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369 怒砸大奔)

妖刀 收藏 1 187
导读:艳遇编年史(369 怒砸大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369怒砸大奔

一看那几个保镖的姿势,便知道他们是退伍的军人,至少是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的。而且,每个动作非常的简洁明快,看起来全是顶尖的高手。

我在一刹那之间,甚至希望他们能看在我们都穿过军装的份上,客气一下。但显然,他们没有这个意思。他们的眼睛里都殷切地表现出了要在自己主子面前表功的热望。我的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同样是军营里成长起来的男人,有的男儿为国捐躯,而有的男人,却为虎作伥。

真是麻烦!和这样的人一动起手来,便再也不能容情。而且,这些人,都是自信心膨胀得不得了,根本就不可能吓住他们。所以,我深吸一口气,把不愉快的事情暂时忘记,顿时静下来,就那么虚虚地一站,等着他们进攻。

我不会先动手的!

这道理我再清楚不过了,毕竟我也做过警察——打刚才那个女人,毕竟是她骂人在先,而且,骂得极其嚣张,而且有那么多的人作证。况且,我下手也是有分寸的,那个女人也就是掉几颗牙齿,不会有其他问题。但对付这几个保镖,就要麻烦的多,控制不好,就会有死伤,所以,我绝对不先动手!我要让围观的人,都看出来,我是被逼无奈,才出手的。

果然,一个保镖猛冲过来,冲着我的小肚子就是一拳。

我的手轻轻一挡,已经把他的那一拳的力量,卸了个九成九,只有一点点的力量,仍然使在了我的身上。然后,我借着那一点点力量,身子向后飞去。然后,身子一横,落在了地上,显得狼狈不堪。其实一点点皮也没有破。

那个打我的保镖显然没有想到我这样地不经打,便轻松地走过来,脚一伸,踩在我的咽喉上。

我屏住呼吸。任由他踩在我的咽喉上,一口气把自己的脸憋得发紫。周围的看客们都大声喧哗起来:“快看呀。他们要把一个当兵的踩死了……”

赵飞虎的妻子都要跪下来向他们求饶了。我一看不行,不能再让这位伤心的嫂子再受屈辱了,我的手,就伸出来,握住那只踩在我咽喉上的脚,然后,似乎费了很大的劲一般,猛地一扭。便又听到了一声轻微的爆响,然后,那个保镖一声惨叫,小腿已经让我折断了,然后,他向后一翻,倒在地上,抱着腿开始号叫起来。

边上的两个保镖,顿时冲了过来。

我在地上,连起来的功夫都没有。只是脚一伸,正把脚插在其中一个保镖的两腿之间,然后,脚一摆,速度快得一般人的视力根本就发现不了,然后就听那个人一声怪叫,然后,他的冲力不减,脚步却停不下来,上半身却向前冲了出去,一下子人从我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另外一个保镖的腿,已经扫向我的咽喉,离我的身体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我手一挡,然后,手指在他的脚踝上轻轻一划,顿时锁住了他脚上的血脉。当他的脚落地的时候,顿时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然后,我慢慢地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了那个著名的演员面前。她的眼睛满是恐惧,脸上的肌肉不住地抖动:“你……你要干什么?……不要打我……”她再也不象刚才那样看着我们的眼睛里满是不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其谦卑的软弱。

“别以为你有两个小钱,就TMD的了不起!别以为你开着个大奔就了不得!”我一字一句地,指着她的鼻子说:“就你这样,谁出个三桃两枣的价钱,你还不是又唱又跳的?狂什么狂?还请TMD几个保镖呢,有什么P用?要是你做了亏心事,谁要想杀你,只是在刹那间的事情……向我的嫂子道歉!”我命令她道。

“我……”那个明星吓蒙了,但一听说道歉,本能地说:“又不是我的错,是她横穿马路的……”

我一听,刚平息了一点的怒火腾地又烧了起来。

手一挥,一拳砸在了大奔的前挡风玻璃上。顿时,玻璃发出一声脆响,碎成了无数的碎片。然后,我怒视着那个什么著名演员。

她面如死灰。

这时,有几个警察赶了过来。

那个著名演员一见警察来了,如获救星一般,一把拉住了一位看起来比较壮的警察,再也不松手了。“求我……他他他……打人,还砸我的车……”她口齿不清地说。

“哼!老子就是要把你这害人的乌龟壳子砸了!”我一边说着,顺手对着那辆大奔的侧边玻璃就是一拳,顿时,又一块玻璃被粉碎了。

那几个警察本来准备拉我的,但一见我一身军官的军装,又是一拳便砸碎了大奔的车窗玻璃,顿时明白我可能是特种部队的作战人员,顿时,不再强拉我,而是劝我不要冲动。

靠,能不冲动吗?

我气得不说话,只是一拳一块玻璃,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便把那余下的几块挡风玻璃全给敲碎了。

人群里,不知道谁先鼓起掌来,顿时,一片掌声如雷一般响了起来。这些富人,平常里耀武扬威的,人民群众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那三四个警察面面相觑。那个著名演员开始发抖起来。

我走到她的面前,说:“快,给我嫂子道歉!”

“对……对不起……”那个著名演员只好看着赵飞虎妻子的方向,小声地说。

“我都听不到!”我大声训斥她说。

“对……对不起……”她只好更大点声音说。

“嫂子,你听到了么?”我柔声问赵飞虎的妻子。

赵飞虎的妻子点了点头,说:“我们走吧……”

我点了点尖,但心里想,事情闹这么大,估计要走也不容易了,于是说:“嫂子。你先走吧……”

说话之间,一辆军车,在人群外停了下来。

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上校,带着个中尉,戴着纠察的标志,向我走来。看了看我,挥手。先是把我军装上的灰尘给掸去了。然后,拉了拉我的衣服,把军装上的皱折抚了抚。

我的心里一热,似乎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眼泪顿时涌到了眼睛里。

他看着我的眼睛,说:“你是个军官!”

我点了点头。

“跟我走!”他命令道。

我又是点了点头。

两个中尉一左一右,把我押上往车上。

快上车的时候。我停了下来,转身一看。赵飞虎的妻子仍然在困惑地看着我们。

我求援似地看着那个上校。

“怎么了?”那个上校问。

我飞快地把事情的缘由说了一遍。

那个上校哦一声,然后,把赵飞虎的妻子接了过来,也坐上了车。

车子快速地向赵飞虎的家里驰过去了。

车子里谁也不说话。

我知道自己的冲动已经惹下大事情了。而且,目前的情况看,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再象老爹在我临行前交代的那样,把赵飞虎的家人照顾好了。所有善后的事情,我都没有自由去处理了。

我曾经在路上,在直到赵飞虎家里想过千万种可能性结局,但却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等到了赵飞虎的家的楼下的时候,赵飞虎的妻子回家去拿赵飞虎的骨灰盒。

那个上校,示意其他的两个中尉下车,然后,他看着我说:“要是我是你,也许也会砸了那辆车,要是你是我,也会带走你的,是吧!”

我心头一热。点了点头。眼泪刷地掉了下来。

上校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难过了。我也曾经失去过战友……一个非常好的,非常出色的朋友……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过了半晌,他又说:“但纪律是铁面无私的,不然我们的队伍就乱了……”

我点了点头。就是他不说,我也早已打算好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了。毕竟,我不是M国的西部牛仔,而我是个军人,甚至算是个不小的军官,这些道理我知道的。

然后,又是沉默不语。

过了半晌。我说:“我不能照看她们一家人了,要是方便的话,你派几个人,这些天,照顾他们一下……我战友的父母亲还住在医院呢,而战友的妻子似乎也不太正常……”

那个上校点了点头。

等到赵飞虎的妻子的怀里紧紧地搂着骨灰盒,泪流满面的上了车之后,这辆军车里的气氛就更压抑了。赵飞虎的妻子默默地流着眼泪。我也默默地流着眼泪……

等到了医院,我们下了车,去看了一下赵飞虎的父母亲。他们已经慢慢地恢复了一些。但一见赵飞虎的骨灰盒,那种撕心裂肺的哀哭声,便再一次响了起来。

那两个中尉的眼泪也掉了下来。上校的眼睛也是红红的。

世界上的事情,白发人送黑发人,也算是一种最哀痛的事情了。

走的时候,上校把他的两个中尉留了下来,照顾两个老人。

上校自己开着车,带我回警备区去。

在路上,我让他在一个较大的银行前停了下来,然后,我去把银行里从自己的信用卡里提了二十万的现金。

回到车上,我扯了个谎,对上校说:“这是部队的兄弟们的一点心意。我们想在市区方便又安静的地方,给战友买一块墓地……”

于是,上校便带着我看了几个墓园,最后选择了二块墓穴,一块留给赵飞虎,一块给他的父母亲准备。一想到,赵飞虎的妻子如此的年轻,估计也不可能等到死的时候,和赵飞虎合葬在一起,我的心里就更难过了。

两块墓穴,总共花了十万块。我把剩下的十万块,递给了上校。

上校的眉头一挑,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说:“你要是急用的话,你也可以用这钱……逢年过节的时候,你给我战友的家里买点东西……”

(后来,这位上校经常去赵飞虎家里。因为他的妻子已经病故了,最后,竟然和赵飞虎的妻子结了连理,一起照顾赵飞虎的父母……这是后话,不提……我不知道自己临时作的决定,是做了件好事,还是坏事,自己一直不是很清楚。)

又过了几天,我基本上算是了结了这边的事情。赵飞虎的父母亲也出了院,赵飞虎的妻子情绪也慢慢地稳定下来了。

但译帮的酒宴,我却没有机会去了。

因为我的部队是机密的部门,所以来带我回去的人,我并不认识。

他们的态度反倒是很不友好,真的把我当成犯了错误的军人来对待了。我心里黯然——是呀,我醒(本)来就是犯了错误的,虽然有好听的借口或者事出有因。

等到了西部,又经由两三个部门转送了一下。最后一站的时候,我的部队并没有来人押解,而是说:“让他自己回来就行了!他这人我们知道,可以放心地让他回来……”

我顿时知道那边安排这个事情的人,肯定是老爹!不由得心里一热。

自由了……至少是暂时自由了。

虽然这些天来,那押解我的人并不质问我什么,但他们认真负责地把我当犯人看待,时时盯着我的形势,仍然主我很不爽。

现在自由了,自由真好。

但我知道,就算老爹再爱护我,估计,回去后例行的处分之类的,还是要有的。

所以,我想透一口气,放松一下自己这么多天来不爽的心情。

于是,我到布达拉宫玩了一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