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池沼,是岁月的角落。围绕牵手,小塘倒影,无忧亦无喜。

在河畔,是时间的韵律。伫立凝眸,微波荡漾,弹奏叹息。

在道旁,是欲语还休。深情的迎送,读你的风尘,望你的背影。

在湖边,是傍荷的纤秀。丛丛点缀,不尽的千言,扶风起舞。

在春夏,似有似无。淡定自己的颜色,无欲亦无意,没有浓艳,没有峥嵘。

在秋冬,秋的落幕,在记忆的枝头留白。雪压枝头,不褪色。


——题记。



今天很冷,寒风吹来微微地刺骨,身上一阵哆嗦,一个女子坐在阳台,身上披着睡衣。

单薄的衣服悬在那瘦小的身躯上,散乱的头发,疲倦的容颜和苍白的嘴唇。

像一个安静的疯子,在沉思些什么,在想些什么有的没的。

表情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心疼,倦着身子,缩在角落。眼里都是恐惧和害怕。

开始乱砸杯子,玻璃一片片碎在地上,昨晚的红酒洒落出来,如此璀璨。

砸完东西,抱着靠枕无力的哭泣。那哭声在硕大的别墅里清清楚楚的回荡着。

今晚还是她一个人在家,孤独和寂寞一阵阵的,她对黑暗充满了恐惧以及害怕和绝望。

她的目光里全是恐惧,眼睛睁的若大,眼睫毛翘的微高,全身冰冷。

像一个孩子,缩在沙发的一个角落,慢慢睡去。



她有抑郁症,轻微的。每个月有一两次发病,然后无法收拾。

他说,他抱了另一个女人,而且时间很久。她听后装作若无其事,说了声哦,安。

然后把手机关掉,心中一阵阵疼痛。她知道,这是嫉妒,如此深刻的嫉妒。

她不允许自己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抱在一起,她觉得如此的可耻。

她甚至感到肮脏,如此的肮脏。然后胃里一阵腾翻,她跑去洗手间,吐了十多分钟。

她知道,抑郁症又发了。她心里是如此悲哀,如此凄凉。一个人的黑夜,那种孤单如此强烈。

她一向要强,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男人做出这样的事。也许,这会被别人说为小气。

她不管,她脑子混乱。然后开始拼命的砸东西,一片廊籍后,她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那是她睡过的最不安的夜晚,最恐惧的夜晚。



早上醒来是九点左右,阳光已经透过窗户照在她身上,暖暖的,她笑了。

她望着地上的碎片,无力的笑笑,从碎片上踏过去。

吃了片饼干,然后打算重新好好的睡会,却想起晚上答应了一个女子,说要写祝福贴。

她洗洗脸,还是坐到电脑面前,敲着祝福贴,她想给那个女子些许温暖。

敲好后,她匆匆地下了。去阳台上拿毛巾的时候,望着底下,一片恐惧。

她在想,跳下去会不会死掉。这个阳台曾经是她多次自杀的地方。

她想了想,转身又走回卧室,趴在床上睡觉。

睡不着,她打开手机,他的短信有五六条。他和她解释说,是因为那个女人喝多了,揪着他的领子,问他她这么喜欢他他为什么不要她,然后就哭了。

她原本想原谅了,往后一看,有一句话。“这样我怎么能不抱她嘛。”

她又嘲讽似的笑笑,把手机一摔,接着睡觉不管他和她怎样怎样。

如果每个女人哭他都要去抱的话,那他得抱多少女人。

她越想越难过,然后又坐在电脑前敲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



我想我真的疯了,也太小气了。但我真的不允许他这样去做一些在我认为可耻的事情。

我想离开了,真的想。消失得无影无综,可我知道我没有勇气了。

我爱他,就注定我不可能有消失的勇气。除非,我真的痛到极点了。

我是个如此疯的女人,我只是以自己的方式维持我和他的感情。

刚刚,他又说他是骗我的,其实根本没这回事。

我轻笑,原来我这么信任的人也会试探我到底爱不爱他,滚吧。一切都滚!



我的世界有我就已经足够,多余的最好早点滚或者走。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我自己。

我现在还在发烧,但他似乎什么反应都没有。其实我强调自己不去在乎的。

连卡卡,婷婷,都说要我好好休息。可他却之字未提,我的理解是他根本就不在乎。

我在谁的世界停留过,我在谁的世界留下了华美的足迹。

谁的世界容许我停留过,谁的世界被我留下了华美的足迹。

谁是我的,我又是谁的。我发疯似的敲文字,把感情全部宣泄出来。

我很疲倦了,真的。我真的好累好累,似乎已经再受不起那些所谓的探视和谎言而已。

亲爱的,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怎么可以试探我到底爱不爱你。

我累了,我多想离开你,我真的好想好想。

你生气了,我知道。我也生气了,你知道吗。



我究竟在谁的世界停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