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序幕 序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2008年9月14日 上午10时 香港国际机场


一架香港某航空公司的波音客机伴随着轮胎着地的尖啸声降落在跑道上。


飞机着陆以后,并没有滑向登机栈桥,而是滑向机场远端的停机坪。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到这架飞机的异常举动,少数工作人员注意到了并负责的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结果很快就反馈回来:是一架从内地返航的一架飞机,有一些小故障,没有乘客。果然,有一些维修人员靠了上去,进行一些常规的检修工作。很快,那些有责任心的工作人员也忘了这件事,毕竟要忙的事太多了。



2008年9月14日 下午6时 台北桃园国际机场


隶属于澳门航空公司的一架货机,从澳门起飞,最终目的是日本东京,中途在台湾桃园机场卸货,但在起飞时,却因发动机故障而无法起飞。很快,公司另派了一架飞机把出故障的飞机上的货物转运到日本。倒霉的飞机则留在机场维修,由于有一个大的配件需要从澳门运来,看来只好等明天了。因为价钱的问题,澳门航空公司连机库都没有租用,飞机就停在跑道一边的停机坪上。


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保安、警察都没有过问这件事,更别说那些只会持枪站岗的宪兵了,只要没有响起枪炮声,他们就以为天下事是太平的。



2008年9月14日 晚上21时30分 香港国际机场


由香港飞台北的1357航班从跑道上腾空而起,呼啸着飞入夜空。1357航班是香港某航空公司在几年前开通的从香港到台北的“红眼”航班,它21时间30分从香港起飞,23时10分到达台湾,23时50分再返回香港,抵港时已是第二天凌晨了.


飞机上升到指定高度,平稳的向东北方向飞去。机舱内,乘客不多,大部分是做生意的台湾人。陈绍南瘫坐在座椅上,紧皱着眉,闭目养神,双手按着腿上的公文包,里面是他的笔记本电脑。自从3月21日台湾宣布独立,每次到香港做生意,陈的老婆总要叫他别去,说时局危险,别上了天却回不来了。陈绍南当然知道危险,可他一个靠工资吃饭的人能不去吗?开始他安慰老婆说,北京要开奥运会,不敢动武。奥运会后,他又说由美国人撑腰,北京还是不敢打。奥运会都过了20多天了,北京果然还没动手,台湾媒体上都说北京是“银样蜡枪头”。而美国媒体则说全靠美国的“华盛顿”号航母巡弋在冲绳以东的海面上,而准备回国退役的“小鹰”号航母则停靠在关岛,随时准备开赴战场。


“北京真是没胆啊!”陈绍南这样想到,侧了一下身,眉头稍微展开了一下,紧接着又皱上了。台湾独立快半年了,一切跟独立前没什么两样,台湾人到香港,香港人到台湾,一切照旧。台湾当局虽然维护照更了名,但旧护照还有一年的适用期。尽管港台往来正常,但大陆从来没有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并在各种媒体上散布战争威胁,战争阴云始终笼罩在台海上空。机上的乘客一个个阴沉着脸,很少有人言语。


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是英语。“女士们,先生们,非常对不起,由于技术原因,本机将返回香港。请大家不要惊慌,请大家系好安全带,飞机马上就要返航了。”接着,又用广东话、国语重复了一次。紧接着,空姐们纷纷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并给大家做解释工作。


陈绍南心慌了,妻子虽然不会到机场接她,但肯定在等他,他不回家妻子是不会睡觉的。两个月前有一次飞机晚点,恰好他的手机没电了,没能及时把信息传回家,等他回到家中,妻子红肿着双眼,正满世界的打电话问是不是打起来了。 “这次又怎么了?等下了飞机就马上给妻子打电话”,陈绍南心里想着。现在他的手机随时都准备着两块电池。


飞机转弯了,动作很轻柔。陈绍南透过舷窗,看见远处云层里有一架飞机正同他们逆向飞行,好像是去台湾的。陈绍南有些困惑:这个时候还有哪个航班到台湾呢?


21时54分,飞机降落在机场,但陈浩南发现四周黑洞洞的,不像是他们起飞的机场。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女士们、先生们,非常对不起,由于航线的问题,我们不能在香港国际机场降落,这里是香港启德机场。由于本公司的原因,给您带来不便,请原谅。本公司将会尽最大努力安排好一切。非常感谢您乘坐本公司航班。再见。”


陈浩南背上电脑,拿下行李,跟着大家走出机舱,看见舷梯下听了好几辆大巴,看来是航空公司准备的。还有不少工作人员,每走下一个乘客,便会有一个工作人员迎上去,又是鞠躬,又是道歉,非常热情。“怎么这么多人?”陈浩南边下舷梯边想,一个穿红色制服的姑娘迎了上来,“唰”一个九十度的鞠躬,操着广东味的普通话:“先生,对不起,给您添麻烦啦。我们会安排免费的食宿和明早第一个飞赴台湾的航班。请让我来拿行李吧!”陈浩南礼貌的回绝了。姑娘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请跟我来。”


陈浩南跟着姑娘走向大巴,一边拿出手机准备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打开手机却发现一个信号都没有,怎么也打不出去。陈浩南问那个姑娘,姑娘说不知道,并拿出自己的手机,一看,“真的一个信号都没有哎!”姑娘想了想,说:“大概这里是管制区,没有手机信号吧!没事,酒店里有电话,回到酒店就可以打电话了”。陈浩南将信将疑,收起手机上了车。



22时25分,台湾航空管制中心从香港航空管制中心接过了1357航班。该航班的信号出现在台湾航管中心的雷达屏幕上。


当然这架飞机并不是真正的1357航班,而是陈浩南透过舷窗看见的那架飞机。这架可以坐两百多人的飞机内,机舱前部坐着四十余名普通乘客装扮的人,有男有女。紧接着便是18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他们头戴国产芳纶头盔,头盔上没有耀眼的军徽,大部分战士配有防碎风镜,小部分战士配有夜视装备。人人都有耳麦,连着腰部的单兵战术电台。身穿作战服、防弹衣、战术背心,脚蹬军靴。95式自动步枪倚在怀中,大腿上挂着92式9毫米手枪。其中又有8个人与众不同,他们的头盔显然不是制式头盔,比别人的头盔要深,还有玻璃面罩。他们的防弹衣也比别人的要大、长一些,上护颈,下护裆,手中也没有长枪,坐在战士们中间,非常突兀。最后几排座位,经过改装,上面全是固定的装备,几十具89式火箭筒,四支12.7毫米狙击步枪,甚至还有两具QW-4防空导弹。


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军的一支特种部队,它由特种作战大队大队长徐兴盛率领。徐兴盛,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就坐在第一排。


这支部队在两年以前,也就是在台湾当局“终统”以后,便开始组建。人员以空降军特种作战大队为基础,再从全军中挑选骨干、尖子,然后再进行淘汰,最后确定了三百名人员。60﹪是军官,40﹪是士官,没有一个普通士兵。最年轻的都有7年军龄。三百名战士分批在不同的场地轮流进行训练。最主要有三个场地:


一个场地在北方大草原上,我军著名的合成训练基地,曾经有很多的电视剧在这里拍摄过。空降军特种大队在这里主要进行控制机场要点、机场外围和抵抗敌人进攻的训练。为了防止卫星侦察,机场跑道、各种建筑物,都只是用线在地上围一块实物面积大小的地盘代替建筑物,战士们先在室内看沙盘熟悉模型,再到室外去跑位。他们训练的同时,附近总有其他部队在训练,即使卫星看得见,也分不清主次。


一个场地在中原某大城市远郊的什么开发区,据传是由于决策失误,这个开发区被停止开发,封闭起来。里面有很多破厂房、烂尾楼,其中一座楼特别大。正是这些破厂房、烂尾楼,就是特种部队的训练场地。他们在这里进行控制建筑的训练,破厂房、烂尾楼里面的布置跟台湾桃园国际机场部分建筑内部一样,那座巨大的烂尾楼,它内部的结构、装修,各种工作设施的摆放,以及工作人员、警察、保安、宪兵的位置都与桃园国际机场航站大楼内部以模一样。


第三个场地不止一个,是全国各地的一些正儿八经的民用机场。队员们换上武警的衣服,以进行反恐、处突训练为名,精心快速下机,快速进入建筑物的训练。


由于训练场地分散,出于保密的需要,又不便进行大规模的整体磨合训练。因此,部队根据不同的任务,分成不同小组,各自负责一块。部队一共分了突击、保护、搜索、狙击、通讯、医疗、民事、防空、战斗、炮排等小组。两年多来,他们刻苦训练,流血流汗,甚至有4名战友付出了生命。更加令人难以忍受的是他们与外界断绝了联系,两个月一次的与家人通电话都是用免提,旁边坐着冷冰冰的政保干事。



22时52分,台湾航管中心又把“1357”航班交给了桃园国际机场航管中心。在机场航管中心的引导下,“1357”航班开始进场,准备着陆。


飞机内,徐兴盛听见从后面传来的干咳声,眉头都皱成了一团。他知道,队员们都很紧张,他也很紧张。因为战争真的降临了。他还很担心,队员们只知道要占领一个机场,但是究竟要占领哪个机场,队员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尽管平时很多人都在猜测,但没人给他们证实。他们会面对什么情况,队员们是不知道的。而他,清楚得很。他只有两百多人,面对的是数万的台湾军队,还要控制一个庞大的机场。其他不说,单是桃园北面林口的台湾海军陆战队66旅和南面湖口的台湾陆军542装甲旅,加起来就近万人。那542装甲旅可是台湾军队精锐中的精锐,装备有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而他手里连像样的重武器都没有几样。


机内的广播突然响了,打断了徐兴盛的思绪,“徐大,徐大,我们已经进场,准备着陆,准备着陆。”


徐兴盛站了起来,走到乘务舱,拿起电话,按下“机内广播”键,刚想说话,又挂上了电话。他大步走到机舱,所有人都抬头望着他。他站在过道上,两手扶着两边的航空椅靠背,声音宏亮、严肃:“同志们,两年以来,我们刻苦训练,流血流汗;我们与世隔绝,不为人知;我们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是为了什么?”


徐兴盛扫视机舱,没有人说话,但他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在说——台湾!


“对”徐兴盛接着说,“以前同志们的猜测都是对的,只是不能给你们证实。如今,你们马上就要在台湾桃园机场降落,你们将是第一批穿着军装踏上台湾土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祖国,会铭记你们的功勋;历史,会镌刻你们的名字!


听到这里,每个人都显得非常兴奋,眼里闪烁着求战的光芒。


“报告”一个队员举手。


“张晓海,说。”徐兴盛指了一下。他认识每一个人,同时,这200多人全部要求互相认识,并清楚相互之间的军衔关系和职务关系,因为他们全都没戴军衔。


“徐大,你说我们是第一批穿军装上岛的解放军战士,言下之意就是已经有没穿军装的解放军战士踏上台湾岛啰?”


“哄哄……”下面一阵解放军特有的、压抑的傻笑。


“对。我们不是孤军奋战,下面有我们的同志接应。但是,同志们……”徐兴盛的声音提高了,“我们总共只有两百多人,却要面对百倍于我们的敌人。他们有坦克、大炮、飞机,而我们却没有什么重武器,还要控制并守住一个庞大的机场。面对如此的困难,我们能完成任务吗?”


“能”全体队员齐声答应,这声音盖过了发动机的轰鸣声,响彻云霄。


23时04分,一阵抖动,飞机着陆了,在剧烈的晃动中,徐兴盛稳稳的站在过道上,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着那一群随时准备扑出去的猛虎,他们一个个昂首挺胸,斗志昂扬。



23时06分,台湾某电视台新闻采编室电子邮箱里受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内容大概是:我是一名台湾人,在香港做生意,本来打算今晚乘坐香港某航空公司的1357航班会台湾。飞机上了天又飞回了香港,降落在启德机场。我们现在被航空公司拉到一家酒店,手机打不出去,酒店电话又称有故障,我们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幸好还可以上网,我怀疑我们被软禁了。是不是打起来了?


新闻采编人员立即向编辑报告,经过再向上报告,做出了两个叫决定:1。以滚动字幕的方式插播这条消息,并注明是未经证实的消息;2。立即派驻桃园的记者赶到机场,了解情况,如有价值,则予以报道。


23时09分,该电视台以字幕方式播出了“大陆利用民航飞机攻台”的未经证实的消息。



23时10分,“1357”航班稳稳地停在了跑道上,然后向登机栈桥缓缓滑行。


“各小组,最后准备。”徐兴盛下令。机舱内行动起来。穿制服的队员们纷纷起身,从行李架上取下自己的背囊,检查手中的装备,枪栓声,拉链声,此起彼伏。耐心的组长还为一些队员检查手榴弹袋的袢扣,防弹衣是否插好了陶瓷板。前面穿便衣的队员则检查自己的服装是否遮住了防弹背心,武器会不会露出来。他们的武器是手枪和装在随身行李中的国产新式冲锋枪,采用滚筒供弹,特别的短。使用特殊装备的队员到后面座位上取自己的装备。


徐兴盛掏出一部手机,居然是一部手机,拨了一个号,显示接通以后,他并没有说话,便挂上了。



23时12分,台湾几家大网站的BBS上都相继出现了同某电视台收到的邮件内容相似的帖子。



23时13分,“1357”航班机舱内。


徐兴盛开始检查:“突击一组?”


“完毕。”


“突击二组?”


“完毕。”


突击一二组就是穿便衣的队员,徐兴盛将带领他们第一批走出机舱。徐兴盛和第一组20名队员控制大厅,第二组队员20余名要冲到外面,消除抵抗,驱逐闲杂人员,并就地征用汽车设置路障再转入警戒。[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突击三组?”


“完毕。”


突击三组18人,又分成6个小组,他们在突击一二组后面进入大厅,负责停运电梯,控制楼梯,占领保安监控室。徐兴盛将在那里设指挥中心。


“突击四组?”


“完毕。”


突击四组12人,分成两个小组。一组控制塔台,一组控制机场航空管制中心。


“ 货物组?”


“完毕。”


听到“货物组”三个字,那几个穿着特殊的军人露出了苦笑,看来,他们就是“货物”,他们其实是航空管制工作人员, 共8人。货物组8人,他们负责战斗开始时保护“货物”的安全。待到突击四组控制塔台和航管中心后,他们还要保护“货物”在这两个地方展开工作。


“ 搜索一组?”


“完毕。”


搜索一组24人,他们装备有散弹枪、破障装置等。他们的任务是搜索航站大楼各楼层,将机场工作人员集中到大厅。


“搜索二组?”


“完毕。”


搜索二组48人,他们的任务是控制机场其他地方的警察、保安或执勤宪兵,搜索其他建筑,将人员集中到大厅。他们是人数最多的一个组,因为机场太大了。


“狙击组?”


“完毕。”


狙击组6人。其中2人一人一枪,负责战斗开始时在飞机上,利用飞机的高度对停机坪上采取敌对行动的人员进行狙杀,帮助各小组展开。其余四人分成两组,登上机场制高点,协助控制机场。刚才提问的张晓海就是其中之一,他将留在飞机上。


“攻击组?”


“完毕。”


攻击组24人,他们的任务是解决台军驻扎机场不到20人的宪兵排。他们是作战任务最重的组,由特种大队副大队长王勇亲自率领,火箭筒就是这个组的。


“炮排?”


“完毕。”


炮排24人,他们的任务是提供火力支援。但飞机上没有炮,在北方基地训练跑位的时候,他们是穿过所谓的“跑道”,来到一处所谓的“停机坪”,那里有一顶帐篷,在帐篷里有人为他们提供六门60迫击炮及弹药。但此刻炮在哪里,他们不清楚,难道机场上会有藏炮的帐篷?


“防空组?”


“完毕。”


防空组6人,其中两人已经将便携式防空导弹抱在了怀中,他们两人将先上到楼顶,建立最初的对空防御。其余四人要等到卸货后,取了装备,再上楼顶,架设便携式对空警戒雷达,光电探测仪,建立比较完善的对空防御。货舱里还有6具防空导弹。


“医疗组?”


“完毕。”


医疗组6人,全是男人。他们能进行简单的外科手术,如止血、取子弹等。


“民事组?”


“完毕。”


民事组6人,他们的任务是看管被集中到大厅的旅客、机场工作人员,以及放下武器的警察、台军士兵等。突击一二组的九名女突击队员在完成突击任务后,将加入民事组。还有驾驶本机的三名驾驶员也会加入民事组。


“通讯组?”


“完毕。”


通讯组4人,每人除了武器、背囊,手上都还提着大小不一的箱子,全是通讯设备。他们负责指挥中心与各小组、与总部的联系。



23时15分,台湾陆军信息作战大队查到了给电视台发邮件的人和网站BBS发帖人都是同一个ID,当试图与这个人联系时,却发现这个ID已不在线上。信息作战大队将各种信息汇总,转发给“国防部”作战室。


23时17分,台湾“国防部”作战室值班参谋收到信息大队上报的材料,立即按事先制订好的预案开始运作。他首先将信息转给“国家安全小组”办公室,由他们去分析、判断形势,然后向台北国际机场询问1357航班的到港情况,得到的答复是1357航班已经降落,目前一切正常。这时已经是23时20分。值班参谋又把信息转到宪兵司令部,要求他们派人进一步证实,同时,信息也转到了警政署,要求他们派人去调查、核实。



23时23分。徐兴盛已经走出了登机栈桥,走向通关检查通道。身后,陆陆续续走出其他队员,有的跟在徐兴盛的身后,有的走向其他检查通道。


徐兴盛放慢了脚步,他可不想过金属探测门,他身上连同手上的包里,一共有三把枪。他在等待,可再等、再慢也得向前啊,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徐兴盛快崩溃了。


“呜――呜――呜――”,时间:23时25分,2008年9月14日,空袭警报在台湾岛上空撕心裂肺的响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