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九章 独闯威虎岭

天军指挥官 收藏 3 18
导读: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九章 独闯威虎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4/


大路上,七八名背着火枪的家丁护送着一辆马车正在赶路,马车里坐着一个披红披风和一个披蓝披风的少女,两名少女凑在一起说着悄悄话,不时发出银铃般的娇笑声。

披红披风的是谢婉仪,披蓝披风的是她的表妹李凤莲,两人同一年所生,只不过谢婉仪的生日略大几天。两人正在谈论的是一个名叫陈光远的青年,陈光远是和她们一起跟洋教士学习外语的英俊后生,曾经跟随父亲广州做过生意,接触过西方的先进科技和文化,是跟随洋教士学习外语的学生当中知识最为丰富的人,经常在课堂上侃侃而谈,被女孩们所倾慕,成为暗恋的对象。

谢婉仪也对陈光远心存爱慕,她喜欢陈光远的博学多才,而李凤莲喜欢的却是能在战场上杀敌报国的英雄,因此,李凤莲经常取笑谢婉仪。这一次,听说谢中九的团练消灭了一股顽匪,李凤莲也吵着要来。

陈光远对谢婉仪和李凤莲这对漂亮可人的表姐妹也表现出极度的好感,经常邀请她们去游玩,在游玩的过程中,李凤莲都会刻意给两人腾出空间来。谢婉仪温柔娴熟,李凤莲娇俏可爱,陈光远曾在心中把两人做了一番对比,但是难以得出具体的结论。

忽然,一伙拿着火枪和大刀的胡子从道路两旁的林子里窜了出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各位兄弟,我们是青鱼镇团练练总谢大爷家的人,请各位兄弟给个面子。”

一个骑马的家丁冲着前面的胡子一拱手,大声说道。

胡子们闻言互相望了几眼,随即闪在两旁,让出一条路来,青鱼镇团练现在图昌府一带是名声大起,胡子们也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

“谢了!”

当先的家丁冲着胡子们又一拱手,继续向前行进。

这已经是第三波胡子拦路,在报出青鱼镇团练谢练总名号后,胡子们都会知趣地让路。

“姐,二姨丈这回可威风了,那些胡子们一听他的名号吓得立刻让路,连买路钱都省了。等到了青鱼镇,我让姨丈封我一个官衔,我也去打胡子。”

透过车窗望了一眼外面的胡子,李凤莲挽住谢婉仪,兴致勃勃地说道。

“你呀,就对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感兴趣,怪不得墨轩(陈光远的字)说你是‘野丫头’。”

谢婉仪微微一笑,伸手在李凤莲的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

“好呀,还没过门就帮着外人欺负我了,看我不收拾你。”

李凤莲娇笑一声,伸出双手开始哈谢婉仪的痒痒。

谢婉仪也不示弱,立刻进行了反击,马车内顿时传来一阵阵银铃般的娇笑,连那些看护马车的家丁都忍不住好奇地望马车张望。


走着,走着,马车忽然停住了,前方的大路上并排站着一群人,为首的一个满脸麻子,头上戴着一顶貂皮帽子。

领头的家丁看见那个麻脸后心中一惊,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那个麻脸就是顶顶有名的王麻子。

王麻子策马来到马车前,伸手撩开了车帘,谢婉仪和李凤莲望见一个麻脸色眯眯地盯着自己,不由得往后挪了挪。

“告诉你们家谢爷,王爷我今天请两外小姐回山休息,要想交人,让王洛飞带五百条枪来换。记住,王爷的耐心是有限的,这两个小娘们这么惹人馋,迟了我就不能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淫笑着放下车帘,王麻子用马鞭子指了一下领头的家丁,大声说道。与此同时,道路两旁的树林里人影晃动,大批的胡子现出了身影。

领头的家丁感到不妙,用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领着手下的人打马离去,急匆匆赶回家报信。望着家丁们远去的身影,王麻子挥了一下手,胡子们押着马车返回老巢――威虎岭。


青鱼镇。

吧嗒一声,知道女儿和外甥女被王麻子劫走,正在品茶的谢中九打了一个冷战,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

“快,去请王先生。”

呆了半晌,谢中九醒过神来,连忙冲着下人喊道。王麻子是出了名的色鬼,如果不快些把谢婉仪和李凤莲,天知道会出什么祸事,谢中九的身上在冒虚汗。

正在军营里指导新加入的士兵练习枪法的王洛飞在得到消息后立刻赶到了谢家大院,谢中九此时还算清醒,一脸铁青地表示不会拿五百条枪来换取谢婉仪和李凤莲,谢中九的妻子刘氏领着一帮女人哭哭啼啼地让王洛飞救人,场面十分混乱。

王洛飞心中清楚,如果这次事件处理不好肯定会使自己和谢中九之间产生裂痕,于是安慰了刘氏,表示自己立刻去威虎岭救人。

虽然王洛飞要去救人,可是谢中九还是不放心,担心王麻子耍什么花招,一旦王洛飞出事,他这个团练练总也随即玩完,到时候没人会听他指挥。

王洛飞也知道自己这次去是凶多吉少,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为了保险起见,他冲着石三和罗大山耳语了几句,两人立刻会意地离开。


第三天,威虎岭。

武权领着两百多人护卫着王洛飞来到寨门,随行而来的还有五百条“惊晓”步枪。守寨门的胡子让武权等人在外面等候,只让王洛飞和罗大山、石三进寨。

胡子们很是得意,兴高采烈地搬运着那些装枪的箱子,武权则让士兵们架起了枪,摆好了进攻的架势。

沿途,不少胡子看稀奇似地望着王洛飞,相互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得知王洛飞前来,王麻子让胡子们在大院里列队相应,摆出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想给王洛飞一个下马威,同时,又让厨房备好了酒菜。

王洛飞刚迈进大院,站在通道两旁的胡子们一起抽出大刀,平着向前举起,交错着在他面前形成了一个刀山,王麻子站在大厅入口处,笑眯眯地望着王洛飞。

微微一笑,王洛飞迎着王麻子大步走了过去,每当王洛飞前进一步,挡在他前方的大刀都会刷一声收回去。

“呵呵,有劳王老弟亲自前来,里面请。”

等王洛飞走出刀山,王麻子笑着侧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王洛飞微笑着向王麻子拱了一下手,随着他进入了大厅。酒席已经备好,王麻子请王洛飞落座,还有几名头目作陪。

“王老弟,五百年前我们可是一家人,来,咱们干一杯。”

王麻子为王洛飞倒上一杯酒后,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笑着说道。

“多谢大当家。”

王洛飞随后也端起了酒杯,冲着王麻子一示意,两人一口饮尽,周围的头目们也纷纷喝干了自己杯中的酒。

“大当家,五百条枪一根不少,王某这次来是为了谢家小姐,还请大当家兑现当日的承诺,我好回去向谢练总交差。”

放下酒杯,王洛飞转向王麻子,沉声说道。

“老弟放心,两位小姐安然无恙。我这里的风光还算不错,你不如留下小住几日。”

王麻子闻言哈哈一笑,端起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既然王洛飞来了,他就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走他,王麻子想从王洛飞身上榨出更多的油水。

“哈哈……”

陪坐的头目们一起笑了起来,得意地望向王洛飞,笑他自投罗网。

随即,哗啦一声,一群胡子涌进了大厅里,气势汹汹地盯着王洛飞。

“大当家的好意我心领了,王某本不是那些风雅之士,不懂得欣赏那些风花雪月。”

王洛飞微微一笑,缓缓地解开了自己的上衣,一排黑色的雷管缠在他的腰上。罗大山和石三也解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缠在身上的雷管。

清楚雷管的威力,那些围上来的胡子们禁不住往后退了几步,王麻子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帮在王洛飞三人身上的雷管足以把这个大厅夷位为平地。

“事情因王某而起,王某必须把两位小姐带回去,否则,王某也没脸再活在这世上。”

望了一眼王麻子,王洛飞右手掏出左轮手枪,枪口对准了自己腰间的雷管,笑着说道。

“带人!”

王麻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扭头冲着身旁的一名胡子吼了一声。

不一会儿,谢婉仪和李凤莲被带进了气氛紧张的大厅,两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愕然望着腰上绑着炸药的王洛飞。

“你们谁是谢婉仪?”

王洛飞没见过谢婉仪和李凤莲,望了两人一眼,沉声问道。

谢婉仪看出王洛飞不是王麻子一伙的,闻言向前稍稍迈了一步。

“你的那颗富贵痣长在左胸还是右胸?”

双目紧紧盯着王麻子,王洛飞忽然问道。

谢婉仪的脸色顿时变得通红,有些恼怒地望向王洛飞,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在这种场合回答这种隐私。

“左胸还是右胸。”

半晌不见谢婉仪回答,王洛飞有些急了,扭头冲着她吼道。

“不是左胸,也不是右胸,在肚脐下边。”

李凤莲感觉出大厅里飘荡着浓厚的火药味,忍不住开口说道。

“大当家,有劳你送我们一程。”

王洛飞这下确定了谢婉仪的身份,左手一把抓住王麻子的胳膊,笑着说道。在离开青鱼镇的时候,王洛飞向刘氏打听过谢婉仪身上的特征,刘氏情急之下就把女儿的绝对隐私说了出来。

被王洛飞胁持,万般无奈,王麻子挥退了拦路的胡子,向寨门走去。罗大山和石三一左一右地护住满脸通红的谢婉仪和一脸兴奋的李凤莲,紧紧跟在王洛飞的身后。

由于王麻子当了护身符,威虎岭的胡子们不敢轻举妄动,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监视着。出了寨门,武权立刻领着几个人迎了上来。

“大当家,我们后悔有期。”

此时已经进入到双方的射击范围,等谢婉仪和李凤莲到达安全地点,王洛飞这才松开王麻子,冲着他一拱手,转身离去。

王麻子今天是吃了一个大瘪,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扭头进了山寨,他清楚地知道,现在有几十把枪对准自己的脑袋。回到大厅后,一个胡子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原来那五百支枪中只有第一箱的枪支是完整的,其他的枪都被卸了撞针,怪不得王洛飞刚来就着急要走。

不甘心自己这么被耍,恼羞成怒的王麻子立刻派人前去追击王洛飞,可是半路上受到伏击,狼狈地逃了回来。更让王麻子想不到的是,这些枪支所需弹药的型号竟然和市面上流通的不一样,也就是说他们根本无法使用。

回想起王洛飞临走时的那句“后会有期”,王麻子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额头上渗出大颗的汗珠,他感觉到王洛飞下一个将对他下手。


成功解救回两位小姐,谢中九和刘氏对王洛飞是谢了又谢,大摆演戏招待团练里的士兵们。

年前征兵的计划已经结束,截至腊月二十八,整个团练已经达到了1082人,大大超过了王洛飞的预期。

随着士兵人数的增加,王洛飞开始考虑资金的问题,新世纪通讯赚的钱一部分要拿来投资新的公司,剩余的属于王洛飞的那部分被用来聘请技术人员和购买军火,虽然有谢中九支持,但那也是杯水车薪,他的财务开始变得拮据。

北山的那些金矿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被势力强大的刘九占据,经营多年,而且据传刘九和吉林的官府有勾结,王洛飞要想动它的话没有那么容易。

当前首要的事务就是铲除王麻子,在图昌地区树立威信,随着甲午年的到来,王洛飞清晰地记得北洋水师将在这一年被日本联合舰队全歼,而且日军从陆路渡过了鸭绿江,与清军在东三省激战。

王洛飞现在充其量不过是个商人,要想在政治上取得地位,那么甲午年将是关键的一年,他决定届时帮助清军抵抗日本军队,一来是为了获得军功来提高自己的影响,二来也是为那些即将在旅顺大屠杀中死难的同胞报仇。

李凤莲对营房里训练的士兵感到十分好奇,经常拉着谢婉仪去营房里看士兵们训练,由于两人身份特殊,王洛飞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谢婉仪和李凤莲到来后,士兵们的训练显得更加有劲头,口号喊得震天响。


除夕夜。

青鱼镇的炮竹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不少人纷纷前往谢家大院给谢中九拜年,身穿大红袍子的谢中九热情地招待着前来拜年的人,显得意气风发。

趁着家里乱哄哄没人注意,李凤莲偷偷地溜了出去,独自一人来到了营房。守门的士兵认得李凤莲,啪得举手向她敬礼,惹得李凤莲一阵娇笑,笑着跑了进去。

士兵们正以连为单位在各自的食堂里聚餐,王洛飞带着秦山河等军官逐一给士兵们拜年,向士兵们敬酒,道贺新春。

五个连队轮番下来,王洛飞已经有些醉意,脚步有些发飘地走进了指挥室内,躺在床上睡着了。秦山河等人帮王洛飞盖好被子,悄悄地退了出去,继续去连队跟士兵们喝酒。

等秦山河等人离开,躲在一旁的李凤莲闪了出来,蹑手蹑脚地溜进了指挥室,兴奋地来到王洛飞的床前打量着他。放在床头桌子上的两把精致的银色左轮手枪引起了李凤莲的注意,她欣喜地拿起一把,用手轻轻抚摸着,甚是喜欢。

忽然,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了李凤莲的脖子上,李凤莲一惊,吓得不敢动弹。

“放下手里的枪。”

随即,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李凤莲背后传来。十分听话,李凤莲放下了左轮手枪,缓缓地转过身去,只见一个身穿军装的清秀士兵正冷冷地盯着她。

“是你!”

看清了李凤莲的面容,清秀士兵惊讶地收起了匕首。

李凤莲感觉清秀对自己并无恶意,好奇地打量着对方,细心的她发现清秀士兵竟然没有喉结,而且耳垂上还有耳洞。

原来,清秀士兵是徐清,奉老烟枪之命暗中保护王洛飞,这件事情只有秦山河知晓,瞒过了其他的人。当日在畅春园就是徐清用石子打了王洛飞的脑袋,从而使他冷静了下来,也是徐清从刺客手中救下了王洛飞。

“水。”

正当两人对望的时候,躺在床上的王洛飞伸手抓了抓光头,翻身坐了起来,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声。

这一下,徐清和李凤莲同时呆住了,两人都害怕被王洛飞认出来。还是李凤莲的脑子转的快,看见王洛飞迷迷糊糊的模样,赶忙倒了一杯清水递了过去。

“谢谢。”

王洛飞咕嘟咕嘟喝完了水,把杯子还给李凤莲,重新躺下睡了过去。

李凤莲和徐清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一起退了出去。


大年初四,临晨一点,当人们还沉浸在新春的喜悦中时,王洛飞领着部队秘密向威虎岭进发,他要趁着王麻子麻痹的时候一举消灭这股胡子。

五天后,部队凯旋而归,受到了青鱼镇居民的夹道欢迎。威虎岭的胡子们在睡梦中遭到攻击,大部分缴械投降,王麻子逃跑的途中被流弹打死。

现在,王洛飞需要对付的就是北山的刘九,刘九和王麻子、独目狼不同,他的背后通着官府,而且手下有一批不怕死的亡命之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