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第267章 人言可畏) 永远的流浪者

妖刀 收藏 1 10
导读:红尘有梦(第267章 人言可畏) 永远的流浪者


第二百六十七章 人言可畏

第二百六十七章 人言可畏

对宋力忠所提出的建议,戴逢春举双手赞成,说只要他能做得到的,不管什么事情他都愿意去做,哪怕是把苏晓雨自杀的事情披露出去后负点法律或者道义上的责任都无所谓。宋力忠到美国进行股票狙击战所需要的资金,他将倾其所有、全力支持。


除了戴逢春外,对宋力忠的计划最支持的是张有志。张有志心里觉得,宋力忠这次行动虽然从表面上看是把他自己再炒上一炒,但同时也把梅山大学的知名度给打了出去,通过股票狙击,还可以向外界证明梅山大学股东联合会的强大经济实力和背后的势力,让“梅山大学”四个字成为财富和力量的代名词。一个民办大学竟然能跟一个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里的政治势力对着干,而且每次都是完胜,想想都让人觉得很不一般。以后要想在社会上或者江湖上进一步提高他张有志的地位的话,只需要在梅山大学里多使点劲就行了,可以省去许多功夫。他现在投的资越多,出的力越大,以后在梅山大学里所取得的主动权就越大,在梅山大学里取得了尽量大的主动权,就可以在别的地方为自己取得最大的利益。


另外,张有志对宋力忠的能力非常有信心,他相信以宋力忠的为人是不会打无把握之战的,加上有行星数据的技术威胁在旁边摆着,这一仗的胜算应该更大,所以股票狙击不但不会亏本,而且还能大捞一笔。既然如此,把宋力忠放到台前去冲锋陷阵,他张有志在后面摇旗呐喊,到时候分点红利,在宋力忠把主要精力都集中在对外上面的时候,他趁机巩固一下自己在梅山大学的地位多好!


跟戴逢春和张有志比较起来,鲁仲明的态度有些暧昧。这倒不是说鲁仲明不想帮这个忙,而是个人和他所能调动的财力有限,囊中羞涩之故。鲁仲明做的都是正经生意,而戴逢春几乎什么生意都做,至于张有志,则有着上千年的财富积累,这两个人的经济实力都不是鲁仲明所能比的。另外,西部省放在全国看算是个穷省,跟立足于天府之国、经营能力超人一等的宋力忠没法比,也比不上像施庆洋这样在官方有很深关系的盐帮大佬。不过当后来宋力忠的计划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之后,让雷老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在雷老爷子的大力支持下,鲁仲明才总算找到了尚方宝剑,事情变得顺利多了。


在梅山大学股东联合会的这帮人中,施庆洋对宋力忠这个计划的反应最是冷淡,在宋力忠提出计划的过程中一言不发,到了不得不表态的时候,才说了声:“按照宋师兄前几天所提出来的要求,我已经停止了跟日本人的所有合作,按照合同规定,单方面中止合同得给日本人付一大笔违约金,所以目前我的损失惨重,资金不大周转得过来,在这件事上,我就帮不了多大忙了。”施庆洋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说是中止了跟日本人的合作,但是不是真的中止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说穿了还是对宋力忠和李远方有意见,不希望让每次都让宋力忠处在主导地位而已,但在民族大义面前,他不好提出反对意见,所以就找个借口来为自己解释。


除了对宋力忠和李远方有意见外,施庆洋心里还有另外一个想法。宋力忠这段时间来的那些做法,明摆着是没有把政府有关部门放在眼里,肯定会让有些领导心存芥蒂的,以后只要能抓到宋力忠和李远方的任何一个把柄,肯定会新账旧账一起算,到那个时候,和宋力忠站在同一阵线上的人肯定都要跟着倒霉。反过来说,如果这个时候施庆洋不仅不支持宋力忠,而且把这事向有关领导汇报一下,就可能让那些领导对他产生好感,从而为自己取得更大的利益。


但施庆洋这个人很聪明,意识到从这件事之后,隋丽和吕光辉的往事都被抖了出来,可能会影响到隋丽在许多人心目中的形象。虽然宋力忠说以后隋丽的社会地位只会更高,没人再敢提这件事,但大家嘴上不说,并不表示心里不想,许多人在心里还是不大看得起隋丽的。在提出把隋丽推出来的时候,施庆洋注意到宋力忠的脸色不大自然,好像心中有愧似的,所以施庆洋明白这个问题宋力忠是早就意识到了的。但施庆洋不明白宋力忠这么做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用这样做的。但像所有人一样,施庆洋也觉得像宋力忠这样的神人的想法他们这些凡人是始终搞不明白的,还是好好琢磨一下怎么利用这次机会的好。


施庆洋想到,如果隋丽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大损的话,很可能会影响到李远方和隋丽的关系,如果他再想办法推波助澜,就可以趁此机会把李远方和隋丽给拆开,那样的话,他女儿施靖芳的机会就来了。


自从李远方拜陈老为师和后来的“灵异事件”之后,李远方在施庆洋心目中的价值越来越高了起来,他做梦都在想怎么才能让自己跟李远方关系更密切些。宋力忠、鲁仲明两个跟李远方有一些师兄弟关系,戴逢春则因为隋丽的缘故也跟李远方走得很近,所以如果他想要把李远方从别人那边争取过去,惟一的办法就是把李远方和隋丽拆开,然后把自己的女儿安排给李远方了。因为施靖芳对李远方大有好感,所以虽然他这个打算是拿女儿做交易搞政治联姻,但至少不是牺牲了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甚至于还相当于帮女儿完成一个心愿,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他何乐而不为?因此,在向宋力忠提出他不能为股票狙击战投资的时候,施庆洋同时要求等到梅山大学开学后,他将把施靖芳送到梅山大学进修上一年两年的,跟着宋力忠和钱老等人好好学一学。


戴逢春隐约觉得施庆洋这么做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就说道:“施师兄,你女儿不是在当警察吗?”施庆洋一本正经地说:“反正她早晚都得接过我的担子,继续再当这个警察没有什么意思,而且有很高的危险性,不如现在就让她辞职算了。”施庆洋作这番解释的时候,宋力忠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但没有多说。


抱着和施庆洋相似想法的人还有好几个,所以一当施庆洋说他因为这个那个原因参加不了这次行动的时候,许多人也开始哭起穷来,说他们也只能说声遗憾了。这些人,大都是一些处在日本人投资比较多的地区、和日本人有着比较多的业务往来的,另外还有像胡定威这样势力范围接近原首都、迁都之后利益大大受损失的人。但和施庆洋相比,别的人虽然说不能大力支持,怎么都意思了一下,拿出个一两百万美元表示一下精神上的支持。


对施庆洋等人的想法,宋力忠心里是非常清楚的。都说人心隔肚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标准,这么多的人,根本不可能做到一条心的。从“盘庚计划”到梅山大学,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比较和谐,但暗地里的你争我斗始终没有停止。只不过像张有志这样的性情中人表现得更明显一些,而像施庆洋这样心眼比较多的更含蓄一些而已。“盘庚计划”这块蛋糕大小有限,而且风险性比较大,所以大家基本上能够按照原先的协议统一行动。筹建梅山大学,因为资格的问题,也只能让他宋力忠处在主导地位。联合发武林帖则是为了保护他们自己,也不能不听他指挥。但从现在这件事开始,以后想形成统一的意见就不大容易了。像现在这样只有少数人表示爱莫能助,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宋力忠心里更明白,从“盘庚计划”开始,自己和李远方一直都在坐钢丝,一大小心就可能会掉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但所谓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有些事情只要一开始了就停止不下来,只有见招拆招一步一步摸索着往下走了。


想当年沈万三只是因为财产太多让皇帝看着眼红,再加上不知好歹跟皇帝比富,比皇帝还早了几个月造完半个南京城,所以到最后落得个充军西南、客死异乡的下场。现在他和李远方所做的事情,已经不仅仅是积累财富这么简单了,尤其是李远方前几天所说那句话:“凡是跟我们合作的,他们的信息就是安全的,不跟我们合作,他们的信息安全就是得不到保证的!”那简直就有点技术霸权主义的味道了。搞技术霸权主义是个新鲜事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意识到其对自己的危害性,但早晚会引起有心人注意的。幸好现在的社会体制与沈万三时代已经大不相同,现在的领导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开明得多,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虽然是为自己谋取利益,但在同时也能够提高整个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和竞争力,总体上看利大于弊,否则的话,他们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为了保密起见,股票狙击战的筹备会议在行星数据的洞库里召开,李远方和陈老、钱老他们几个都跟宋力忠一起参加了。为了增加大家的信心,李远方把行星数据将对股票市场进行技术威胁的打算告诉了大家。


李远方说他会派肖琪纬跟宋力忠一起去美国,表面上的理由是跟国际卫星通信公司协商开展技术合作的事情。另外,作为梅山大学计算机学院的院长,肖琪纬还要跟美国的几个公司谈一下“信息安全工程师认证”方面的合作。但因为行星数据对香港证券交易所的入侵测试在前,到时候记者肯定要问他一些问题。肖琪纬将会告诉记者,如果行星数据想要控制纽约证券交易所的电脑扰乱正常的证券交易,从理论上讲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不过他们绝对不会做这种危害社会的事情。因为中国人是爱好和平的,奉行后发制人的原则,不是实在被人逼急了,绝对不会主动去找别人的麻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