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二十一章 圣诞夜 第二十一章 圣诞夜

摇滚情人 收藏 0 0
导读:矢车菊 第二十一章 圣诞夜 第二十一章 圣诞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何尼斯,”法兰维斯望着他叫了一声。

“我说要去,给我卷宗吧!”何尼斯:”说布拉格的圣诞有什么不好的呢?”


到处都在下雪,伊斯躲在办公室,尽量不外出,她很怕冷,道路上的雪扫也扫不完。明天就是圣诞了,伟林茨说好要带她去空军的一个联欢会。在霍斯海姆庄园的那座美丽的郊区别墅。那里曾是一个小宫殿,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它以近是郊区了。离城市不远,伊斯总在想象着,在那宫殿里句到豪华的舞厅里,她要像一个公主般地跳舞直到通宵达旦。在有壁炉的小客厅里,她要和他坐在火炉面前享受温暖……,明天,快些到来吧。

穿的衣服早就准备好了,那是一条好不容易赶在圣诞节前终于缝好的一条红裙子,火焰般的红色,配着一条一般红的披巾。伊斯细心地打扮,再有半个小时,伟林茨就要来接她了,她地黑头发披在肩上,上面夹着一个闪闪发亮的细夹子,她站在镜子前面,将披巾搭在肩上,这时,她听到有人进门的声音。

“你好,伊斯。”伟林茨一直来到她的面前,他神采飞扬地从衣兜中伸出手来:”我给你带来这个。”

“啊!老天!”伊斯大张着嘴,喜笑颜开。

在他手指间,有一对耳环。

“我可以为你戴上吗?”他问。

“当然。”

他亲密地为她戴上耳环:”伊斯,你真美,尤其今天,太耀眼了。”

“那你怎么对你的同事们介绍我呢?”

“我没怎么说呢,伊斯!”

“今晚我做你的女朋友行吗?”

“那太令我高兴了。”

“我们快走吧,今天我要跳舞直到通宵!”伊斯迫不及待地想着和他出现在他的同事面前。


霍斯海姆庄园别墅里的舞厅可比伊斯想象中的漂亮。连接舞厅的,还有一个大露台,站在露台上,可以遥望别墅的柏油路,在茫茫白雪中它就像伊条黑色的缎带,上面隐隐的有些白霜,那是刚刚落上的白雪。

伟林茨在这个联欢会上只属于一般军官,因此他显得比平时还要腼腆,伊斯将大衣放在外间,伟林茨挽着她步入大厅里面,她被眼前的热闹气氛迷住了,端着酒杯的侍者来往穿梭,里面是香气四散的香槟。

人们都看到他们了,伊斯对自己的红裙子感到很是满意。在大厅中央,有一棵已经打扮起来的圣诞树,很大,很漂亮,各级官员及他们的舞伴正在欢乐地聊天,等着圣诞庆祝和之后的舞会。

伊斯一双研究不住的搜索着,除了空军部的以外,也有被邀请的海军陆军和其他一些部门的官员,突然,一个侍者来到他们身边,低下头来对伊斯说:”伊斯小姐吗?”

伊斯点点头:”是,我是。”

“曼斯伏将军请你到那边去。”

伊斯顺着侍者指的方向望过去,”曼斯伏将军?”伊斯看到在靠近露台的大窗子便,一个稍瘦的穿将军制服的人朝她笑了一下,示意邀请她过去。”你认识曼斯伏将军?”伟林茨感到有些意外。

“是的,他到过我们基地,我见过他,我们过去吧。”伊斯见到有她认识的人,感到很高兴,拽着伟林茨就往那边走。

“将军,你好吗?”伊斯满面春风。

“你好,博士,欢迎你到我这儿来庆祝圣诞,啊!伟林茨大尉,想不到你是怎么认识我们引以为骄傲的博士的?”

“你好,将军,这个……”伟林茨第一次听到有人叫伊斯为”博士”他真是没想到,这么一个整天忙碌的姑娘,怎么竟然会使什么博士,可现在又不能去问伊斯”您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答将军呢。

情急之下,他脱口说道:”是的,她是我女朋友。”

“什么?”将军大笑:”博士,真的吗?”

“是的,”伊斯满足地笑,并恶作剧地加上一句:”我们不久就要订婚了。”

“伟林茨大尉,”将军拍了拍他的肩,对同样正在一团雾中的伟林茨说:”我要恭喜你,能娶到这么一位让人感到骄傲的女孩为妻,你真是幸运,这么快就抓住了我们的博士。”

“嗯,这个,是……”

“有什么部好意思的呢,”将军说:”难道你部愿意将她公开吗?你难道不为她感到骄傲和自豪吗?”

“是的,我……”伟林茨越来越糊涂,她不说是波夏特博士的助手吗?有什么可感到骄傲和自豪呢?为她的美丽可爱吗?怎么认识她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亲爱的博士,您看我这儿还可以吧?”将军问伊斯。

“太美了,这儿真是漂亮。”

“那我很荣幸带您到处看看,来吧?”将军热情地向她伸出胳膊。

“谢谢。”伊斯高兴地过去挽住。

“大尉,”将军对愣在一旁的伟林茨说:”请允许我带领你未婚的妻子看看这里。”

“当然,我非常……”他海没有回过神来,好像伊斯对于将军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可是为什么呢?


将军带着伊斯离开了,伟林茨只觉得他的汗已经几乎冒了出来,太不可思议了,这件事情,他用手指擦了一下额头,往大厅隔壁的走廊走去。

楼梯旁的画像那儿站着一个侍者,他走过去,对那个侍者点点头,侍者默默带他来到长廊尽头,那儿有两个穿深色西服的男子,其中一个已经有了些年纪,留了小胡子。

“圣诞快乐!”伟林茨说。

“嗯,可是我们有坏消息。”那个留着小胡子的人低声说道:”我们被捕的联络员招供了。”

伟林茨感到一下子紧张起来:”他认识我吗?你们怎么办?”

“我们俩只有今天夜里就走,他可能不认识你。”

“那我还是留下来。”伟林茨说。

“我们想把C-30文件偷到手再走。”

“可那文件现在再将军副官的办公室,明天将军就会看到的。”伟林茨说。

“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拍到。”

“你带照相机来了?”

“是的,我们现在就去,你去放哨,我们得手就走。

“好吧,我带你们去,办公室在三楼。”伟林茨说着,转身带领他们走下楼去。


办公室在楼梯叛变,伟林茨站在过道的窗子旁,假装看着外面的景色,天已经黑了。黑茫茫一片,他的心情很不好,今天圣诞节,可他的心情却一片阴暗,招供,同伴出逃,他也感到了这巨大的危险,他怀念他的故乡,法国里昂,那是一个美丽繁荣的城市,可他却回不去,他得呆在德国中间,和他们得军官周旋,现在,海要和他们得姑娘周旋,伊斯是无辜的,她很信任他,可他却一直在欺骗她,她很动人可爱,尤其那双研究盯着他看时,可她到底是谁?什么博士?

突然,办公室的门开了,他的两个同伴闪了出来。

“老天!完了。”伟林茨气得想要跺脚,怎么是这时候。

他听到将军的声音:”先生们,站在这儿干什么?到大厅去吧,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走吧!”

他悄悄看过去,那两个人很冷静地站着,一只手背在背后,该死的,手里竟还抓着那个相机,虽然相机很小,可他不能动。

“是的,将军”其中一个回答到:”我们马上就到。”

“怎么,你们有事吗?”

“没,没事。”两人回答,但还是不动。

伊斯趁这当儿,往两人身后的窗子走去,在伟林茨站过的窗子那儿望了一下外面:”今年的雪可真大,树枝都垂到地面上了。”

伟林茨额头上的汗一下子冒了出来,这下子全完了,只要伊斯一转身,她就会尖叫起来,她就回看到那相机。

伊斯转过了身,看到了背在背后的手,她看到了那秘密。刚才,她就注意到了两人中有一只手躲在背后,她是故意走过去看的,现在,她看到了。

“怎么,先生们,你们不舒服吗?将军在问。

“啊,将军,我们回大厅去吧。”伊斯快步走过去,伟林茨靠在墙上,等待着她的尖叫,可,什么事也没有,他迅速探头偷看了一下。

伊斯的披巾滑下来一大段,她从容地,迅速地从那只手中抢走了相机,并卷在红披巾里。

“走吧,”她笑着说:”我们走吧,将军,庆祝会也许开始了。”

“好地,先生们,一起上去吧,大厅里很暖和,你们会感到舒适的。”


伟林茨简直惊呆了,她到底是,自己人还是敌人?但他所看到的却是,她机智又大胆,他的心不再蹦蹦乱跳了。

她到底是哪国人,为谁工作?她在德国到底是什么身份?

天哪!乱糟糟的,现在,所有人都跟着将军上楼去了,他也紧紧跟着上到大厅里。

他盯着伊斯,她没事般地紧紧抓着那条红披巾。老天保佑,但愿她是可以信任地人,可信任地!他心间充满了激动与兴奋。

“啊,伟林茨,你一直在这儿吗?”伊斯又重回到他身边。

“是地,对这儿印象如何?”他问,她在他身边,他稍感放心,他在想下一步要怎么做,在她的披巾里,有那相机。

“这儿真是世外桃源,就仿佛童话里宫殿!”伊斯兴奋地说。

“是的,象一座宫殿,但有点小。”

“你就在这儿工作吗?”她问。

“是的,不过我更多的时间是往外跑。”

“比如,我们基地是不是?”

“是的,这一段时间是。”他犹豫不决。


大厅里人声嘈杂,他看不间那两个人,人来人往,不知他们有何打算,怎么才能将相机从伊斯手中弄回来呢?要不要告诉她他的真是身份?

“伊斯,跳舞好吗?”他问。

“我,我这会儿还不想跳。”伊斯说,她可不能放开手,否则相机会掉出来的。

伟林茨看她正东张西望的,难道她?他也看见他们俩了,可这个时候,他可不能表现出认识那两个人,伊斯拉着他走近圣诞树去,庆祝会开始了,各个部门的长官开始了圣诞祝辞。

他紧紧搂着她的肩,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可他心里却在飞快地做着计划。现在,她也搅和了进来,这是个麻烦,他必须拿到相机,送走那两个人,在这种时候,他必须留下来,不能暴露,那么,伊斯一定得死,就在一切结束时,来不及弄清她得真相了,C-30时一份重要的文件,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将它安全的带出去。

伊斯,他低头看了她一眼,这个年轻而又可爱的女孩,现在,正兴高采烈的在他怀里,可今晚过后呢?不,她不能有明天,不能离开这里!他感到很难受,内疚,是吗?他利用她,她那么天真,纯洁,年轻,还有她刚才的举动。

他又紧紧搂了一下她,她抬头朝他妩媚地笑了一下,笑得他心里一片混乱。

讲话结束,舞会终于开始。人们开始散开,圣诞树被移到一边,音乐响起,该是跳舞的时候了。突然,伊斯却挣脱他怀抱跑开去。

他想追上去,可将军却竟自来到他旁边跟他说话:”她上哪儿去了?该是跳舞了。”

“她,下去一会。”

“你认识她多久了?”将军问,侍者过来,将军从托盘中取了一杯香槟,伟林茨也取了一杯,伊斯不见了,他手中又要冒出汗来。

“我认识她还不到两个月。”他回答,这是,他注意到他的那两个同伴悄悄出了大厅,肯定他们追着伊斯出去了,这样,他又稍稍放下一点心来。


伊斯突然跑掉,她跑下楼,想找个地方藏这个相机,她可不能这么拿着它跳舞,她一直都紧张得要死,那两个人是谁?她不清楚,怎么办?她也不知道,今晚过了再说,他们会来找她的。她想,可她却不知道,他们今晚就必须拿走这个相机。

她小心地下楼来,她想取衣帽间取她的包,马上就到一楼的大厅了,可她听到背后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刚要转回头取,突然一只手捂住她的嘴,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在她眼前晃动了一下,随即抵在她腰上,一个穿深色西服的人对说她:”别出声,跟我们走。”

伊斯放下心来,顺从地点点头,没出声,反正是自己人,她想,待会儿就会向他们解释清楚的,那人搂过她,刀锋上盖了一件外衣,她就这样跟着他们穿过一楼大厅,大厅里没人,只有几个值班的门卫和侍者。

他们一直往外走,伊斯急了,低声说:”我的大衣。”

“走。”刀锋刺了一下,她就什么都不敢想了。

“强盗,外面很冷。”她只敢小声地说。

“住嘴!”


他们上了一辆轿车,朝外面驶去,伊斯开始生气了:”我不跟你们走!让我回去!”她叫道。

“住嘴,把相机给我!”一个人冷冰冰地说。

她很乖地交出相机:”你们是谁?我是你们的朋友。”

“朋友!你做错事了,小姐,对你来说,这是自找麻烦。”

“我,你,你们是谁?你们要去那哪儿?让我下车去吧!强盗!”伊斯生气地嚷嚷道。

“安静,小姐,不管你是谁,我们都只能这么做,你如果想要骗取我们的信任,那你得失望了。”

“啊!停车,我不和你们去!”伊斯慌张了,她知道他们的行事方法,冷酷又无情,她尖叫着,就去拉车门,可那人却一把将她扯开,用匕首压在她脸上:”别动,会让你下车的,现在不行!”

“可,我感到很冷,我会冰死的,”她小声地,惊慌地说道。

“那就不是我的事了。”那人回答她。

“不,不,不要这样。”她哀求道:”我事波兰人啊,求求你们,不要!”

“这可由不得你,再走上一小段,就让你下车,怎么样?”

天啊,前后都没有房子,在这茫茫雪野中,等她找到房子,她恐怕早就冻死了:”不,不!:”她惊恐地说着。

车子已经停了下来,那人拉开车门,一股寒风吹进来,伊斯失声叫了一声:”不!”拼命缩着身子,好冷啊,可那人却狼心地将她推出车去,关上车门,绝尘而去。

伊斯抖得要命,冻得她哭都哭不出来了,她只穿着舞会上的薄裙子,还有那条长长的沙做的披巾,她裹着披巾,咬紧牙关,她不想死,不能死,唯一能做的,就是奔跑!她用纱巾围住脸,鼻孔,横下心来往回跑,跑,跑,她不想死,她害怕!


伟林茨正陪着将军讲他和伊斯。

“你知道吗?博士事波兰人?”将军问。

“好像听她提起过,她,不事波夏特的助手码?伟林茨忍不住这样问。

“哈哈哈,她这样对你说的吗?”将军笑起来,他带他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舞池中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开始跳舞。

“是的,她是这么说的。”

“伊斯呀,保密工作做得挺好的,这个时候了,还没对你说。”

“说什么?”

“本来这是机密,不得泄漏,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她就是波夏特博士本人!”

“什么?”伟林茨简直要跳起来了,伊斯竟然就是那个神秘神奇的波夏特。

将军拍拍他的肩,说:”盖世太保一直在对她进行严密地监护,因为她有时很不合作,波兰人嘛,可我们需要她,他们想让她和德国优秀的军官结婚,好留住她。”

“发生什么事了?她怎么了?”他好奇地问。

“她多次企图逃跑,自杀,是个头疼的人,可是,现在我却听到她说要和你结婚,盖世太保曾为此审查过你的档案,这一切,你都不知道吧?”

“不,一点都不知道。”伟林茨越听越紧张,这一切太离奇了,这一切,都因为她是波夏特!这是一个多么令盟国头疼的名字啊,他却无意中找到她,并且她还说要和他结婚,天啊,他一定要将她带到盟国去,她真是太神奇了。

他又响起了那天早上她手腕上的伤口,她说她是波兰人,她的只是,才华,他心头一阵阵激动。

“我祝愿你能成功。”将军说:”让她为我国多做贡献!”

“我很爱她。”他脱口说道,突然,他惊了一下,好一会儿了,还不见她,还有那两个同伴,千万不要出事!他吓得跳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将军问。

“还不见她,我要下去瞧瞧。”他紧张地说。

“好地,去找她吧,祝你们玩得愉快!”

“谢谢,那么,再见,将军!”他说着,心急如焚地走出大厅去。

他来到一楼大厅,往外瞧了瞧,那辆车不见了,还是出事了!天啊,伊斯,但愿你还活着,他冲去取了大衣,跳上车就往外驶去。


伊斯已经跑不动了,她开始还能感到全身每一处都冻得发疼,可渐渐地,四肢已经麻木了,就像木头一样,开始不听使唤,也感觉不到疼了,手也开始抓不住那披巾,披巾开始往下滑,她已经抓不起来,她害怕,怕,怕,好孤独啊,她不想死。

风很冷,她还能感觉道,但她还能回到别墅去吗?

远处好象传来汽车发动机声,伊斯一阵高兴,抬手摇了一下红披巾,她想跑过去,却一个地栽倒在地上。


伟林茨看见她了,在月光下,雪原上,她一身火红非常注目,他心中一阵狂喜,加速冲了过去,可他却看到她倒了下去。

他”吱”一声停住车,跳出车去,伊斯倒在雪地上,一动不动,他大叫道:”伊斯!”就迅速脱下大衣,紧紧裹住她,她的研究闭着,可呼吸还正常,只是有些弱,他将她抱进去,飞速往回赶。

他将车子直开至别墅门口,伊斯还是静静的,一动不动,她头发凌乱,面色苍白,他抱着她,从一个侧门进去,一直来到大舞厅隔壁的一个小房间。这是一间比较温暖的休息室,墙那儿有一个大大的壁炉,炉子里柴火烧得旺旺的。

他先将一只大沙发推到靠近炉子的地方,再拿开伊斯的红披巾,随手扔在地板上,然后飞快地解下身上的皮带,脱掉外衣,随便往地上一扔,他利索地做玩这一切,就扑过去,将伊斯一整个地抱在怀中,她还是没有动静,浑身透着凉,不过,他将脸贴到她腮边时,还能感觉到她正常的呼吸。

他必须让她活着,她的出现,也许将会为他命中注定一些什么。他就这样将她紧紧抱着,一动不动。他开始回忆今天夜里发生的一切,他的那两个同伴已经带着C-30文件安全地远走高飞,怀中的姑娘最令他吃惊,竟然会是波夏特博士,那么,他必须调整他的策略。波夏特这个神秘的名字曾是那么的吸引他。多少想要找到她,可一直以来,她却就在他身边,并且,刚才她还对将军说要和他结婚呢,天哪。他简直快乱了套了,以外实在太多。

怪不得将军老是说为她骄傲,是的,她是令人骄傲的,他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睛还闭着,脸颊还是凉的。她真年轻,真美丽,他轻轻叹了口气,因为就在得知她就是波夏特时。他一瞬间再也拦不住自己的心,真正的,无法更改地爱上了她。

她醒过来会怎样呢?她真的时波兰人吗?她可以信任吗?要不要告诉她他地一切?但有一点他时肯定的,他一定要在她身边,要真的和她结婚。

他正想入非非,突然,门锁响了一下,有人想来这儿休息,他才记起刚才忘了锁门了。

“谁?”他问了一声。

“啊,是你们,对不起,打搅了!我们到别处的房间去。”来人笑着回答。

伟林茨吃了一惊,竟然是将军!可还没等他反应,将军就拉上门出去了,他意识到,将军可能看到地板上扔的衣服了吧,真糟糕,不过,他也发觉,波夏特这个名字对空军部的分量。他不禁将双臂紧了紧,更紧地拥抱着这个怀中的珍宝。

伊斯轻轻的”嗯”了一声,他心中一阵欢喜,终于没出大事。

“伊斯。”他轻轻的唤了一声。

“嗯。”她终于轻轻地张开了研究,轻柔的叫了一声:”伟林茨!”

“是我!”他高兴极了:”好些了吗?”

她点点头,就像刚睡醒似的东张西望。真是有趣极了,看得他不禁笑起来。这一刻真美好。他吻了吻她的额头,她又闭上眼睛。

怎么对她说这件事呢?他决定先试探一下。

“伊斯。”他轻声说:”我在雪地中发现了你。”

“是的。”她回答。

“你干什么跑到外面去?发生什么事了?”

伊斯回过神来了,今晚发生的这件事,可不能对一个德国军官说,不然她会完蛋的。

“没你的事。”她回答。

伟林茨被这个回答弄得笑起来:”当然没我的事,我是问你有什么事?”

“当然有事。”她说。

“什么事?”他追问。

“我失恋了。”她胡乱说。

他觉得她挺有意思,他想听她怎样往下说,现在,他的语言温柔极了,禁不住的温柔!因为经过这件事,证明她是可以值得信赖的!这太好了,如果伊斯不可信赖。那么她瞬间就会把刚才的真相说给他-一个德国军官。但她没有,勇敢地对他掩饰,企图保护他的那两个同伴。

天啊,如果他不爱她,那么,他还能爱谁呢?

“你从哪儿失恋了?”

“干嘛问这么多?”她皱皱眉头。

“伊斯,我知道你就是波夏特博士。”

“咦,谁告诉你的?”

“将军刚才告诉我的。”

“是又怎么样?”伊斯说:”啊,对不起,我骗你了很长时间。”说着,她动弹起来,像蛇一样动作着紧紧地,使劲往他身上靠。

“还冷吗?”

“不,我只是喜欢这样。”她回答。

“伊斯,因为你是波夏特博士,所以我才必须要弄清楚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明白吗?至于你对我的欺骗,我并不怪你,无论你是谁,我都会一样,会,会……”

“什么?”伊斯嘻笑着问。

“你明白。”

“不,不明白。”伊斯嘻嘻笑。

伟林茨也笑了一下:”那你为什么说你失恋了?”

“我乱讲的。”

“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没事了,这只是我的一次愚蠢举动,你会笑话我吗?”

他摇摇头,心里却很喜欢这个结果,她的这种回答。

“别这样做了,好吗?”他不再追问,就当是事情真是这样。

“为什么?”伊斯问。

“因为,我想求你嫁给我!”

“什么?”伊斯吃了一惊。

“嫁给我吧,伊斯!”

有一阵子,伊斯一声不吭,为什么要嫁给他,为什么不嫁给何尼斯?

“有这种样子求婚的吗?”她愣愣的问。

他突然放开她,起身,很正式的单膝跪地,拉着她的手,说:”请你嫁给我吧,伊斯,请求你点头?”

伊斯望着他,为什么克洛斯不对她说这句话?为什么何尼斯不这么做?

“怎么这么突然?”伊斯问。

“那你刚才不是对将军说过我们要结婚吗?”

“不,是说订婚。”她辩解道。

“我们可以先订婚!”他望着她。

“这个……伟林茨,我想一下,好不好?”伊斯觉得很有意思,她还从没和谁有过任何婚约或是订婚呢。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感觉!订婚会对两人有什么约束力吗?反正订婚又不是结婚。她几乎快动心了。

“你想吧,伊斯,我会等的。”伟林茨说:”不管你想怎样的回答,我肯定会在你身边。”

“不,我要赶你走!”

“赶吧,可我不会走,哪怕到你已经老了,也得点头嫁给我!”

伊斯笑了起来,这种语气太对她的胃口了,简直就像她自己说的一样。

“我简直已经爱上你了。”伊斯说:”我没事了,跳舞去好吗?”

“好吧,你没事就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