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十七章 杀手伪装学

独孤雄 收藏 0 18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十七章 杀手伪装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独孤雄喊了一声“不好”!拉着刘方的手跳到茅草房外。在远处扮成开荒犁地的老大犁通天和扮成牲口的老三庄稼地里开荒立刻抬着犁铧和锄头跑了过来。

太行五懒把独孤雄和刘方团团围住,个个眼露凶光、杀气腾腾。

独孤雄讥讽道:“为了杀我们,又是杀猪,又是盖新房,又是垦荒,够难为太行五懒的了。”老大颇感意外,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我们的破绽的?我自信伪装功夫达到了及至,已经天衣无缝。”

独孤雄冷笑道:“第一、再笨的农民也不会想到用犁铧在草地上开荒,用锄头挖尚且吃力,何况用人代替畜生来犁?除非使犁的人希望那个代替牛拉犁铧的人早点累垮死掉!”

扮做牲口拉犁铧累得半死不活的老三庄稼地里开荒听后瞪着老大狠狠骂道:“我早就说对付两个黄毛小子用不着绕弯弯。你不听,还说要提高什么狗屁杀手技术含量,因为涉及到杀手的伪装学,硬是要演习!到头来还不是屁事不关,被人家一眼就看穿!看把老子累得三魂掉了五魂,肩膀磨掉一层皮,敢情不是你当牛!”

刘方听后乐得捧住肚子哈哈大笑。独孤雄接着道:“第二、这间房子是刚刚才建起来的。因为草还是新的,烟囱没有,墙土泥还没有干。说是农家乐,却牛也没有一头,鸡鸭不见一群,猪羊不见几头。试问天下有这样的农家乐么?”

老四和老五愤愤骂道:“早知道就不用花两三天来盖这间破草房!害得我们弟兄几宿都没有合眼。吃又不能吃,还说什么要把伪装进行到底!简直就是浪费我们兄弟的体力,干起战来好让这两小子占便宜!”

老大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自觉在重大决策上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是还不死心,问道:“还有呢?就凭这两点能说明什么?我开荒就是喜欢用人做畜生拉着犁铧犁;我们农家乐没有鸡鸭牛羊怎么了,我们不喜欢养牲畜关你什么事?我觉得你的推理有些牵强。”

独孤胸嗤笑道:“最最重要的第三个破绽就是这个假扮老太婆的毛血旺脖子上露出高高的喉结,根本就不象是女人!”

老大还是不服气,象个打死都不承认错误的小学生一样梗着脖子嚷道:“脖子上长喉结怎么了,我就是喜欢讨长着喉结的女人做老婆你能拿我怎么办?”

刘方见他那又蠢又犟的鬼样子不禁笑得热泪直流,大声笑道:“是没有人会拿你怎么样,只不过人家会以为你娶了个男人做老婆,在搞同性恋罢了。”老大瞪着眼睛吼道:“老子就是同性恋,老子就爱讨个男人做老婆,你们能拿我怎么办吧!”

扮成老太婆的杀猪毛血旺一把扯下包头发的纱网站直身子骂道:“早知道这样就不把砒霜放进猪血里了,白白浪费一锅毛血旺!还干这些脱裤子放屁的事情干什么。直接真刀真枪和他拼就是。”

接着指住老大破口大骂道:“你想当玻璃老子可不想当,他妈的为了杀两个人就把自己变成同性恋,老子可没那么窝囊!”老大被骂得灰溜溜地,但是自知理亏,不敢做声。

独孤雄接着道:“你讨男人做老婆是没人会把你怎么样。只不过你的老婆不但长了粗大的喉结,而且喉结下面的脖子上露出的皮肤黑得象锅底,汗泥污垢足有半尺厚。显然是在扮女人前下工夫使劲搓洗了好几晚上,但是又清洗得不够彻底。”刘方插嘴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独孤雄道:“这个问题问得好!因为只有在很短的时间内仓促搓洗才会造成皮绽血流、大面积淤血青红紫斑,看上去就象是得了破伤风而死的婴孩的皮肤!”刘方看看杀猪毛血旺狼狈的脖子笑得只揉肠子。

老大怒道:“即使是搓澡搓得仓促又怎么了,这能说明什么问题?我看你还是在强词夺理!”独孤雄握紧紧金枪警惕地环顾四周缓缓道:“搓澡仓促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天下间能把身上的泥垢脏汗保养到有半尺这么厚并非人人都能做得到!而且身上有这么厚的鳌糟居然可以做到泰然处之、不焦躁、不抓不挠、不痛不痒,试问天下除了太行五懒还有谁会有这样的忍耐力!”

刘方听得只打冷噤,恶心得不行。

老大被彻底拆穿,挥舞犁铧道:“不错,我们是专门来取你们狗命的。这头猪是我们赊来的,这几件衣服也是借来的,专门为了对付你们而准备的。”独孤雄道:“人都敢杀,吃猪肉还要去赊,衣服还要去借?直接去抢去偷不就完了么?”老大怒道:“你知道什么,我们这辈子最崇高的理想就是要当一名高级杀手,小偷小摸的事情岂是大丈夫所为?”

刘方噗嗤笑道:“难道杀手比小偷强盗还高尚?”

老大怒吼一声:“废话少说,你们纳命来吧!”说完舞动一臂半长的犁铧戳向独孤雄。其余四人也挥舞自家的独门兵器攻向独孤雄。

独孤雄因为当心刘方的安危,所以顾不上还手,一边招架一边用后背攮着刘方朝楚霸王退去,然后把枪向后猛扫,扫出个缺口,盯着杀手们沉声对刘方喝道:“快跑到楚霸王那里躲起来!”刘方听后不敢怠慢,急忙转身跑到楚霸王身边。

老二杀猪毛血旺倍受刘方嘲笑讥讽,早就恨不得吃了她,见刘方要逃,哪里肯舍?手里紧握杀猪刀追了过来。

眼看到了刘方跟前,刘方见他象盯挨宰的猪一样盯自己,恨不得一刀把自己杀了,然后做成毛血旺。不由得脊背发凉,口里惊叫道:“你别过来,你再往前你就死定了!”杀猪毛血旺怎么会听她威吓,继续举刀向前。

刘方一会转到毛驴后面,一会跑到毛驴左边,一会又抓住毛驴的两只耳朵不放。杀猪毛血旺知道她不会武功,心里象落了块大石头,嘿嘿笑着慢慢陪刘方兜圈子。刘方丧魂失魄,对独孤雄大声呼道:“快来救我,那个从四川拐卖来的男人婆要杀我!”

杀猪毛血旺怒道:“你小子别提什么拐卖,少叫我男人婆!他妈的老子打了这么久的光棍就是因为没有见到一个拐卖妇女的人,害得我有钱都买不到女人,只到如今仍然还没有闻过女人的味道!”

刘方苦口婆心地劝说道:“那是因为这里又冷又穷又荒凉,姑娘家怎么会嫁到这里来受苦呢?不过只要你能放下屠刀,做个好人,马上就会有一大群姑娘哭着喊着跑来找你想要嫁给你的!”

杀猪毛血旺怒道:“他妈的放下刀我吃什么?老子从来就不知道佛是个什么东西!”急速转了个弯,拦截住刘方。

刘方“啊” 的大叫一声,眼看杀猪毛血旺就要举刀戳进刘方的心脏,大麻袋汪汪叫着奔突偷袭,一口就咬去在杀猪毛血旺屁股上咬下一块肉来。杀猪毛血旺疼得鬼哭神号,捂住屁股追杀大麻袋。

刘方道:“大麻袋来得正好,狠恨的咬,咬死他!”原来大麻袋在山上捕到一只兔子,正在山里津津有味地进餐,半山里听见刘方的喊声方才回来救助。

杀猪毛血咬牙切齿地追杀大麻袋,但是两条腿怎么跑得过四条腿,更何况屁股上被大麻袋咬下了一块肉?大麻袋拖着长舌不住地回头“汪汪”叫着兜圈子来回跑着戏弄杀猪毛血旺,毛血旺累得不行,突然停下身子转过来直扑刘方。

刘方惊叫着弯腰钻进楚霸王的肚子下面。杀猪毛血旺走进毛驴身边,低头向驴肚下刺进去,楚霸王早被他折腾得不耐烦,撒起蹄子猛然一脚蹬向杀猪毛血旺的胸口,杀猪毛血旺顿时只觉得胸口如同被巨锤重击,砰然后飞砸在马背上,摔得洋眼冒金星,昏天黑地,哇地大嘴一张,吐出大口鲜血。

事实证明,楚霸王确实是个出色的好保镖!

大麻袋见男人婆受创,不待他起身,飞跑过去,劈头盖脸地乱咬,咬得男人婆血肉横飞、面目全非。

杀猪毛血旺在马背上一撞之下,把独孤雄从黄河大蛟龙的船上搜来的那包金银珠宝撞落马背。刘方走过去,拾起金银在手打开检查了一遍,回头见独孤雄和几个杀手斗得难解难分,急中生智,举起包裹对着包围独孤雄的杀手高声叫道:“哎,你们快来看,你们的弟兄杀猪毛血旺,想要吃独食,这里有几千两的金银珠宝,他要杀了我抢走金银珠宝叛变逃跑自己独吞!你们再打下去就什么都没有了。”说着慢慢把金银珠宝撒了一地。

老大他们听说杀猪毛血旺要抢走几千两银子逃跑当叛徒,开头并不相信,但是回头看见满地金光灿灿的珠宝,个个直流口水。当时杀猪毛血旺正被大麻袋追咬得四下逃窜,看上去就象是要挟宝私逃一般。当下不问青红皂白,人人信以为真,立刻大怒,丢下独孤雄就要去抢金银珠宝。

杀猪毛血旺见状急忙喊道:“大哥别上当,这小子骗你们的。”老大他们眼见满地金银,证据确凿,哪里肯听他的!

农家乐杀手急着去抢银子,攻击独孤雄势头大减。独孤雄看准机会,举枪刺去,用镰刀做武器的老五人家种地我收割被戳了个透心凉。

独孤雄再把枪杆横扫,抬锄头的老三庄稼地里开荒小腿骨应声扫断,身子前扑,锄头甩在前方地上,他的脑袋直撞过去,硕大的脑袋立刻被自己的锄头尖却开了花。

老大犁通天看见瞬间就损失了两个兄弟,方才明白刘方用金银做诱饵,好给独孤雄解围,中了刘方的奸计!

恼羞成怒,急忙回身挥舞犁铧向独孤雄扫来,独孤雄见杀手大势已去,早已把悬着的心放进肚里,举枪和老大对练。

犁通天使起自己三五十斤重的犁铧来,甚是小巧灵便。只见他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犁铧在他的手臂脖弯胸前身后绕来绕去,一招自家独创的春耕秋收将手中犁铧如推送秋千架势刺向独孤雄,独孤雄闪过一边。

双方你来我往,战到七八个回合,独孤雄一枪挑开犁铧,接着使出赵云的绝招力抨千军,身体高高跃起,一枪抨下,把犁通天的脑袋抨了个稀巴烂!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