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哭——狼——岭!

方圆三百里,群山相拱而卫,虽无巍峨耸立之势,却更显森森诡秘之气!

千百来年,这里寥无人迹!

因为!

这里——是狼的天下!

青翠的绿草,吸引不了狼群的眼球,却是羊群绝美的食粮。

一群灰白的山羊,四散在草地上,约有近百之众,正自低头啃食着脚下的美食,不时发出喜乐的叫声,正是一幅安逸祥和的画卷。不过,羊群仍是不时抬头四望,似乎在警惕着什么,于这安逸祥和的画卷中,平添几许不甚和谐的音符。

良久,羊群的肚子渐渐鼓胀起来,几头似乎吃得甚饱的小羊“咩咩”的仰头发出满足的叫声,往草地中一处方圆约莫十丈宽的小湖行去,到得湖边,又抬头四望了一下,方才低头饮水。过了一会,吃饱喝足,几头小羊便在一起追逐嬉戏,其余大羊也已陆续三三两两伏在湖边喝着清水。“咕咕”声响,水入喉咙自然煞是清爽。

突然!

“嗷呜!”一声狼嗥,群羊惊颤抬首四顾。只见身后树林中五条饿狼奔袭而至。羊群顿时四散奔逃,一头正在水边嬉戏的小羊,更是不慎跌入水中,挣扎了几下,方才两只前足搭在湖边,未至溺死水中,却也无力上得岸来。

五条饿狼已齐往右首逃命的羊群追去。羊群肚腹鼓胀,脚步稍滞,三头落伍的山羊顿时被扑倒在地,“咩咩”悲鸣。

这时,逃往左首的群羊见五饿狼已然停止了追扑,方停步在湖泊西面又自吃草饮水,只有几头老羊仍是四围张望。

那右首侥幸逃得性命的群羊,到得湖北,见狼群未在尾随,也自停步,食草饮水。

突然,湖北密林内陡地又窜出五条饿狼,这刚刚侥幸逃脱的羊群本就已疲累不已,这时危难刚过,凶神又至,直吓得双腿发软,片刻间被五条饿狼冲得四散开去,留下的,又是五个同伴的惨呼……

原来这十条狼竟是一群!狼群向来组织严密,骁勇多智,这顷刻间的功夫,便捕获了八头肥羊。

画面似乎又回复了方才的祥和,只有狼群大口的咀嚼声,揭露着方才的血腥!

那失足落水的小山羊,仍独自趴在湖边“咩咩”的叫唤,或许,它的妈妈也正因不忍丢下它而脚步慢了,方才成为了狼群的美食吧。

忽然!

“嗷……呜……”又是一声狼嗥!声音却是颇为怪异。十狼震惊四顾,却听四面山坡上狼嗥声此起彼伏,似乎来敌甚众。羊群已然又是一阵慌乱。而十狼却竟不为所动,伫立观望半会,复又俯身大口撕扯着羊肉,吃相之凶残竟更胜方才。

隐伏的狼群威吓了半会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只是,这怪异的静寂中——杀意渐浓!

果不然,陡听得一声震天狼吼,西南东三面各窜出十来条狼,身材矫健,比之方才那十条狼,显然更是凶悍!

那十狼眼见大势已去,只得恨恨的齐往北面逃去。

获胜的狼群祥追了几步,便自回身吃食,这时,山林中竟俯身行出一个赤裸的人影,却不是赤狼是谁!原来,上演这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正是赤狼的狼群,而赤狼最后一个由山林中下来,很显然,他!已是是这近四十之众的狼群的——头狼!

狼群向来军纪森严,头狼之位亦皆是能者居之,是以狼群并没有因为赤狼是人类的遗孤而对其另作别论,而赤狼十五之年,对于人类来讲虽然尚称年幼,但在寿命一般只在十牛年以内的狼来说,已然早就是狼群里的老狼了!近年来,赤狼凭借十多年来累积的战斗经验,无论是在大型的猎杀战,还是如方才般侵入其他小狼群领地的掠食战,皆是屡立战功,是以,这头狼之任,自也非他莫属了!

群狼吃饱喝足,方始渐行离去。

只余下,那八具白骨,以及那一幅安逸祥和的画卷!画卷中,传来一只小羊,无助的悲鸣……

入夜!

星辉洒遍哭狼岭群山的每一个黑暗角落,原来,任何黑暗的地方,也是会有些许星光的。

赤狼独坐在山洞前,看着天空中点点繁星,只不知,心中所系,又是何人……

“赤……狼……” 赤狼甚是艰难的发出这怪怪的声响,原来,林若雪每日如此称呼于他,他!至今未忘!

这!是他说的第一句人言。

林若雪,你在哪里?你可曾知道,你那恋恋不忘的野人少年,此时发出的声音?

这时,一头母狼缓缓行到赤狼身畔,轻舔赤狼,似是安慰。赤狼却仍是无甚反应的仰望着天空。

突然,远方传来一声狼嗥,赤狼一听是自己族群的狼召唤自己的讯号,连忙与母狼循声奔去。转过两个山坳,却见山下一女子一身白衫,手持长剑婷婷而立,赤狼族群的三条大狼护在身周,对面,赫然竟是一头猛虎,不时的发出威胁的低吼。

赤狼一声大吼,向山下扑去,那少女抬头相望,却不是林若雪是谁!

原来林若雪当日迷茫凄苦间离了思亲山,一时间只觉这世间已然再无容她之地。她信步逆江而行,不断的念叨着三个字——为什么?

为什么!

林若雪只觉人世间有着太多太多的“为什么”让她无法明白,她不懂为什么父亲明明和蔼慈祥却听人说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大魔头;她不懂为什么自己每每央求父亲退出江湖,父亲却说什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不懂为什么林文林武两位哥哥会成为暗害父亲的凶手;她不懂,她不懂这兄妹之情究竟几分是真,几分是假,更不知如何将此事向娘亲启齿,向两位哥哥质问!

她不懂,不懂得这个陌生的世界……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到得一处市镇,于是买了一骑马继续前行,不吃不喝直如失魄游魂般行了三日三夜,却不知不觉行到了哭狼岭,知道山中凶险,便驱马让其自去,方徒步进得山中,不料一路行来未有遇到狼群,却竟而遇上了这头猛虎,生死关头间,竟平地强提精神挥剑挡开了老虎,僵持不久,方遇赤狼族群的三狼经过。三狼识得是她,便向赤狼发讯呼唤,并跑到林若雪身前相护。

此时抬眼一见赤狼,心中又惊又喜,这数月的思念啊!这个野人,他可知道?兴奋的大叫:“赤狼!”赤狼听得懂林雪唤的是他,脚下奔行更速,恨不能飞将下去。

那老虎一见敌方来了救兵,突然发一声吼,扑将上来!

那吼声直震得林间“飒飒”作响,林若雪本身握紧的长剑,也不禁被慑得险些脱手!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