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以色列和中国不为人知的关系(转贴)

东海射日 收藏 0 33
导读:驳——以色列和中国不为人知的关系(转贴)

驳——以色列和中国不为人知的关系

近来互联网上一些人在一些论坛里经常转贴一篇题为《为什么我反对巴勒斯坦建国》(以下简称《反建》),并标明原作者为水均益。笔者用google搜寻了半天,发现此帖都是在一些论坛或小网站上贴来贴去,而在水均益有可能做客聊天的人民网、新华网等网站根本找不到此文的踪影。姑且抛开这篇文章语句混乱,标点符号乱用不论,我对原作者的身份与目的表示质疑,怀疑是一些别有用心的掮客假水均益之名行苟且肮脏之事。

央视国际首页]新闻频道]有一篇题为——“《国际观察》水均益在线精华”(http://www.cctv.com/news/other/20030715/100804_2.shtml)的访谈录,从网址谈录的日期是今年7月15日。在访谈录中水均益明确否认他本人是《反建》的作者,并且流露出支持巴勒斯坦人建国的观点。请看对话:

猫咪mm:水哥,你看过网上有一篇被网友广为转贴的文章《我为什么不同意巴勒斯坦建国》的文章,署名“作者:水均益”,你怎么看这件事呢?

水均益: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篇文章,我也强烈反对用我的名字署名。巴勒斯坦建国恐怕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问题,几百万巴勒斯坦人他们奋斗了半个多世纪,就是为了一个家园。

可见,《反建》一文是一篇盗名之作,仅凭借这一点其可信度恐怕连裤腰带下面的高度都达不到。

《反建》的开篇即迫不及待的捧出作者力图效劳的对象——以色列,并同时利用**问题向巴勒斯坦人身上栽赃,这位盗名作者为以色列政府效忠的“犬犬之心”昭然若揭。请看盗名者的原话——“对比:一个是以色列,对当年中国人的帮助仍念念不忘;一个是巴勒斯坦,却质问我们为何不让******(新疆)独立!”在下文里盗名者又写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以色列一直等待着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四十多年的时间里没有和台湾发生外交关系,难道其忠心还不够吗?”事实真的如盗名者所言吗?

以色列是1950年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但是在建交问题上却由于以色列(及其后台美国)的原因而出现挫折。1954年6月29日,周恩来在仰光会见以色列特使哈科恩,希望他能率代表团访华,讨论建交和贸易问题,但以色列为了取悦美国,对建交问题采取了消极和拖延的手法。众所周知,美国在20世纪50年代采取的是孤立和敌视中国的政策。当时以色列执政的摩西夏特里政府勉强同意(贸易)代表团访华,但又禁止代表团讨论政治问题,这就是等于拒绝建交。这使得哈科恩1955年的访华成果,仅仅限于一个微不足道的贸易协定。以色列这种有意的推诿搪塞,竟然成为《反建》一文的“以色列一直等待着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飘扬赞美之词。盗名者服务于主子的“犬犬之心”又一次暴露无遗。以色列的里表不一的虚伪行为,给中国政府造成很大的伤害。然而1955年在万隆会议上,阿拉伯等一些伊斯兰国家同中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对一个面临封锁、甚至在朝鲜战场上与联合国军刺刀见红的新国家,才是雪中送炭、至关重要的。尽管以色列政府发现它已经犯下难以弥补的错误,希望在尽可能早和方便的时候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但是中国已经开始从孤立少援的对外关系中解脱出来,因此它的意义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在以色列与中国建交的问题上我无意更多地加以评价,但是《反建》一文作者籍此提升以色列的煽情手法,目的无非是用曲解的历史,在普通的中国网络读者中廉价灌输支持以色列“合法”占领巴勒斯坦人土地的思想,并同时假借**问题贬低作为整体的巴勒斯坦人民。

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向来以利益为重,以色列的做法虽有些虚伪但也无可厚非,它结交中国也是其利益的需要,需要厚非的倒是一些会写蹩脚中文的走卒、写手兼盗名者。人们有理由疑问,他们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他们的文字“创作”是自愿而无偿的吗?

在对台关系方面,虽然以色列基本坚持了“一个中国”的立场,但也向台湾提供了非常先进的导弹和军舰,并和台湾共同研制先进高精尖武器。如果说这些武器不是针对中国大陆的,那么说这种话的认不是别有用心也是脑袋被驴蹄给狠狠踢过一脚。其实,在恢复中国在联合国被蒋介石篡取的合法席位问题上,以色列是时而投赞成票,时而投反对票的,而并非如阿拉伯、伊朗等伊斯兰国家几十年如一日支持中国,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

下面笔者以“第三届台、美、以三边国防安全研讨会”上的一段对话,来认识一下以色列国防安全专家或官员对待中国的态度。“第三届台、美、以三边国防安全研讨会”是不久前在台北举办的,以色列方面率团前来的是巴伊兰大学比金沙达特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殷跋(Efraim Inbar)。台、美、以三边国防安全研讨会此前曾分别在美国华盛顿及以色列特拉维夫举办过两届。请看这位以色列金沙达特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的谈话。

问:对于以色列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尤其是军售,台湾非常的关切,你怎么看以色列的中国政策?

答:这纯粹是商业考虑,台湾不应该太担心,而且军售是在美国严格监控下,华盛顿有最后的否决权,就像猎鹰预警机最后喊停。而且还有另一层限制,我们另一个军售大客户印度,也关切我们对中国的军售,如果我们要两者选其一,当然我们宁可选印度……

殷跋不是普通的以色列犹太人,他是金沙达特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难道这就是《反建》作者,一个盗名者所标榜的以色列对中国的“忠心”与爱心?

上文提到以色列“喊停”计划销售给中国的以产猎鹰预警机,即指2001~2002年以色列在美国的压力下,单方面撕毁已经与中国签订的协议,并向中方赔偿款项一事。一些哈以走卒遂就以色列给付中国的“三倍赔偿金额”大书特书,例如,《滴水之恩——以色列和中国不为人知的关系》(别名《以色列为什么对中国人那么好》,也是一篇流传在互联网论坛上的吹捧以色列,诅咒巴勒斯坦的“水帖”),就提到以色列政府对中国人的“慷慨”。其实,中国政府原先的索赔是20亿美(见台湾军事焦点评论《以色列取消预警机销售,中国要求以色列赔偿二十亿美》,2001年12月24日,http://www.diic.com.tw/comment/00011224.htm),最后以以色列支付3.5亿美结案。请问,这3.5亿美就是那些“犬犬之心”们所鼓吹的“慷慨”吗?据说当时中、以买卖协议规定,以方若违约应赔付三倍于定金的违约金。再问,这区区3.5亿美是什么数字的三倍?这不过是一道简单得连一年级的孩子都骗不过的算术题。以色列政府仅以3.5亿美就把我们的谈判专家给打发了,这甚至比以色列政府的心理期望值——5亿美还低1.5亿美,看来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果真没有把那个宁可割下一磅人肉也不吃亏的犹太商人(夏洛克)看走眼。以色列违反协议给中国造成了损失当然要赔偿,这不过是按章办事罢了,可笑的是一些无耻的掮客也会把以色列的“慷慨”上升到政治的高度。莫非以色列政府也代表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

但是,以色列随后却将这种预警机出售给印度,这明显是敌意中国及其传统盟友巴基斯坦的。《反建》作者却为何不好好分析一番以色列是如何对中国报有好感的?

以色列在美国的压力下撕毁与中国达成的协议,不过是两个国家恐怖主义的轴心合演的驴皮影。以色列(及美国)在物色好印度这样的买主的条件下,撕毁一张价值3.5亿美的揩便纸,连眼皮都不必眨一下;满足美国政府的利用印度压制中国的“草船借箭”之计,至少也是以、美、印的三赢结局——犹太人(赚钱)舒了心,美国人(遏共)放了心,印度人(吓巴)野了心,只有中国人独自伤了心;何况美国国会每年无偿给予以色列30亿美左右的军援,3.5亿美不过是30亿的“左右”轻微摇摆罢了。

盗名者暨《反建》作者继之假水均益之口写道:“关于以中关系,巴中关系问题我可通过我的自身体验回答,在以色列有许多人听说我来自中国时,马上就说:“你们在我们最困难的时间里,帮助了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以色列国庆节时,电视里播放的专题里,有当年住在上海的老人回忆当年中国人如何冒着被日本人抓住的危险,给他们送食品,老人流着泪说中国人自己也没有吃的,他们是谁,连名字都没有……”

“他们是谁?”我要问的却是那些声称“永远不会忘记”的以色列人是谁,讲述上海往事的犹太老人又是谁。笔者的确见过一些网页讲述20世纪30~40年代逃到上海的犹太难民在上海的经历,故事中的犹太人对曾给予他们帮助的中国人念念不忘及表示感谢,然而这些网页的内容也几乎是从一个母板“克隆”的,并且全都来自于中国方面,很难找到旁证文章。在国外一家名叫“国际教育与资源”的网站上,倒是找到一篇由一个当年在上海避难的犹太人派克鲁宾写的回忆录《Shelter Found in Shanghai》(上海避难所)(http://www.iearn.org/hgp/aeti/aeti-1997/shanghai.html)。在派克鲁宾眼里,上海只是一个生活艰难(例如没有盥洗室,物资配给定量)的临时栖息地。这位1938年从德国Breslaw(现归属波兰)逃出,次年2月抵达中国上海。原本生活优越富庶的犹太富家子弟派克鲁宾,没有提到中国人给予他们的帮助,在上海的经历只是让他及其后人更加坚定了今天做右翼犹太人的决心。这位犹太人对当年在他的生命沦落到比狗命还不值钱的时候收留他的中国人,没有讲出一句感谢的话,甚至连是否对中国人有好感之类的话也没有说。其他也鲜有经历过上海避难的犹太人以个人的名义表述对曾经给予他们庇护的中国人民的感激之情。在上海生活过的犹太人可以清楚地回忆起当年上海的7所犹太教堂,各自在上海的什么路多少号,犹太人在上海开办了多少家商号、工厂与犹太子弟学校,然而就是记不得生活在他们周围的中国人姓甚名谁,是高是矮是肥是瘦?在他们眼里似乎这些中国人早已被划进无名氏之列了。

必须特别指出的是,20世纪30~40年代,当世界上其它国家和地区对从欧洲逃往出来的犹太人无情地关闭大门之后,上海是他们仅有的、唯一的不需护照与签证就可以前往的地方。相比没能逃离欧洲的犹太人,1938~1939年处于日本侵略军蹂躏下的上海,已经可以算作是天堂了。而等到1945年二战结束之后,生活在上海的近3万犹太人立即迫不及待地离开了那里,离开了中国,目的地分别是巴勒斯坦、美国、澳大利亚……。

犹太人之所以能够在上海熬过那段严峻的日子,当代中国、日本及以色列的学者给出了三个截然不同的答案。中国学者认为,中国文化的包容是他们活下来的原因;日本学者说,是由于日本占领当局对犹太人的仁慈,并以此作为“大东亚共荣圈”的光辉典范;以色列学者则在犹太人的坚韧性上找到了答案。读者不妨参阅中国东北大学杨斌(音译)的论文——“A Temporary Haven: Jews in Shanghai 1938-1945”(临时避难所:1938~1945年的上海犹太人),或者直接浏览该文的摘要(http://hcs.harvard.edu/~heas/conference/2000/panel_11.htm)。

《反建》的作者假水均益之口还说:“在巴勒斯坦拉马拉市不止一人问我:‘为什么你们不让******成为独立国家?’”假设这位盗名者说的是真的(以盗名者的人品推断,这种可能性只是“小概率事件”,根据统计学原理,“小概率事件”是不会发生的),请问这是巴勒斯坦政府行为还是个人行为?是个人行为那就没有讨论的价值了。如果是政府行为,中国政府为什么没有提出抗议或干脆与巴勒斯坦断交?在事关分裂中国领土的问题上,中国政府历来都是坚决斗争不讲条件的,例如中国先后与承认台湾为主权国家的一些国家都断绝了外交关系。巴勒斯坦政府会在急需国际社会支持的情况下,搬起“**”这块石头砸自己的脚面?更不用说中国是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这是其一。其二,阿拉伯人素来对与以色列政府结盟的土耳其存有猜忌,难道巴勒斯坦当局愿意违心地支持土耳其政府庇护下的**,并一定要甘冒得罪几十年来支持其收复被占领土的中国人的风险?看来盗名者把巴勒斯坦与**编织在一起的唯一理由只有是他们共同信仰的宗教了。按照这种逻辑,生活在中国的2000万中国穆斯林公民,也可任其污蔑为分裂国家的“X分子”了。

人们有理由怀疑,一些被犹太复国主义雇佣的打手在中文互联网上从事欺世盗名、混淆视听的勾当,例如杜撰以色列帮助中国制造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歼-10战机,甚至有人不惜玷污1976年中国唐山大地震几十万死者的灵魂与家属的名誉,胡言以色列政府曾经援助中国1亿美赈灾。这些制造谣言的盗名者就像触角遍布美国各州、市、县的犹太院外游说团(这种院外游说团在美国的媒体上制造谣言,甚至掌控了诸如在伊拉克战争中杜撰“英雄救美”故事的《纽约时报》之类的主流媒体)。尽管这些上蹿下跳于中文互联网的武大们,自以为在倭人堆儿里是出乎其类的,可是他们想做到拔乎其萃又谈何容易?在信息畅通的互联网时代,从事这种下三烂勾当的饭碗也并非好端。另外,这些被雇佣的、用中文写作的盗名者,功夫素养还不足以令他们的主人——境外的犹太财团或以色列政府满意,他们甚至连起码的文字、语句及逻辑水平都还不具备。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对于在互联网上就以、中关系及巴勒斯坦问题颠鸾倒凤、妖言惑众的龌龊爪牙,除了让其手捂双眼满地找牙别无它法。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混沌的阴霾必将散去。戳穿谎言,便会让一切骗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是一切不齿于与盗名者为伍的人的希望看到的。本文旨在于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