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九章 宿命 宿命(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李勇突然想起一事,说:“对了老周,那两支快慢机和你让我带去团部送人的手枪我都带回来了。”

周卫国一愣,说:“怎么又带回来了?”

李勇正色说:“政委说,这个礼他不能收!”

周卫国皱眉说:“你不会跟政委说下不为例吗?”

李勇苦笑道:“我就是这么说的!可政委说,他和团长要是收了你送的礼,你周卫国就不是‘下不为例’,而是‘以此为例’了!”

周卫国脸色突然变得古怪之极,良久,才叹了口气,竖起拇指说:“政委就是政委!我这小花招终归逃不过他的法眼!”

李勇愣了愣,随即板着脸说:“好你个老周!你有这想法也不告诉我一声?你是成心让我在团长政委面前丢人是吧?”

周卫国赔笑道:“老李,消消气,我真没这意思!不过这也是我不对,改天请你喝酒吃肉当是赔罪!”

李勇连连摆手,说:“免了吧!你老周请的饭有那么容易吃的?别吃你一顿饭又被你算计了!”

周卫国哈哈笑道:“老李,你这么想就错了!我如果要算计你,你就算不吃我请的饭,我照样要算计你啊!”

李勇笑了,指着周卫国骂道:“不厚道!”

周卫国微笑道:“好了,说正事。既然团长政委不要那两支快慢机,那我就把它们加强给机炮排,正好提高机炮排的近战防御能力!”

李勇接口道:“那还有几支鬼子手枪呢?我们连那些个班排长可早就放出话来了,他们谁也不要这种破烂!都是你把这群兔崽子给惯的!”

周卫国呵呵一笑,随即皱眉道:“这倒真是个问题!谁愿意要支老卡壳的手枪?”

李勇想了想,说:“不如送给鲁震明他们吧?他们总不会也不要吧?”

周卫国笑道:“那你可别说是我送的!要不然他们用得不满意就该说我了!”

李勇叹道:“这是什么世道?有武器还嫌这嫌那的?”


第二天,三连从各村招来的新兵全部到位。

当天,周卫国就带着补充完毕的三连开始训练。

除了完全恢复以前的高强度训练,周卫国还让特战队员将他们学过的战斗手语和潜伏、伪装渗透、地图判别、测距、近身格斗、射箭、攀登等技能向全连推广。

三连的大练兵在这一天正式拉开帷幕!


转眼,已到年底。

为了迎接新年,周卫国在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给全连放了半天假!

当然,连城里都不大庆祝新年元旦,山里就更加没有节日气氛了!

好不容易闲下来的周卫国突然想起了上次打骑风口据点缴获的鬼子收音机,立刻拉了李勇,又叫上赵杰和几个排长,带上收音机,直奔兵工厂。

众人找到丁义生时,丁义生一眼就看见了周卫国带来的收音机。

丁义生自然是见过收音机的,一见之下,当即大喜,亲自动手,不一会就接好电线和简易变压器,发动了一台坦克发动机,随后给收音机接上了电源。

周卫国打开收音机开关,慢慢旋动着调频旋钮,又轻轻转动着收音机的方向,过了一会,收音机里开始传出一个女性的声音:“中央社报道:总裁偕党内同志敬贺在渝各界新年……”

杨大力等人立刻惊得目瞪口呆——这盒子竟然能发出女人的声音!

在杨大力等人的惊愕中,收音机里陆续吐出一连串参加贺新年活动的国民党首脑姓名。

听完这些姓名,周卫国突然喃喃道:“奇怪,怎么偏偏漏了个汪副总裁?”

丁义生接口道:“卫国,有什么不对吗?”

周卫国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我多心了!不过,刚刚念的名单里的确没有汪精卫副总裁!像这种活动,怎么会单单少了个副总裁?”

丁义生想了想,说:“可能是生病了呢?”

周卫国皱眉想了想,还是不得要领,也就不再多想了。

众人又听了一会,没有了刚开始的新鲜劲后,也就对收音机里传出的官样文章不再感兴趣了。

周卫国笑笑,说:“我们换别的听听吧。”

说着,开始旋动调频旋钮,不一会,收音机里竟然传来了日语!

周卫国皱了皱眉,正要继续旋动调频旋钮,跳过这个日本台,突然听见收音机里传来“新年将至,本台再次播出中国国民党副总裁汪先生回应我大日本近卫首相于本月二十二日提出之‘善邻友好、共同防共及经济合作’三原则之电文”

周卫国一愣,不由自主收回了准备旋动调频旋钮的手。

只听收音机里传来:

“‘重庆中央党部,蒋总统,暨中央执监委员诸同志均鉴:

……顷读日本政府本月22日关于调整中日邦交根本方针的阐明:

第一点,为善邻友好。……如此则吾人遵照宣言谋东北四省问题之合理解决,实为应有之决心与步骤。……

第二点,为共同防共。……防共目的在防止共产国际之扰乱与阴谋,……

第三点,为经济提携。此亦数年以来,日本政府屡曾提议者,吾人以政治纠纷尚未解决,则经济提携无从说起。今者日本政府既已郑重阐明尊重中国之主权及行政之独立完整,并阐明非欲在中国实行经济上之独占,亦非欲要求中国限制第三国之利益,惟欲按照中日平等之原则,以谋经济提携之实现,则对此主张应在原则上予以赞同,并应本此原则,以商订各种具体方案。

以上三点,兆铭经熟虑之后,以为国民政府应即以此为根据,与日本政府交换诚意,以期恢复和平。……中国抗战之目的,在求国家之生存独立,抗战年余,创巨痛深,倘犹能以合于正义之和平而结束战事,则国家之生存独立可保,即抗战之目的已达。以上三点,为和平之原则,至其条例,不可不悉心商榷,求其适当。……

中日两国壤地相接,善邻友好有其自然与必要,……今后中国固应以善邻友好为教育方针,日本尤应令其国民放弃其侵华侮华之传统思想,……

谨引提议,伏祈采纳!

汪兆铭,艳。’

汪先生大义,实乃中日两国人民之福!中日友好,共建大东亚共荣圈!……”

周卫国胸口剧烈起伏,最后终于忍不住“啪”的一声关掉收音机,又用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他,李勇上前轻轻拉了拉周卫国,说:“老周,你这是怎么了?”

周卫国一字一句说道:“汪兆铭投敌了!”

李勇一愣,说:“谁投敌了?”

周卫国咬牙道:“中国国民党副总裁、国防最高会议副主席、国民参政会议长汪兆铭投敌当汉奸了!”

众人都愣住了。

他们就算再没有文化,也明白国民党副总裁投敌意味着什么!

还是丁义生头脑清醒,立刻说道:“卫国,别激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汪兆铭投敌了?”

周卫国指着收音机说:“我们听的日本台刚刚全文播出了汪兆铭投敌的申明!”

说完,周卫国就将记得的电文内容翻译了一遍,最后说道:“电报最后的代码为‘艳’,日本人又说是回应他们首相在本月二十二日提出的什么‘善邻友好、共同防共及经济合作’三原则,这样看来,电报应该是在本月二十九日,也就是前天发出的!”

丁义生皱眉说道:“如果这份电报是在前天发出的,那为什么今天中央社的报道对此却只字未提?会不会是日本人在造谣?”

周卫国冷静下来,说:“这有两种可能,一是日本人造谣;二是这件事变起仓促,影响又太大,国民政府正在筹划应对之策,暂时不便发表任何声明!”

赵杰突然接口说道:“连长,您也说了,这件事影响这么大,如果是日本人造谣,国民政府为什么不加以驳斥?”

周卫国叹道:“看来还是第二个可能性比较大!如果汪兆铭真的投敌了,那么国民政府应该在这几天就会有回应了!”

丁义生点头道:“那接下来我们每天都听听收音机,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都心情沉重地跟着点头。


回连部的路上,周卫国一言不发,众人也都没有说话。

经过这件事,迎接新年的喜悦荡然无存!


第二天下午,众人终于通过收音机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国民党中常会通过了“开除汪精卫党籍及撤销其一切职务的决定”!

接下来的几天,收音机里天天传出的都是全国各界对汪精卫投敌的声讨。

又过了几天,团部突然召集所有连级以上干部开会。

在会上,政委吴远山宣读了汪精卫投敌“艳电”的全文和上级下发的《中共中央关于汪精卫出走后时局的指示》。

当得知国民党副总裁投敌后,会场顿时群情激愤,唯有早得知消息的周卫国和李勇还保持着冷静。

等大家激动的情绪稍稍平和下来,吴远山开始对虎头山根据地下一步的工作进行了部署,具体包括:加强军事训练,应对日伪为配合汪精卫投敌可能进行的扫荡;加强宣传,以彻底揭露汪精卫投敌卖国的面目;加快根据地建设,放手发动群众。


回到阳村后,周卫国立刻召开全连大会,在会上,由李勇宣布了汪精卫投敌的消息,并对三连接下来的工作做出了部署。

会后,三连立刻开始了新一轮的大练兵。

将对鬼子和汉奸的憎恨发泄到训练上倒是个好办法,周卫国的心情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

转眼又是十几天过去,三连也完成了预定一个月的大练兵。

补充的新兵经过这一个月疯狂的训练,也迅速成长了起来。

见训练效果满意,周卫国接着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大练兵。

按照周卫国的计划,这一阶段的训练重点有三项:防化训练,山地丛林作战训练,村落巷战训练。

将缴获的防毒面具、防毒斗篷、防毒手套、防毒油膏下发到每一个战士手中后,周卫国开始教授战士们这些用具的使用方法,并重点结合山地丛林地形讲授了一些基本的防化知识。

虽然这一切对于战士们来说都太复杂,但每一个人都知道鬼子的凶残,对于遭到鬼子化学武器的攻击也毫不怀疑,所以训练中人人都是认真无比,这也让周卫国大感安慰。

经过十来天的防化训练,战士们都掌握了防毒装备的使用和基本防化知识。而有了周卫国编写的那本《山地丛林生存手册》作为指导,三连的山地丛林作战训练也很快步入正轨。

由于供特战队训练近战战术的训练场太小,无法容纳全连训练,而搭建可供全连训练的训练场似乎又不合算,所以村落巷战训练迟迟无法开展。

倒是有人提议村落巷战训练就放在阳村,但周卫国考虑到这种训练还包括入屋作战战术,就算村民们不介意时时有八路军“破门而入”,自己心里面也实在过意不去,所以只好作罢!

最后,还是林水生和柱子一起提出将训练放在里垄村!

自从被鬼子屠村后,里垄村再没人住进去,早成了荒村,正适合作为训练场,但这样一来,似乎对死去的里垄村村民又有所不敬,所以周卫国听了林水生和柱子的建议后只是皱眉沉思,并没有马上做出答复。

林水生很快就明白了周卫国的顾虑,平静地说:“连长,您为俺们全村报了仇,死去的乡亲们对您只有感激,绝不会怪您的!再说,上次伏击鬼子,俺们连不是也埋伏在村里吗?”

周卫国考虑再三,终于同意了。

有了里垄村这个完整的村庄作为训练场,再加上时时想起鬼子欠里垄村村民的血债,战士们的训练热情空前高涨,很快就熟练掌握了村落作战的诀窍。

在训练中,战士们还不断总结经验,充分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发明了墙角战斗用的带柄小镜子、翻墙战术、屋顶战术和敌人密集时的手榴弹开路战术。

所有这些战士们的创举,无不让周卫国欣喜万分!

期间,全连的文化学习也得到了加强。周卫国还将一些进步特别快的战士和特战队组织起来,给他们教授日语。

由于在之前的战斗中周卫国流利的日语对战斗取得胜利的巨大作用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战士们对学习日语都没有什么抵触情绪,这让周卫国很是欣慰。


这一天,训练结束后,几个坐在村口休息的新战士随口唱起了山歌。

被歌声吸引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全连都围在了打谷场,歌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最后,不知是谁大声喊了一句:“请连长给俺们唱支歌,大家说好不好?”

全场轰然应道:“好!”

接着就慢慢静了下来,等着周卫国一展歌喉。

周卫国微笑着刚要摆手说自己不会唱,突然想起了曾经听过的《义勇军进行曲》,心中一动,大声说道:“好!既然大家要听我唱歌,我就给大家唱一支!”

战士们立刻拼命鼓掌,杨大力更是在人群中大声鼓噪,给周卫国打气!

等战士们再次静下来,周卫国深吸一口气,开始唱道:“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周卫国唱完,所有人都沉浸在歌声中,一时都呆住了。

良久,有战士开始鼓掌,接着,所有战士都跟着鼓掌。

林水生突然站了起来,大声问道:“连长,这是什么歌?俺怎么第一次听心里就是热的?”

周卫国缓缓道:“这首歌叫《义勇军进行曲》,是两个爱国音乐家为东北的抗日义勇军写的歌!”

林水生点了点头,说:“连长,俺想学这歌!您能不能教教俺?”

其他战士也跟着喊道:“连长,俺也要学!”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好,我来教大家!”

说完,叫战士搬来了文化学习用的黑板,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歌词,随后,开始教战士们歌词。

《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虽然雄壮无比,但意思却是简单明了,所以教了几遍后,战士们都已将每一句歌词记在心中!

随后,周卫国开始带着战士们唱,几遍过后,战士们唱出的曲调已不再走样。

最后,周卫国大声说道:“大家跟我大声唱一遍!”

说完,带头唱道:“起来!……”

全连立刻跟着唱道:“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最后的几句歌词,战士们几乎都是用尽全力吼出来的!

这次唱完后,全场竟然寂静一片!但每个人心中,却都是热血沸腾!这些天来因为汪精卫投敌造成的沉闷气氛也一扫而光!

周卫国突然大声吼道:“今后,这就是我们三连的战歌!大家说好不好?”

战士们齐声吼道:“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