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五十节 外交(2)

梦游者 收藏 5 65
导读: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五十节 外交(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在古代人所绘制的世界地图上,英国被置于地球的边缘,是真正的“天涯海角”。当时欧洲大陆的人,隔着英吉利海峡,隐隐约约见到不列颠岛岸边雾茫茫中的灰白色山崖,就将之称为“阿尔比昂”,在古代诗歌中,这个名称就是指英国。至于岛上的具体情况,知道的人很少。一直到中世纪,一些欧洲大陆的人仍然以鄙夷的眼光来看待它:1414年,在黑海岸边的康士坦察召开的一次天主教国际会议上,法国、德国、西班牙等国的代表认为,英国不过是像丹麦、葡萄牙一样的小国家,它的代表不能与其他大国代表平起平坐,也不应该享有表决权。


但是到了近代,经过工业革命后的英国一跃成为在欧洲举足轻重的强国。在国际斗争中,它的代表纵横捭阖,折冲樽俎,各国统治者无不对之刮目相看。靠着日益富强的国力和强大的海军,英国先后击败了西班牙、荷兰和法国,成为所向无敌的海上霸主。英国的船舰驰骋于世界各地的海洋上,气势汹汹,不可一世。后来,它又将殖民主义的触角,伸向全世界各个角落,逐步建立起人类有史以来最庞大的“日不落”殖民帝国:凡阳光一天24小时照耀之处,都可以看到大英帝国的旗帜在飘扬!


自1588年英国在英吉利海峡打败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以后,它逐渐巩固和扩大了海上的优势,建立了海上霸权,为殖民帝国的形成提供了可靠保证。罗伯特·吉芬爵士在《我国军队的实力标准》一文中写道:“没有制海权的大英帝国是难以想象的。”英国十分发达的对外贸易也仰仗海军的保护,尤其是到19世纪末,英国的食品进口数量巨大,海军上将约翰·费希尔宣称:“如果我们的海军被击败,我们不得不感到害怕的,不是入侵、而是饥饿!”英国人始终认为:对于本土防御来说,强大的海军也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英国没有征兵制,无法迅速征集一支强大的陆军去抵御入侵之敌。实际上,如果英国的海军丧失了霸权,这个岛屿国家无论有多大规模的陆军也是毫无用处的。英国的这种情况,与亚洲同属于岛国的日本和菲律宾极其相似!实际上,在这次菲日海战中失去了海军庇护的日本,现在就已经开始没落了,即使它还拥有朝鲜半岛;而菲律宾则正好相反,它的崛起已经不可避免。正是因为“海权”的重要性,才使美国海军战略思想家马汉的《海权论》开始风靡全球,世界列强纷纷竞相效法、大力扩张海军。


进入20世纪以后,英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开始下降,往日“世界工场”的荣耀逐渐成为历史。1901年底,乔治王子(后来的乔治五世国王)在巡视了大英帝国各殖民地后归来,带给英国人一个不妙的消息:英国在帝国内的传统市场正受到其他国家的侵蚀!他发出了“古老的国家必须醒来”的呼唤,但是这个呼唤却没有能够挽救英国的没落。


熟悉这段历史的刘思扬认为:如果仅从世界霸权的角度看英国衰落,那是很褊狭的。事实上,人们在经历了几个世纪的强权争夺后,已经意识到暴力不是强大的体现,最强大的力量是植根于“领先世界潮流”。


英国最强大的时候,正是它“领先世界潮流”的时候。从17世纪英国发生政治变革以来,它就始终站在时代的前列、引导着世界的潮流。在那以前,英国只是跟在别人后面跑,体现不出自己的创造。它跟在别人后面搞文艺复兴,搞宗教改革,又跟在别人后面闯进海洋,投入地理大发现;它跟在别人后面建立了具有近代意义的君主专制的民族国家,从而在欧洲民族之林中初露头角。但是一直到这个时候,它仍然不过是跟在别人后面而已,完全谈不上什么“领先”。


然而一旦它开始“领先世界潮流”,情况就不同了———它非但不再跟在别人后面,相反整个世界都在跟着它:它率先在世界上开展政治革命,这个革命导致现代民主制度的诞生;它率先在世界上开展经济革命,创造了现代人的思维。此外它还有技术革命,这个革命导致世界面貌的大改变;它率先在世界上开展社会革命,这个革命导致现代社会的出现;它率先在世界上开展思想革命,这个革命创造了科学革命、文学革命、艺术革命……当然所有这些“革命”都是在和平、渐进的方式中完成的,并不依赖暴力和流血,因此英国的发展方式本身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在这方面它也领了众人之先。所有这些“领先”使英国在世界潮流中独树一帜,其他国家无不试图模仿它、超越它,并有意无意地将它视为发展的楷模。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英国时代”,英国的强大也得到了世界的公认。


但是到20世纪以后,英国失去了“领先世界”的优势,英国的强国地位也就丢失了。在20世纪初,这种“领先”尚似强弩之末;到20世纪中叶,世界潮流已经操于别人之手。英国在上半个世纪艰苦卓绝的斗争中一向获胜,因此,从“争霸世界”的角度说它应该能保住“霸权”,但它输掉的却是“领先潮流”的势头!这一输却是根本的输,从此以后它就开始衰退了、从世界强国的地位上退了下来!而这种衰退,与近代的中华帝国又是何其相似!


英国的衰退其实与狭义的“世界争霸”没有什么关系,世界最强国必须有“领先世界潮流”的能力,丧失这个能力,就丧失了最强国的地位。刘思扬他们这些后世的人看得很明白:英国现在的确不能领先潮流了———科学技术的潮流是在英国吗?思想文化的潮流是在英国吗?经济发展的潮流是在英国吗?价值取向的潮流是在英国吗?事实上都已经不在那里了!英国现在又退回到“跟”别人的状态中去了,比如:英国的艺术创作现在也只是美国或法国艺术的翻版,已经谈不上英国的首创性。所以后世才对英国做出了这样的评论:“英国的‘衰落’是在这个意义上的衰落:即它不再领先于世界的潮流,它只能跟在别人之后,而且尽其所能跟上别人尚需费一番力气。在这种情况下,它必然从世界的峰巅上跌落下来,成为人们所说的‘二流’、‘三流’国家。英国的衰落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只是因为它已经不能以自己的榜样来引导别人了。”


刘思扬认为:如果在中国建立起新的科学技术、思想文化、经济发展和价值取向的潮流、让世界跟随在中国的潮流之后,那么世界的中心就将不会出现在美国,而是出现在中国!这时候,中国就是无可争议的“领先世界潮流”者,它就能以自己的榜样来引导别人,中国成为世界强国也就是必然的结果。而要想达成这个目标,单单依靠武力和霸权是不可能做到的!


正如张自强曾经说过的:“世界各种势力、各个国家间的较量,最后的胜利并不是依靠先进的武器和庞大的军队,而是依靠他们的先进文明。”而这个“先进文明”,就是指他们将要建设的、将在未来领先于世界潮流的中华文明!刘思扬准备从英国——这个已经没落、却仍然是世界文明中心的地方,寻找建立“中华文明”的灵感:不论任何事业的成功,都是建立在前人基础之上的。正如英国著名科学家牛顿所说的那样“如果说我看得远,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上”。


至于这次的斡旋任务,刘思扬并没有担心:美国已经同意了他们援助苏联的要求,就相当于最关键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英国在亚洲的实力不足,现在它还不敢得罪菲律宾,今后这个没落的帝国就更没有那个实力了!否则,英国在亚洲的巨大利益就会受到威胁;菲律宾既不打算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也不想干预列强对苏联的围攻,只要菲律宾承诺不与协约国为敌、再加上他给英国带来的巨额贸易定单,这个甚至可以在以后的巴黎和会上为德国人说好话的劳合·乔治首相,应该不会对菲律宾再有其它的意见了吧?


1918年4月25日,在大西洋上飘泊了一个星期的刘思扬乘坐的美国驱逐舰终于停靠在了英国的朴次茅斯(Portsmouth)军港的码头。威尔逊总统为了确保刘思扬的安全,特别增派了一艘驱逐舰,让他随同为英国商船护航的美国海军一起出发。走下了舷梯,先期到达的英国驻菲律宾公使朱尔典、菲律宾商务部部长吕文余和英国外交部远东司司长莱朴生正在码头上迎候着他。一番客道之后,按照刘思扬的要求,莱朴生和朱尔典安排菲律宾一行4人住到了朴次茅斯酒店,准备第二天参观朴次茅斯海军造船厂——这也是刘思扬最重要的采购任务之一。


朴次茅斯位于伦敦西南100多公里,西接商港南安普敦,南临英吉利海峡,扼朴次茅斯湾湾口,位置十分险要。市区坐落在波特锡岛上,岛长约6.4公里,宽4—4.8公里,面积37平方公里。。但该岛北边与英伦主岛只有一水相隔,且有多座桥梁相连,看起来倒象个半岛。市西港口如瓶,入口处宽不足270米。港区海域长6公里有余,宽3公里,能容航空母舰这样的巨舰停泊。港内风平浪静,易于防守,又有怀特岛作天然屏障,十九世纪中叶开始成为英国最大、最重要的海军基地,这里素有英国海军诞生地之称:阿尔弗烈德大王就曾在这里建立一支水军,抵御海上入侵的丹麦人。1496年,亨利七世在此地建起世界上第一座干船坞,打造兵舰。1540年,亨利八世把船坞加以扩充,使之成为皇家造船厂和要塞。从此,朴次茅斯逐渐成为英国海军的大本营。市区南部沿海叫南海(Southsea),这里有长达5公里的沙滩和漫步大道,南端的南海堡建于亨利八世时期,曾是保卫军港的炮台要塞。


朴次茅斯不光是海军将士整装待发的军港,也是文人墨客荟萃的地方。刘思扬漫步在英国大文豪狄更斯的诞生地——商业路(CommercialRoad)393号一栋带阁楼的两层红砖楼房里,不禁又产生了穿越历史时空的幻觉。这所故居现已辟为博物馆,陈列着狄更斯的手稿等遗物及其著作的各种版本,介绍了这位小说界的莎士比亚写出《雾都孤儿》,《双城记》等世界名著的经过。侦探小说作家柯南·道尔也曾经在市南一带行医,他的《福尔摩斯探案》第一集中的《血字的研究》就是在这里写成的。


相比之下,比这些所谓的“世界名著”更有价值的《红楼梦》、《三国演义》等中国名著的博物馆又在哪里呢?即使是在他们那个时代,中国也甚至于连兵法鼻祖《孙子兵法》的博物馆也没有!有限的政府财力被他们毫不心疼地投进了所谓的“政绩工程”和进口的豪华公务车之中,目的只有一个:官位和特权!就是这种文化上的差异:中国人对“官位”的根深蒂固的崇拜和畏惧与官僚们对自己位置的疯狂留恋,建立了中国人心理上的等级制度、限制了中国人的创造性!这才是中国之所以落后于世界的思想根源!要让中华文明重新崛起于世界,学习别人的先进的东西就是必须要做的事!一想起自己和同伴们将与国人顽固的封建思想发生的激烈斗争,刘思扬不禁有了“任重而道远”的感慨:毛泽东当年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目的何尝不是想根除国人顽固的封建思想?连伟人都失败了,自己这些普通人会成功吗?他沉思着离开了这里,来到了的海军造船厂附近。


代表着不列颠昔日的海上荣耀的“胜利号”战舰,是这里最吸引刘思扬的文物之一:这艘一百多年前的三桅兵舰长60米,可载850名水兵,两边船舷上各有三排大炮,共104门,堪称船坚炮利。1805年,纳尔逊海军上将乘“胜利号”旗舰离开朴次茅斯,出海作战。在特拉法尔加海战中,击败法国西班牙联合舰队,并壮烈牺牲,以身殉国。“胜利号”退役后经修复停在一座干船坞里供人参观。刘思扬登船漫步,不停地抚摩着船上的缆绳和大炮:当年参加“鸦片战争”的,就是这种战舰!可那时侯的清朝皇帝,还沉醉在“中央帝国”的虚幻梦境之中!他想起了当年二十一世纪初看过的一篇批判“辫子、格格充斥电视屏幕”的文章:“对这个腐朽王朝的不经意的宣传,结果却是对“皇帝、大臣、格格”等旧等级思想的重新复习!中国不是没有清醒的人,是政府对思想领域的宣传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一针见血呀!”现在的刘思扬,仍然有着与当初看到这篇文章时一样的感慨。


刘思扬来到了这里始建于1494年、占地达120公顷的海军造船厂:虽然不如他那个空间的现代化造船厂,但是他仍然对这里的一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巨大的船坞、繁忙的工人、船台上巨大的军舰......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必须拥有的!


第二天,刘思扬乘坐火车离开了朴次茅斯,前往英国的首都——伦敦。


英国前首相阿斯奎斯在1909年向议会提出增加海军军费和社会改革法案,遭到上院否决;1910年,他提出了限制上院权力议案,1911年8月为上下两院通过,结束了几百年来贵族院的否决权,这是阿斯奎斯对英国平民政治做出的巨大贡献。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后,直到德军入侵比利时、国内舆论哗然的时候,阿斯奎斯首相才宣布参战,由于战事失利,1916年12月他被迫辞职。辞职后,保守党和工党支持劳合·乔治于1916年12月7日出任新首相,组成了新的联合政府。


劳合·乔治·戴维,生于曼彻斯特,英国自由党领袖。1890年当选为国会下院议员;1905年作为商业大臣进入政府,1908年4月任财政大臣。劳合·乔治作为自由党激进派领导人成功地提倡社会改革:1908年他提出的养老金法、1911年提出的国民健康保险法,被公认为英国福利国家的先声;1909年他提出了“人民预算”,因为这一预算提出了累进所得税和土地增值税,为上议院所否决,于是开始了两院之间的争议,以通过1911年的议会法而告终。他在1913年所谓的马可尼公司丑闻中的贪污嫌疑得到昭雪,继续担任财政大臣直到1915年7月改任第一任军需大臣时为止。此后他与保守党合作,以缺乏魄力为理由推翻了阿斯奎斯内阁。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劳合·乔治任军需大臣、陆军大臣等要职。他是一个精力旺盛的战争领导人,并对海军部有一定影响,尤其在建立护航制度方面。在他出任首相期间,对内扩大政府对经济的控制,在战争中主张加强协约国的合作,主张使用护航舰对付德国的潜艇战。1918年,英国议会通过选举改革法,扩大选民范围,颁布国民教育改革法,实行了14岁以下儿童的义务教育。


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和外交大臣寇松在唐宁街10号的首相官邸接见了刘思扬。虽然有了心理准备,这两位世界著名的人物仍然对这位年轻的菲律宾外交部长的睿智和博学感到非常惊讶和叹服。


刘思扬单刀直入、用流利的英语清晰地表达着菲律宾政府的意图:“先生们,菲律宾政府的目的,是指示我来这里结交英国这个新朋友!我们希望英国议会能尽快批准与菲律宾达成《知识产权协定》。我将与英国的企业家们一起、也与我这次带来的2亿美圆的定单一起,等待着尊敬的议员先生们的批准。”他的幽默,让在座的劳合·乔治、寇松、朱尔典和莱朴生等众多英国官员都发出了开心的笑声,现场的气氛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轻松起来。


刘思扬继续说道:“我们中国人有句俗话,叫做‘货比三家’。我们要在美国与英国公司间采取招标的方式采购某些重要的设备,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在英国的其它1亿美圆定单。先生们不会介意我提出‘在英国到处看看’的请求吧?”


劳合·乔治微笑着回答:“当然可以!年轻人,你可以在英国随意参观——包括白金汉宫的围墙!你知道,没有女王陛下的允许,我们在坐的各位先生们也是不能进入王宫的!”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微笑。


刘思扬说道:“非常感谢!我的第二个使命,是希望能够在菲律宾向苏联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问题上,得到英国政府的谅解,虽然我们出于各自的利益,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理解,毕竟朋友之间的相互谅解是可贵的。”他的言外之意就是:英国同意与否并不能阻碍菲律宾的行动!他又解释了一遍关于远东土地的理由:“菲律宾只是因为土地问题才决定向苏联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我们希望尽量使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国家间的矛盾。虽然因为我们的实力问题,菲律宾不能参加协约国的战争,但是,菲律宾政府郑重承诺:不会对苏联提供任何形式的军事援助和经济援助,也不会向同盟国提供任何形式的帮助。在战略上,我们将与美国保持一致。”


劳合·乔治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那好吧,我们对贵国的立场和善意表示理解。但是,我们希望贵国对英国在亚洲的利益能提供某种形式的保证,也希望贵国能够增加与英国的贸易额。”关于如何对待菲律宾的问题,英国政府已经讨论过好多次了:遏制菲律宾只是其中的一个选择,前提当然是他们不与英国进行正常的贸易。而现在,很显然选择遏制他们是与英国的利益相悖的,劳合·乔治认为:如何让菲律宾在英国多花点儿钱才是现实的。


刘思扬说道:“感谢首相先生和英国政府的谅解,这对于我们之间的合作非常重要。只要在菲律宾能力范围之内,我们可以维护贵国在亚洲的合法利益。关于贸易问题,我们会充分考虑贵国的要求,这个问题就要看我们双方的企业家们能否合作愉快了。”


刘思扬不能同意增加英国的贸易额:毕竟英国在技术上已经开始落后了,他们只能选择英国的造船、化工等某些先进领域的技术和设备,美国才是他们贸易的重点。


他知道:英国因为担心他们在亚洲的利益,才勉强谅解了菲律宾向苏联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行动。如果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英国的政策必将发生改变。他真的有一种冲动:还不如援助德国人武器、让这场战争继续打下去!德国人与英、美的这些惟利是图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相比,要可爱多了。可是,如何让中国强盛起来才是他们的根本目标,与这个目标相比,一切理由都必须为它让路!


“好在还有1929-1933年的经济危机和接下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可以利用,为了中国的强盛,就暂时放过他们吧!”刘思扬暗自想着。


刘思扬在英国停留了5天,参观了这里的各类工厂、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等高等学府、农场、商店和金融机构,与在英国留学的李四光等中国留学生举行了座谈。然后,商务部部长吕文余留了下来,开始与英国商谈具体的问题。


刘思扬则穿越了英吉利海峡,赶赴法国,开始了他斡旋之旅中的下一站旅程,也是他自己认为的最困难的一次外交斗争!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