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一百九十九章 到达化州

而山 收藏 2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失去重武器的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脱离与清军的接触,而清军也并不紧逼,静待后面追赶的联军到来。

“王师长!我们真不该贪图那点小功啊!”胡光翼轻叹一声,“以至落得如此被动的局面。”

“这也不能怪我们!当时不是军部通信兵没到,我们对全局的情况不明了吗?”王光良安慰。

“想想好笑,当时那个法军团贸然突进时,我们还以为天上掉馅饼了呢!”胡光翼自嘲,“谁知他们却弄巧成拙,反而拖延了我们几个小时的时间。”

“是啊!要不是被拖延那几个小时,我们也不至于与清军相遇,早过茂名到化州了,就也不至于被跟屁虫似的联军追上了!”王光良感叹。

“现在怎么办?前有阻兵,后有追兵,南面是大海,北面也是敌人!”胡光翼注视王光良,神情凝重地问。

“王参谋,后面联军情况怎么样?”王光良没有正面回答,转问不远处的师部参谋。

“联军北面法第2军的第5师与第6师西北斜线直奔高州,其第7师与第8师直线西进,朝我部追来,半日即可到达;南面英第2军的第5师与第7师西南斜线直奔七径镇,其第9师与第11师直线西进,与法第7师、第8师齐头并进,朝我部追来,亦是半日即可到达;置后的美第22军在联军第四集团司令查尔斯中将的率领下也已推进至那霍镇、沙琅镇一带。”王参谋展开新到的侦察报告,铿锵有力地报告。

“前面清军那边有新的变化没有?”王光良追问。

“由于有联军法第2军两个师开往高州城,在高州的清军已南下,移至石鼓镇,准备照应在公馆镇与茂名城的清军。”王参谋补充道。

王光良沉思片晌道:“这样看来,我部四面都有敌人,相对而言,西面的清军反而是最弱的了!”

胡光翼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地汉子,此时忧虑道:“王师长!我担心,齐头并进的法第7师、第8师与英第9师、英第11师四个师不仅仅是想追击我们呢!他们可能置我们而不顾,直接奔住化州,增援现正在争夺化州城的联军,那就更麻烦了。”

王光良一怔,认同道:“这种情况很可能,敌人兵多,他们认定我们逃不出去了,交由后续的美第22军解决我们也可,其实,不说有联军四个师增援化州,便是有一个师增援至化州,我想化州的战局立即发生改变。”

“如此看来,我们不仅要突围,而且还要在敌人之前赶到化州城才行,不然,我第二军三个师便全完了!”胡光翼苦笑道。

王光良干涸的嘴唇抽动,道:“现在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我们,我们也没有时间等待救援,我们唯一的选择便是突围,向西突围,而且是马上突围!”

胡光翼重重点头道:“只能如此了!”随即转身命令:“让所有士兵吃饱饭,休息两个小时,丢掉所有累赘物,以破釜沉舟之势,向西突围!”

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的战士们在抓紧时间休息,各团指挥部在做着最后突围的准备,王光良与胡光翼两人在联合指挥里互道珍重。“王师长!今日突围,不知我们还有命活下来吗?如果,我们还有幸能够活下来,我想与你好好畅饮一次!”胡光翼动感情道,“你比我年长,我称你兄,我敬重你!”

王光良同样深情道:“胡师长!你光明磊落,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汉子,我渴望与你痛快醉一回!”

“希望能有这种机会!“胡光翼期待道。

王光良坚毅点头,肯定道:“会有的!我们都要活下来!我们两师的将士们也都要活下来!”

这时,王参谋飞跑进来报告:“王师长!胡师长!有紧急情况!”

胡光翼与王光良停下话茬,淡淡道:“有什么紧急情况?”目前的情况已够危急了,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所以他们轻描淡写然。

“西面公馆镇清军出现不明骚动,请两位师长速速定守!”王参谋急急道。

“怎么回事?”王光良与胡光翼跳将起来,异口同声道。

“不会是清军准备主动进攻了吧?”

“或是清军识破了我们的意图?”

“这都不合常理啊?清军守株待兔才是上上策啊!”两人面面相觑,胡光翼大声道:“速速查明真相,马上回报!全体将士整装待命!”然后望向一旁的王光良,有询问他的意思。王光良同意地点点头,带头往外走去。

十五分钟后,后续侦察兵传回消息,公馆镇清军不明所以,一片混乱,并在频频调动。

胡光翼下令全体将士立即发动突围战,此比计划提前了一个小时。第6师与第7师分成四路,齐头并进向西猛然冲锋。没有遭受敌人的火炮攻击,人民军很快逼近清军阵地,双方短兵相接,一番血战后,清军败下阵去,他们分成南北两部分溃退,第6师与第7师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打扫场完毕,稍作停留后,便又往西而去。

这次突围,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不仅打通了西撤通道,而且还占领了公馆镇这一西退的战略要地。此时,后面的联军距离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还有四个小时的路程。

王光良与胡光翼在公馆镇停留片刻,商定一些细节后,他们也随中路军上了路。

“王师长!这次真奇了!清军怎么突然发生内乱呢?真乃天助我等也!”胡光翼与王光良并骑着马,兴奋道。

“是啊!想想真不可思议!其中定有隐情!”王光良赞同道。

“两位师长不用猜了!还是让我告诉你们吧!”王参谋快马赶来,后面跟着一个穿着清军将官服饰的男子。

“王师长!胡师长!来,我帮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人民军51特种部队的曾成志上校。”王参谋笑着道。

“人民军51特种部队第二大队上校队长曾成志向两位长官报告!”曾成志脱下清军军帽,露出黑黝黝的脸庞,脖上额上均有伤疤,一个标准的军礼后,中气十足道。

王光良与胡光翼跳下马,举手回礼,同声赞叹:“好一个精悍男子!”他们对曾成志的大名如雷贯耳,倒不是因为他的作战勇敢,战绩辉煌,而是因为他的鲁莽。在第一次防御战中,当时的第51团第二营奇袭联军设在拱北关闸的军需供给码头,第二营在争夺码头时,居然鲁莽地冲入了澳门。他们进入澳门后,不仅大肆屠杀白色人种,而且还冲入葡萄牙驻澳门总督府,把个澳门总督都吓得逃到舰上去了。此事,引发一场外交事件,但人民军携大败五国联军之威,力压葡萄牙人,葡萄牙此时已日益没落,无力出兵,此事只得无了了之。当时,率领第51团第二营冲入澳门的指挥官便是曾成志。此事之后,在澳门的华人地位大升,这倒多亏这个鲁莽的曾成志了。

王光良此时对清军的内乱已了然,求证道:“曾大队长怎会在此出现,又为何如此打扮?”

胡光翼抢先一步道:“让我猜一猜!刚那清军内乱,调度失控,是不是曾大队长的特种部队所为?”

曾成志笑笑道:“正是!我51特种部队第二大队化装成新式清军模样,混入清军大营,一支小分队偷袭清军的中军大营,一支小分队趁乱四处骚扰清军,一支小分队偷袭清军的炮兵阵地。清军中军营起火后,清军大乱,失去方寸。我们正担心你们会否抓住时机时,两位长官敏锐,及时率部攻击清军,终造成清军最后的全线溃退!”

胡光翼奇道:“曾大队长怎不派人联络我们?”

曾志成轻叹道:“怎未想到联络,只是时间上来不及联络罢了!我们知道联军的后追部队就在不远!”

“原来如此!也不是我们敏锐,而是我们本就要强行突围,见清军大乱,正好利用而已,没想却是51特种部队的兄弟们有意而为之!”胡光翼道。

曾成志说得轻描淡写,王光良与胡光翼却知其中详细自是惊险万分。胡光翼旋又感激道:“此次真多亏了51特种部队的相救,不然,我们两师还不知要损失多惨重!”

王光良接着道:“是啊!此次突围成功,51特种部队居功至伟,我们要好好谢谢特种部队的兄弟们!”

曾成志道:“看两位长官说的,都是人民军的兄弟部队,哪要什么谢不谢的?”

胡光翼赞赏点头,忙又问:“曾大队长!你们51特种部队孙大雄司令呢?怎么没有看到他人啊?”

曾成志脱下清式军服,笑道:“执行此次行动的是我第二大队!孙大雄司令没有随队而来,他还在云雾大山中呢!”

胡光翼来兴趣了,道:“曾大队长!你能给我们说说你们51特种部队的情况吧?你们是怎样实施这次任务的?”

曾成志道:“可以!联军吴川登陆后,通过特殊方式,我51特种部队接到林主席指示,要求我部骚扰联军,掩护第二军各部的撤退。51特种部队司令部依此制定计划,兵分三路出云雾大山,第一大队南下至开平、恩平地区骚扰联军第四集团的后路;第二大队,也就是目前由我率领的这一大队西进,骚扰莫致志统领的清军;第三大队前往信宜城,协助第5师的撤退。”

王光良恍然大悟道:“难怪了!我说怎么联军后置的美第22师推进如此之慢呢?原来是你们在搞鬼啊!哈哈!真谢谢你们,没有你们无私帮助,我们两师还不知有多少麻烦缠身呢!”他真诚流露,对51特种部队的任何一个人,人民军上下都有一份特别的尊敬,他们是人民军的骄傲。

曾成志喊打喊杀不怕,但这种恭维,却不知所措了。“听说这王光良与胡光翼两位师长都是很豪爽的人,今日怎个如此婆婆妈妈了呢?都不知说了几遍谢谢了!”他暗忖,只得叉开话道:“我第二大队跟随莫致志统领的清军一路西进,当时,我们并不知你们两师已陷入围困中,直至昨日清军突然加快速度转道南下,我们才得知清军想抢占茂名、公馆堵你们的西撤之路。接着,就发生了你们与清军的交战!”

曾成志停歇一口气,又道:“其实,虽说是遭遇战,但终究清军早一步到达公馆、茂名,他们早已列好阵式严阵以待。你们两师的进攻没能讨得好处,我们便知你们麻烦大了!于是,我们决定实施斩首行动,奇袭清军中军大营,瘫痪清军的指挥机关,以利你们突围。”

王光良问:“结果如何?”接着又大笑道:“瞧我说的,这结果我们不是看到了吗?多举一问了!”

曾成志自豪道:“斩首成功!清军统兵将领莫致志当场被击毙!”

胡光翼赞叹道:“曾大队长!你们51特种部队真是精锐之师啊!果真不同凡响,堪抵十万大军!”

“擒贼先擒王,古已有之,骚扰、偷袭、设伏、狙击等游击之术是我51特种部队寻常手段!”曾成志谦虚道。

王光良抬头见天,太阳已偏西,便问:“曾大队长!你们第二大队现聚集在哪?要与我们一起撤退吗?”

曾成志苦笑:“我第二大队现隐藏在三里外的小树林中,很抱歉我们不能与你们一起撤退,而且我们不仅不能撤退,反而我们还要前进至敌人的后方,那里才是我们的战场。”

胡光翼与王光良肃然起敬,想象在无后勤无依托无友军的环境下单独作战,那是何等的艰苦啊?但知道那是特种部队的特殊性决定的,他们也不能改变。

王光良好意道:“曾大队长!既然你们还要深入敌后作战,条件自然艰苦,经过这次斩首行动后,消耗很大,你看你们缺少什么,尽管提出来,只要我们两师有的无不满足你们!”

曾成志多谢道:“感激两位师长大方,我们不缺任何东西,第一次防御战之后,人民军总参谋部未雨绸缪,先期在云雾大山里修建了几个秘密的军需储备仓库,足可供用我部之需要。而且我们所使用的武器许多都是非制式武器,它有特殊的供给渠道。”

王光良想想是道理,但仍关心道:“曾大队长!那么食物方面呢?”

曾成志大笑道:“这个方面不用王师长担心,艰苦环境中的生存能力是特种兵的基本技能之一,何况目前我们缴获清军物资颇丰,我倒是担忧我部用不完,想让你们运走一点才好呢!”

王光良忙道:“不用了!多谢了!你们还是留着吧!用不完可以储藏,保不定哪天你们又游击到这个地方来了呢?”

“如此,我们便照王师长的意思做好了!现时间亦不早了,我部还需马上向北转移,第二军撤退成功之后,我们51特种部队将回云雾大山休整,静待总参谋部新的指示。”曾成志告辞道。

“好!我们便不耽搁曾大队长了!请多保证!”王光良与胡光翼先后道。

“王师长!胡师长!你们也多保重!”曾成志立正道。

“代我们问候孙大雄司令,代我们多谢51特种部队的官兵们!”胡光翼道。

“我会的!我走了!”曾成志拍马反方向飞奔而去,留下一溜烟的尘土。

第6师与第7师浩浩荡荡跑步西撤,下午四时,其前锋到达鉴江。在鉴江上游一平缓水浅之处,人民军赶制渡河木筏,三个小时后,两师全体士兵渡过鉴江,胡光翼令部队解散所有木筏顺江流下后,便又马不停蹄地率部赶往化州城。

第6师与第7师后脚刚离鉴江西岸不久,对岸便传来阵阵凌乱的脚步声,联军的追兵到了。面对河岸一片狼籍,各种竹枝树叶撒满大地,他们知道人民军刚走不久,亦只能望江兴叹!

已是晚七时,化州城还是一片火光冲天,枪炮声不断。现在的化州城已是破烂不堪,好几处城墙都已坍塌,入口处堆满的尸体,双方还在展开激烈的争夺。

化州城内的第8师已坚守了两天两夜,部队损失过半,弹药消耗殆尽,联军两个陆战师轮番进攻,许多人民军战士只待枪声一停便能立在任何地方瞌睡,实是疲劳过度。

化州的东门与南门是联军进攻的重点,第8师师参谋长顾勇率领第23团负责东门防守,第8师师政委牛恒奇率领第24团负责南门防守。第8师师长范宁手臂负伤抛开对第22团内疚的心理阴影后,坚持要上城墙督战,牛恒奇与顾勇怎也不同意,要其居中调度,实则是希望他好好养伤。现在的化州城中哪里还有兵可调啊?连第8师师部机关所有文职人员均于上墙头抗战,炮兵营的士兵们发射完所有的炮弹后,也已端起长铳短箭投入短兵相接的血战中。

“参谋长!南门牛政委请求紧急支援,他们那里已被敌人占据了一个坍塌入口,情况危急!”一个头缠绷带的士兵跑来求援道。

顾勇嘶哑着声音命令:“你前面带路,第二营第三连跟我来!这里由方清云团长负责!”说完,带着仅剩九十名士兵的第三连直奔南城门。

坍塌处果然不妙,这是一处新被联军火炮炸坍的城墙,四十多个联军士兵已登上坍塌处,但他们不敢往城内冲,因为里面有人民军战士阻抵,而且联军的后续部队也还未上来。他们的处境相当难受,进不能进,退又不舍,只得坚守着,只望后续的联军部队快点到来,到时,再猛然冲入城中。

顾勇率第三连赶到,外面一队百多人的联军也适时赶到,双方都是大喝一声,冲向坍塌处。顿时,两百多人混战在这窄小的地方,人贴人,人挤人,人扎人,人抱人,场面血腥残忍,就像一个人间地狱。

坍塌两侧城墙上有人民军士兵居高临下阻挡射击后续联军的涌入,不时有联军士兵倒下;而两侧的下方,联军同样组成了两个枪阵朝上射击,以掩护己方士兵的进攻,不时有人民军士兵从墙头上掉下,砸在坍塌处双方混战的人群中。

你拥我挤,腾挪不开,只是赤膊相斗,常常是你砍我一刀来,我刺你一枪,同归于尽居多。双方死伤无数后,仍相持不下。而此时一侧早已松垮的城墙不堪重负,“哗啦啦”地掉下许多石砖,跟着城墙又塌下一片。

混战中的双方士兵无处可躲闪,没有能力躲闪,也没有意识要去躲闪,不分敌我,许多人被松垮的石砖砸得头破血流,或被砸晕,或被当场砸死。顿时,坍塌处空宽许多,顾勇趁机大吼:“冲啊!”后面其雪藏的一支二十多人的生力军猛冲上去,一鼓作气把坍塌处的敌人全赶了下去。

重夺回坍塌口后,他马上令士兵封堵坍塌口,一会儿功夫,坍塌处便被垒高了五六米。一场危机解除,而这种危机顾勇已解救过五次,但他不知道第六次他还会有机会解除吗?或是解除外,他还有幸活下来吗?

月亮高照,大地像铺上了一层丝纱,化州城内外像一个修罗场,横七竖八的尸体满目皆是。最惨烈的坍塌处争夺战后,联军歇息了下来,城内第8师的士兵们抓紧时间休息。两个小时后,仍不见下面联军的动静,顾勇奇怪了,放眼穷尽目力,见联军士兵居然在悄然撤退。

“难道我第二军其它部队到了?”他暗自寻思,旋大声吩咐:“大家多注意东面情况,可能我援军到了!”

本是疲倦斜躺依靠的士兵们,骤然精神振兴,强打精神站起,明知这种黑暗中,目力所限并不能看多远,但还是充满期望地望向远方。

不久,下面出现大批人民军战士,第6师与第7师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