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夏荣光 二.自豪吧! 35.过去,现在,所有敌人..

7821144 收藏 0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8/


与倭国这样一个经济军事实力很强得对手作战,华国竟能做到战争建设两不误,毫无吃力感.现实逼迫着反华集团必须做出选择,要战,决不能拖延.

霉国沃森顿,东部时间二月二十日九时,霍特曼总统在柏宫召集了国家安全会议,参加会议地有国务卿,国防部长,中央情报局长,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三军参谋长和海军陆战队司令.还有一些高级情报分析人员.

首先是中情局官员报告,开始部分无非是华国的军事调度情况和华倭战争战报,双方战损评估,虽是最新情报却没什么新意.不过,后半部分逐渐调起了霉国军政首脑的注意力,因为,这是该认真得情况.情报官员正做这方面的总结分析:

......从华倭正在进行地海空战中,我们可以判定,华国军队在动力系统,雷达技术,反导技术,海空远程打击力,反潜能力等大多军用技术上,有了令人难忘得进步,许多方面已经超过了霉国军队.从其海空军实力增长来看,可以肯定,华国陆军实力增长也会很大.并且,通过将近一个月以来的各项情报分析,华国军队在战争中未尽全力,却占据了优势.我们能推测出,华国人有隐藏实力的迹象.当然,倭国也没有真正尽力,其国内民众情绪虽然狂热却没有失控,看来,是为自己留了退路......

"你们认为华国隐藏了很大实力吗?有什么确实根据?"霍特曼总统问道.

"对不起,总统先生,我们没能发现确切依据.但从华国国内的反应能看出,华国对战争显得十分从容,其国内建设几乎没受到战争影响,政府也没有鼓动民众,国内环境相对十分平静.而在战争中,华国海军力量只出动了一半左右,空军只出动了百分之三十.我们刚刚证实,华国被击沉地六艘战舰全部是老式得或将退役舰艇,较新得舰只除了几艘重伤外没有一艘被击沉.同样,华国空军被击落地战机大多是歼七一类的老式军机.我们坚信,华国已对较新型号的战机进行了现代化改进,海军舰艇同样如此.问题在于,我们想获得准确情报极端困难......

近两年来,我们的侦察卫星每飞经华国大陆某些地域,总受到强烈干扰.曙光女神侦察机也受到了华国新型截击机的威胁,更有一次被反卫星导弹击伤,万幸,我们的女神还是飞回来了.但那以后,我们只能在华国周边活动,获取情报越来越难.

但两天前,我们从倭国情报机构获得了一个很重要得情报.倭国同行通过从华国国内得到地许多零散信息分析认为,2008年和2009年,华国军方宣布地征兵人数和实际服役人数不相符合.我们与倭方情报人员都判断,华国正在秘密装备训练一支新部队,而这猜测中地部队有可能是华国未来的主战部队.不过,另一种分析认为,华国也可能是先进武器生产不能满足需求.但华国保密工作很好,实情如何,我们不能下结论."

情报官员的回答令总统陷入沉思.很久之后,才问坐在旁边的国防部长.身为鹰派干将的国防部长组织了一下语言,回答了总统提问:"我认为,中情局的分析很有道理.华国人从来都善于伪装自己,他们几千年在谋略上的成就,令人不得不佩服,我个人从来没相信过华国.特别是其军方历年来所公布地军费开支.2005年七月,我们的军事分析专家曾在华国军费开支估计报告中说,华国实际军费开支应为九百亿霉元以上,远超华国自身公布地二百四十亿霉元.为此,我们还受到了华国的指责.我能肯定,华国人从来都隐藏了真正实力.我更能肯定,倭国决不是华国对手.无论是在战略战术上,还是国家潜力对比.我们现在需要准确得或者说往高估计华国的实力,这对我们未来对华战略十分重要.对此,我想查尔斯先生应该能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一直在想着什么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查尔斯.史密斯听到国防部长提到自己,赶紧收回思绪,潇洒得回答道:"我刚刚收到了一份报告,是花了三亿两千万霉元请伦德公司做地分析.我想,这钱花地值.起码,两万多字,要比远东战争前他们给霉国政府那句[华国一定会出兵]要长得多."

几句开场白令严肃得会议气氛轻松起来.不过,只能维持一小会儿.

"伦德公司分析推断,华国目前的军事实力达到了我们的70%到120%,这真是个模糊又令人难以置信得数字.数据起伏之大,使我在接到报告时,怀疑这是否出自伦德公司之手.但这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国防部长先生所说地,华国人善于伪装自己的论点.我个人无法相信得是,华国的军事实力超过我国的可能.上个世纪末,我们的战略专家曾经说出过"霉国有战胜任何两国联合打击地军事能力"这句话.事实上,所谓任何两国指地就是华国和恶国.当时我们认为,华国的综合实力只有我国的30%到40%,恶国综合实力是我国的40%到50%.即使他们联手,实力也弱于我们.但现在看来,这句话过时了.对于华国军事力量增长了一倍的判断,我个人是相信地.我国决不能再任华国的综合国力继续发展了.华国的发展对于霉国利益已不仅仅是威胁,而是直接压迫.

在这份一字万金却充满了估计,可能,推测等字眼的报告中,有一个判断和我们想法一致.那就是,华国在2015年后,其军事实力肯定要超越我国.想想吧!那些我们都没能掌握地先进科技,华国却进入了民用.要不是华国一直是以所谓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我们什么也不用想了.幸运得是,华国到现在还坚持经济建设压倒一切,我们还有机会."

一两个下属的鼓动言论,当然不能成为下决心得所有理由.做为一国总统,要考虑各方意见.当然,此时士气可鼓而不可泄.

霍特曼总统将目光转向了几位军方高级将领:"此前,我约见了几位国会领袖,具体分析了华国威胁问题.他们答复我,将尽力游说国会议员,争取尽快给予战争授权.不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虽然政见不和,但在遏制华国这一观点上是一致得.说到战争,就需要各位将军阁下发表自己的意见了.我想听到将军们最真实得想法.怎么样?辛克莱尔将军."

总统直接点名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开始发言:"我认为从战略意义来说,伦德公司对华国军事力量的分析没有错误.这并不难理解,华国军队的绝对实力应该比不上我们,虽然他们实力的进步之快令人震惊.但从战略上说,华国军力超过我们则很正常.记得华国有一句成语的意思是,"自己休息好了,准备就绪了,体力充沛得等待劳累得敌人前来".如果决心和华国打一场战争,战场肯定在华国周边.因此,我们不可能发挥全部实力.这就是华国的力量可能更强得原因所在,从这点来说,伦德公司分析地很有道理."

"做为海军参谋长,我分析一下海军将遇到地情况.从目前的华倭战争看来,结合我们得到地情报判断,华国海军总体力量稍强于倭国,不过还不能称之为一支具备强大作战能力得海军.其综合作战能力还有很大缺陷,必须依靠空军保护.而我们霉国海军实力远胜倭国.或许,华国在某些方面确实已超过我们,但他们没有强大得舰载航空兵.所以,我们的海军完全有把握将华国海军压迫在近海,如果拼着一定损失,我们能将华国海军消灭.到那时,就可发挥霉国海军强大的以海制陆攻击力了."

海军参谋长自信满满.也难怪,霉国海军是公认的全世界最大最强得海上力量.就是在霉国三军中,实力威望也排名第一,无论是军费份额还是兵员数量,仅战勤舰载战斗机就有千余架.如果海军陆战队不是独立军种,算进海军的话,几乎能独斗陆军空军联合.

"我们同样对华国同行进行了深入分析.相对于海军地位而言,华国空军的实力更强大,综合实力比之倭国空军要强大很多.空军专家从倭国得到地情报和我们自己飞行员的战斗报告中说明,华国空军各型战机的实际表现比我们掌握地情况要好.歼十和歼十一战机在近距格斗中确实能压倒数量相当的F--16和F--15,其超视距战斗能力也毫不逊色.而且,华国空军只出动了三分之一力量.所以,我要承认,空军没有海军那么有把握.我们的小伙子能战胜华国空军,但不能保证有绝对制空权."

空军参谋长的发言比之海军参谋长就谨慎很多了.

"华国的陆军是一支令人尊敬得力量,在远东战争中我们曾经领略过.现在,他的战斗力如何,实在难以肯定.华国人从来都为自己的陆军而骄傲,华国军方对陆军的投入应该很大.大家知道,华国军队向来很低调,又都在其国内.而陆军平时不可能像海空军那么张扬.而陆军上阵就是决战得开始.华国陆军是其最强悍得军种,而我们霉国陆军正好相反.总统先生,我必需真诚得告诉您,我们没有把握战胜华国陆军."

陆军参谋长,最低调得将军.

"不不不......我亲爱得将军们,你们都忽略了最重要得一点.你们所说地是霉国与华国两国间的实力对比.对于由霉国独自到华国家门口去和华国打一场全面战争.老实说,我虽然为我们的军队感到骄傲,但要战胜华国,毫无把握,失败的可能性很大.我们承受不起那个损失,我是决不会同意冒这个风险得.

要知道,征服华国不是霉国一个国家的责任,而是整个自由世界共同的事业.我们的盟友同样不愿意一个强大得社会主义政权出现.还有,如果我们联合起来与华国进行一场大规模战争,那么,世界上只会出现两种情况,要么支持我们,要么中立,不会有谁明目张胆支持华国.我们的陆军空军完全不需要担忧,有众多力量支持你们.同时,我们还可以操纵联合国对华国进行全球统一制裁决议.虽不能把华国怎么样,却能有效得孤立华国政府."

"与背约盟友组成联军没什么问题.只是那群东南亚猴子虽然很听话,但打起仗来恐怕只能拖后腿."

陆军参谋长直接了当得表达了对小毛贼的鄙视.

"当然不需要,有没有东南亚的军事力量对于如此大规模战争而言,没有任何影响.这完全要靠我们自己和长期合作过地盟友.不过,毕竟需要呐喊助威,制造声势的国家.为了保证战争胜利,我们一定要争取恶国共同出兵进攻华国,使华国腹背受敌."

总统说着话,又询问负责拉拢恶国的国务卿:"对恶国的工作有新进展吗?一定要告诉他们,不能再犹豫了.如果任由华国强大起来,这个世界将成为华国人的世界.而第一个倒在华国人脚下的不是倭国就是恶国.华国人是决不会忘掉那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土地."

克勒斯国务卿一脸忧虑地回答总统:"恶国人的胃口太大了,我们根本不可能完全答应他们.问题是,恶国死咬着开出地条件不放松.不难看出,恶国是在担心我们的......信誉.对恶国而言,霉国和华国都是他们的对手.只是这些年我们一直压制着恶国,使其将我们视为现实对手,而华国则是未来对手.这十几年来,恶国一直与华国联手抗衡我们.所以,要想将恶国拉到我们这一方来,难度很大.我们许诺给他的利益十分优厚,恶国决不是不想要.现在是担心,如果完全答应恶国的条件,在我们联手打倒华国后,恶国会很快壮大起来,恢复到前联苏时期的力量与规模,这同样是我们所不愿看到地."

国务卿的分析使总统沉默了很久,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有些事再不能等待了,在对付华国带来现实威胁面前,恶国对我们极其重要.我们完全可以先答应恶国的条件,将他们拖入对付华国的战争当中.至于今后,当然要限制他,不可能任其恢复实力.那么多条件怎可能完全能实现呢?事情总是不断变化着,恶国肯定能得到一部分利益.但另一部分,完全可以找出不能实现地理由.

其实,对此我真的不太担心.恶国人的思想和我们没有本质得不同.它的历史大家很清楚,除了列林在世时以外,社会主义制度的前联苏和早期的华国共进党,共进党所建立地社会主义华国,实质关系并不好.而且,还有前联苏背叛华国的情况出现.整个二十世纪,它对华国的讹诈威胁比任何国家都要多,从来就没满足过......

但我们将前联苏拖垮后,继承了前联苏政治军事遗产的恶国迅速转变成了华国所说地资本主义国家.恶国虽然和我们的矛盾很多,始终想保住自己的势力范围,但可以肯定,其政治思想还是和我们差不多.他们与华国一边合作,一边防备.从他们出口到华国的武器装备能看出来.真正先进得都是卖给度印,给华国的不但是二流产品,还要加以各种限制条款,时刻提防着华国的赶超.所以,我坚信,这样的一个国家,将来对我们的威胁决及不上华国威胁之大."

......

不论是倭国霉国,不论怎样计划,华国的各项工作照是有序进行.2010年二月下旬,因春节而耽搁了几天的征兵工作又开始了.

在政府耐心得劝导下,人民群众对正在进行地战争理智对待.时间一久,人们所关心地话题不仅是战争了.熟人朋友见面谈论地除了解放军又打下来多少架倭国飞机,又有哪艘敌舰艇被击沉外,还有就是什么又要降价了,国家哪项重大工程又要上马了等等.

出于对国家的信任,对于战争的关心和人民军队威望如日中天,人民群众最关心得是地征兵工作,前两年令人新奇得点兵方式到了2010年,已不再令人感到惊讶.对于自己儿女参军入伍,绝大多数家庭表示支持,哪怕正在打仗也一样.华国人民从祖国的百年屈辱史中走出来不算久,对于军队的作用有着极深感受.有牺牲又怎么样呢!面对凶残得敌人,没有一支强大得军队保家卫国,就不是哪个家庭的牺牲了,国家不能保全,个人牺牲只能更大.华国人民某些方面的确有不团结现象,但危急关头,华国人民最能舍小我保大我.

因此,朋友亲人相见谈论最多是互相询问,谁家的孩子参军了,谁家的小孙女被选进了少年军校,谁的儿子在少年军校学习两年后,坏毛病没有了,身体强壮了,有了军人的味道,几年后肯定是个好兵等等.

朋友之间,毕竟只是谈天,真正张扬得是被点上兵的年轻人.已确定参军地姑娘们免不了和亲人好友话话别,难免泪流满面.华国女将向来很为国长脸,各种体育竞赛充分体现出来.流泪并不代表胆小怕事,只是女孩子多愁善感而已.

张扬一说,当然是说小伙子们了.即将告别亲朋好友,斯文得也难免吆五喝六喝喝小酒,要么就是满大街逛着与家乡人暂别,成为华国城乡一景.小伙子们当然心气儿高,更不会过多含蓄,杀敌保国的豪情溢于言表.偶尔还大大咧咧和亲朋开玩笑:"万一我阵亡了,千万别忘了到烈士陵园去献束花."

这类话不免令亲人朋友心情沉重,说话者会被骂为童言无忌.

各饭店老板体贴起来,不知是谁最先贴出来"参军青年与其亲属在本店用餐全部免费"的大布告.这时候,人民群众心里只有真诚,友爱,豪爽.只要国富民强,钱这玩意儿,哪儿挣地完!

此时的中央领导阶层忙着商讨即将到来地大规模战争.现代世界能有什么事瞒地住人呢!就是华国,虽有远超时代的科学技术,也需精心控制配合才能做到.其它国家的任何行动,只要稍有影响,就有数不清得人去探听,何况霉国特使正满世界跑呢!

紧张得战前气氛笼罩了大部分国家地区.二月十八日,海军搜救队在东海上俘获两个所谓志愿人员的霉空军飞行员,他们是因[勇敢]得冲进了华国海空军的防御网,被[不幸]击落.这证实了霉军实际参与了华倭战争.和霉国这个敌人中最强大者的对垒马上就要开始.

二月二十六日,这是恶国彻底与反华集团走到一起的日子.恶国和背约签署了对华国战争后的利益分配比例协定.从协定中能看到,霉国人许诺恶国的利益极其丰厚.恶国当然不会完全相信霉国人.各国之间,谁对谁不了解呢!之所以愿意打击华国,首先在于恶国有得到协定规定地大部分利益的把握,这种诱惑力无法拒绝.再是华国的强大的确令恶国感到不安.怕强大起来的华国向它讨还当年抢夺地领土和经济利益,这是它决不愿意放弃地.第三,与华国成为敌人,不过是将原战略部署提前而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