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一章 登陆失败

而山 收藏 1 7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一章 登陆失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人民军第七军军长许都沉闷地走进合浦指挥部大院,他有一种不劳而获,摘起别人胜利果食的感觉,看到整个合浦城被西洋人毁得仅剩断垣残壁,无一屋完整,他更气闷得胸撞。

许都站在还在浓烟卷飞的指挥大院内,剑眉拧竖,凝视不动。第七军军部的后勤部队在忙碌地清理作战指挥室,听说这里曾是人民军南方集团军的总指挥部,林主席就是在这里运筹帷幄,下达道道命令的,战士们干得起劲,一些认为有可能是林逸使用过的小东西,全被战士们自以为是地当作宝贝收藏了。可这里也曾作了联军一个月的总指挥部啊?战士们精心清理,珍贵收藏的东西好有可能是敌人遗下之物哦!

第七军终于等来了上第一前线作战的机会,许都心里涌起一丝兴奋,他现在还是上校军衔,自上次俘虏事件被降衔后,他一直没有机会再升上去。上校担任军长,并对一大帮的少将呼来唤去,这在人民军当中是绝无仅有的事,为此,许都憋着一肚子怨气。但现在的他终究不是过去那个争强好胜,追名逐利的许大猛子了,几经沉浮的他在林逸刻意打磨之下,已日益成熟起来,他对中华民族的热爱与对人民军的责任感已远超他个人的荣辱得失。

联军总司令部撤走及时,已迁往海上,但联军绝不会坐视陆上十多万部队的覆灭而不顾,他们一定会采取措施营救,而联军目前唯一能展开营救行动的军事力量,只有第五集团海军部队的两个陆战师。

“军长!作战指挥室已布置好!”第七军军部作战参谋向阳厚请许都进内院。许都面无表情,大步走在前头,嘴里却突然嘣出作战命令:“令第27师从安铺港与公馆镇回撤至合浦,明日下午四时务必赶到;驻石城的第28师派出第84团与第83团分别填补第27师回撤后在安铺港与公馆镇留下来的空缺;驻防北海港的第26师作好防敌登陆战的准备;驻合浦的第25师与回撤的第27师沿南流江建立阻击阵地,以防联军第一集团在伯劳镇与武利镇的法第4师与英第3师的溃败;军部炮兵团调由驻北海的第26师指挥。”身后的作战参谋已熟悉许都军长的这一套,快速记录下作战命令。

刚许都站在外面伫立不动,其实是在认真沉思,他判断联军将会实施登陆战,而登陆的地点,极有可能是北海港。因为北海利于展开大规模登陆作战,又能就近接应到幸存联军的撤退。

北部湾风平浪静,金灿灿的阳光普照在辽阔无边的大海上,放眼之处金光一处,靠近北海港十多海里的外海上,驶来无数小点点,那是由联军第五集团的法国尼兹舰队和美国尤斯舰队联合组成的进攻战斗编队,联军总司令部准备由两支舰队作掩护,用两个机动陆战师实施强大的登陆战,以接应所有撤退的联军部队。

“斯里曼蒂上将!我再次建议取消这次登陆作战,不然,联军将会遭受更大的损失!”在联军第五集团司令固特英的旗舰——英国皇家海军大吨位的“鹰”级军舰——“菲野”号上,联军前总参谋长古斯特中将面露哀色,后面两个警卫紧贴着他,周围不同国家的军事联络官怒目逼视于他,但他仍义无反顾地进谏。义

斯里曼蒂深邃的眼睛凝视古斯特,“不实施登陆战?你说还能实施什么战?难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十几万联军覆灭吗?”他声色俱厉,愤怒的表情如火山喷发。仅是短短两天时间,联军便由胜转败,他实不能接受这种太过突然的坏消息,他可以想象自己将来的命运是怎么样的了,其前任梅特叶上将便是前样。

“上将!我们接受事实吧!我们已经失败,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下令陆上所有幸存下来的部队投降!”古斯特沮丧,他心里一阵哀痛,他一样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斯里曼蒂手指周围已愤怒得冒火的各国军事联络官,讥讽:“他们会同意吗?各国的皇帝、总统、议会会同意吗?各国的人民会同意吗?”

“将军!如不投降,十几万部队便真的完了!投降了,我们还可以用条件以换取士兵们的性命!”古斯特前走两步,苦口婆心道。

“古斯特将军!你太令我失望了!你早已被解职,你没有再发表意见的权力!”斯里曼蒂痛心地看着古斯特,他很欣赏古斯特的军事才能,他放心大胆地让古斯特指挥全军,只是没想到中国人诡计多端,居然采用水攻。现在已战败,结果需要人来负责,他这个总司令肯定难辞其咎,为了为法兰西帝国保全一个优秀的军事指挥官,他准备个人承担全责,所以在战事未结束之前,马上撤掉了古斯特的总参谋长之职。“把他拖下去吧!”他不耐烦。

“将军!将军!想想我们在欧洲,在中东、近东的战场吧!法兰西帝国需要这些优秀士兵们活下来!”古斯特双手被反剪,他被两个武有力的警卫慢慢拖走,但他仍在竭斯底里地嘶叫。

“不要再让他出现在我面前!”斯里曼蒂恨恨然。

古斯特前天从合浦撤上军舰之后,便被呆在海军集团司令部的斯里曼蒂撤掉了联军总参谋长之职,斯里曼蒂出于爱护令其马上回国,他为古斯特写了一封信,为他开脱了一切罪责。但古斯特坚持不肯回国,他此番败得一败涂地,败得心服口服,能实施如此完美计策的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有一个心愿一定要实现,那就是想见一见仰慕已久的对手——林逸。

隶属于联军第一集团的法第4师与英第3师奉命牵制在伯劳与武利一带的人民军第三军,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如人民军第三军不动,则他们不需动;如人民军第三军欲动,则他们展开小规模进攻;如人民军第三军大举进攻,则他们向北面的浦北城靠拢,但这种情况绝无可能出现,因为目前人民军只剩招架之力,再无反击之能!。

然而,这种绝无可能竟成了睁眼现实。上午十时,正是艳阳高照,从伯劳与武利两镇突然涌出无数人民军士兵,他们猛然冲向法第4师与英第3师阵地,并有侦察兵回报:有一大队人民军快速从伯劳南侧通过,他们对法第4师与英第3师的存在视而不见,直接向东。

法第4师与英第3师判断不出人民军此举的意图,也不明白那支从旁而过的人民军是哪支部队?欲意何为?其实这支突然东进的部队是许都统领的人民军第七军的先锋部队——第28师。不管人民军是想抄后路还是想绕道从背部向联军发起攻击都好,法第4师与英第3师都无能力理会,因为他们遭到人民军第三军正面的猛烈攻击。

根据形势变化,法第4师与英第3师为免被人民军包围,他们依计划向北面联军大部队聚集地——浦北地区靠拢。两师渡过武利江,再向北,接近浦北城,准备再渡另一条南流江支流时,发现支流河水暴涨,江面上搭起的各种便于部队调度移动的简易浮桥全已被大水冲毁,放眼望向西北方向,河水茫茫,一片汪洋。

“怎会这样?前面发生什么事了?平睦、双凤一线的其它联军部队现在怎么样了?”法第4师与英第3师官兵们惊惶乱想。

北上会合大部队已不可能;南面有人民军追赶;西进是大山,且也有人民军阻挡;东撤是法第4师与英第3师目前唯一能取的选择。可不久刚过去的一支人民军不是已绕到背部去了吗?这时他们才意识到他们的处境危险,他们可能被包围了。

前出的侦察兵探知,东撤之路并未发现人民军的存在,尽管英法联军心存疑虑,不知那过去的大队人民军哪去了?但迫于形势,他们还是毫不犹豫加快东撤步伐。法第4师与英第3师过龙门镇,至张黄镇,于第二日上午九时,其先头部队率先到达南流江畔,他们赶紧争分夺秒渡河。

“军长!法第4师与英第3师已被我人民军第三军驱赶至南渡江畔,他们正准备抢渡南流江!”第七军军部作战参谋向阳厚匆匆进来报告。

“知道了!让第25师放敌军渡河的先头部队上岸,然后再消灭干净。”许都不急不躁命令,他放下手中的笔。他更关心海面上的情况,抬头问道:“北海海面上有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我军设置的几处制高了望台没有发现任何异象,而我军放出的移动小哨船也未在海面上见到任何敌军船只出现!”向阳厚据实报告。

“加强戒备,不得有丝毫松懈!”许都沉声吩咐,想了想又问:“追击法第4师与英第3师的我第三军其前锋到了什么位置?”

“还没有最新消息传来,应该离英法联军的尾部部队不到十里吧!”向阳厚猜测。

“那就是说他们距离张黄镇不到二十里了?”许都伏下身马上查看地图,接着重声吩咐:“严令第25师不要管南流江西岸枪声多么激烈,不准‘眼红’,不准‘嘴馋’,绝不准渡过南流江一兵一卒,西岸的敌军就交由第三军去处理吧!”他担心那些憋得慌的官兵们啊!

“嘭嘭嘭”的炮声从南面传来,接着一阵阵电话铃声响起。“怎么回事?”许都拧紧剑眉站起,走向门外,他刚向向阳厚吩咐完毕。

“军长!北海海面出现大量敌军舰只,我前出侦探哨船被击沉。”作战参谋放电话,即刻报告。

“敌人要就不来,一来便全都来了!他们还真默契啊!”许都嘟嘟。“让前面立刻报上有多少敌军进攻?并令部队不得与敌军硬拼,全部退于敌舰炮射程之外!”他果断命令,又急切转问向阳厚:“第27师目前回撤至什么位置了?”

“前锋已过公馆镇!”本欲转身要走的向阳厚又停下来。

“让第27师加快步伐,让他们不要再来合浦城,转向北海协助第26师防御敌军登陆去吧!”许都预感此次联军对北海的进攻有孤注一掷的味道,可能会是异乎寻常的大规模登陆战。

果然,作战参谋接北海方面第26师的报告,敌军上百艘舰只参与进攻,北海海面密密麻麻一大片,炮火前所未有地猛烈,爆炸声震耳欲聋,实施登陆战的部队应有一个师以上。

“好家伙,来猛的了!”许都听罢报告,低声咕咕,他热血沸腾,紧接着大声喝令:“令防御南流江第25师的第75团跑步前往增援北海城;第七军军部前移置离北海十里处的东鱼村;军直属部队全力支援第26师。”

第七军南流江与北海两战场同时打响,南流江的人民军第25师轻松解决法第4师与英第3师的五百人先头部队,而在北海的登陆战场上,则不同了,战斗异常激烈,一波又一波的敌军冲锋舟运上无数联军海军陆战队员。此番担任联军登陆战陆上指挥的依然是英国少将波士顿,他在吴川登陆战取得的巨大胜利,令他在联军的声誉威赫一时,担任主攻任务的也仍然是他麾下的英陆战1师。

上次没有火炮支援,没有防御阵地的人民军第8师在吴川登陆战时,吃尽了苦头,这次不同了,防守北海的人民军第26师不仅炮兵营严阵以待,而且还有人民军第七军直属的炮兵团增援。英陆战兵刚登上岸,便遭到人民军铺天盖地炮火的攻击,英军损失惨重。一个小时里,联军运送上一千多人,连一个像样点的滩头阵地也未能建好!并且许多的运兵船只被人民军火炮击中,而联军被毁的冲锋舟更是不计其数。

联军见正面进攻北海不利,分出一部移往北海东面的营盘。在这里同样有人民军防守,只是火炮数量少了许多。联军的另一支陆战部队——混合陆战师在强大舰炮的支援下,花费四个小时,于下午二时,终于开辟出一块滩头阵地。此后,联军开始源源不断地登陆上岸。

联军混合陆战师全师登陆完毕,其第一团守住营盘滩头阵地,第二团向东北而上攻南康,准备绕到人民军防御北海的第26师背部,而其第三团则向西直接攻击北海城,以接应从正面进攻北海的英海军陆战师的登陆。防守营盘的人民军第26师第78团无力阻挡联军混合陆战师三个方向的进攻,只得向海岸线内后退十里,拖住混合陆战师的第一团不能动弹,对于另两个团,人民军第78团只能由着他们去了。

联军混合陆战师第三团飞奔向西,直冲北海城,途中遭遇到人民军第26师第77团的阻击,联军混合陆战师的北上南康的第二团则遭到人民军第七军军属特种兵部队的阻击,这也是为什么人民军第78团眼看着敌军两个团各奔任务而去,不加以阻挡的原因。

有了东部联军混合陆战师第三团的牵制,北海正面防御英陆战师登陆的人民军力量大大减弱,英陆战师慢慢开始建立了几个像样的登陆点,已有约二千名陆战兵登上大陆。下午三时,许都率部赶到北海城北部十里处的东鱼村,军部指挥所还未开始建立,他便令向阳厚在一块大石上摊开作战地图,查看敌我双方的攻防势态。他边看地图边问:“已有多少敌军登上岸?”在他的周围,早已站着几个负责不同方面的作战参谋,他们习惯许都的指挥方式,知道许都喜欢边考虑问题边询问情况。

“已有约一个师的敌军登陆上岸!”

“回撤的第27师到了没有?”许都没有看是谁在回答他的问题,他只在意问题的本身,而不在意回答问题的人。

“没有!不过,再过一个小时,第27师的先头部队——第81团可以赶到营盘。”这是另一个作战参谋在回答问题。

许都掏出怀表看看时间,脸上现出愠意,第27师已经比规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有余!“通知第81团火速赶到南康,接替军属特种兵部队的阻击战斗!”他很心痛自己的特种部队被当作一般的步兵使用。

许都忿忿然,部队很久没有打战,连赶时间都不会了。他抬头看看西落的太阳,转身命令:“令南下增援的第75团暂时不必投入战斗,隐蔽于北海城背后的树林中;让第26师各部向后撤退五里,只需护住炮兵阵地即可!”

向阳厚不解地问:“军长!这是为何?这不是放敌军上岸吗?”

许都瞥一眼向阳厚,肯定道:“正是要放敌军上岸!我第26师马上将赶到,待敌军陆战部队全部登陆上岸后,我们正好可以一举歼灭之!为我原第22团的人民军烈士们报仇雪恨!”

向阳厚知道这冠冕堂皇的话只是许都说的场面话,他知道许都肯定另还有原因。

许都见向阳厚不释然状,抿嘴笑笑:“太阳马上下山,北海一带近几日的涨潮时间为下午五时左右,到时海水上涨,联军海军舰炮可以更近地驶近海岸线,我们人民军将士怎挡得住敌军的舰炮?”

向阳厚恍然大悟:“打仗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啊!它关乎许多学科,真可谓天时地利皆可利用。此次,人民军的反守为攻,反败为胜的防御战不就是林主席利用天气湖水的成功范例吗?军长也是高人!”他由衷赞叹。

在南康进攻的混合陆战师第二团在进攻之初,吃尽了苦头,他们从未遇到过这么有战斗力的敌人,敌人没有固定的阵地,战斗却在南康镇镇内,周围山丘水田间,小树林中到处打响。对方枪法极准,弹无虚发,而且专盯着军官打,仅仅一个小时,第二团损失基层指挥官达四十多人,搞得所有的联军军官纷扮成普通士兵后,方敢露面。

傍晚时分,人民军第27师终于赶到,许都即刻令人民军第27师的先锋部队——第81团配合军属特种兵营一道,首先向联军混合陆战师第二团发起总攻。借着暮色,实施近战,更是特种兵的拿手好戏,狙击手们掩护,爆破手开道,机枪手冲锋,顷刻间,早已胆破心惊的联军混合陆战师第二团崩溃。第81团不顾路途疲劳,合着特种兵营紧追敌军不舍,直至联军混合陆战师第二团与在营盘的第一团会合为止。此番追击,第二团损失达六百余人,从南康至营盘一路都躺着联军士兵的尸体。

联军混合陆战师第一团与第二团会合后,情况并没有得到根本好转,防守营盘一直在示弱的人民军第78团接到总攻命令,马上向正面的敌军发起炮击,接着战士们从各条战壕跃出,冲向联军第一团,深入内陆五里的联军第一团得不到舰炮的支持,抵挡不住,不得不向后溃退。不久,在溃败的途中,遇到从北部同样溃退下来的第二团,两团混杂在一起,各冲乱了对方的阵营,被追击的人民军适时抓住机会,一阵猛打,两股联军损兵折将,跳下大海方停下脚步。

在北海正面防御中,波士顿少将正庆幸终于在大陆上站稳脚跟之时,天上的彩霞还挂满天空,突然天空飞来无数炮弹,联军各个滩头阵地均遭到人民军整三个炮兵营的覆盖攻击,联军士兵哭爹喊娘,抱头鼠窜,也不管前面是否是万丈深渊的大海,他们争先恐后地跳,没命地游向不远处的军舰。

人民军重点打击从西面进攻北海的联军混合陆战师第三团,新增援而来的人民军第75团从敌军的第三团侧翼发起攻击,活生生拦腰切断了第三团的连贯队形,前一部分敌军遭受人民军第75团一营与担任阻击任务的人民军第77团的合围,六百多联军悉数被歼。而另一半联军见势不妙,忍痛舍下前头的兄弟们同样上演了其它敌军部队溃退的那一幕,直至退入大海,方稳定下来。

前联军总参谋长古斯特孤独站在联军海军集团旗舰——菲野号的船闸板上,听到前方传来猛烈的炮击声,那特独的炮弹飞行尖啸声属于人民军炮兵专有,他痛苦地闭上双眼,喟然长叹:“联军的又一支生力军完了。”

联军实施登陆战不过半天,损失五千余人,并又全被打回军舰上。而在南流江西岸被人民军第三军围追的法第4师与英第3师的命运又会怎么样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