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你曾让我诠释幸福,那么,我告诉你,幸福就是:

在我寂寞的时候,你能在我身边,陪我一起。


-------叶莫颜语录




时光倒流。

2006年的十一月。

明,看见了吗?茉莉花谢了,气温开始低了,候鸟开始迁徙了,

而我,坐在南国依旧有些炎热的阳光中,开始想你了。


还是有极浅极淡的茉莉花香或远或近的袭来,不知怎么的,茉莉的味道总会让我想起你。

剥着一瓣瓣桔子,酸甜的气息在四周弥漫。我靠着藤椅,恍恍惚惚的看着自己的脚,指甲上贴着一只只的小蝴蝶。

这个慵懒而倦怠的下午啊,心,却无着落的飘浮不定。

开了手机,细细的看短信,这段时间,连着换了两部手机,都是同一个毛病,自动关机,已经没有精神和销售小姐争执什么了,太累,将就着用吧,要么,有空了,再慢慢挑一个。

阳光太舒适了,让人暖暖的想睡,眯着眼回拨那个熟悉的号码,浅浅的微笑着,等待,有某种淡淡的喜悦。



莫莫?

你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我静静的听,有些沉迷。


嗯,明,在做什么?


我在楼顶晒太阳呢。


呵呵,和你真是心灵相通,大家都在晒太阳。


莫莫,我看见对面楼的一对夫妻,男的在洗衣服,女的在一旁陪着,很幸福的感觉。

嘻,明,你在偷窥别人的幸福吗?

偷窥有什么用?只能看,不能触摸,那幸福依然是属于别人的。



这句话似乎有些落寞了,我们都不再出声,天上有云飘过,阳光暗了下来。


明,西安已经很冷了吗?


南国十一月的气温,白天依然有将近三十度,只是在背阴的角落,太阳晒不到的地方,才感觉皮肤发紧,有些凉意。

而在遥远的中原,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风霜早已呼啸入城池了吧?也快下雪了……


西安西安,你到底离我有多远?

我的心又离开了多远?

而,我曾那样盼望的幸福,又有多远?


两千多公里的距离,广州至西安的航班三小时左右吧,广州至西安的铁路一天一夜吧?京珠高速公路一天半可以了吗?

可是,我是不是再也回不去了?


是不是,明,我将此生都无法看到你?

包括你说的幸福,都是不可预知的遥远。



日历掀过一页又一页。

在06年最末的一天,夜晚十点半。

我穿着拖地的大篷篷裙,化着浓艳的妆,从庆祝新年的晚会现场溜出来,在路边的大排档喝炖竹丝鸡。热闹的晚会让我头痛加剧,口干舌燥,我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手机很合时宜的响了。

一听这个铃声,我知道,一定是你,明。

这个跨越新年的夜晚,你居然是呆在家里一个人过的。


没有地方可以去,也没有能相陪的人一起出去,而且,我很累,想早些睡。

你说。

还有,大冷的天,很累的时候,用热热的水泡脚,是一种只可意会的幸福,我现在就正在泡脚。


幸福这么简单吗?


我听着你的声音,看着面前的炖竹丝鸡,再看看周围成双成对的人们,突然感觉难以下咽。

还有一个半小时,就是2007年了,我穿着美丽的裙子,化着明艳的妆,在祝福所有的人新年快乐,可我却把自己遗忘了。

我没有祝自己新年快乐。


我也是一个人,一个人在临近新年的夜晚,独自坐在路边大排档里喝炖盅。

我把自己留在了2006年。

留在了这一年永远无法解脱的忧伤里。

寂寞总在繁华后不请自来,演出会场里传来人群的欢呼,我的心依旧是繁华里被攻陷的城池。

城池外,我回首,只看见深深浅浅的纯白色茉莉,在雨雾般的2006年的风中,飘落一地,幽香寂寂。


幸福,在哪呢?

也许,幸福真的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就像电话里你的声音一样,很柔很磁性,也很不真实。

因为触摸不到。


你说等我演出完了,再细聊,你会等我的电话,和我庆祝新年。

好,我答应着。

知道有个人在等自己,应该算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演出结束后,已是凌晨一点多了。回拨电话,只听见手机中《回家》的萨克斯管的音乐声不断的流淌着,一分钟了也没人接。我静静的听这首铃声,凌晨,它是那样的清晰,清晰得让我想落泪。

明,你是太累了,听不见电话响吗?

发了短信过去,很有些怅然的。

到底还是和幸福无缘,在新年的第一天,我们没有彼此祝福。



对我而言,幸福真的很玄。

所有的承诺和誓言,都是只能出现在文章里的语句,不管如何的缠绵悱恻,等待千年,但在现实中,也许我们会对面不相识。

很顺其自然的擦肩而过。

只是两个陌生人。


而幸福,就在我们背后偷偷的笑。

偷窥我们没有表情的脸,偷窥我们交臂错过的瞬间,偷窥我们的不幸福。



也许,幸福,只是寒冷时才会想起的温暖,比一只热水袋多,比一张电热毯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