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6章难带的兵 1

ZONGJIE 收藏 3 67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6章难带的兵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在走近营区大门时,我才猛然想起,自己身无分文,现金都在李勇钢手中集中保管。我想:现金就不要了,有信用卡在,出了营门再想办法。望着营门外通向远方的路,我毫无畏惧,大摇大摆向外走去。

营区门口岗位上站着一个威严的守卫士兵,手里端着冲锋枪。他离老远就注意到我了,在我将要迈出营门时,冲我大声喝道:“站住!”

一个哨兵而己。看他的着装和肩章,不是军官,军官也不可能在这儿站岗。今天,谁都休想阻拦我。

“干什么?”我理直气壮地问。

哨兵反问:“你要干什么?”

“回去!”

“新兵不许出营门。要离开你有证明吗,谁批准你的?拿条子来。”

“这儿不是我呆的地方,兵我不当了,回家还不行吗?”

哨兵离开岗位,拦住我的去路:“军营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你把部队当成什么了?马上回去!”

我不理睬哨兵,躲开他继续往外闯;“你凭什么不让我过去?”

“我有这个权利。”哨兵拉动枪栓。“想过去,除非你不要命了。”

我置之不理,仍往前走:“你枪里有子弹吗?拿空枪吓唬谁啊?你以为我会害怕?”

哨兵见我识破其手段,忙伸手抓住我的胳臂。

我一耸肩:“放开我。”

就在我和哨兵争执不下时,身后响起一声断喝:“放开他!”

我回头,见连长冯志冯出现在身后两米远处。哨兵的手松开了,马上站回岗位。我瞪一眼哨兵,抬腿就走。

“等一下。”冯志强站在原地说。“刘海涛,你现在离开,我不阻拦你,但有些话,我必须对你讲清楚。”

我停住脚步,但没有转身。

“第一,幸亏你现在还不是一名真正的士兵,也幸亏这不是在战争期间。否则,擅自脱离部队就属于叛逃,我有权下令,开枪击毙你。”

我浑身一振。战场上,上级军官处决临阵脱逃的下级军人,我在书中看到过,也相信其真实性。

“第二,你是通过正常征兵程序应征入伍的,要退回地方,也须先办理相关手续。”

我放下手里拎的东西。

“第三,你的行为证明你不配做一名军人,甚至连一个公民服兵役的基本义务都担当不起。即使回到地方,我都怀疑你将来能干些什么对社会有利的事情。”

连长的最后一句话触动了我。这等于全盘否定我做为一个人,继续生存在人世间的价值。我心存不服,难道只有军人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过去,人们是怎么形容当兵的,“炮灰”!让我刘海涛甘心当一名“炮灰”、牺牲品?不可能了!

“报告!”

我听出是李勇钢的声音。刚才,他没有阻止我,也阻止不了冲动的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人们围绕着我转,很少有违背我的人。在我心中,只有父亲不可完全违背,除此之外,没人可以对我发号施令。但我也有些疑惑,我的冲动对还是不对。既然走到这一步,就不可能回头。也许,这是我离开军营的最佳方式。两年,谁知道我会被这些施虐狂们折磨成什么样子?

“你来干什么?”冯志强怒气冲冲地问。

李勇钢畏惧地回答:“报告连长,我……他……”

“回去!连个新兵都带不好,你还配当班长吗?。”

李勇钢站在连长面前,接受连长的训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凭心而论,我虽然对李勇钢心有不服,但他本人并没有得罪我。几天来,他处处对新兵体贴关怀,我看在眼里,也受到一些感动。见他因我受到连长责怪,真的于心不忍。

“连长……”

冯志强一挥手,打断我的话:“我不是你的连长。”

你当然不是了,我己决定离开,但不能让无辜者受牵连,那不是我的风格。我说:“这件事与李勇钢无关,是我忍受不了部队的生活,请你不要处分任何人。”

“处分谁是我们部队内部的事情,与你无关。刘海涛,你现在可以走了。只是想最后提醒你一句,出了这个门,别后悔。”

我已弯腰重新拎起地上的东西。

李勇钢在后面怯怯地叫道:“连长!”

“象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到部队来当兵,免得大家都麻烦。”连长朝李勇钢摆摆手:“去去去,你马上给我回训练场去!为了一个逃兵,丢下全班战士不顾,值得吗?你的责任心呢,哪里去了?分不出轻重。”

我刚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明摆着,我成了他们眼中最无价值的人,是一个可耻的逃兵。就连哨兵此刻也用那种鄙视的目光看着我。做人要有责任心,爸爸妈妈不止一次教导我。难道,走出营门,我真的会后悔吗?望着营门口一步之遥的警戒线,我想:跨出这一步,如果后悔,连机会都没有了。

冯志强已经往军营内大步走去,迈着标准军人的步伐。班长眼望着我,带着惋惜的神情,但只迟疑半秒,便紧随连长而去。

“连长。”我掉头追过去。

冯志强停住,慢慢转回头。“还有什么事?”

“连长,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不走了?”

我郑重地点头

冯志强:“那好,机会由你自己创造,路在你脚下,任凭你选择。还是那句话,别后悔。”

我拿上东西朝营房走去。

李勇钢凝滞忧虑的神情略有缓解:“我就知道,他走不了。”

冯志强转向李勇钢:“别自以为是。新训骨干培训你是怎么参加的?用情带兵,原则上是对的,但是,对待娇生惯养的城市兵,只用情还不够。上午训练结束后,你们两个到连部来一趟。”


中午,去连部的路上,李勇钢对我说:“刘海涛,谢谢你替我在连长面前开脱。一会儿见了连长,我请求调你去别的班。”

“为什么?”我停下来问李勇钢。

“我的文化程度没有你高,也许带不了你。”

“想往外推我?”

“没那个意思。”李勇钢忙否认:“真的。”

“你就是这个意思。除了九班,我哪儿都不去。”说完,我扭头就走。

连部也在楼内,要走另外一个楼门。到连部后,李勇钢在门外立正,喊报告,得到准许,带我进入。只有冯志强一个人在连长办公室。

冯志强开门见山地问:“刘海涛,你是不是觉得李勇钢对你管得太严了?”

我否认。“报告连长,没有。”

“你不用那么拘束,及时回头是你个人的选择。也许李勇钢的方法不一定适合你,不妨调你到别的班去。”

“不,连长。我就留在九班。”我的固执以往少有。今天,我要为以后的顺利做出果断决定

冯志强问李勇钢:“你看呢?”

李勇钢立正、挺胸,吼着回答:“服从上级安排。”

冯志强笑了:“你们两个好像已经达成了共识,看来我的担心多余了。那好,李勇钢,你先回去。刘海涛留下。”

等李勇钢走后,冯志强拉过椅子坐下,说:“刘海涛,我不管你的家庭背景如何,既然出来当兵,就要树立起当好兵的信念。”

“连长,我想过了。别人能吃的苦,我刘海涛也能。”

“嗯,这象是个男子汉说的话。”冯志强起身过来拍拍我的肩:“是男人就给我站直了,否则让人看不起。”

我两脚一并,挺直胸,昂着头叫道:“明白,连长!”

“人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受不了的罪。新兵连这点苦根本不算什么,我们是战备值班部队,随时可能接到命令。紧急状况下,新兵也得参加军事。知道吗,几年前抗洪的时候,有多少军人牺牲在抢险第一线,他们不少人是被活活累死的啊。为了什么呢?命令!在战场上,在洪水面前,敌情和灾情就命令。你现在是一个兵,要时刻牢记:军人的本质在于奉献,而非索取,更不是享受”

“是,连长!”

“无论城市、乡镇、农村来的兵,现在大家几乎都是独生子女,到了部队,享有平等的地位。刘海涛,你不要觉得自己比别人特殊。自从你进入军营,接二连三地做了几件违反部队纪律的事。今天,我本该让你一走了之,虽然我看过你的档案和简历,为你感到惋惜。是你自己及时悔悟了。所以,我决定原谅你一次。但请你记住,这是唯一的一次。回去,向你们班长倒歉。他身上有你还不具备的能力,要虚心向李勇钢学习。”

“是,连长!”

连长拿出一本书送给我,是《巴顿将军传》。“抽时间好好看看。能成为军人,是你一生的荣誉。但荣誉背后,是责任。懂吗?”

乔治.史密斯.巴顿将军的名字我听说过。他是二战时期的美国名将,一个为战争而生、视和平为地狱的男人。他有一把象牙柄手枪,同时以他的性格扬名于世,也是世界公认的最能打胜仗的将军。他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战后擢升为四星上将。我欣赏他的名言:作为一名军人,我奉命参战,但拒绝屠杀。

离开连部时,我勉励自己,既然有决心成为一名军人,就应该担负起军人的责任。

李勇钢表面上接受了我的倒歉,但看得出来,他对我不抱有太大的信心。下午训练时,他多数时间在指导别人,对我则略过,或者是简单说说,点到即止。

休息时,我叫住正要和新兵唠家常的李勇钢:“班长,给你提个意见,训练时不要偏心。”

李勇钢闪烁其辞地说:“你悟性较别人高,一点就透。”

我猜出李勇钢的心思,揭穿他:“班长是担心我迟早晚还会放弃,不想在我身上白费功夫吧?”

李勇钢不否认。“以前都说城市兵娇气、蛮横,你让我真正见识到了。”

“请班长放心,我一定迟快改正。”

李勇钢点头表示相信我的话:“有件事想问你。”

我先立正,然后说:“班长请指示。”

“这个不算是命令。你手里还有该上交的物品吗?比如香烟了什么的。”

我稍一迟疑:“报告班长,在家时我就很少吸烟,来部队也没带烟。”

“嗯,我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