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一部 无巧不成书 第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这是一场真正的阵地攻防战,前进,后退,顶住!顶住!就像解放战争时的战斗英雄一般,死死地占住,一定要顶住!绝不能让敌人就这样包围吃掉,已经身陷绝地,包围一阵阵地紧缩、蠕动,时而还有几下疯狂的反进政,李岩的穿插和中央突破被打碎,打得李岩不停地抽冷气,顶住啊!李岩心里不停地给自己加油鼓劲,身下的大炮死死地向唯一的出口发起冲击波,一波、一波、又一波……

一直还在辛勤地工作着他,也发觉今天有点太猛了。难道是那酒的原因吗?他不知道。当赵宁忽然摊开紧扣着自己后背的双手,李岩发现她已经晕睡过去了,于是马上使劲工作几下,交了货。然后到卫生间用温水投了条毛巾,轻轻地给她操拭着身上的汗水和泌物。因为李淑晶告诉他:女人最烦男人干完了事,自己满足了一躺,呼呼睡着了不管自己。因为所有女人都爰干净,不愿意就这样黏乎乎、湿漉漉地睡觉。这样久而久之下去,她就不会再对这事感兴趟了。

当李岩擦拭完赵宁身体,不仅由忠地赞叹起来:瞧瞧人家是怎么保养的,再瞧瞧李淑芬是个什么样。四十岁的赵宁看上去顶多不到三十,乳房依旧是浑圆坚挺,屁股圆而翘着,腹部平坦,在细腰陪衬下是两条修长的腿。

《诗经》里说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若瓠犀,螓首蛾眉。”赵宁不仅“手”好看,“领”也好看。领就是脖子。赵宁的“领”长长的,像鹤立鸡群的“鹤”一般。并且看不到一丝皱纹,仿佛她的脖子上裱了一层白白的粉连纸,鼻子有点勾。整体看来有点象玉雕的一样,难怪有会人动了歪心。可李岩躺在床上怎么也没有想明白,石头为什么要抛弃这么好的妻子远走它乡呢。李岩就这样思考着问题,胡里胡涂、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岩被一些杂乱的脚步声惊醒。他轻轻地起床来到窗前,透过窗帘缝隙向外看去,原来是王老拿着菊花刃,在同几位武警军官切磋刀法。

李岩看了一下表才五点多点,心想这老头子身体真好,才睡几个小时呀,就又起来了。因为李岩到这屋的时候看过表,那时刚一点。李岩又轻轻地回到了床上,看到赵宁那娇嫩的皮肤,忍不住地想摸她,可手刚摸到赵宁的乳房,就听见赵宁呓语般说道“老公人家困嘛”。

李岩无奈只好又轻轻下床,来到卫生间洗漱起来。然后悄悄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王老早”一边向王老问候,一边向武警军官们点头问候。“怎么,是不是我们动静太大了?吵着你了。”王老客气的问道,“没有,没有,我习惯早起,做点吃的。王老,这厨房在哪儿?”李岩装出一副无所哥事的样子。

“那就请跟我来吧,”王华北的声音在李岩背后响起。李岩转身跟王华北走去,来到厨房,李岩开始了东翻西找,“怎么,主任,您家不吃咸菜吗?”“以前当然吃,可是老爷子见咸菜不要命,医生说老爷腿浮肿,就是咸菜弄的,所以就不预备咸菜了,”王华北解释道。

李岩一听这话,想了一会儿,然后一拍脑门,“有了”,说着就出了厨房,来到院子花池前停下。选了几样花草,有的连根拨出,而且还得往土里挖挖,找出点什么东西,有的就摘几片叶,有的就掐个尖,然后回厨房找盆将这些东西泡上,跟着就将王老家厨房所有能找到的各种调料和油调到一个碗里,点火放上大勺,将这些东西通通放进大勺煮熬。不一会儿香飘四溢,王华北一直在仔细的观看着。她注意道李岩动了所有的调味品,唯独没有放盐,而勺中的色是用红糖调兑的。这边熬煮着,那边李岩又将泡洗完了的东西,掰巴、掰巴,撕巴、撕巴,放进一个他刚刚洗刷过的坛子里,然后将煮熬滚烫的汁也倒进坛里,随手拿了个碗往上一扣,当做盖使。末了,还冲王华北一笑,“不许偷吃呀”,就向院子走去。

回到院子里角落器材旁,李岩一口气做了四、五十个引体向上,然后又做了二十多个双杠大翻转。这汗可就下来了,“给擦擦汗吧”,王华北在李岩背后说道,李岩赶忙转身接过毛巾,边擦汗边望向王老他们几个人,却没有理会身边这位给他送毛巾的上司。

王华北看着神情专注地看着父亲他们练武的李岩,心中不由得直犯嘀咕,以前我怎么没注意有这么个人呢,当初选秘书、选办公厅主任,怎么就没发现他呢。

“主任,开饭了。”服务人员招呼道,“小李呀,走吃饭去,”说着王华北就往饭厅走去,李岩赶忙跟上。

“丫头,宁儿怎么没来呀?”王老在饭厅一看,只有王华北和李岩来了就问道。“王老,咱们先吃吧,她可能还睡着呢。”李岩解释道,“丫头,去把宁儿叫起来。早饭必须得吃,对身体有好处,”王老说着向王华北一摆手。

王华北来到李岩俩口子昨夜睡觉的房间,轻轻推门进去一看,只见被窝里的女人,洁白光滑的臂膀流露在外,锦被刚好盖过大半个乳房,却仍留着一片雪白暴露在空气之中。

赵宁耦臂外露,酥胸呈现,一幅典型的美人图。小妮子,难怪李岩舍不得离开媳妇,让这样的女人守空房,简直是一种犯罪。“妹妹、妹妹,该起床了,爹爹叫你吃饭呢。”赵宁一翻身,“让人家再睡一会儿”。

“妹妹,我的好妹妹,快起来,快起来。”王华北说着就硬把这位睡得迷迷糊糊赵宁,给扶了起来,然后帮她穿衣服,赵宁经王华北这么一折滕,也就醒了。“姐,我自己来,你先去吃吧。”说着就进了卫生间,王华北趁机检查了战场,一看床单上竟然有四五片痕迹,不由得又有了尿意。

“妹妹,昨晚上舒服了吧?小别胜新婚吗。”王华北在卫生间里打趣赵宁,“姐,你和他一起欺负我。”赵宁委屈道,“怎么是他欺负你呀?我明明听得是妹在喊:石头快呀,石头使劲呀。”王华北将昨夜听到的直播学了出来,“哎呀妈呀,臊死人了,”赵宁不好意思地捂住脸。

王华北上前轻轻拿下赵宁捂住脸的手说道:“妹妹,有一个身体强壮,能带给你快乐感的老公是女人一生的福份。有如此郎君相伴,妇复何求?”“原来姐姐听墙根呀,说,是不是姐你也相中了?那好办,借你几天怎么样?”赵宁抓住机会开始反击。

“死妮子,大姐这可为你好,不过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后悔。”姐俩嘻笑着,来到饭厅。“爹爹早”,赵宁进来向王老问候着,李岩忙站起来给赵宁拉椅子,侍候她坐下,然后到厨房取来那小坛,将里边的东西倒在一个碗里。“来,大家尝尝,我做的穷人菜,也叫叫花菜。”

王华北是看着李岩做的,当时闻着很香,就夹了一小块放进嘴里慢慢品味起来。“嗯,不错、不错,爹,你也尝尝。”王老也学着女儿的样子,夹了一小块放进嘴里慢慢地品味起来。“嗯,是不错,是不错。没想到李岩你还有这一手绝活,说说看,这是怎么弄的?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其实很简单,主任都看了整个操作过程。这些东西有的是花叶,有的是花根,有的是野菜,全是院子里边的东西,绝对没污染。”

王老就着李岩泡制的小菜,喝了两碗粥,好象还想吃,被王华北给拦住了。“美味不可多贪”,“行、行、行,你说了算,这年头吃饭都要有人管,不自由喽。”王老感慨道,可抬眼看王华北正在大吃特嚼,就打趣道:“丫头,已经变形了,再吃,我就得改门了。”“爹,看你说的,女儿就那么丑,有没有人要,不用你管。”说着看了赵宁一眼,赵宁眨眨眼。

吃罢早饭,李岩起身告辞。王华北却想让他们再住一天,但李岩推说出差刚回来,还得去两边老人看看。

“所谓百行孝为先,论心不论行,论行世上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行不论心,论心天下无完人。孝顺好,孝顺好呀。”王老感慨的话,却让李岩和王华北及赵宁听来是另外一层意思。

就这样,李岩俩口子由王华北陪同,坐着5号专车回到了位于新源南路天裕新苑B3号楼1606的家中。

王华北打量着李岩家中的陈设,“我说妹妹,他就拿些破东西胡弄你呀。”“姐,这就不错了。就他那两钱能买得起房子,还得要照顾老人,能够已经不错了。”赵宁忧郁地说道,“真没想到,李岩你家这么俭朴。”王华北有些诧异地说道,“姐,今天在我家吃饭吧。别回去了,行不?”赵宁拉着王华北的手说道,“妹妹,今天不行,姐姐有事,改天的,行不?”说着王华北拍了拍象小鸟依人的赵宁,就告辞走了。

赵宁其实并不是想真心留王华北吃饭,而是怕与这个不是自己男人,却又象自己男人,而且还占有了自己的男人单独在一起。虽然她真的很想、很想知道,或了解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但是她害怕知道这个内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