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二十一章 韦林茨 第二十一章 韦林茨

摇滚情人 收藏 0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伊斯很挂念这即将进行平台试车的喷气发动机。她要亲自参加最后的机械部分测试。工作很细致,需要很认真。她要在试车前做许多准备工作,以便从实际状态下准确测出各种数据。一旦试验成功,工作还会更多,调式,不间断工作测试,与飞机结合,新飞机气动布局。从理论变为实际,这中间的过程很复杂,工作量很大。

但她最最期盼的,也就是试验取得成功。一种新式的,具有无可比拟的速度与机动的飞机出自她的构想,这就是一个科学家所追求的最大梦想。现在,德国人为她提供了最好的一切:设备,资金,试验场,一切无可挑剔。因此,除了拼命工作早日成功外,几乎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吸引她的了。

也不知天已经黑了多一会,伊斯全然不顾。有人敲门,她也不搭理。

"伊斯。"是涅伯中尉。"韦林茨上尉请我问你怎么还不去吃晚饭?他在等你呢。"

"我不饿,"伊斯说:"正忙着呢。"

"可你还没吃晚饭呢,伊斯。"涅伯说:"停一会儿吧,天又不会塌下来。"

可伊斯却哗啦哗啦地将一些图纸乱糟糟地抓起来,吃惊地说声:"糟糕!"就往外走。

涅伯关好门,跟在她身后问:"现在都已经九点了,你要去哪儿?"

"去试验场!"

"早没人了。"

"我得去,有事。"

伊斯刚走到设计楼,一阵风吹来。她看到韦林茨已经在路边等着她了。她刚叫了声:"喂"。图纸滑脱了手,被风吹着朝前跑。

"救命!"她尖叫着。韦林茨和涅伯赶紧去帮她捡回来。

"拿着吧,伊斯,你的命!"涅伯笑着将图纸递给她。她也笑:"谢谢。"

"来吧,我帮你拿着。"韦林茨帮她将图纸卷起来拿着。伊斯便挽住他的胳膊走路。涅伯望着他俩的背影,心中为何尼斯惋惜着走回办公室去。

"去吃点东西,伊斯,你不能总这样。"伟林茨说:"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试验场。我担心输油管,别去吃饭了好不好?陪我去试验场,现在那儿已没有人,就我一个。陪我说说话。"

"可你知道,我是不能去那儿的。"伟林茨说。

"没关系,你不是空军的联络官吗?再说,这会儿那里人很少。"伊斯硬是拖着他走到岗哨那儿,卫兵当然认得她,她只说了一句:"他是来帮忙的,你知道现在没人陪着我。"

说着就往里走,伟林茨抱着些图纸,紧张得要命,但他是进了试验场了。

伊斯打开试验平台的灯。灯光下伟林茨看到一个巨大的T型钢架,一个铁臂前端固定着一个裸的喷气发动机,密集的电线和管道布满了它的外表,在这个大大的仓库里空无一人,只有他们俩。

"这就是新式发动机,怎么样?"伊斯得意地问,并将图纸放在一张桌子上,展开。

"你知道,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伊斯,它看起来很棒。"

"当然,"伊斯双眼闪闪发光:"你会开飞机吗?"

"开飞机?"伟林茨笑起来:"怎么可能不会?"

"太好了,什么时候你带我在夜晚飞到空中看看夜晚的大地,肯定美极了。"

"可这很危险的。"

"你能行吗?"

"当然能行。"他回答。

"太好了,一言为定。"伊斯兴奋地说。

"一言为定。"伟林茨掩饰住眼底的闪光,轻松地回答。

伊斯开始仔细地检查,时间不知不觉地在过去,转眼已是深夜,伟林茨已经显得有些疲惫。

"伊斯。"他叫她:"下来休息会吧,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伊斯站在一个高架子上埋头于发动机那密集的管线之中,就象外科医生聚经会神埋头于手术之中。

"好,我也感到很累了。真是抱歉,让你陪我这么晚,我这就下来。"伊斯放下手中的记录本,扶着梯子小心地走下来。

伟林茨悄无声息地走到她身后,"我现在感到饿了,你呢?"

在她即将下到地面上时,伟林茨伸出双手猛地卡在她脖颈两侧,伊斯便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他小心地将伊斯放在地上,前后看了看,他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他很紧张。

然后他迅速从皮带扣子中取出一只非常小的照像机来,将图纸拍了下来。他去看伊斯,她没什么动静,象睡熟了一样。他收藏好相机,抱起她,大步往外走。

"她昏过去了。"他对卫兵说着,就闯了过去,顺利地回到设计楼。

他冲进门口值班室:"中尉,伊斯昏过去了。" 涅伯赶紧和他将伊斯放到沙发上。"终于出事了。"涅伯说。

"什么?"伟林茨问。

"她常这么干。"涅伯回答:"她很喜欢在夜间工作,经常是连继干上几天不回家,然后又几天拖拖拉拉。工作的时候谁也没法打断她,现在终于出事了。"

"没关糸,她一会儿就好。"伟林茨说:"她只不过是没吃晚饭。"

"恩。"伊斯慢慢醒来,哼了一声,问:"我怎么了?"

"没事,你只是昏过去了一小会,别担心,"伟林茨柔声对她说:"现在好点了吗?"

伊斯一脸迷惑:"我的身体怎么越来越糟了,真是的。"

"我送你回宿舍去,吃点东西,睡上一觉就没什么事了。"

"好吧。"


这是一个布置简单的小房间,这儿一排排的全是一模一样的基地人员的宿舍。伊斯打开灯,说:"我讨厌来这儿,冰冷冷的,犹其现在。"

伟林茨看到在这个小房间里,有一张大床,一个柜子,一个沙发,一张桌子,很简单。

"是有些冷。"伟林茨走近她:"不过冬天已经到了。"

"我讨厌冬天。"

伟林茨从背后轻轻地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语:"现在呢?"

"啊,不!"她呆住了。

伟林茨进而抱起她,将她放到床上去,他关了灯,俯身去吻她,很轻柔。"对不起,伊斯,"他轻声地问:"我有没有冒犯了你?"

"没,没有。"伊斯开心地说,她很喜欢这样,喜欢伟林茨这些英国绅士般的做法。

他迟疑了一瞬,突然大胆地抱住她,说:"我可以这样吗?伊斯,我希望你能觉得暖和点。"

"是的。"伊斯回答。在这样的深夜,伊斯是无法抗拒他温存的怀抱的。"谢谢,伟林茨,晚安。"她说着,安稳地进入了梦乡。


天空一片睛朗,阳光明朗地照耀着大地。伊斯喜气洋洋地看着许多人将发动机通过一个滑轨运送到空旷的试验场来。

虽然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小雪,但今天却是冬日里的一个好天气。今天的试车很重要,警戒也比平时加强了。但伊斯却从不在乎这些,波夏特搏士的身份可以上她在这个基地里畅行无阻,这儿是她的世界。

试车平台已经准备好。发动机已经固定。伊斯和几个工程师跑来跑去忙着做最后的例行检查。

"燃料输送!"伊斯大喊道,现场有些乱,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一个试验人员高声回答:"淮备好了,检查完毕!"

"喂!"她突然看到在平台高处还有个架子,上面有着几个人,她伸手指着他们:"留神!你们还在那儿干什么?"

法兰维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后对她说:"博士,你手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啊?"

"这,"伊斯望了他一眼,她又恨又怕他:"你管不着!"她不高兴地回答,想缩回手并走开。

"你也要留神,伊斯!"他却伸手抓住她那只手肘,不怀好意地说:"这是一种很愚蠢的方式,我提醒你。"

"放手!放手!"伊斯有些害怕地说。

"听说昨天晚上你对发动机进行了检查,查出什么毛病了吗?"他继续问,并不放手。

"没有。"她说:"没有什么毛病。"

"但愿没有。"他说:"否则对你对我们大家都没好处,你明白吗?"

有人喊伊斯,他只好放手,伊斯将袖子拉下来,转身就跑。她恨死了,她讨厌别人这么怀疑她,犹其讨厌法兰维斯出现在基地里。等待试验结果的好心情烟消云散。反正一切顺利,结果可以料想得到。她跑出试验场,她要离开这儿,因为她不想见到法兰维斯。

看着她跑出试验场,发兰维斯也感到有些恼火。她总是这么倔强。他走到岗哨,拔了个电话,"喂,卫兵吗?拦住波夏特博士,不许她离开,明白吗?不准放走她,……是的。"

伊斯出了试验场岗哨,无精打彩地朝设计楼走去,她想在办公室等待试验结果。一个中士朝她跑来,拦住她,彬彬有礼地对她说:"博士,我奉命一定要将你带回试验场,请吧。"

"伊斯白了他一眼,只好转身慢吞吞又往回走。突然,她发现伟林茨正和一些军方陪同人员在试验场外等候。她高兴地跑过去。

"伟林茨!"她扑过去就抓住他:"走!看看试验去!"

"伊斯,我没有通行证。"他温柔地望着伊斯的眼睛说:"我们在此等候……。"

"那我以我的名义邀请你,去吧,去吧?"

伟林茨笑了笑:"谢谢,能看到成功是我的荣幸。"并让伊斯挽着他的胳膊。"

伊斯歪头对跟在她身后的那个中士说:"不用你跟着了,他送我去!"说着就自顾往里走。

法兰维斯拦住她,问道:"这个人是谁?"

"空军处联络官伟林茨大尉。"伟林茨自已说,并朝他敬了个礼。

"你的通行证?"

"不,我没有通行证,上校,她邀请我进来的。"

法兰维斯生气地问紧依在他身旁的伊斯:"这是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解释。"

伊斯眨眨眼睛,说:"他是我男朋友。"

法兰维斯和伟林茨都吓了一跳,一齐去看她。她却很开心:"很正常嘛,上校,有什么不妥吗?"

法兰维斯几乎要跳起来了,但现下试验就要开始,要是他赶走伟林茨,伊斯肯定也会让他下不了台。思量了一瞬,他只好说了句:"好吧,伊斯,但愿你不是在开玩笑,再见!"

伊斯看着他终于走开,高兴得大笑起来:"走,我们到那边去,马上就开始了。"

法兰维斯去打了个电话:"办公室吗?马上调查空军技术处伟林茨大尉……对,要他的档案,马上就要,请送到我的办公室。"

试验开始了,点火一次成功,新式喷气发动机发出强大的推动力,固定它的铁塔都有点晃动,持续运转正常,停机后点火正常,总之,没有出任何差错,试验场上欢声不断。

法兰维斯松下一囗气,他看见伊斯和那个空军大尉两人手牵手说笑着往外走。试验还将持续,但这一次,他没去拦住她们。"


克洛斯坐在办公桌后面,漫不经心地翻看着一份卷宗,可心却全不在上面,桌子对面的施奈德看着他,笑着问道:"克洛斯,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克洛斯抬起头,笑笑,说:"快了,快了,我们准备在圣涎节时就订婚。"他说这话时,脸上的僵硬的笑容令他很难受。苏露芝是一位好姑娘,她那么的爱他。可波夏特博士呢?他的心已被那神奇的人儿夺去,那遥远的人啊,难道他的心真的要这么空荡一生吗?

"克洛斯,"施耐德又说:"你可是得到了一位大美人啊,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

"你很能讨女孩子们的欢心,不是吗?"

"哪里啊。"

"现在你终于结束了单身汉的生活,汉斯,你应该请我喝一杯,现在,怎么样?"

"行啊,"克洛斯放下手中的工作,站起身来:"我现在也觉得有点累,走,我们喝酒去。"


等他俩意犹未尽地走出小酒店时,己快到下午了,他俩肩并肩走在老城区的石子路上。四周静悄悄的。只有一个小街心花园附近有几个人。

施耐德摸了摸口袋,停住了脚步:"啊,等我一会,没烟了。"

克洛斯便在一盏路灯下看着他去买烟。一个年轻人急急忙忙往这边走,走近时,他突然从茄克衫里掏出一支枪对克洛斯开了一枪!克洛斯看见枪,本能地躲过,可那人又开了一枪,附近的几个人尖叫着四处逃散。

听到枪声,施耐德拔岛枪便往回跑,他看见一个穿灰色茄克的人正在追杀克洛斯,克洛斯已中了一枪,无力地倒在地上,那人正想对着克洛斯再开一枪。

施耐德对准那人很准确地扣动扳机,那人闻声倒下。他跑过去,克洛斯紧闭着眼睛,灰绿的制服上沾满了鲜血。他踢了那人一脚,确定他已经死了,他收起枪,挡下一辆车,将已昏迷的克洛斯送到医院。


伊斯和伟林茨大尉坐在基地食堂的一张小桌子边一起吃早餐。因为新式喷气发动机的成功,伊斯一直又兴奋,又得意。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机身,整体构架,这些不是她主要负责的项目,因此她可以松囗气。

"伊斯,你跟保安部的人很熟吗?"伟林茨问。

"不,我只是认识第四处的两个人。何尼斯上校和法兰维斯上校。"

"我觉得你是不是不喜欢他们?"

伊斯笑笑:"是的。他们总是想控制别人。"

"我也不喜欢他们。"伟林茨盯着伊斯的黑眼睛说:"可我觉得,你这么故意和他们较劲不是好主意。"

"你是说发动机试车那天吗?"伊斯嘻嘻笑:"对不起,我那么说。我还担心你会很生气呢。"

他深情地望着她,说:"我根本就没生气。"

"你有女朋友吗?"伊斯问。

"没有,问这干什么?"

"那如果以后我再称你是我男朋友,你许不许?"

"随你便,伊斯,我不介意。"

"谢谢,伟林茨,谢谢。"伊斯高兴得眉开眼笑,食堂现在很热闹,人来人往的。

"伊斯,还有二十多天就是圣诞节了,你要怎么过?"

"嗯,还没想好,你呢?"

"也还没想好,我总是一个人过圣诞。"

"那今年我和你一起过,行吗?"伊斯问。

"谢谢,伊斯。"伟林茨笑笑,他的目地已经达到,他发觉,其实要抓住伊斯的心,还是挺容易的。


穆索兰回到家,疲惫地将帽子摘下,他坐到小圈手椅上,慢慢将手中的《圣经》打开,拆开封皮,从里面取出一张很小的纸片,才看一眼,他便阵阵眩晕,手开始发抖。

纸片上写着:”立即取消死神行动!”

他呆了一会,走到电话旁边,犹豫着拿起了电话,他拨通了一个号码,”请问你找谁?”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子。

“请克洛斯中尉听电话,”他紧张地说。

苏露芝将电话递给躺在床上,满肩绷带的克洛斯,克洛斯拿起电话,刚说了声”喂”,电话便断了,他笑起来,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法兰维斯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打开的档案,何尼斯一声不吭地翻看着。

"就是这个人。"法兰维斯对他说:"伊斯对我说他是她男朋友。"

"哦。"何尼斯压抑住满腔失落:"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法兰维斯说:"他的档案还不错,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什么看法也没有,我要去布拉格。"何尼斯简短地说。

"什么?圣诞节快到了,布拉格那件事让别人去行了,用不着你去。"法兰维斯惊奇地望着他。

"我去。"

"别这样,何尼斯,何必为她生这么大的气呢?你忘了上次吗?难道这次你也想再带点伤才回来吗?"

"我决定了,我要去布拉格。"他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