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欧洲的时候,我为了能够很顺利的倒过时差,没有选择坐飞机.而是坐的从北京始发的3/4次国际列车.

第一次坐国际列车,心里有一些不知所措,列车大概要走7天,毕竟要走那么远的地方.不要看是国际列车,车上可是没有餐车的,吃就是个大问题啊,好在我买了很多的带包装的肉食,咸菜,还有很多的方便面,不带包装的会被没收的,因为有个检疫的问题.

到了二连浩特已经是天黑了,和我一个包厢的有一个美国人,一个瑞士人,左面包厢的邻居是一个日本人和捷克人,右面的是四个去莫斯科做生意的同胞,车厢里的还有几个是后来的旅途时间长了才认识的,先不说他们了.

我们的车和俄罗斯的不是一个型号的转向架,在二连要换车轮的转向架,在我国境内检查完护照和登记了出境证后我们都在站台随意的走动,看着老外争相购买我国生产的啤酒和白酒及其他的食品.等了很久才重新上车对护照.然后就坐上车体依旧但换了轮的国际列车进入了蒙古,到蒙古后很荒凉.尽管外面很黑,但还是能看到也有一个很大的类似牌楼的架子,远处没有一点的灯光,完全没有了我国那种繁华的夜色,给人的感觉很是荒凉.

车厢门开了,车上的列车员提醒我,说蒙古边防军的官员要来检查.

上来了四个蒙古边防军人,都穿着马靴,很大的马裤,那种衣服完全是我们看原苏联电影里的那样的制服,带着很亮的肩章,

等到蒙古边防军上来检查完了护照和填写完入境手续,还要等海关的人来检查,就在这当口,我听到了有人在敲车窗,我当是恰好站在走廊的窗户边,听声音正是在我身后发出来的.我遮住窗户的反光,看到了外面有一个背着枪的蒙古军人.是个士兵.

个子不是很高.穿的衣服没有上车的边防军人那么好.,带着一个很滑稽的船型帽,可能是个子够不到的缘故,他把枪拿在手里做了敲窗户的工具.

我很好奇,也没多想就打开了车窗.

他向我比划着手势,嘴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我根本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这时候列车员过来对我说:别理他,这些家伙,穷的又他妈的想要东西了.

闻声我想把车窗关上,那个士兵好像很着急,嘴里的声音也更大了.还不住的用一只手比划着,

有了列车员的提醒,再加上手势,我明白了那个蒙古兵的意图:他用手在嘴边比划着抽烟姿势.

我从裤袋里掏出一盒红塔山烟给他扔下去一只,他检起来夹到帽子里,又比划着我手里的剩余的,我干脆把一盒给他扔下去,没想到他又比划打火的姿势.我才明白他还想要个火.我又给他扔了一个打火机,

也许是我很好说话和我的大方,他对我笑的脸很开心,然后又在嘴边比划了一个喝酒的姿势.我明白这是想要酒了.

从北京走的时候听人说,到了俄罗斯那边酒很少,即便是北京出产的二锅头也是特别受欢迎的,我带了一个整箱,看他要我就回包厢给他取了一瓶扔给他,看来那个蒙古兵一定是从来都没有过这么多的丰收吧,竟然把酒放在地上一个立正给我来了一个持枪礼.

等待开车的时间,他一直在外面在我的视线里,从车厢透出的灯光照着他单薄的身子和脸上没有断过的笑.

车开了,他又一次举起手向我不住的挥动.

这就是我第一次真正面对到的一个外国的军人,尽管曾经那里是我们的领土.....

做为中国军人,也许有自己的思考方式,不想多说我心里的感受了,毕竟他在我的眼里是一个外国军人.....只是希望不要在战场上和他相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