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两则消息

而山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在远东中国大陆,内战大规模爆发,西洋列强的参战更令战争规模急剧升级,出乎西洋人的意料,中国一东一西两支农民起义军实力强大,战力非凡,本以为很快便能结束的战争,却一拖再拖,甚至于在第一次进剿中,还惨遭失败,这不仅使在历次殖民战争中百战百胜的西洋列强颜面丧尽,威信扫地,还令各国国内陷入民怨激愤,国会争吵不休之中。

第一次对起义军的进剿败退之后,西洋五国联军已退出一个奥地利,但另四个国家不甘心败于愚昧落后的黄种人手中,他们高压下国内众多反对声,再度出兵远东中国。时间过去一年有余,占有绝对优势的西洋联军并没有传回像昔日一样令人兴奋的胜利的消息,而是一份份要求继续增兵,要求增加补给的催促单。联军、清军与人民军、太平军陷入僵局,西洋列强深陷入中国内战的淤泥中。

在西欧大陆,所有的白种人均在谈论远东大陆的战事,谈论远东中国农民起义军——人民军的事,他们不明白,一支初建的农民军怎能抵挡得住国内政府军的倾力围剿?怎能承受得住几个国家联军的联合进攻?怎还能打得各国联军耻辱连连?

早在人民军与西洋列强开战之前,林逸便指示在敌对国家留学的人员回国,或是转到中立国家、友好国家继续学习,或是假扮成亲清政府分子留在当地。接到指示后,在人民根据地驻外办事处的帮助下,留学生们少部分回国了,大部分转到了普鲁士王国,仅有极少部分还坚持在敌对国家中继续未完成的学业,但这部分人都是有特殊身份作掩护的人。于是,大批的人民根据地公费与自费留学生,约一万余人,从各国涌入普鲁士王国,他们均得到了妥善安置,这里面玛丽娜居功至伟。

人民根据地驻外办事机构除了为海外的中国人服务外,还肩负着收集各类商业、政治、科技、军事情报以及游说各国政要,展开各种外交活动的责任。但此时,没有建国尚还弱小的人民根据地政府想展开外交活动无疑十分艰难,在这个弱肉强食,大国博弈,以实力说话的世界,仅仅想凭借高超的外交手段或是超人的个人魅力来展开外交活动达到某种政治目的,无疑如痴心妄想。

在人民根据地形势极为严峻的时刻,林逸曾指示人民根据地驻普鲁士王国办事处积极展开外交活动,努力说服各国不要出兵远东中国。办事处通过各种关系,使尽各种交友、收卖、色诱、威胁等手段,成功在各国形成了一股反对出兵的力量,但这股力量还显弱小,不足以阻止各国政治精英作出出兵远东中国的决定。

见各国出兵已成定局,林逸便又指示办事处努力说服颇具野心的普鲁士王国进行统一之战,以期能在外部影响西洋列强对远东中国的出兵决定。但,以老谋深算的威廉亲王与善于把握时机的首相俾斯麦为代表的普鲁士政治精英们,并不为所动,他们坐山观虎斗,不到最佳时机,绝不出手。对此,人民根据地的决策层无不气愤填膺,“这哪还算友好协作伙伴?那些双方签下的协议,不是连张废纸都不如了吗?”各种抱怨声不断。

所有人中,只有林逸知道,普鲁士王国一定会出兵,一定会进行统一之战,这是历史的必然。只是普鲁士什么时候出兵?他却没有把握。依照历史,俾斯麦已提前出现,也已提前当上普鲁士王国的首相,但普鲁士王国的统一之战,也会提前发生吗?他还是没有把握。人民根据地能撑到普鲁士王国出兵的那个时候吗?他心中忐忑不安。

第一次防御战之中,也不能说人民根据地驻普鲁士王国办事处展开的外交活动没有一点成效,也不能说普鲁士王国对人民根据地的抗侵之战,没有出一点力,他们还是从旁协助了人民军的作战的。俾斯麦抓住各国关注远东战事的最佳时机,先是制造事端,联合奥地利发动了对丹麦王国之战,然后又借机发动了对奥地利之战,迈出了普鲁士统一之战的第一步。这样的结果便是令对远东中国内战干预的五国联军变成了四国联军,迫使奥地利王国直接退出了远东战场。但这对于人民根据地来说,还远远不够,林逸最希望的是普鲁士王国直接出兵莱茵河南岸,威胁法国人的利益,促使对远东中国出兵最多,最积极的法兰西帝国有所顾忌,而退出远东中国战场。

对于人民根据地的这一要求,普鲁士王国的政治精英集团一直采取拖缓的政策,不管人民根据地驻普鲁士王国办事处主任杨路处长与人民根据地最忠实的支持者玛丽娜小姐怎样地展开外交活动,施加怎样的压力,他们均不为所动,他们还在等待机会。

此时的普鲁士王国自对丹麦之战后,占领了北方的石勒苏益格地区,而随后的对奥地利之战后,不仅取得了北方的荷尔施泰因地区,还迫使奥地利退出德意志邦联,解散了邦联,并如愿以偿地在莱茵河北岸建立了北德意志联邦,同时吞并了在战争中协助过奥地利的汉诺威、黑森、拿骚与法兰克福自由市四个城邦。

取得普奥之战的胜利,普鲁士王国消除了奥地利这个普鲁士统一全德的最大障碍,也使普鲁士领土连成一片,面积增加到34万多平方公里,占全德面积的2/5,人口增至2400万,占全德人口2/3。由普鲁士控制的北德意志联邦成立后,包括有21个邦国和3个自由市。它有统一的议会,军、政、外交大权均掌握在普鲁士人手中,联邦主席是威廉一世,总理由俾斯麦兼任,威廉家族与尤杰斯家族是实际的利益集团。

普奥之战的胜利,令俾斯麦的声望大为提高,作为特别推荐人的玛丽娜小姐,也备受家族与普鲁士上层精英的推崇。在威廉家族与尤杰斯家族的支持下,俾斯麦推行的各类经济、军事、政治改革进展顺利。现在整个德意志只剩下了莱茵河以南、邻近法国的巴伐利亚、巴登、符腾堡和黑森—达姆施塔德4个邦国仍维持着独立的地位,这4个邦国历来受法国影响较深,对普鲁士军国主义政策抱抵制态度,俾斯麦下一个统一的目标便是莱茵河南岸的这四个邦。

俾斯麦知道法国人不愿失去对这四个邦的影响,更不愿德意志完全实现统一,成为他们的强邻。实际上,野心勃勃的俾斯麦何只是想实现德意志的统一?他还想称雄欧洲呢!随着国势的日益强盛,他觊觎法国领土之心已久,法国的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大量的日耳曼族居民和十分丰富的矿藏,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法国人强大,而且周边各国对欧洲大陆出现的任何异动,均抱有戒心。因此,他一直不敢轻举妄动,他在等待时机,现在英法两强被拖于远东中国内战的泥塘而不能自拔,这正是他等待已久的机会。

“尊敬的首相阁下,这是我人民根据地政府请求贵国协助的求援信!患难中见真情,我人民根据地正处危难之季,如能得到贵国雪中送炭似的帮助,我人民根据地上下将会镂骨铭心!”衣着人民根据地政府流行西服,打着长领带的人民根据地驻普鲁士王国办事处主任杨路,一派绅士风度,操着一口半生半熟的德语,恭敬地向普鲁士王国首相俾斯麦递上一份书信。

杨路现在能见到普士鲁王国高官的机会越来越少,更别说是见首相俾斯麦了,那简至比登天还难,这一切显然是普鲁士政府故意为之。但忧心于国内的形势,杨路还是竭尽全力展开外交活动,正式的官方场合不能见到普鲁士高官,他便见缝插针地参加各种私人宴会,只要一见到有普鲁士政府有影响力的高官在,他便迎合上去,极尽舌桀莲花之能。普鲁士那一帮政府高官都被他的软磨硬泡烦得要死,每一见杨路过来,便马上借故走开。更有甚者,首相俾斯麦每每参加私人宴会之前,首先问的便是那个中国杨在吗?如听说在,那他是一定不会去参加的了。

这一次俾斯麦愿意在正式场合接见杨路,完全是因为有玛丽娜陪同在一块,他可以不见杨路,但却不能也不敢不见玛丽娜。林逸发来的一封封求援信,牵动着玛丽娜焦虑的心,她不知处于战火纷纷中的林逸,面对这种生死存亡的困境,会忧虑成什么样子?这几年来,她对林逸的思念不减反增,那种如抽丝般的相思,已抽尽了她所有的激情,她只想见到林逸,只想回到林逸的怀抱。

“尊敬的杨主任!我很明白你的心情,也很体谅贵人民根据地人民的心情,你们提出其它任何经济帮助,武器支援要求,我们都会满足!只是贵方所说的要求普鲁士王国出兵莱茵河南岸之事,尽管它符合我普鲁士人民的利益,但兹体太大,这不是我也不是某些政治集团便能做得了主的事,请给予我们充分的时间考虑!”俾斯麦接过杨路的书信,一番推委之辞说得天衣无缝。

杨路暗骂:“真是一个老狐狸!话倒是说得好听,给些所谓的经济帮助,武器支援有屁用?四国联军团团围困我人民军根据地,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来,你便是答应给再多的物资支援也是一句空话!”

坐在一旁,丰姿卓卓,娇媚诱人的玛丽娜微蹙柳眉,她还不知俾斯麦刚所说的那些套话是多么的无用吗?“尊敬的俾斯麦首相!下面的民众强烈要求政府出兵统一全德意志联邦,威廉一世国王也有出兵莱茵河的打算,您还在犹豫什么呢?”她水汪汪的眼睛,似蓝宝石般,闪着莹光,一眼望去,却是幽幽深邃。

这几年来,除非是林逸的要求,或是出于人民根据地驻普鲁士王国办事处的邀请,玛丽娜一般都不再怎么抛头露面,她尽量深居简出,因为无数狂蜂乱蝶的纠缠令她烦不胜烦。

“亲爱的玛丽娜小姐!你是我最敬爱的人,你的远见与卓越,令我钦佩。出兵大事关乎国家战略,不仅仅是有了民意,有了国王的赞同,便可出兵的。你知道,国会那帮遗老与容克分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就是政府内阁中,反对声也不在少数,你的父亲——爱尔森•冯•威廉亲王,兄长——博格•冯•威廉伯爵便是反对者之一。”俾斯麦故作无奈状。

“我的父亲与我的兄长,我自会想办法说服,现在我们只想听到你的意见!你的意见代表着内阁政府大多数人的意见,如果连你也反对出兵,那便是普鲁士王国准备舍去人民根据地这一战略盟友了!”玛丽娜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面无表情的俾斯麦。

俾斯麦默然,他在快速盘算,他不知道人民根据地还能支撑多久?失去人民根据地这个战略盟友并不符合普鲁士王国的利益。

玛丽娜深知本国人民与政治精英分子们的愿望是什么,肃然地轻启朱嘴:“没有了人民根据地在远东吸引住列强的注意力,没有了人民军拖住列强几十万的部队,国家想要统一,将要增加多少困难?此时,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错过了,便不知何时才能再有了!”

杨路在一旁渲染性地补充:“待法国人处理完毕远东事宜,有能力抽兵回国时,那时,便晚矣!”

“人民根据地的求援信我收下,两位的建议,我们会认真考虑!两位请先回!”刚玛丽娜与杨路所说的这一番话,俾斯麦不知听过多少回了,对于出兵与不出兵的得与失,他所领导的内阁成员也不知讨论了多少回?

事隔一个月,至公元1857年年末,人民根据地处境艰难,已丢失三分之一土地。此时,普鲁士王国总参谋部接到一份紧急军情:沙俄出兵巴尔干半岛。

俾斯麦拿着情报大喜,暗叫:“机会来了!普鲁士王国的统一大业有望矣!”

他马上着手布置一切,暗地里作好一切军事准备工作,明里却与议会展开激烈辩论。在还没有任何决论的情况下,圣诞节刚过两天,他突然下令驻莱茵河北岸的普鲁士军队夜间偷偷渡莱茵河,准备正式吞并南岸四邦。由此,普法战争爆发。

获悉普鲁士王国终于出兵莱茵河南岸的消息,人民根据地驻普鲁士王国办事处及时把情报传回国内。林逸接到消息,欣喜万分,人民根据地决策层兴奋不已,个个奔走相告。

接着不久,海外情报机构又传回沙俄出兵巴尔干半岛的情报,林逸拍案叫好,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个消息比普鲁士王国出兵莱茵河南岸,还要好。

沙俄自公元1856年与英国、法国为争夺欧洲优势和对中近东的控制权而进行的一场较大规模的战争——克里米亚战争失败后,他们的国际地位大为低落,西进之路受阻,便退出了对巴尔干半岛的争夺,把侵略矛头转向中亚和远东。但他们对巴尔马半岛的野心却一直未曾死过,攻占日趋衰落的土耳其帝国,控制黑海海峡,实现南出地中海是他们的宿愿。

事隔两年之后,他们见英法列强注意力转移远东中国,且亲自参与了远东中国内战,并有越陷越深之势,便欺英法列强无暇西顾,再度出兵巴尔干半岛,企图重夺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打通进入地中海的通道,扩大俄国的领土和势力范围。

沙俄的这点野心与在近东有重大政治经济利益的英、法两国发生冲突,英国不能容忍中东被俄国独占,因为这会影响它与印度陆路交通的安全。而另一面,由法国人支持的天主教僧侣与以俄国人为靠山的东正教僧侣一直为耶路撒冷和伯利恒教堂的管辖权而明争暗斗。法国人也不是让沙俄一国在中东独大,这对他们扩大他们在中东的影响极为不利。俄国人出兵巴尔干半岛势必引起英法两国的干涉,俄英、俄法战争爆发在即,这一点林逸比谁都清楚。

接到这一连串的好消息,已是公元1858年四月,这时,人民根据地形势日益恶化,弹药奇缺的现象日益严重,为了保证南方集团军对联军作战的弹药需求,许多部队差不多都回到了冷兵器时代。丧失武器优势的人民军,面对数量庞大的敌军,只能节节后退,大片大片的人民根据地土地因此而丧失。

北面四川南部战场:因,为着确保贵州安顺市煤能源基地安全,许奂再调人民军第13师入黔协助作战,剩下的第14师、第15师、第16师及攀枝花预备役师面对由清廷西南事务大臣李星沅与满洲副都统达洪阿统领的近三十万清军的进攻,他们无力抵抗,被迫放弃叙州府,又后退了几百里,已至大凉山地区,距离人民根据地的重工业基地攀枝花已不到四百里了,攀枝花处境堪忧!

北面贵州战场:人民军第1师、贵州预备役师、人民军第13师丢失贵阳城后,已退至安顺市,正与湖北清军与湘西清军在安顺地区展开运动战,此时的三个人民军师成了真正的农民军,他们已无一颗手榴弹,也无一颗LZ——05步枪子弹,整个贵州省,仅剩西南安顺市地区一隅尚在人民军手中!

东北面桂北战场:载垣部清军终与联军第四集团查尔斯部会合,他们联手攻下了柳州城。现在鲁万常部的人民军第2师、第3师、第4师、柳州预备役师也与胡野林部的人民军第19师、第20师、桂林预备役师合兵一处,已退至来宾地区,正设置新的防御阵地,整个广西省北部与东部均已丢失!

东面桂东战场:程启龙部得到新兵补充后,与在藤县城的法第2军协调,制定出新的西进计划,他们合兵一处,步步推进,由徐自民统领的人民军第17师与第18师,与敌军周旋几月后,终未能打退敌军的进攻,被迫放弃了容县城,接着又丢失了北流城,第17师与第18师已退至郁林州。

南面合浦——博白战场:林逸的南方集团军倾人民军全力,仍只是堪堪与联军的四个集团打成平手,维持着原状未变,但这里耗费着人民军太多的后勤物资,差不多人民军军工企业目前能生产出的武器弹药的五分之三,被首先补给给了南方集团军的前线部队。

西南中越、中泰边境线战场:此处是人民根据地所有战场最安全,最稳固的战场,可能因为这里是崇山峻岭,不利进攻吧!也有可能是因为法军未投入大兵力的缘故吧!

另外,人民根据地的经济已濒临破产,金融危机再现,工业生产大幅倒退,工商企业者人心惶惶,个个在准备后路,如不是林逸令人民根据地政务院及时采取军管措施,可能不用敌军从外部进攻,人民根据地内部便已崩溃了。这里,人民根据地的既得利益者——农民、小商贩、手工业者给予人民根据地政府最坚定的支持,他们是人民根据地稳定的基石。

在这种情况下,林逸接到两则迟来的好消息,他不知人民根据地还能撑到这两则消息所造成的影响波及到远东中国的战场那一时刻否?

英国三面作战:非洲大陆殖民战、远东中国大陆内战、近中东争夺战;法国同样三面作战:远东中国大陆内战、近中东争夺战、莱茵河岸普法利益战。两个国家均三面作战,三个战场肯定会互有影响,他们不可能面面顾到,一定会有主次之分,轻重之分,在无奈之下,也一定会有所取舍。

显然,遥远的远东中国应是最次要的,如要取舍的话,也应是最先舍去的。只是怕待到英法两国需作出取舍之时,人民根据地已被联军全部占领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