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01.燃起怒火.

7821144 收藏 13 104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01.燃起怒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津津有味得听着名将在战略战术上的经验,或者一些将士奋勇当先得故事.对于YF联军使多少解放军将士阵亡,我心里难受,却觉得这是战争中的正常情况.而且,的确正常,虽然广东一省损失了两万六千官兵.

对纯军事上的结果有了大致了解之后,我突然随口间问了一句话:"YF联军的暴行肯定不少吧?我军是怎么办地?"

此话一出口,总管两广军务的曾国筌眼光看向了前线总指挥赖文光:"这些事务,赖将军经常四处巡视,比微臣清楚得多."

说话间,我看到,赖文光一脸阴郁,双眼里喷出地是----怒火.

"怎么,无辜伤亡很多?"

"是的,监国王万岁,仅就解放军官兵所见,就有数万百姓遭无妄之灾.但事实上,怎可眼见全部,末将估计,广东横死之百姓不会少于十万......"

听着赖文光怒冲冲得陈述,我低着头以手悟眼,思绪飞出很远很远.我想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伊拉克,以二十一世纪的精确打击战术和技术,驻伊美军两年里也造成了上万伊拉克平民死亡.而且,美军在伊是战胜者身份,诚心报复平民的机率相当少.再有,二十一世纪的世界,科技进步使战争透明度远超十九世纪万倍,美军也不敢乱杀人.可这一切,YF联军都不具备,或者受不到舆论监督指责.所以,在自家国土上,与YF打三年战争,死伤百万百姓,做为一个政客,我不会愤怒得失去理智.

接着,我想起了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抗倭战争.做为一个现实主义者,不从政治和正义角度来看,如果做为侵略方的倭国在八年战争中,使我国百姓死亡几百万人,对一场残酷战争而言,也很正常.当然,我所想的是另一种假想结果,事实上倭国就是一群畜牲.而现在,这群畜牲正在磨牙,而我正在撬它牙齿,剁它四肢,永远不给它疯狂得机会.

收回思绪,抬头面对赖文光:"赖将军,一支军队,一支抢劫惯了得军队,当它的目的不能达成,并且遭受很大损失后,肯定要显露出兽性,这在预料之中......"

"末将懂得监国王之意,每次战斗都难免有百姓和军人混杂一起,而且百姓没经过军事训练,死伤比例比军人更大在所难免.还有,毕竟有很多百姓自发反抗敌人,于是连带着许多人被杀.这些,对于反侵略战争而言,甚至部分百姓纯粹出自敌人非战中的故意杀害,均属......正常.如果被害百姓是被枪打死,末将也不会怒火中烧,但事实不是如此!"

"怎么,赖将军有所发现?"

"不是有所发现,而是经常发现百姓被虐杀......"

"虐杀?经常?请赖将军详谈一下."

脑海里想象着,我渐渐不能接受了.一支军队有一丝兽性很正常,就我来说,不但不会压制,还会鼓励,但这丝兽性一定要与军人的尊严和荣誉感结合.古往今来,战争中的军人屠杀平民事件从没消失过.这时代,攻城掠地时,本来就不重视平民的死伤,我何必非做好人.但是,以杀平民为乐事,就不是军人所为了.

当权者从来就没好人,好人当不了权,后推到二十一世纪,同样如此.一个所谓好人能身居高职,一定是傀儡.当权者的好坏只在于,是用他的坏为大多数人谋福利,还是从大多数人手里谋私利.我不是好人,完全能接受战火中军人一定得兽性,哪怕因此而吃亏得是自身.还是那句话:既不愿如此,你早干嘛去了?

可是,我心里有底限,决不能突破地底限.敌人虐杀我方平民和战俘即是其中之一.

"......很多百姓被百般折磨后杀死,大量妇女被奸杀,甚至轮奸致死......"

赖文光在细细述说,我习惯性得垂下眼帘,但拳头渐渐握紧,磨牙声响起.

"......所有被摧残致死地妇女赤裸裸爆尸荒野,被攻陷地村镇里,许多尸体挂在树稍房檐,甚至被钉在墙上......"

"别说了.这样的现场还有吗?我想去看看."

"有,最近处离此不过三十里路.末将觉得,该留几处.一是做为敌军罪证,二让将士们......"

"这样做不错.哦,最近处?赖将军所知很多吗?"

"末将刚才所述地惨死百姓,我军已发现不少于两千六百例.监国王万岁,您可想而知,未发现者尚有多少!"

"立刻去,我要亲眼看看."

佛山与顺德交界处,三个相隔很近,却又各成一体的村落,看起来大约五百人口.赖文光带我到时,村内除了几十具尸体,其他人都逃走了.

三个小村,慢慢得一一走过,对那些被凌辱而死的妇女只扫了一眼,入目......我是个流氓啊!却没有勇气再看一眼.

我看到,一个老人,如赖文光所言,被长长得铁钉刺穿脖子后,钉在了树上.我看到,一个中年人,只剩下一只手,只有一缕肌肉挂在胳膊上,身体被吊在空中,断手不住晃荡.嘴巴大张着,仔细一看,舌头被割掉了.我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被一把农家扬谷地叉子刺穿身体,而叉柄的一半被埋入土里,死去的孩子被顶在半空......

我转头看赖文光.一位刀山血海中战斗地将军,眼睛却是半闭着望脚下.他怕么?不,他是不愿意再看.

几位战士,神态各异.有的和赖文光一样,有的眼眶欲裂,有的......在流泪.

我想起了明代的倭寇,我想起了江东六十四屯吃人的E国鬼子,我想起了七十四年后发生在天京的大屠杀.和眼前的一切,这决不是军人该干地事.

"不准哭!"我轻轻得说.

"把眼里的猫尿擦干!"赖文光大声吼着两个哭泣得战士.

"让仁义,让道德,见他妈得鬼去吧!"我喷火的双眼扫过眼前一群人:"这是一个狼与羊的世界.不想被狼撕碎,听好了,你们也要成为狼.狼该干些什么,不用我来教吧?"

"监国王万岁放心,广东将士的杀气早已激起了."赖文光恶狠狠得回答.

"好,回去吧,不看了."

简短得几句话,我没有吼叫一句,像是从喉咙里憋出来.既没咬牙,也没握拳,只有心里,一团熊熊大火在燃烧.

再见曾国筌,他望着我的双眼,没问任何话.

"曾大人,今晚我回京.走前我命令你,抛开一切规则,要让YF联军恐惧......"

"这......遵命!"

当晚,我回到京城,不顾夜深,命人请来翁同龢:"翁师傅,请你明天一早通知YF公使,我要召见他们......不给我个说法,不给我个交代,咱们走着瞧!"

"监国王万岁,您因何如此动怒?"

把广东所闻所见一说,翁同龢也拍案而起:"太无耻了,YF不给交待,决不罢休!今日我大清不怕他们了,明日清早,微臣带兵去把YF公使拖出来."

"不必,对外交人员还是礼貌点,叫他们明天十点到金銮殿即可."

第二天上午十点,YF公使准时到达.

"哦,监国王陛下,自从上次不愉快得谈判过后,战争开始了,我们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请问,您召见我们有何吩咐?"一如上次,说话地是赫尔利.

"怎么会!两方交战也需要沟通渠道,大家都为自身利益,有不愉快很正常,二位公使请坐."客客气气得请YF公使落座:"那么请问二位,对此次战争有何看法呢?"

"我们必需承认,贵国军队强硬了,在此,我不否认钦佩之情......"

还行,赫尔利不是个狂妄没边儿得人.

"谢谢赫尔利先生对我国军队的赞赏,我想,解放军一定会取得更大战果......"

"哦,监国王陛下,我的话还没完,我想说地是,YF联军更加强大,最后是一句您很理解得话:时间,时间会证明一切."

"是的,你我都需要时间证明谁是胜利者.但不论谁胜谁败,战争需要一定规则,军人要对得起自身荣誉,这就是我请二位前来的原因."

"对不起,我没听明白,监国王陛下."

"当然,请听我解释......"

一口气,我平和得将广东所见所感说了一遍.不错,心里的愤怒不要表现在外表,我是国家元首,在外交场合需要风度.

"天哪!如果监国王陛下所说属实,那么YF联军的确不对......"

"既然赫尔利先生也知道不对,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呢?"

"我们会派人调查证实,如果确实像监国王陛下说地那样,我们将会通知军方加强军纪,尽力避免同类事件发生."

"赫尔利先生能保证军方会听你的?"

"监国王陛下,如果我没听错,您刚才承认,战争中的军人会有一定兽性,所以,我不能保证军方有多重视,但总会收敛一些!"

"你这是废话.我同时也说了,军人的兽性只能表现在同样是军人的对手面前,一定的百姓伤亡可以理解,但不是虐杀手无寸铁之人.而你却不能保证YF军人尊重自己的荣誉."

"监国王陛下,事实上,您知道,我的确无法保证."

赫尔利这话很无赖,但不能说不是实话.可我只是要从YF公使身上找到理由,管他有没有能力保证.而且还完全知道,我提出地要求,YF公使即便愿意答应,也没有权力承诺,何况他们不可能答应呢!但不能吃亏的流氓准则,我从来没忘记.

所以,我大张狮口提要求,像三年前翁师傅曾面对的列强谈判代表一样.

"赫尔利先生,对你这既无诚意,又无效力的承诺,我无法表示满意.YF联军的恶行太令人发指了,我决不准许谁再丧权辱国,更不能让自己被百姓戳脊梁骨!"

"监国王陛下,您-----想怎么样?"

与这少年监国王打过一次交道的赫尔利明白,马上就有难听得话出来了.但有心理准备的YF公使还是被我的话惊呆了.

"交出虐杀我国平民的所有人,我亲手一刀刀慢慢整死那些畜牲.YF联军司令公开辞职并道歉.新任司令公开向我国保证,决不会再发生类似事件.YF公开向我国被虐杀百姓提供赔偿,赔偿金不能低于每人两万镑,估计大慨需要一亿到两亿......"

"够了!监国王陛下,您.....您这是在做梦."

赫尔利再也听不进去,拉德贝则瞪大双眼耸起肩.

"我知道,这些要求虽是合理得,哦,除了我要虐杀畜牲以外.你们也知道,杀人要偿命欠债要还钱,但YF来此就是杀人抢钱地.所以,我的要求不可能实现.但我要告诉二位,不是,这不是梦."

"您是我见过最最狂妄得人,监国王陛下,我不觉得这是骂您.是的,很礼貌得说,您的确是最最狂妄得人."

"哼哼,这个狂妄得人做到了你们不愿看到地事,他还要做更多你们想不到地事,甚至令人恐惧得事.其实,他不狂妄,没有把握得事,他不会说......"

"您想怎么样?"

"我刚才所说的条件......"

"绝不可能,一个也不可能."

"二位无法保证YF联军不再发生畜牲行为,也无权答应我狂妄得条件,那我该怎么办?"

"您打算怎么办?"

赫尔利,一个老练得外交官,几乎是情不自禁得顺着我的话问道.

"很简单,报复!"

"对此,我能理解.监国王陛下,您是整个清国头脑最清楚最明白得一个,对您无需隐瞒.虽是为了国家利益,但对于YF到清国来的性质问题,我内心的理解与您大致一样,这不是美丽得语言所能掩盖地.但您说地报复,恐怕最后,清国损失更大!"

"首先,这已上升到一个国家尊严问题.既然是战争,不管多大损失都要承受.因为,只有取得胜利才能使损失不再继续.第二,我的报复是你俩所不能想到地,我的报复会让远在欧洲的你们的国王都瑟瑟发抖."

赫尔利频频摇头:"监国王陛下,除非您真得如民间传说一样,您是神的使者......哦,我想不出我还能说些什么!"

"是的,我也无话可说.最后只告诉二位一个时间,半个月后,一个月内,报复行动将开始.我不是神的使者,而是撒旦的使者,操翻你们那虚仁假意得上帝是我的理想.我始终认为,你们西方将撒旦和上帝的位置弄反了.撒旦或许不是神,至少以我国人的说法,是个真小人.但所谓上帝,他一定是魔鬼.要不,你们这些上帝子民怎会念着[阿门]四处烧杀抢劫."

"哦,您又说脏话了......"

"那请您告诉我,上帝子民烧杀抢劫得原因何在?"

"......"赫尔利无话可说.

"再见吧!亲爱得赫尔利先生和拉德贝先生,请在你们的使馆里等待,看我的怒火怎样出人意料得喷发."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