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著名的高尔夫球手罗伯特.德.温森多有一次赢得一场锦标赛,领到支票后,他微笑着从记者的重圈中出来,到停车场准备回俱乐部。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女子向他走来。她向温森多表示祝贺后又说她可怜的孩子病得很重——也许会死掉——而她却不知如何能支付起昂贵的医药费和住院费。

温森多被她的讲述深深的打动了。他二话没说,掏出笔在刚赢得的支票上飞快地签了名,然后塞给那个女子。


“这是这次比赛的奖金。祝可怜的孩子走运。”他说道。


一个星期后,温森多正在一家乡村俱乐部进餐,一位职业高尔夫球联合会的官员走过来,问他一周前是不是遇到一位自称孩子病得很重的女子。


“是停车场的孩子们告诉我的。”官员说。


温森多点了点头。


“哦,对你来说这是个坏消息,”官员说道,“那个女子是个骗子,她根本就没有什么病得很重的孩子。她甚至还没有结婚哩!温森多——你让人给骗了,我的朋友。”


“你是说根本就没有一个小孩子病得快死了?”


“是这样的,根本就没有。”官员说。


温森多长吁了一口气。“这是我一个星期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温森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