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乌龙山军团]《大力丸记》第一回

《大力丸记》

引子:铁血大地,一片繁荣景象,而此时的武林则颇不平静。几个卖艺汉子,引出了一断颇为扣人心弦的故事。武林中即将上演的大戏,朋友,记得吗?详细,请看正文。

第一回 众好汉街头卖艺招横祸

义天目府前调解化恩怨

某年月日,水区上空旌旗猎猎,一轮如血的朝阳渐渐升起来了。照亮了整个大地,打破了清晨的寂静。水区登时热闹起来。说书的,唱曲的,挑着担子的挑夫,当然,少不了车马往来的富商大贾,达官贵人。三教九流,来往如梭,络绎不绝,总之,一片歌舞升平景象。

却说在大街最热闹的庐陵王府门前,此刻更是人声鼎沸,声浪一阵高过一阵。只见人群核心,一个老年和尚正在施展拳脚,伴随着鼓声频点,勾拳指爪,辗转腾挪,一身宽大的僧袍,一对罡风满灌的大袖,演绎出武林绝学,红莲寺镇寺护法神功——法相虚迷大法。却看他半裸左胸,露出些须古铜色肌肤,全裸的胳膊更是强健有力,肌肉盘根错节,白眉白须更是随风飞舞,周围观众竟是看的痴了,忘记了喝彩,也忘记了身在何处,只知道跟随着那老和尚的身影,嗔目结舌。若问还有清醒的没有,当然!且看那敲鼓的关西大汉,一身劲装,中上身材,脸膛如雕如凿,棱角分明,双眉斜飞入鬓,双眸中更始显现出深邃,果敢和坚强。鼓槌在他手中,如同生根一样,已成一体。调子时而高亢,时而低沉,轻重缓急,总是一股悲戚疮凉之感。隐隐之间,有当年祢衡之意。打量此人,绝非等闲之辈。此处先按住不表,再看敲鼓人旁边,设有一桌,桌旁静坐一老翁,微暇双目,似醉似醒,一身儒服,一尘不染,三柳长须,被那和尚罡风吹动,左右飘摇。守着一个牌子,上面不知是谁手书“大力丸”三字,银钩铁画,虽不得大家之法,却可见绿林豪强之风。另有一唱者,随那和尚招式,一声声道来。“第十九式,横扫千军”“第二十三式,鲲鹏相斗”“第三十一式,双龙抢珠”........这少年亦是一身儒服,微笑着盯着那和尚。此外,还有两人,一人高大威猛,双目如电,一身军服,头戴也个范阳斗笠,脚踩薄底快靴,手中一杆丈把亮银枪,屹然而立;另一人则是一老叟,白发白须,头上亦戴个斗笠,慈眉善目,手中一对吴钩。想必这几人应是走江湖卖艺的,看似颇有隐者之风。

约莫一刻已过,那和尚打完一趟拳脚,场中立个马步,收功,抱拳向周围看官轻施一礼,即告退下。而那高大汉子与白须老叟正欲上来表演对练,只见人群中闪出一条道路,那作恶多端的庐陵王,手中托一鸟笼,斜拉着眼,在一群打手的簇拥下,吊儿郎当的赶来了。只见这厮往场中一站,趾高气扬的对着这几个卖艺的喊道:“有管事的没有?给本王站出来个!”那敲鼓的放下鼓槌,正欲上前,却见那桌旁老叟已站了起来,给他使个颜色,他似心领神会,便在旁不动。那老者对这庐陵王微微一笑,答道:“王爷驾临,深感荣幸,不知何事赐教?我等洗耳恭听。”庐陵王将那老者上下打量一番,哂笑道:“怎么,不懂规矩么?”老者道:“什么规矩?”庐陵王道:“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漫说在本王门前卖艺卖药,就是你在本城,也得给王爷我上供!”那高大汉子登时火冒三丈,手中一杆银枪一纂,就要上前理论,那老者给他使了个手势,才压下怒火。老者陪着笑脸,转而对庐陵王道:“王爷见谅,今儿未得半铜,待客官们赏了,一定送到府上!”那庐陵王眼睛一翻,道:“嘿嘿,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算盘,少废话,钱拿来!”老者道:“王爷多心了,我们几个跑江湖卖艺的,能有什么算盘可打?”庐陵王一喊道:“你们得了钱还不早跑了?别以为本王是傻子!一句话,给,还是不给!”那老者脸上也有了几分愠色,板脸答道:“确实没有,我说了,等看官们给了钱,再送到府上!”

庐陵王一脚把那个卖大力丸的桌子踹翻,一个手势,招呼着左右打手,这就要对几个卖艺的下毒手,却听人群中一声断喝:“住手!”又闪出一条道路,去是本城捕头天目,带着众衙役来了。只见那天目捕头,三四十上下,白净无须,一身皂衣,腰配宝刀。天目快步上前,对庐陵王微微施礼,道:“王爷,在下官的辖区,您还是卖点面子给我吧?”说来也怪,那庐陵王平素里趾高气扬,见了天目,盛气顿时下了一半,嘴上却仍是不依不饶,问道:“这几个穷卖艺的顶撞本王,你天捕头给个说法吧!”天目微微一笑,道:“王爷,何必动那么大火气,和这些人过不去,您是什么身份,还是把这事交给下官吧!”转而对王府的那些打手说道:“还不伺候王爷回府?”庐陵王见有了台阶,便乐的送个顺水人情,招呼手下一帮打手,对天目道:“好,本王等着!”说罢,带领一帮打手,悻悻而去。众位可能不解,堂堂一个王爷,怎会怕区区一个小捕头?这事就说来话长了。那年高相爷寿诞,在寿宴上曾当着众人展示皇上赐的至宝九龙杯。这九龙杯本是异域进贡的一快天然璞玉,经名家雕琢而成,原是皇上心爱之物,后因高相功大,为彰其德行,便赐了下来。而庐陵王本是贪财好宝之人,见此奇珍,更是心痒难耐。于是,便找来一位绿林大盗,在高府防卫松懈之时,盗来此宝。偏偏那盗贼也喜爱上了这宝物,便想据为己有。这可急坏了高相爷,须知御赐的宝物丢失,那是欺君大罪,轻者也要夷灭三族。而追查宝物的事,也不能走漏风声,故尔只找了几个心腹来办此事。那盗贼怀揣奇宝,开始还满心欢喜,后来便胆战心惊了,仿佛这世界之大,容不下他了。他的行踪,已被高府密探查的差不多了,万般无奈,便决定投靠飞龙堡。而天目便是赫赫有名的飞龙堡堡主,平素深居简出,很少有人认得他,就是做了捕头之后,也极少有人知道他就是名震武林的飞龙堡主。天目听那盗贼叙说了一番,便答应他,交出宝物,可以在飞龙堡保命。盗贼无奈,只得答应,天目知道,这宝物岁是好东西,可谁拿着,谁就不会安生,最好还是送到主人手里。而且,另外一个原因,也促使他出山为官,这里暂且不表。天目遂将宝物偷偷的送还给了高相爷,高相爷一高兴,便让他做了捕头。庐陵王后来通过探子知道是天目送还的九龙杯,却不知这其间是个什么原委,于是,便这个把柄,算是被天目抓牢了。而高相爷,却是把他恨了个透,却又不好摆明,弄的他惶惶不可终日。还好后来没甚大事,他才小心翼翼的又作威作福起来。闲言少叙,书归正传。却说那庐陵王走了之后,卖艺的几个人便来感谢天目。这些人本都书武林中人,于是寒暄一番不提。天目见这几位皆非等闲之人,便有意结交,于是说道:“几位,若看的起我,不妨到我府中一叙如何?”那几个卖艺的面面相觑,稍停,为首老者答道:“这个,不大方便吧?我等是走江湖之人,大人是官家,恐给大人带来麻烦!”天目笑道:“诸位看我可像怕事之人?”为首老者面露为难之色,道:“这个,我等粗鲁之人,怕惊扰了大人府上,吃罪不起啊。”天目仰天打个哈哈,道:“小可府上就我一人,有何不便?”说着,便携起那老者之手,老者慌道:“且容收拾行装.......”早有一班衙役帮忙把那些卖艺行头收拾停当了,于是众位好汉并衙役,拥这天目和那老者,径直朝天目府上去了。围观众人,也渐渐的散了。若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人物介绍(按出场顺序):卖艺和尚:白发方丈

敲鼓之人:恁人一个

桌旁老者:云大风轻

执枪汉子:楚云飞

执钩汉子:司命

唱招之人:嘿嘿,不说了

庐陵王:二野劲旅

天目:天目飞龙

高相爷:高山之鹰

嘿嘿,初写忽悠文,请大家捧个场啊,看效果如何,还能写下去不,嘿嘿嘿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