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人眼中的孙子兵法[转帖]

haohaotian 收藏 1 62
导读:美国军人眼中的孙子兵法[转帖]

(美)道格拉斯·麦克瑞迪 上校

冰伦 编译

影响深远的军事圣经

毫无疑问,中国古代军事家孙武的《孙子兵法》堪称兵法经典,军事圣经。目前,《孙子兵法》至少有6种英译本,你可以在世界上最大的

书店里随时看见它的身影。在西方军事学领域,《孙子兵法》的影响仅次于经常被引用却极少被深入研究的《战争论》(卡尔·冯·克劳塞维茨

著)。《孙子兵法》英译本的译者罗杰·埃姆斯对《孙子兵法》推崇备至,将它称为“当今世界军事战略领域最重要的经典著作。”

在越南战争期间,美军就非常重视《孙子兵法》,美国陆军军官人手一册《孙子兵法》和毛泽东著作。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军官都通读了

这些书籍,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它们。孙武是中国古代的军事家和哲学家。关于他的生平人们知之甚少,包括他是什么时间出生的。中国

古代司马迁的巨著《史记》中记载,孙武与孔子是同时代的人(公元前551年~479年),出生于今天的山东省。翻译家萨缪尔·格里菲思认为,

孙武可能是战国时期(公元前453年~221年)的人,因为《孙子兵法》所反映的内容更像战国时期,而不是春秋时期。

战国时期的8个诸侯国经过不断的分化组合,最后形成了第一个统一而又短命的国家――秦国。孙武是当时其中一个诸侯国的军事领袖,他决

定为后人记录下自己的战略战术思想。千百年来,孙武的著作一直影响着中国的军事思想。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在中国的国内战争期间,

毛泽东将孙武的军事思想引入了其军事著作。北越的领导人胡志明和武元甲也从孙武的思想中汲取了精华,在对法战争中首次运用了孙武的智

慧,后来在对美国的战争中同样应用了孙武的军事思想。

孙武的思想在近代历史上的广泛应用,使许多人认为《孙子兵法》是弱势力量的致胜法宝。今天人们广泛讨论的非对称作战,也与孙武的

思想不谋而合,但孙武的思想同样也可以应用于强势国家。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强势国家的政治和军事领导人应当对《孙子兵法》耳熟能详,

因为如果他们不能灵活运用孙武的思想,他们就要时刻准备着应付能够运用孙武思想国家的打击。

格里菲思是二战老兵,他对日本如何应用孙武思想颇有研究。格里菲思认为,日本人至少出版了100种版本的《孙子兵法》,可以说,《孙

子兵法》影响着日本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包括商业领域。21世纪的美国人也并不是都能懂得军事战略对商业竞争的重要性。

北越与西方哲学

孙武与克劳塞维茨阐述了战争观。在克劳塞维茨看来,战争是政治以其他手段的继续。而孙武则认为,战争是国家领导人为达成目的而使

用的众多政治手段之一。尽管二者的观点看起来差别不大,但这就决定了越南战争期间美国与北越在军事战略上的不同,也诠释了为什么美国

会失去这场战争。

在对越南战争的分析中,哈里·桑莫曾经记述了一位美国陆军上校和他的越南对手战后在河内的一次谈话。这位美国人坚持认为,北越从

来没有在战场上打败过美国。而北越人虽勉强承认美国人的观点,但又补充说,这无关紧要,战争的胜负并不取完全决于战场上的得失成败。

运用克劳塞维茨的观点,桑莫上校详细分析了美国在越南失利的原因,他对孙武只字未提。他的观点不乏正确的成分,但都与美国在越南

的战争努力无关,因为无论是桑莫还是那些策划战争的决策者们,都不能正确理解他们所发动的战争的本质。

桑莫的著作透露,美国军方至今不能理解为何在越南战争中失败。北越的军事战略与其他东方国家一样,都源于孙武的军事思想,而西方

国家的军事战略则来源于克劳塞维茨的军事思想。在阿富汗战争中,在没有动用大规模地面部队的情况下,美国仅仅依靠小规模的特种部队通

过发动阿富汗北方联盟的军队就将塔利班赶下了台。许多美军将领对此非常惊讶,这足以说明在美军高级领导人中,许多人并不能深刻理解和

接受孙武的思想。

在漫长的印度支那战争中,法国和美国的指挥官们一再企图诱使越盟、越共和北越的军队在西方火力、机动和后勤占优势的环境下交战,

他们想当然地认为,这样必定会取得战争的最后胜利。然而这一切基本上都是徒劳的。法国军队在奠边府遭到重创。从军事角度看,法国的失

利算不上非常惨重,但所产生的心理影响却是决定性的,很快导致了法国人从印度支那撤军。

在溪山,美国军队中了圈套,被诱至地形条件略好于奠边府的边境地区,越共则趁机在城市地区发动了大规模进攻。美国军队据守溪山,

而且美国和南越军队在城市地区的作战行动也取得了胜利,但是如同奠边府战役的影响一样,越共军队出其不意发动的进攻,对美国国内的民

众产生了重要的心理影响。美国赢得了战斗的胜利,却输掉了整个战争。因为美国并没有认识到,它与对手各自进行的是完全不同的战争。孙

武精辟地指出,只知己而不知彼,则获胜几率只有一半。

正是由于对战争有着不同的理解,美国的潜在对手所采取的战争方式也不尽相同。重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到,决定性的战场并不单单是部

署军队的地方,也存在于对手的政治意图、国民的精神思想之中。

非常规战争与《孙子兵法》

理解孙武思想不仅对于美军将领来说非常重要,而且对于那些制定战略的政治家们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他们的思想正是敌人所要了

解的目标。正如改变我们的战争方式并不容易一样,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也同样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孙武的许多思想与如今美国人常提到的非常规战争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所谓非常规战争,是与常规战争相对而言的。尽管孙武所倡导的

方式是非常规的,但他同样阐述了如何指挥大规模的正规军与对手作战。常规战争中,正规军的士兵与游击队的士兵一样可以从《孙子兵法》

中获得有益的启发。常规战争与非常规战争只是旁观者的一家之言,并没有固定的模式与标准。

孙武认为,不战而屈人之兵比赢得战场的胜利更需要技巧。他强调以机动对抗火力。但同时,尽管孙武倾向于在不诉诸武力的情况下使对

手屈服,但他也承认,这常常是不可能的。孙武认为,不发动战争就取得胜利主要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运用政治与外交形势迫使对方认

识到发动战争徒劳无益。第二种方式是利用部署本国军队瓦解对手的军事战略。孙武在《孙子兵法》中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

,其下攻城,”正说明孙武更倾向于通过外交努力赢得胜利。

另一方面,孙武认为,不管取得多大的胜利,用兵必然导致财力损耗。美国人的观点强调在战斗中要打入敌人的军事决策层,孙武则认为

,我们应当打入敌人的外交决策层,这样我们就能够避免战斗。最好的方式就是了解敌人的思想。利用这种方式不仅能够使我们保持主动性,

而且还能够控制敌人的反应。如果我们不能做到其中一点,我们至少还应当打入敌人的战略决策层。但是,做到任何一点都要求掌握高质量的

情报,当我们的间谍成功地渗透敌人的领导层时,我们就掌握了最大的胜算。在这种情况下,信号情报和图像情报的作用相对要小得多。

孙武的战争方式与美国的战争方式的区别,类似于东方的围棋与西方的国际象棋的区别。在围棋中,对手最大限度地拓展其控制范围,同

时限制对手的控制能力,强调以策略致胜,而不是通过直接攻击。在国际象棋中,对垒双方的目标就是夺取对方的关键棋子――国王。这就要求一

方通过不断控制领土使对手无法威胁自己的国王,同时使对手的国王失去防卫。

孙武的思想为弱势军队以弱胜强提供了有益的启示。因为在当今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或非国家的组织能与美国平起平坐,在未来的几十

年里,美国的政治与军事领导人将面临的是孙武所倡导的思想的挑战。

以色列的失策之处

2002年春,以色列在反恐行动中所遇到的困难反映了在运用孙武思想上的失败。作为中东地区军事上毫无争议的主导国家,以色列面临着

与美国同样的非对称威胁。尽管以色列擅长欺骗行动,但仍然动用了大规模常规部队在可疑的农村地区清剿巴勒斯坦恐怖分子。以色列的进攻

行动给以军造成了重大伤亡,同时也造成了大量巴勒斯坦平民的死亡,这就给巴勒斯坦人造成了舆论上的胜利,使以色列失去了国际社会的支

持与同情。

以色列人所犯的致命性错误是,它认为乡村营地的巴勒斯坦武装人员只会进行象征性的抵抗。其次,它所犯的另一个错误是忽视了舆论战

。以色列赢得了对乡村地区难民营的战斗的胜利,却导致了无休止的自杀性炸弹袭击。同时,也使它的盟友――美国在中东外交问题上处境尴尬。

在国际社会看来,以色列成了以强凌弱的国家,而阿拉法特则成了英雄。

孙武认为,“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美国人同样认识到军事欺骗在军事行动中的重要性,也强调情报的重要

作用,美国人在制定自己的欺骗行动方面还勉强胜任,而在了解对手的欺骗行动方面却不尽人意。1968年的春节攻势就是明证,尽管春节攻势

对美国和南越来说是一次军事上的胜利,但它所带来的政治和舆论灾难却成了越南战争的转折点,直接导致了美国从越南的撤军。尽管孙武运

用欺骗的思想已人所共知,但通常欺骗常常用于弱小国家以弱胜强。鉴于美国在当今世界上拥有绝对优势的军事力量,孙武有关欺骗的思想应

当引起战略决策者的高度重视。

孙武的思想无处不在

孙武所倡导的欺骗并不是来自于理论研究。欺骗是一种思维和存在方式,是与西方文化传统截然不同的方式。心理战是体现孙武欺骗思想

的典型例子。通过实施心理战,摧垮敌军的士气,或者使敌军将领过高地估计己方的实力,造成敌军的紧张态势。心理战的目的是在开战前就

击败对方。孙武的忠言使军事领导人在决策时会受益匪浅,而对于美军而言,对此却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在《孙子兵法》十三篇中,专门有一篇阐述了战争期间情报的作用,其他12篇也都在相关主题中提到了情报。孙武的欺骗与机动战略更多

地依赖于高质量的情报,而不仅仅取决于部队规模的大小、火力的强弱、决定性战斗的得失。 《孙子兵法》中的“用间篇”阐述了各种间谍的

使用,这与美国当前所强调的高科技信号与侦察情报有明显的不同。尽管信号与侦察情报有其重要作用,但它们都无法掌握敌军领导人的思想

,就这一点而言,人力情报则有其不可替代的优势。

孙武及其研究者认为,人力情报搜集的对象包括敌军重要的指挥人员及其性格特征。这样,己方领导人就能够了解敌人的优势与弱势、敌

军指挥官的倾向性行为以及对欺骗行动可能的反应。尽管信号情报在这方面也能起一定的作用,但主要还是依靠熟悉敌人指挥官的间谍。在美

国国内战争期间,双方指挥官都曾成功地运用了欺骗行动,因为拔刀相见的双方指挥官在战前都是共事多年的战友,彼此很熟悉。

西方和中国的许多孙武研究者认为,孙武相信不战而胜通常是有可能实现的。的确,在孙武看来,不战而胜更为可取,但《孙子兵法》用

了大部分篇幅阐述如何作战,似乎又表明,在孙武心目中,不战而胜是很难实现的理想。

孙武及其中国古代的研究者都认为,要想在战场上取胜,有时需要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与美国人的战争方式有所不同。不过,

我们应当承认,对于其他文化而言,这又是一种标准的作战方式,而且将影响美国军队在应对这类敌人时所采取的战术。

知己还要知彼

孙武的军事思想并不是战略上的盖棺之论,但却是西方军事与政治领导人受益匪浅的智慧源泉。孙武在《孙子兵法》中写道:“知己知彼

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美国人经常犯的一个错误是,仅仅局限于从容易衡量的军事与政治数

据来了解对手,却忽视了更为重要的文化、历史和心理因素。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伤亡,我们一直采取的方式是部署大规模火力,而不是灵活

运用战略,在敌人将兵力集结于战场之前就将其击败。

在未来的几十年里,美国仍将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运用孙武的战略思想将比以往更为重要。美国或许不会将孙武的全部思想都溶入

其进攻性战略中,但美国肯定会面临那些运用孙武思想(或类似思想)的对手的挑战。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