办公室。”

“好,等你来到,我们也下班一会了”伊斯说着,看了看墙上的钟:”我就在办公室等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